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0章 牺牲者(上)
    历史上的许多重要变故,都是由一件极小而不起眼的事情所引发,正所谓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而朝中争斗大抵也是如此。

    当两股朝中势力要争个高下时,他们不可能立刻就摆开了阵势互相指责攻伐,而是会借着最近官场里的某件小事为切入点,再把对方势力彻底拖入到自己所布下的包围或陷阱之中。

    这一回,陆缜在杭州的一系列案子就成了王振一党用以打压原来主政的文官势力的一个借口。本来还只是暗地里的行动,随着廷议之上双方把话挑明,战事也就随之展开。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战火的战斗,但其凶险却不比真正的战场要差多少。朝中分属两方的官员们纷纷以笔为枪,以奏疏为弓矢,各自寻找着自己的理据,借着陆缜一案大做文章。一时间,通政司的官员忙得不可开交,几日工夫,就有不下数百份有关于此的奏疏送了过去,最后落到内阁和天子的案头。

    要是换了一个控制欲强些的皇帝,比如后来的嘉靖,在遇到这事时自然会借机让两党斗个两败俱伤,而他这个皇帝也好从中坐收渔翁之利,是为帝王心术,御下之法。至于处在这场风暴里的陆缜,最终的下场一定会相当不妙,就算不死,也会因此被定个重罪流放边远。

    但好在,如今朝中做主的乃是个温和的天子正统帝朱祁镇。当他发现自己所倚为左膀右臂的王振与胡濙等老臣一派起了争端后,第一反应居然是息事宁人,尽快将这场风波给平息下去。..

    为此,朱祁镇还特意将几名相关官员叫到跟前,都好生地安抚了一番,直言朝堂当以和为贵的道理。又说如今天下太平不易,实在没有必要再因一点小事就争斗不休,这么一来,只会让天下万民不安,让某些敌人找到可趁之机。

    一番话下来,反正就是在和稀泥。只是看似不偏不倚的话语里还是偏向了王振一方。毕竟,本来论朝中声势,如今还是这些老臣更强,他们终究经营多年,门生故吏无数,又岂是这几年才冒起的王振一党能相比的。

    可在天子这么一番安抚后,就把王振一党的地位提到了足以与胡濙他们平等的位置上。如果说这一做法还不是太明显的话,朱祁镇随后下的另一道旨意就可以让满朝臣子都知道他是站在王振等人一方了。

    当时,刑部还在纠结于该如何处置陆缜的案子,是该派人去杭州,还是该下令让浙江提刑司把人直接押送进京受审——这两个做法可有很大区别,前者说明他们是对案子有所怀疑,还需要详查;而后者,则是几乎认定陆缜罪名成立了。

    可这时,宫里却传来了一道旨意,着令他们不必再继续查案,只给陆缜定一个有违下官之礼的罪名。同时,吏部那里也收到了一份旨意,而在接到这之后,胡濙却愣住了:“罢官陛下竟要因这莫须有的罪名罢了陆缜的官?”

    当看到自家上司看了旨意后一副吃惊的模样,有那亲信之人忍不住也凑上来看了一眼,一看之下,也全都愣在了当场,半晌说不出话来。

    “大人,这不是乱命么?我们可以封驳了回去!”有人很快反应过来,颇为激动地说道。

    “不错,把旨意拿去六科,让他们行使封驳权!”

    在后世很多人的固有印象中,皇帝那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可以说是为所欲为,只要是他下达的命令,那就是圣旨,是天下臣民所必须从命并遵循的。

    但事实,却并非如此。至少在如今的大明朝,皇帝的权力远没有人们想象中的那么庞大。甚至连他想要颁布某条圣旨,都未必是合法,可以为臣下所驳回,是为封驳。

    没错,连皇帝的圣旨在大明朝都可以分为合法与非法。合法的才叫圣旨,那上面除了皇帝自己用印之外,更得有内阁的印章;而非法的,也有一个说法叫中旨(不是竖起来的那根),在面对这种旨意时,作臣子的是可以不承认的。

    当然,虽然说臣子们有这样的权力,可真敢着做的,却是不多。因为谁都知道,这会带来什么后果。如果遇到的是像永乐这样的雄主,你敢驳他的圣旨,他能要你的脑袋。但目前的正统皇帝显然就不是能叫百官如此畏之如虎般的存在,所以即便驳了,大家心里也没有太大负担。

    可出乎大家意料的是,面对这一说法,胡濙却没有听从,而是在沉吟后苦笑摇头:“这其实严格说来并非圣旨,甚至不算中旨,谈何封驳?这不过是陛下自己的一点意见罢了。”

    “啊?”众人都是一惊,但随即胡濙的话就更让他们感到吃惊了:“而且这一回,我们似乎只有退让,遵从陛下之意一条路可走了。”

    “这这是为何?难道陆缜的罪名确实洗不脱了?”

