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0章 各有算计
    这一下可着实唬了严玉麟一大跳,要知道他身后可还站着几名伴当呢,居然就这么轻易让人靠近到自己身旁而没人示警,也太匪夷所思了吧。直到他回头看去,方才松了口气:“大哥,你怎么来了?”

    原来这个突然出现,制止其下一步行动之人正是严玉麟的兄长严玉麒,这是个和兄弟有着七分相似,却多了三分精明和沉稳的青年。

    在严家,严玉麟不过是个喜欢胡闹的公子哥儿,可眼前这位兄长却已是自家父亲严润章的左膀右臂了,一向行事果断而周密的他,早被人视作将来严家的接班人,别说寻常家中奴仆和下面的掌柜伙计,就是自己的弟弟,都对严玉麒颇为敬畏。正因如此,当严玉麒突然过来时,严玉麟的几名伴当都没一个敢出声提醒的。

    面对兄弟的提问,严玉麒却不急着回答,而是一把就将他拉到了一边:“你又在做什么?难道你想就这么直接闯进人家中去威胁陆缜么?”

    “大哥你也知道他到了苏州?”严玉麟颇有些意外地道。他也是之前刚巧在城门处见到了陆缜一行,才临时起意,打算与其把话说个明白的。

    对陆缜,严家二公子是向来不将之放在眼里的,觉着他不过是运气好,才早早就和楚家定了亲,后来又靠他们接济才考中的进士。若陆缜能一直平平安安地当他的官,严二公子还能高看其三分,但现在他被罢了官,就另当别论了。

    本来,他觉着以陆缜眼下的处境,只要让陆缠这样的人去传话就可以了。可今日对方居然直接入了苏州城,那就说明陆缠没把事情办成,甚至双方都起了矛盾,所以便打算亲自来和陆缜谈一谈了。

    只是没料到,这点事情居然都没能瞒过自家兄长,这让严玉麟颇为丧气。而严玉麒则哼了一声:“你以为他还是以前那个能任由你们随意拿捏的小人物么?你也太胡闹了,居然还说是在帮我,这不是添乱么?”

    “啊?”严玉麟再次一愣,兄长居然对此次之事了解得这么深了么?

    严玉麒轻轻摇头:“你啊,还是如此毛躁,事情就不该这么干!他陆缜虽然已不是朝廷命官,但功名依然还在,你却不过是一介布衣百姓,你觉着你能威胁到他么?而且一旦让他有所警惕,从而先下手为强地把事情给传了出去,那我们可就太被动了。”

    这一点严玉麟还真就没想到,一向在苏州城里要风得风的他还真没想过有可能被人拒绝自己的要求呢。但兄长这番严肃的说话,却让他不得不正视此问题,脸色也终于变得凝重起来:“那这事儿就没法从他身上入手了?难道大哥你想就这么算了?”

    “我对表妹一往情深,自然不会轻易放弃。”严玉麒哼了一声:“但却绝不能用这等手段。因为那样会让楚家难做,到时姑父他为了自家面子,恐怕就只能站到陆缜那一头了。”

    顿了一下后,他又看了眼那间小院道:“而且你也小瞧了陆缜。你以为他还是当年的他么?在官场里浸淫数年,他早就开窍了。不然也不会在北京等地闹出那么些风波来,你若用强,只会正中其下怀。”

    对自家兄长的判断,严玉麟一贯都是服气的。一听这话,他只能乖乖承认错误:“是我大意了,差点就犯了大错。那大哥,你觉着我们该怎么做?”

    “且先回去,等把他现在的底细都查明白了之后,我们再作决定不迟。反正短时间里,他也别想把表妹从楚家接走!”严玉麒笑了一下,这才拉了兄弟转身离去。

    而在他们离开的同时,与其一门之隔的院子里,正有几对眼睛注视着他们,正是早发现了他们行踪的陆缜和林烈、清格勒。

    “大人可认得他们么?”清格勒有些疑惑地问道。而回应他的,却是陆缜有些茫然的摇头,他确实不认得这几名跟踪自己来到门前却又不曾进来的家伙,事实上,他在苏州除了楚云容外就没一个熟人。

    不过陆缜从对方开始时的几句话里还是能听出来一点,那就是他们是认得自己,或者说是认得原来那个陆缜的。至于他们找自己的目的,因为后来人走远了些,所以未能听个明白。

    略一思忖,陆缜便对清格勒道:“就烦请你跟上他们,看看他们是何来路。如此也好有个准备。”

    清格勒忙答应一声,也不开门,直接几步冲到院墙边,纵身一跃,再用手在墙头一按,便直接跳出了院子,然后凭着多年的追踪本事追了下去。

    直到半个时辰后,天已尽黑,清格勒方才回来,此时他的脸色已变得有些凝重了。陆缜一见,就赶紧问道:“查到对方路数了?”

