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3章 陆家沟
    有道是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作为与杭州城齐名的,以美景著称的江南名府,苏州的景色自然也是如画一般的存在。尤其是如今这个暮春季节里,春风送暖,繁花似锦,绿柳成荫,将城外官道旁都点缀得直如花园一般。

    这等美景在前,不但让来往于官道的行人们不觉驻足流连,更有不少城中百姓也都呼朋引伴,来到这城外欣赏美景。而这人一多,就有那头脑精明的人也拎着装满了各种吃食的篮子,穿梭在人群之中,向大家兜售着梨桃等瓜果和其他的糕点,一时好不热闹。

    这让坐在马车里的云嫣二女都不觉来了兴致,不时掀起车帘频频向外张望着。以往在杭州,虽然那里的景色也很不错,可她们不过是点缀其中的一部分,很难真正去领略那里湖光山色。但现在,以全新的身份来到苏州,看美景时已完全是另一番角度与眼光,能让她们更好地去欣赏眼前的一切了。

    当然,两女的频频露面也让这苏州城外的美景更增了几分颜色,如此颜色殊丽的女子与周围的花木交相辉映,也惹来了周围众人的注目。

    不过陆缜却没有把注意力放到眼前的景色上,因为他心里还在盘算着接下来该如何做呢。他现在既不认得去陆家沟的路,又不想和那些所谓的亲人相见,似乎进了苏州城暂且落脚,然后去找到楚家,把楚云容给接回来才是最正确的选择了。

    想到楚云容,陆缜就不觉又有些紧张了起来。之前他就已经知道楚家有人在想拆散自己二人,现在时间又过去了三四个月,真不知其中又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只希望楚云容能坚强地等到自己赶来吧。

    想到这儿,陆缜猛抬起头来,深深地呼出了口气。不料这一下,却引来了身旁一人的一声惊呼:“七哥,你怎么回来了?不是听说你之前是在北京当官么?怎么回苏州也不给我们来封信啊?”说话间,一名十六七岁,手里提着半篮子瓜果的少年就迅速凑了过来。

    见有人突然靠过来,林烈两人下意识地把手搭在了腰畔的刀柄之上。虽然一路行来再没遇到什么变故,但他们依然不敢有丝毫的松懈。直到听来人这么说话,他们才稍微放松了些,只是手却依然按在腰间。

    陆缜有些诧异地低头看向凑上来的这个少年,心里已隐隐猜出了对方应该是陆家沟那里的人,甚至可能是自己的族亲,已经认出了自己是那个陆缜的身份。但面上却还是露出了迟疑之色,说道:“你是”

    他装成了一副有些记不起对方的样子来,少年果然一下就中了计,赶紧说道:“七哥,我是十三啊,这才四五年工夫,你就不认得我了?咱们村子里的人可都惦记着你呢。”

    “哦,你是十三,瞧我这记性。”陆缜装出一副才认出他的模样来:“不过这几年过去,你也长大了,看着和之前可不一样了,所以乍一看还真不敢认了。”

    “呵呵,七哥说的也是,我那时才那么高”少年了然地一笑,还比划了一下。随后才想起正事来:“七哥,你这是打算进城啊,还是回陆家沟去?”

    陆缜本来是打算进城找个客栈先安顿下来的。但现在,都遇到陆家沟的人了,自然只能改变既定想法,便一笑道:“我这次就是回家来的,自然是回去了。”

    “那太好了,走,我带你回去。”都不用陆缜开口,这个少年便已主动领路,打前带了陆缜他们向着西北方向而去。

    在走了两步后,他才发现陆缜身后居然还跟了一辆马车,这让他的心里不觉犯起了嘀咕:“七哥怎么带回来两个这么漂亮的女人?之前听说楚家小姐要和七哥和离,难道就是因为这个么?不过这两个嫂子长得可真是好看哪”原来他所以能在人群里发现陆缜,都是因为之前贪看云嫣二女的容貌,然后才顺便看到了陆缜正骑马立在车旁。

    “对了,我离乡在外的这几年里,村子里的大家可都还好么?”陆缜在行了一程后,便开始套眼前这位的话了。毕竟他这个西贝货对陆家沟的一切所知实在有限得紧,所以在到达之前必须多了解一些那里的情况。

    “别人都还好,就是四爷爷他去年因病去世了,还有三伯,最近也犯了老毛病,下不得床”少年一面走着,一面跟陆缜介绍着村子里最近几年的变化。其实这样的小村落在如今这个年代变化其实很少,也就一些人的生老病死和婚嫁而已。

