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6章 求助上门
    面对陆缜突然提出的这一问题,林烈和清格勒两人登时就愣在了那里,显然是有些准备不足。

    不过很快地,林烈便已郑重其事地抱拳道:“大人,早在广灵县时,我便已经打定主意这一生都追随在你身旁了。即便你不再为官,我的承诺也不会改变!”

    听着他毫不犹豫的答案,陆缜不觉有些动容。他和林烈一起经历了那么多的风雨,其实心里也是希望有他在旁的,所以便轻轻点头,随后又看向了清格勒。

    清格勒的心思却要复杂一些了,所以暂时陷入了沉思之中。他所以之前答应追随陆缜,乃是因为对方承诺自己会为徐恭报仇。可现在,陆缜连自身都难有保障,想再入官场更是困难重重,那他的承诺还能兑现么?

    当然,这并不是说清格勒对陆缜就没有感情,在相处的这段时日里,他也对陆缜敢作敢为的性格极其佩服,但他毕竟还身负着徐恭的大仇,难道就这样忘了之前的一切么?

    不过仔细一想,他又觉着自己有些考虑得太多了。难道自己投到黄钦儒这等人的门下,他们会为了自己去为徐恭报仇么?所以看起来,继续在杭州当差和跟了陆缜离开官场归乡似乎也并没有什么区别,一切只看陆缜能不能东山再起了。

    而且,如果真有那一天,作为一直陪在陆缜身边的自己,想必将来的地位也会更稳固些吧。一旦想明白这一切,清格勒便有了决断:“大人,我也希望跟随在你左右,好歹有个照应。毕竟你仇家不少,没了官职傍身,恐怕会有人找上门来。”

    陆缜见他居然也做出了这一选择,不觉也是一喜:“多谢你们还肯与我同进退。如今事情已全无挽回余地,那咱们这几日就准备一下,离开杭州吧!”

    “是!”两人忙再次抱拳,这才各自回屋准备去了。

    可就在这时,院门却被人轻轻推开,一个小丫头偷偷就溜了进来。虽然她动作很轻,只可惜,却根本逃不过清格勒的眼睛,她刚探头往陆缜那边瞧着呢,一条人影已挡住了她的去路:“你是什么人?来此做什么?”

    “呀”小姑娘没防着有人会突然杀出,很是受了一吓,还朝后退了两步,这才抬头看着面前高了自己一头的清格勒道:“敢问陆缜,陆公子可在么?”

    “谁找我?”陆缜听到了有人喊自己名字,便走了出来,看到是个小丫头,不觉一愣:“敢问姑娘你是?”

    “陆公子,你可要救救我家小姐哪!”小丫头看到了他,就赶紧叫了一声,还想上前,却被清格勒轻易就挡了下来,只得停步眼巴巴地看着陆缜。

    “你家小姐?她又是什么人?”陆缜更觉困惑了。

    “你之前在西湖不是刚救过她么?而且为了救我家小姐,你还让你手下的人把那个恶少给丢进湖水里淹死了”小丫头当即开口道,却是语出惊人。

    “姑娘慎言!”陆缜一听,赶紧出口制止。一旦这事被外人听了去,自己的麻烦可就不小了。所以便忙对清格勒使了个眼色:“姑娘还请先进屋里说话。”

    清格勒这才让开路来,放了小丫头过去,和陆缜一道进了屋子。不过他也没有退下,而是跟着进了屋子,以防万一。毕竟现在陆缜树敌不少,谁也不敢保证这个看似天真无害的小丫头就一定没有问题。

    各自落座后,陆缜才盯了小丫头半晌:“你是云水间那位云嫣姑娘的人?”

    “嗯,正是。我叫轻舞。”小丫头点了点头。虽然她才十一二岁年纪,但看着也是个美人儿坯子,尤其是现在一副有求于人的可怜样儿,真是我见犹怜:“之前在西湖上,多亏了陆公子出手,我家小姐才没出了事。现在,小姐遇到了大麻烦,所以特命我来向你求救,并给公子带来了一封信”说着,便取出了一封包裹得颇为严实的信件来。

    陆缜心里想着,我凭的什么要为你这么个才见过一两面的女子出头?手却还是接过了那信,拿到面前,就觉着一阵馨香扑面,连心神都有些迷醉了。再拆开信封时,却发现那信纸乃是用的薛涛笺,上面的字迹娟秀婉柔,确实是字如其人。

