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0章 袒露心迹
    之前陆缜在杭州的连番细查,使得白莲教差点被官府给一窝端。幸亏白联足够警觉,一俟发觉不对,就赶紧把人给撤出了原来的居所,这才躲过一劫。

    不过这么一来,他们在杭州的多年努力也就付诸流水了。虽然那些要紧人员没有被官府拿下,但几名安插进各衙门的人还是暴露了身份。随后官府更是趁机顺藤摸瓜,从而将白莲教的势力连根拔了出来。

    而这一切,都是拜眼前的陆缜所赐。所以,哪怕他现在已被罢官,再难对圣教构成什么威胁,白联也想要杀了他以泄心头之恨。

    不过,几个月前的事情依然让他对陆缜深怀戒惧之心,在没有十成把握的情况下,他还真不敢带人贸然刺杀对方。因为他不敢保证这就不是对方在故技重施,以身作饵地引诱自己,从而好把自己等人一网打尽。

    而且,这一路行来,陆缜他们昼行夜宿,白日里尽走官道,人来人往,晚上也投宿在有官兵守护的官办驿站之中,还真没给白联他们以任何下手的机会。如此一来,他们能做的就是继续一路跟随了。

    陆缜所以如此缓缓而行,除了担心马车里的二女会受颠簸之苦外,更因为他并不急着赶去苏州。因为现在他已无官一身轻,根本没有需要急着去做的事情。现在又是一年中最舒适的日子,自然是要在旅途中好好欣赏沿途春光美景了。这样倒还能排遣一下他心中的忧虑。

    “护法,咱们就快要出浙江地界了。我总觉着这回应该没什么陷阱……”在又行了两日,目送陆缜他们一行再次入住驿站之后,一名下属终于有些忍不住地提了一句。

    其实不光是他,就是白联也快按捺不住了。闻言点了点头:“待会儿就先在外边仔细寻找一下,若真没什么异样情况,今晚就动手。看来,这次他是真的打算乖乖离开浙江了!”毕竟,浙江是官军是不可能被带出本省地界来保护一个被罢了官的人的。

    几名下属闻言精神就是一振,领命之后便熟门熟路地在周围散开,仔细地寻找起来。他们当然是找不到任何问题的,所以半个时辰后,看着驿站那昏黄的灯光,白联的眼中已有丝丝杀意直透而出。

    现在,就只等夜深之后,悄然摸进驿站,进行一场刺杀了!

    @@@@@

    身在驿站客房之中的陆缜可不知道自己一直都被人惦记着。此刻的他正头痛地看着面前的云嫣,脸上带着一丝苦笑:“云嫣姑娘,你何出此言?我怎么会看不起你呢?”

    这是驿站里一处单独院落的厢房之中,因为陆缜离开杭州时有黄钦儒等高官开具了文书,所以这一路去苏州都可以免费住宿沿路官办驿站,而且可以住进最好的客房之中。

    刚入住后不久,一路来都显得颇为安静的云嫣就突然过来拜见,而且一开口,就直说陆缜看不起她,认为她是风尘女子所以有些嫌弃。这说法陆缜自然是不会承认的,赶紧一口否认:“要不然,我也不会冒着得罪吴淼的风险救你了。”

    “你救我和轻视我根本就是两回事!”云嫣有些委屈地瞥了陆缜一眼,眼波流淌处,更显可怜:“不然这一路你为什么总是闷闷不乐的,还不是因为觉着小女子硬是要跟你回去,所以心中不满了。”

    “云嫣姑娘你误会了,在下完全没有这样的心思。”陆缜忙摆手道,看对方那副幽怨的模样,就仿佛自己是个负心薄幸的男人一般。天可怜见,自己和她可真没什么感情哪。

    “那你是喜欢让我跟了你回去了?”云嫣突然眨了下眼睛,把问题一转道。

    “这……”陆缜却不好答了,只能在沉吟后道:“云嫣姑娘,有一点你或许还不知道,其实在下早有妻子在苏州等着我了。所以……还望你能理解!”事到如今,有些话还是说清楚了为好。

    不料云嫣却不以为意地一笑:“妾出身不好,本来就没指望能被公子你明媒正娶,只要公子不嫌弃妾的蒲柳之姿,便心满意足了。”

    “额……”这一下,陆缜是彻底无语了。人家姑娘都把话说得这么直接了,他还真不好再拒绝,那会大大伤了她的心的。当然,其实陆缜对这个美人儿也是有些动心的,毕竟云嫣的容貌和楚云容也难分高下,有这么个美人儿倒贴上来还是很让他感到得意的。倘若是换了个模样普通的女人说着相似的话,陆缜早就拒绝了。

