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5章 人情冷暖(下)
    面对陆氏族人前恭后倨,翻脸不认人的态度,陆缜倒是没有感到太过恼火。

    他毕竟不是真正的陆家子弟陆缜,不过是借了这么个身份罢了。至于他们对自己的态度是好是坏,他全不放在心里,大不了就不住在村子里,反正身边还有一千多两银子,大可以搬到苏州城里去住,与这些势利的族人互不往来也就是了。

    甚至在陆缜想来,这样的相处反而是对他最有利的。因为如此一来,自己作为冒牌货的身份就不可能被打小看着陆缜长大,对他很是熟悉的族人给看出端倪和破绽来了。

    正是怀着这样的心思,迈着醉步回家的陆缜心情并不坏。虽然摸着黑,却也很容易就找到了门前停了马车和三匹骏马的自家小院。

    这小院独门独户的,虽然不是太豪绰,却也还算干净。里面一排三间瓦房,看着倒也颇过得去,如此看来那陆缜家在村子里还是有些身份与地位,倒与原来所想的颇有差别了。

    听到陆缜的脚步从外传来,两侧的屋子就同时打了开来。林烈、清格勒,以及云嫣和轻舞四人都站在门前,朝他看了过来。见他们拿有些异样的目光看着自己,陆缜不觉感到有些古怪,忍不住拿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怎么,我身上有什么问题么?”

    “公子来屋里看看就知道了。”云嫣笑了一下,这才走出门来,帮陆缜打开了位于中间的那间屋子。

    既然这小院里就三间屋子,而他们又有五人,分配上自然就是林烈他们二人一间,云嫣主仆一间,陆缜独住中间那屋子了。

    待走进屋子,借着云嫣手里的烛光往里面一扫后,陆缜便是一愣。这屋子里的摆设一水都是全新的家具,床、桌椅板凳,甚至都还有专门让人读书写字用的书案一张。这些只看上面的漆色,就知道是这两年里才新造出来的,而且还没被人用过。

    这还不算,此刻在那张桌子上,还摆放了不少包好了的礼盒,上前一看,上面还都著了姓名,都是陆家亲族们送上的贺礼。虽然看模样只是些湖笔端墨之类文雅却不费的东西,却也是众人的一片心意了。

    看着这些,陆缜不觉勾起了嘴角,笑了起来。而一旁的云嫣却显得有些意外:“想不到陆公子的族人对你竟如此友善,真真是危难见人心哪。”

    “危难见人心么?”陆缜的手在这些东西上轻轻一抚,意有所指地道:“确是如此,我刚才便已亲眼见识到了。”

    “嗯?”善于察言观色的云嫣感觉出他话里有话,忍不住看了陆缜一眼,想要问个明白。

    但陆缜却打了个哈欠,笑道:“这连日赶路也是乏了,又喝多了几杯,云嫣姑娘这就安歇了吧。”

    他都这么说了,云嫣自然不好再缠着他问东问西,所以便裣衽一礼,这才退了出去。不过在离开前,却为陆缜点燃了桌上的那根蜡烛,使得房内也亮堂起来。

    而陆缜则嘴角露笑,看着这些族人之前偷偷送来的礼物,猜测着他们此刻的心情。恐怕这些人一定会感到肉痛吧。不过既然东西都送过来了,他们也只能认了吧。

    @@@@@

    陆缜明显是高估了这些族人的品行。次日一早,他还在梦里呢,门外已经传来了阵阵的争吵声,使得他颇为不耐地从床上坐起了身来:“这大早晨的,怎么就不让人好好睡一觉呢?以前当官时事务繁忙也就罢了,现在我都不是官了,居然还有人来聒噪!”

    心里有气,陆缜便黑着张脸开门走了出来。结果,一出门,却唬了他一跳,因为院子内外,此刻居然站了十几二十名妇人,都是昨日见过了面的村中族人的妻子,也就是他的族嫂或是族婶。

    本来,她们正在和拦阻去路的林烈与清格勒争吵着什么,一见陆缜出来了,当即就有人喊道:“小七,你出来就好了。赶紧的,把东西都还咱们吧。”

    “东西?”陆缜摸了摸自己的脸,因为宿醉的关系,脑子还有些混沌呢。

    “是啊,就你屋里的那些。”

    “没错,那些是咱们昨天落你家里的,还等着拿去换钱过日子呢,你总不能昧下大家的东西吧!”

