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7章 携美归乡去(上)
    要想为在官府登记于册的青楼女子赎身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像云嫣这样的花魁,不但所费糜多,而且有时候还不是光有钱就能办成的,你得好生打点衙门里的各处人等,没点人情,以及上万两银子的投入,根本别想将她的贱籍给买出来。

    当然,这只是对常人来说。陆缜却没有这么麻烦了,当他赶去杭州府衙,将自己的来意一说之后,那里的前同僚们先是一阵异样的窃笑,而后便很是麻利地帮他办起了相关手续。

    本来,怎么都需要十天半个月才能走完的流程,居然不过半个多时辰就都办完了。而当陆缜看到自己所需要出的价格时,更是愣了半晌:“这位云嫣姑娘只需要五百两银子就能为她赎身?”这也太便宜了吧,恐怕其他人想拿这五百两银子让云嫣陪上一晚都很是困难。

    那名管着杭州教坊司事宜的户房官员便是一笑道:“若是换了别人,就是拿出五千两银子也别想把我们杭州的花魁给赎买走。但这既然是陆大人你的意思,而且云嫣姑娘也是自愿的,那咱们自然不好做得太过分了。不过总要给上面一个交代,所以就收个五百两吧。”

    陆缜看着对方略带调侃,甚至有些猥琐的表情,不觉一阵苦笑。无论自己怎么解释,恐怕都说不清为云嫣赎身的真实原因了,因为没有人会信自己的话。所以只得将错就错,拱手相谢:“如此就多谢了。”

    “好说好说,正所谓美人配英雄嘛。”这位倒也会说话,还添了一句。

    确实,对杭州城里的人来说,无论是官是民,他们都对陆缜很是佩服,将其视作真正的英雄。因为正是他带人守在艮山门前,才保住了不少百姓,还有城池不受倭寇攻击,不然谁也不知道最终会是个什么结果。

    所以,这回面对陆缜的要求,他们是极力配合。不但以五百两的白菜价把云嫣卖了出来,还加了个添头,那就是叫轻舞的小丫头。两个美人儿,却只需要纹银五百两,这要是传了出去,恐怕会让无数寻欢男子嫉妒得两眼冒火。

    既然一切都办好了,陆缜也没有在府衙里多作耽搁。因为那些家伙总是看着他露出暧昧的笑容,闹得他颇不自在,所以在和众人打了招呼后,他便离开衙门,直奔着西湖边而去。

    此时天还未黑下来,又刚发生过之前的事情,想必云水间还未泛舟入湖,所以他带了林烈几个便直朝着其中一座绣楼而去,那儿正是云水间在岸上的住处,毕竟满船人等总不能总漂在水上。

    可就在快到达地方时,陆缜突然想起了一点,停下了脚步:“你们两个就别跟着我过去了。”

    “嗯?”林烈他们微微一愣,而后便明白了过来。他们刚刚在西湖上对吴继嗣下过手,若是过去和那些家伙照了面确实麻烦。所以只好先停下后,藏在了一旁的巷子里。

    而陆缜,则在一整衣襟之后,大踏步地走了过去。来到绣楼附近,就听到了那边传来了一阵争吵和打斗声。待走上前一看,正瞧见几名仆从打扮之人被人打得跌出楼门,在石梯上咕噜噜地滚落,显得好不狼狈。

    陆缜见状,心里就是一动,拨开正自围着看戏的百姓,往里挤去,口中则问道:“这是出了什么事了?”

    做了这些年的官,陆缜身上已渐渐有了些威风,而且他穿的也自不凡,所以两边百姓也不敢拦他去路,甚至还有人为其解释道:“刚才有那什么吴家的人上门要抢这云水间的花魁云嫣姑娘。楼里的人自然不肯,所以便动起手来了!”

    说话间,里面又是碰碰几声响,数条人影应声跌出,都是楼内的看护们。他们虽然各自都有些本事,奈何却不敢和镇守太监派出的番子动手,被动挨打之下,结果就是如此狼狈了。

    陆缜见此,眉头就皱了起来。自己和吴淼之间的矛盾,恐怕这些底下之人也是清楚的。现在自己已无官职在身,若这么上去跟他们抢人,十有**是得吃苦头的,这却如何是好?

    是叫来林烈他们出手,还是另寻帮手?前者有一定的风险,至于后者,这一时间里却能去哪里找人帮忙?