    说到底,无论古代后世,那都是一个看脸的世界,相貌好的人做什么事都能简单些,尤其是在男女情事方面。

    在沉吟了片刻之后,陆缜终于决定把话给说开了:“云嫣姑娘,说实在的,面对你这样的美人儿,要说我不动心,那是太假了些。不过,在下之前帮你救你却绝非是觊觎你这个人,纯粹是站在道义的立场上而已。所以你若只是为了报恩,就大可不必如此。”

    “那你觉着我硬是不顾廉耻地跟了你出来是为了报恩么?”既然话说到了这儿,云嫣也就不再躲躲藏藏了。

    陆缜看着那对在灯光下盈然流转的美眸,心猛然就是一动,而后缓缓摇头:“在下能感觉得出来,姑娘你对我确是一片真心。只是……”迟疑了一下,他才试探着问道:“只是你我之前其实也就见了那么一两面而已,云嫣姑娘你为何会钟情于我呢?”

    之前,陆缜只当她是想借自己的名声来躲避吴淼的迫害。但现在看来,事情似乎并非如自己所想,眼前的女子是真的对自己动了真情了。

    “有的人白首如新,有的人倾盖如故。”云嫣悠悠地来了一句:“其实自陆公子你当日为妾奏了那一曲故乡之原风景,作了那首初见之诗后,妾便知道自己找到了真正的知音之人。”

    陆缜再次一呆,居然是在初见第一面时,她就对自己动了心么?想不到音乐和诗歌真有如此强大的魅力!

    以往,陆缜里提到一些才子佳人的故事,比如司马相如以一曲凤求凰就使得卓文君放弃一切跟他私奔的事情还颇有些难以相信。但现在看来,古人在爱情一事上,有时要比后世之人更加的感性和大胆了。

    其实,这是由人们所处的环境所决定的。古人物资相对匮乏,反而对精神方面的要求要更看重些,尤其是那些深闺少女;而后世,来自物质方面的诱惑要比几百上千年前要强烈得多,到那时,人们最看重的就不再是心灵的契合,精神的交流,而只是一味地追求物质了。

    这两个选择其实无分对错,只有理性和感性的区别而已。

    又是一阵沉默,就在云嫣的心慢慢提了起来,深怕陆缜会一口拒绝了自己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的表白时,陆缜终于开口了:“云嫣姑娘你对在下的情意,在下也深为欢喜和感动。不过,我家中尚有贤妻,此时实在不好随便答应于你。你若不弃,还请给我一些时间。”

    云嫣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欢喜的笑容来:“云嫣只求能长随在陆公子身旁,不敢有太多的奢求。若得夫人答允,那自然是最好不过。不然的话,妾也会一直在边上陪伴着公子的。”

    这也是她出身烟花之地身份低贱的悲哀了,想要找一个良配,有时候只能委屈自己,当男人的妾室或是外宅而已。

    “如此,却是委屈你了。”人心都是肉长的,陆缜见她都这么说了,如何还能不为此动容,甚至还伸出只手,握住了那只柔软嫩滑的小手。

    自己的手被陆缜握着,感觉着他的温度和温存,这让云嫣的心一阵跃动。她知道,自己这一回的主动出击是成功了,自己终于有了一个依靠……

    夜已深,四周围早已寂静一片。除了有些不知名的小虫子时不时地唧唧叫上两声外,整座驿站都显得格外宁静。

    但陆缜躺在床上却并未入睡。

    刚才他好不容易才下了狠心将云嫣给请出了自己的屋子,现在陆缜满脑子里依然还有她那叫人心动的绝美之姿,以及几乎出口的留下来的话语。

    陆缜自认不是什么君子,而且到了这个时代后几年里,他其实都未近过女色,所以今晚对血气方刚的他来说,诱惑还是相当之大的。

    但陆缜却知道自己此时绝不能真个和云嫣发生什么。地点和时间都不合适,或许今日云嫣不会想太多,但来日就难说了。

    而且,现在陆缜还要去解决楚云容的问题,若是这时和云嫣发生了什么,再去见楚云容时,他自然会心怀愧疚,到时若不能把她哄回来,可是会后悔的。

    心思百结,让陆缜久久未能睡去。就在陆缜打算索性起身喝口水时,突然,他看到了窗纸上印出了一条黑色的人影,正一点点地接近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