    不过这信的内容却有些让陆缜感到意外了,因为开头却是那首人生若只如初见的诗。后面,则是写的云嫣对该诗的一些感悟,以及自己的一些女儿心思,这看着根本不像是求救信,倒像是怀春的少女对异性的倾慕之思了。

    不过陆缜看了,心里却是有些小得意的。男人多少都有些自大,若得一女子,尤其是漂亮女人的倾慕,自然会感到得意,他当然也不例外。不过在看到最后两页时,陆缜的面色才凝重起来,因为到了那里,笔调已是一变,满是惶急和不安。

    却是因为今日之事,尤其是吴继嗣之死,让整个云水间的人都很不安。也知道以吴淼的为人一定不会放过自己,所以在自己已被人看管起来后,只能派了贴身丫鬟轻舞前来跟陆缜求救。

    在哀求的语气最后,她又隐晦地点了一下之前西湖上的变故,说自己看到了吴继嗣落水的全过程,相信这应该是陆缜为了给自己出气才下的令。虽然自己对陆缜的这一做法很是感激,但要真被吴淼的人给拿了去拷问,可就难保受刑不住,会把一切都交代出来了。

    其实说白了就一个意思,如果陆缜不肯出手救她,那他也一定会受到牵连,而且算起来罪名可能更大!当然,语气是委婉,不过其中的威胁之意却是半分不少!

    陆缜在看完信上的内容后,眼睛就眯了起来。好厉害的女人,先是摆出一副崇拜的模样来麻痹讨好自己,最后还带上了威胁,这让自己都有些不好应付了。想不到这个云嫣不但舞艺什么的了得,连心机也颇深哪!

    “陆公子,还请你救救小姐吧,不然她可就”见陆缜重新抬头看过来,小丫头轻舞再次恳求道。一双大眼看着陆缜,都快要哭出来了。

    陆缜此时却不敢再小觑她了,毕竟有什么样的主人,就会有什么样的丫鬟,这个看似单纯的小丫头怕也没看起来的那么简单。略作沉吟,他才问道:“既然你口口声声称我为公子,想必就该知道我眼下的处境了。若是以前,我身为地方官或许还能为你家小姐说上几句话。可现在,我不过是一个书生而已,又有何能力帮她救她呢?”

    “陆公子的大名现在杭州谁人不知?你虽然已被罢了官,但在杭州官场上的名头却比以前要大得多了。只要陆公子肯出面,我家小姐一定能脱离苦海的。陆公子你之前肯为了那些素不相识的百姓在城外与倭寇决死相拼,这次总不会见死不救吧?”轻舞忙再次劝说道。

    看来他们确实对自己有过深入的认识了。陆缜忍不住苦笑一声,只是不知道这位到底是因为什么如此看重自己。随后才道:“那你们的意思,是让我如何相助?”

    轻舞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欢喜之色,因为她听出陆缜似乎是有意答应相助了。虽然她在同龄人里算得上聪慧,但毕竟年纪还小了些,一下就露了底:“其实很简单,只要公子肯帮着小姐脱了这(女昌)籍,再带小姐离开杭州,自然就是救小姐脱离苦海了。”

    大明朝有着比后世更加严格的身份制度,往往人一入了行就很难变更,尤其是云嫣这样的(女昌)(女支)身份,那可是贱籍,想要摆脱可不光是花钱赎身的问题,还得去官府消户。

    陆缜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对方指的是这一点。以如今杭州的情况来看,这些都是由知府衙门掌管的,所以自己若是出面,确实能帮上大忙。

    他正想着呢,轻舞却以为他在考虑赎身的问题,便又道:“小姐说她这几年来也赚了不少身家。所以赎身所需的银子并不用陆公子出”

    人家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而且双方又有一个天大的秘密连在一起,陆缜便不好再作推辞。就算是自己离开杭州前最后做的一件好事吧!

    拿定了主意,陆缜这才点头:“好吧,我答应你们了。你且先回去告诉你家小姐,这两日里,我必会办妥一切,将她从云水间里带出来的。”

    “多谢陆公子还请你快着些,不然恐怕小姐就会被人强行带走了。”轻舞急忙相谢,这才匆匆离去。

    看着小丫头离开后,陆缜稍稍愣了片刻,才对清格勒道:“走,陪我去一趟知府衙门。”

    “大人真打算帮她们?”

    “事到如今,为了不自找麻烦,我们也只能帮这一把了。幸好,这事应该不太难,衙门那里不会在这事上驳我面子的。至于吴淼”陆缜嘿地一声冷笑,双方间的仇早结得深了,也不差这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