    正踌躇间,突然,陆缜看到了有一队官兵正火速赶来,当先为首之人看模样还有些熟悉,似乎是之前在艮山门与倭寇作战时站在城头的某位将领。

    这让陆缜的精神便是一振,赶紧就迎了上去:“这位将军请了。”

    “原来是陆大人,末将季白有礼了。”这位也一眼认出了陆缜,赶紧抱拳还礼。对他们这些当兵的来说,陆缜可比所有当官的更值得尊敬。

    只两句话,陆缜就从其口中得知他确实是听说这里起了乱子特意带人过来一看究竟的。所以便试探着道:“那是镇守太监吴淼的人想要在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杭州花魁,真真是叫人气愤哪。”

    “哼,一个连下面那玩意儿都没有的阉人居然也敢染指我杭州花魁,当真是好大的胆子!”季白一听,当即就恼了。但他却没有如言辞里那般赶过去阻挠,只是为难地一叹:“不过这事儿却也有些麻烦,末将纵然有办法将他们赶走,也有些师出无名哪。”

    “这个在下倒有一法。”陆缜见状,赶紧说道,并拿出了袖子里的那份契约:“此乃在下刚从府衙买来的云嫣姑娘的卖身契。本来我也是打算来此将她赎回去的。只是这边的情况”

    季白闻得此言,眼中也露出了几许惊讶和玩味之色,随后才笑着一拍胸脯:“既然如此,末将自然是要帮陆大人你抱得美人归的!兄弟们,跟我上!”说着,便把腰间的佩刀摘下,也不出鞘,便扛着朝前冲去。而他身边的那些兵卒,顿时也嗷嗷叫着跟了上去,倒把陆缜这个当事人给撇到了一旁。

    陆缜苦笑着看着这些人杀上去,口里还喊着为陆大人抢女人之类的话,知道恐怕今日之后,自己中意花魁云嫣,和镇守太监大打出手,争风吃醋的说法就得在城里传扬开来了。

    事实也正如他所想的那样,后来不久,杭州城里就有了一个陆大人冲冠一怒为红颜的故事,这还被人编成了戏曲话本。而故事也几经变化,最后成了陆大人单身与那些如狼似虎的家伙大战三百回合,并最终抱得美人归

    当然,这是后话,现在的陆缜,依然只能和其他百姓一样,踮着脚,围观着楼内的情况。

    绣楼之内,第三层的一处闺阁中,轻舞一脸慌张地挡在门前,冲里面同样脸色难看的云嫣道:“小姐,这可怎么办啊?那些家伙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他们马上就要上来了。”

    怎么办?云嫣现在也是彻底没辙了。她确没料到吴淼的动作会这么快。自己才刚从陆缜那里得到了一个保证,人家就已杀上门来了。恐怕以吴公公的声势,云水间是万万不敢太过阻挠的。

    而一旦自己真被他们带走,恐怕下场只有一个,为那死去的吴继嗣陪葬了!一想到这儿,她整个人都有些发冷了。

    倘若只是寻常的逼嫁,她还能以死相要挟。但眼前的情况,显然没用,因为她死了,对方也会拉了尸体走的。反正他们要的也就是她云嫣的身子,死的活的都无所谓。

    陆缜应该是不可能来得及相救了,其他自救之法又没有,唯一的办法就是不让那恶人如愿!一旦生出这个念头,云嫣的脸上顿现决然之色,一探手就从枕头下面拿出了一把匕首来,将之横在了自己那张颠倒众生的俏脸之上。

    “啊小姐,你你要做什么?”轻舞见她做出这么危险的动作,顿时就着了慌了,赶紧大声问道。

    云嫣只是凄然一笑:“他们看中的不过是我的容貌而已,既然如此,我就在被他们拿下之前先毁了它。到时看他们还会不会拿我去给那家伙陪葬!”她确实是个烈性女子,怪不得在欢场多年依然能得保清白。

    “不要啊小姐!”轻舞见了,却是大惊失色,赶紧叫了起来。可随后,她的阻止声就变成了一声惊呼:“啊!”

    却是身后传来了砰的一声闷响,那房门已被外面之人重重地撞了开来。

    轻舞毕竟只是个小姑娘,如何可能真抵得住房门。外面那些家伙只是一撞,门就被撞开了,然后几人便把轻舞控制住,冲进了屋子。

    云嫣见状,把牙一咬,眼一闭就要用刀在自己脸上划去。可就在这时,一只手已猛地探出,在刀尖触到她吹弹可破的嫩肤前,拉住了她:“小贱人,这就想毁了自己的俏脸?你真以为我们会任你乱来么?”说话的同时再一用力,云嫣手一松,匕首已经当啷一声落了地。

    这一下,她知道自己是彻底没法子了,顿时两行清泪顺着脸颊就流淌而下:“陆公子,你能来救我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