    这些女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话,就跟生怕陆缜会不认般,有人甚至还想直接就挤进屋里去自己动手了。

    这一下,陆缜可就有些傻眼了。他实在没想到,这些陆氏族人的脸皮会这么厚,居然能不讲究到如此地步,在知道自己不再是官后,不但昨晚的酒宴说散就散,今日还上门来要回送过来的礼物了。

    林烈也是没遇到过这等情况,而这些女人又是陆缜的亲族,这让他都不知该不该阻拦了,一时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居然就被这些人妇人挤得不断后退,只好看向了陆缜:“大人……”

    面对着这群全不要脸的家伙,陆缜还能怎样?总不能跟她们一样不顾脸面,然后昧下他家的东西吧?于是只得开口:“都停下。你们送来的东西,我陆缜是一件都不会要的,这就给你们拿出来。反正上面也都有你们各自的名字,总是错不了的。”说着,便给林烈,以及闻声赶出来的清格勒打了个眼色。

    两人会意,赶紧进了屋,迅速就把那些并不值钱的玩意儿都给取了出来,然后让众妇人各自领了回去。

    这场闹剧,直闹了差不多小半个时辰,这些没什么见识的女人才拿了各自的东西,满意离去。而且她们走时,看陆缜的目光里还充满了鄙夷,就仿佛丢人现眼的是他这个被动收礼又还出去的人一般。

    “公子,这个……”直到他们散去,云嫣才有些惊讶地走了过来。这才一晚而已,怎么就发生了如此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了?

    陆缜笑了一下:“他们这些东西是送给陆大人的,却不是送给我这个陆缜的。”

    “原来如此……”云嫣这才明白过来,忍不住轻轻一叹:“公子你可不要因为这事儿而不高兴,这可不值当。”

    “我自然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儿就生气,他们可不配。”陆缜冷然一笑,他又怎么可能与这些村野愚夫愚妇们一般见识呢?

    正说话间,又有一人来到了院门前,陆缜只道他也是来要回东西的,便把目光往边上一扫,却发现已经没有礼物了,便道:“四哥,刚才你家的东西应该已被人拿回去了吧。”

    “小七,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咱们自家兄弟,怎么会计较这等小事儿。是那些人间眼光浅,才在知道了你不再是官后干出此等事情来。”陆缠呵呵笑着进了门来,冲陆缜摆手道:“不过你也不要把这点事儿放心上,村里的情况不是太好,大家才会如此做的。”

    “四哥言重了,我岂会因此怨这些长辈呢?其实真论起来,我该谢村里的族人才是。要不是你们照顾着,我离家多年,这屋子也不会如此干净了。”陆缜见他说话得体,便也客气了几句。

    不料提到这话,陆缠却也点了点头:“你这话倒是在理,我也正是为此而来。”

    “嗯?”陆缜微微一愣,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

    陆缠皮笑肉不笑地道:“小七,你可不要装傻了。虽然离开了好几年,但你家原来是什么模样你不至于没有印象吧。原来那几间破房子,其实早在两年前就因为大风被刮倒了。可谁叫咱们是族里亲人呢,所以我家就出了钱,请人给你重新修了这三座屋子。怎么样,昨晚住着可还不错吧?”

    陆缜有些傻眼了,他还真不知道原来陆缜家是个什么情况。不过现在仔细看起来,这三间瓦房还真挺新的,再联系到里面的家具,对方的话也就能接受了。

    陆缠继续笑道:“咱们家作为族里当家作主的,各家里出了事,自然是要帮把手的。可这盖房子的钱,还有里面全新的家具钱,可还得由你自己来出。正所谓亲兄弟还得明算账呢,你说可对?而且,你小七既然当了几年的官,总是有些身家的,这点钱应该不会在乎吧?”

    得,这位比刚才那些个还厉害,居然是来要帐的!

    陆缜可算是明白什么叫翻脸比翻书还快了。昨天那些亲人间的关心言论还在耳边呢,今日就要把什么都算个清清楚楚了。他真是为原来那个陆缜感到悲哀,居然摊上了这么一群全无情谊的亲族。

    很快地,陆缜便按下了心头不快,似笑非笑道:“四哥你说的是,那你给个数吧。”

    “也不多,就十三两银子。”

    陆缜点点头:“那我等会儿就把银子送过去,另外也有点事儿想和大伯商量一下。”

    见陆缜肯给钱,陆缠便满意一笑,也不多说什么,便转身离开。他却没发现,此刻看似平静的陆缜眼里已闪过了一丝怒意——既然你们这些人不讲情意,那就休怪我也以牙还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