    “大人,他们就是严家的人。”清格勒沉声回了一句。

    陆缜倒没有太多的意外,他也清楚自己刚到苏州,能让人想着找上门来的,也就那点事情了。只是他没想到一点,那就是对方居然如此性急,而且势力还如此之大,自己才刚一入城,就已被他们给盯上了。

    就此可见,这次自己想要夺回楚云容一定不会太容易了。但这一答案反而让陆缜生起了不少斗志来,在此事上他是绝对不会有丝毫退让的!

    “大人,接下来咱们怎么办?是要先下手为强么?”一向沉默的林烈突然问了一句。

    这段时日里杭州城的遭遇让他也颇感憋屈,心里早被怒火给填满了。之前在陆家沟他们又遭受如此待遇,只是因为对方都是陆缜的族人他才强行忍耐。可现在,这个什么严家居然也敢算计大人,他就实在有些忍不了了。

    陆缜看了脸色阴沉的二人一眼,不觉笑了起来:“你们的心思我明白,不过我们现在毕竟不是官了,有些事情还是不去做的好。而且严家在苏州的势力也很不小,若乱来的话,只会给我们自己带来后患。”

    “那大人的意思是?”两人同时望了过来。

    陆缜呼出一口气:“与其和他们相争,还不如釜底抽薪呢。云容是我的妻子,现在我既然到了苏州,自然要把她给接回到身边了!”

    这确实是个最正确的选择了,若陆缜也和对方一样用其他手段去和严家兄弟争夺,反而是以己之短去对敌之长。虽然心中恼火,但陆缜的头脑却依然清醒得很。

    身前两人闻言先是一愣,随后便都明白了过来,纷纷点头:“大人考虑得周到,此事确实没必要和他们争个短长。”

    “好了,你们都先回房歇息吧。等明日,我们去城里买些礼物,后天就去楚家登门,顺便把云容给接回来。”陆缜摆了摆手吩咐道。

    直到两人离开,陆缜脸上笃定的笑容才渐渐隐去。其实他心里可没面上表现出来的这么淡定,他很清楚严家在苏州势力有多大,自己除了名分外还真没什么优势可言。只希望,这回他们会轻敌,再加上楚家因为担心名声上不好听,而能被自己说服,并把云容给接回来吧。

    “哎,当初就该早些把云容给接回来的。”陆缜颇有些后悔地叹了口气。那时自己是官,人家自然会有所顾虑,办事也容易些。可现在,显然要难多了。

    入更之后,严家,严玉麒的书房里。

    严玉麟又凑了过来:“大哥,我总觉着我们该先做些什么才是。你也知道姑父的性子,一旦让那陆缜拿话给挤兑住了,还真可能把表妹送还给他。”

    严玉麒本来对此并没有太大的担心,毕竟姑母一直都是中意自己,想要来个亲上加亲的。但听兄弟这么一说,还真有些不确定了,毕竟在楚家做主的还是自己的姑父楚万化,若他最终拿了主意,就是姑母也无法改变。

    见兄长意动,严玉麟便继续道:“大哥,还是照我的意思来吧,他毕竟不是官了,只要让他知道我严家的态度,那就算他胆子再大也只能退让。”

    “不可。”严玉麒却断然摇头:“要是寻常百姓,我们大可以这么做。可他毕竟曾经是官,难保没人会因此帮他说话。而且一旦用强,对我严家的影响也是颇大。我们必须想个别的万全之策。”

    “别的办法这可不好找哪。”严玉麟皱起了眉头,思忖了良久,突然一个主意闪过了他的心头:“有了!他这次回来身边多了个女人,我们是不是可以从这下手?”

    “这算什么?大丈夫三妻四妾的不很正常么?”严玉麒皱了下眉头,不以为然道。

    “话可不是这么说的。只要我们在此事上做些文章,便足以坏了他陆缜的名声。到那时候,姑父一定不会再把表妹交还给他了。”严玉麟嘿嘿一笑,把自己的策略低声说了出来。

    严玉麒听后仔细一想,忍不住点头:“想不到在这种事上你居然还有些想法嘛。那就按你的意思办,明天就把消息散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