    “他的罪名倒还有得商榷,可朝廷却没可能让我们一直拖下去的。若是因此陷于党争,实在太也得不偿失。另外,陛下此举也有保护陆缜之意在里头,至少没有夺了他的功名,只是罢官的话,等过些时日,他还是有起复之望的。可要是非要争个对错,那结果可就殊难预料了。”

    胡濙从全局和陆缜个人出发,都得出了就此罢手才最有利的结论,这让其他人一时竟有些不知该怎么回话才好了。半晌后,才有一人小声道:“可大人你考虑过没有,如此一来,王振一党的气势将会大涨,到时候就越发难以遏制了。”

    胡濙叹了口气:“本官为难也正是在此一点。可真要争下去,我们就一定会有胜算么?从这次之事来看,天子已偏向了王振一方,若我们不从旨意继续与之强争,你们说说天子会怎么做?”

    那些喊着要继续再争的官员这下是彻底没话说了。要是惹恼了皇帝,他再把事情做得偏一些,恐怕问题会更大,到时出事的可就不再是陆缜一人了。

    “罢了,得放手时且放手事已至此,只有委屈善思了。”胡濙苦笑一声,最终说道。

    虽然这么一来朝中局势将起很大的变化,王振一党必然因此崛起,但在天子做出这一选择后,主动退让已是最好的选择了。至于陆缜,只有先去一封信加以宽慰,只等以后再作补偿了。

    于是,这一场看似风头不小的争斗很快就平息了下去。陆缜身上的罪名,也从人人喊打喊杀的死罪变成了罢官而已。不过胜利者却依然是王振一党!

    这,便是如今的大明盛世,以及这盛世下的君臣。他们所追求的,并非什么真凶真相,也没想过要为死者洗冤报仇,他们所求的,不过是政局的稳定,天下的安稳罢了。

    此时,身在杭州的陆缜可不知道自己已被这满朝君臣所弃,依然在竭尽所能地寻找着案情的真相,希望能还自己一个清白。

    而在几日的努力查访,尤其是杨震这个锦衣卫里的查案好手在旁协助之下,还真就查出了一些线索和眉目来。

    最容易查的一条线,就是布政司里众人被毒杀一事。怀疑很快就落到了与之相关的几个衙门里的人身上,包括地牢的看守,负责送饭的差役,以及后厨的相关人等。

    这一查之下,却发现有个被叫作老伍头的厨子已有两天不曾回来了。在这个节骨眼里出了这等事情,谁都能猜到这位一定有问题,就赶紧带人赶去了老伍头的家中。

    而赶到之后,却看到了让人心惊的一幕——老伍头一家八口居然都被杀死在自家房中!

    线索居然就这么又断了!不过这事也证明了之前的一个推断,杭州城里确实还存在着第三股力量一直都在帮着吴淼陷害陆缜。因为就这几具尸体的情况来看,他们是在这两日才被人所杀,而这段时间,吴淼方面可是在被人盯得死死的了,他要是派人下手,一定瞒不过那边的眼线。

    在得出这一结论后,黄钦儒等人更是大感惊讶,都有些坐立难安了。什么时候杭州城里居然会出现这么一股可怕的力量,而他们这些当官的居然还一无所知?

    对方能轻易买通布政司里的人下毒,能刺杀堂堂按察使得手,那岂不是杭州所有官员都不会再安全了么?

    一旦事情涉及到自身安危,这些官员是真急了眼了,就连一向喜欢称病自保的华千峰,这回也全力配合起陆缜他们查案。不单是查民间,连各衙门内的上下人等,都被他们在明里暗里地疏理了一遍。

    但凡是出身有任何一点疑问之人,这回几个衙门一律不讲情面,火速将人开革,而只要是有些怀疑的,更是被拿下之后仔细盘问。可说闹得人人自危,草木皆兵。

    这确实正击中了白莲教一干人的痛处,他们做了这么多事情,总难免留下破绽,若官府不详查还好,一旦全力深挖,再想保密可就难了。

    只是,这一切似乎都已有些迟了,因为朝廷对于陆缜一案的最终处置已将到杭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