    他提到村子里那些人时,都用的是亲人间的称谓,这让陆缜听得是一头的雾水,那排行都是整个陆家一族的顺序,也亏得他能分得如此清晰。而说了半天,陆缜连一个族人的名字都未能打听出来,甚至连头前这位,也只知道他在族里排行十三,是自己的堂弟,他的名字却不得而知了。

    这让陆缜一阵头疼,只能十三十三地叫他,同时不断转着主意,看能不能从他口中获取到更多的信息来。早知道是这么个结果,自己当时就该先进苏州城,等把一切都查明白后再去陆家沟的。

    正想着间,在前带路的少年便是一声欢呼:“到了!”说话间,他便撒丫子直朝着前方跑去,口里还叫嚷着:“十二叔,大伯,三爷爷大家快出来啊,七哥他从京城回来啦!”

    陆缜这时抬眼朝前望去,却发现在一条缓缓流淌的小溪的边上,有一座占地并不是太大,却房屋井然的小村落正延伸在溪流两岸。

    这座看着犹如世外桃源般的小小村庄,就是陆缜的家乡陆家沟了。只从此地的风景就可看出,这陆家在当地纵然不是什么名门,却也有些地位,应该是耕读传家的典范了。怪不得那个陆缜能从苏州这等科举兴盛之地一路杀出去,直到考中进士的身份。

    而随着少年的一阵呼唤,不少正在田间地头里弯腰埋头种地劳作的人便都纷纷停下了手头的工作,直身转头朝着村外望了过来,正好和骑在马上的陆缜的目光交汇到了一处。

    陆缜略一迟疑,便翻身从马上跳了下来。他很清楚,自己在这里应该算是晚辈,自然不好再大模大样地骑马赶过去了。而跟在他身后的林烈和清格勒,也急忙下马跟上,沿着并不甚宽的泥路走进了这个小小的村庄。

    当陆缜走进村子,已经有五六个粗布短衫的汉子等候在那儿了。一见他来,这些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有些古怪与勉强的笑容来,半晌才有人说道:“小七,你可算是回来了。这都有四五年了,我们还以为你怨咱们当年对你不好,不肯回乡来了呢。”

    看着面前这一张张憨厚而陌生的脸庞,陆缜只能硬着头皮笑道:“几位叔伯言重了,我身上流的可是陆家的血,怎么会这么做呢。以前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反正我也不知道你们以前对他做过些什么过分的事情陆缜又在心里补充了这么一句。

    听他这么道来,那些本来还略感紧张的村民都明显松了口气,有人还挑起了拇指赞了一句:“小七你现在不愧是有学问,当了官的人,就是和我们这种人不一样。”

    “哎,小七打从京城回来一定很辛苦了,咱们就不要再在这儿围着他说话了,赶紧迎他进去,再跟太公禀报一声哪。”一名看着身材明显要敦实些的汉子随后又说了一句。

    明显此人在村子里的威望不低,众人闻言赶紧答应几声,这才热情地拉了陆缜就往村子里走。不过他们更多的目光却还是好奇地落到了跟在后面的那辆马车上,因为他们已经从略略掀起的车帘里看到了里面的云嫣二女了。

    在众人的簇拥下,陆缜走进了这座江南小村。虽然不像想象中那样都是白墙黑瓦,却也别有一番恬淡的风味儿在里头。只是,因为满村村民都已被那叫十三的少年给叫了出来,所以此时村子里颇有些闹哄哄的,无论男女老幼,都用崇拜尊敬的目光盯着陆缜的到来。

    当陆缜走近后,一名拄着拐杖,满头须发皆白的老人便也颤巍巍地迎了出来,周围还有人虚扶提醒道:“太公小心着些。”

    老人却根本不理他们,而是上前就一把扯住了陆缜的手,颤声道:“好哇,小七,你能回来就好哇。当年的那些事情,你也别再记在心里了,毕竟是血浓于水,大家都是陆家人嘛,你说是不是?”

    “额,太公你说的是”陆缜只能连连点头表示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心里却是一阵发虚,不知该怎么应付眼下这场面。

    “太公,何必说这些呢?小七他今日回来了,就说明他已不计较以前的事情了。咱们毕竟是一家人嘛,对不对?快,咱们这就杀头猪,把地窖里的酒也挖出来,给小七好好地洗洗尘”又一个汉子提议道。

    于是乎,陆缜在刚到陆家沟后,还没说上几句话,连自己的住处都没找到呢,就这么被人给拉着去了祠堂参加酒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