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9章 争端之始
    北京城,紫禁城内。

    今年以来的第二场廷议已经进行了两个多时辰。

    一般来说,只有遇到比较重要的大事时,几个要紧衙门的官员们才会齐聚一堂,商量着如何应对眼下的难题,而将大家得出的这一结论送与天子批准。

    今日齐聚一堂的,便有朝中六部的几位尚书,以及内阁几位阁臣和都察院左都御史等重要官员,另外,连司礼监的人也到场了,王振便赫然身在其列。

    只从此一点,就可看出这廷议与朝会是有很大区别了。朝会之上,王振虽然也会到场,但只是作为一个天子身边的摆设,并不能对朝臣所奏之事加任何一言,哪怕他已权倾朝野,哪怕这事就是冲着他来的,那时他也只能装聋作哑。

    可在这廷议上,身为司礼监掌印太监的王公公,只要在场,就有他说话的权力,就是主持廷议的内阁首辅杨溥老大人,也不能阻止他开口。

    今日这些朝中重臣们所商讨的,却是今年的朝廷开支。这一议题其实早在年前就已提了出来,只是因为各方难有定论,才一拖再拖,直到这正月都快过完了,朝廷用度方面的整体方案却还未完全通过。

    虽说如今是盛世天下,但大明朝的岁入却并不是太丰,六部等衙门想要做些事情都离不开一个钱字,所以这些往日里直把银钱说成阿堵物的大人们,此刻却都成了精明市侩的商人,真正做到了锱铢必较。

    此时,兵部尚书刚把自家需要多少银子作为今后一年的军费开支说完,王振就接了话了:“别的咱家就不说了。反正户部在三月前总是要拿出一百万两银子入内库的,不然天子那儿可不好交代。”

    “什么?你内库居然要一百万两银子?”其他几名官员顿时就恼了起来,纷纷指责起王振的妄为,可王公公却根本不与他们争辩,只是似笑非笑地坐在那儿,缓缓地喝着茶水,一副你不给也不成的架势。

    坐在上首的杨溥见此,不觉苦笑起来,看来这场廷议又得和上一回那般难有个结果了。在这个谁都不肯吃亏的前提下,要让所有人都满意确实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而在争吵一起后,就迅速蔓延开来,这些地位颇高的大人们,纷纷化身为街道大妈般的存在,不断指摘着其他衙门的不是,户部说工部修河款要多了,工部则数落兵部要的军饷太高本来颇为肃穆的廷议就变得有些乱糟糟了。

    终于,杨溥这位数朝老臣看不下去了,把手在几案上用力一拍:“诸公还请收敛一二,这儿可是皇宫大呢。”在见到众人闭了口后,他才又叹了口气:“罢了,今日此事暂且搁置吧,留待来日咱们再好好地商议一番。朝廷财政捉襟见肘,还望各位大人也要多多体谅才是。”

    这些个官员直到此时才惊觉自己有些失态了,不少人都露出了羞愧之色,纷纷端起茶杯来,借喝茶来掩饰尴尬。

    见此,杨溥便欲宣布廷议就此结束。可他话还没出口呢,下方的胡濙突然道:“杨阁老,诸位大人,本官这儿有一桩案子还想与大家参详一二。”

    “嗯?胡部堂你怎么也办起案子来了?”杨溥有些意外地问了一句。

    胡濙只是一笑,也不多作解释,而是拿出袖子里所藏的文书,清了清嗓子念了起来:“今有杭州通判陆缜被查与倭人相通,并行刺致浙江提刑按察使司按察使何回舟被杀一案”

    众人只听他念了个开头,便已知道了他说的是什么事情。虽然杭州远在千里之外,但这案子在朝堂里已渐渐散播开来。这既有陆缜名声够大的原因在里头,但真要追究起来,怕也和有些人刻意的推波助澜脱不了干系了。

    王振眯起了眼睛,等胡濙把手中文书都念完之后,才问了一句:“胡部堂你在今日廷议上提出此事,是想为那犯官陆缜声辩么?”..

    面对如此直接的询问,胡濙这回居然没像以往般避而不答,而是直直回望对方,然后点头承认:“不错,本官看了这些与案件相关的卷宗,发现其中有太多疑点,所以还想与诸公一道参详一下。”

    “胡大人这话却让人难免生出公器私用的想法来了,这廷议一向议的乃是国家大事,岂能来讨论一起小案子?”

    “这案子小么?通倭可是大罪。”胡濙不为所动的回了一句:“而且杭州还是我大明的钱粮要地,出了这等案子,朝廷自该谨慎以对。若是因为某些人的陷害而冤枉了一名为国尽忠的好官,恐怕会寒了天下官员和士子之心哪。”

    这番话,他说得情真意切,在场几名官员都露出了深思之色,只有刑部尚书金濂的脸色有些难看。这案子已经交到了刑部,自己还没拿主意呢,却被胡濙给提早一步揭了出来,这让他大不是滋味儿。

    王振一眼就瞧见了金濂的不愉之色,便嘿笑一声:“胡部堂,你这么做就不怕人说你越俎代庖么?既然案子非小,自有刑部来审断,你又何必急于一时呢?”

    若是寻常案子,胡濙自然能沉得住气,但最近朝中的议论传闻却让多年沉浮于宦海的他看出了有人要借此事把陆缜彻底置于万劫不复的境地,所以他才会忍不住早早地把事情给提出来。

    就他所知,刑部也才是这两日刚得到的相关文书,可朝中却已有种种流言散播,都在传着陆缜通倭的种种罪状,似乎不杀了他难以平民愤,不杀了他,杭州,甚至是浙江都将彻底乱了。

    要是自己不早些出手,等刑部真开始审理此案,恐怕就会受舆论影响,从而真往重了给陆缜定罪,甚至要了他的性命。

    胡濙绝不能任由这等事情发生,陆缜是他很看重的一个晚辈,所以哪怕会因此和刑部尚书有所龃龉,他也要把事情给先一步拿出来。

    金濂可不理解胡濙的心思,他对此还是相当不快的,便顺着王振的话头道:“胡部堂,既然此案已交到了咱们刑部之手,本官自会秉公而断,还请你放心,我们是不会冤枉了他的。”他把请你两字咬得极重,其中之意已经很明显了。

    胡濙却只是淡然一笑:“金尚书的为人,老夫自然是信得过的。不过,众口铄金积毁销骨,有些事也不得不早作防范哪。”

    金濂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些,但王振却有些不舒服了:“胡部堂这话说的,若非这个陆缜他有错在先,又怎会有这桩桩案子落到他的头上?咱家知道胡部堂你一直都颇看重此人,想要栽培于他。不过有句难听的话还是得说明白了,有些人还是不要去保的好!”

    既然你胡濙直接跳出来想为陆缜作保,那我王振也没什么好掩藏了,索性就摆明了车马和你正面一战罢了。到时候,看这满朝官员,会作何选择!

    这就是王振话里的意思,此言一出,在场这些高官们的神色都变得紧张起来。

    虽然以胡濙、杨溥为代表的文官早和王振一党多有争端,可像今日般正面起冲突,却是极少,难道就为这一个小小的府衙通判,朝廷的两方势力就要展开真正的对决了么?

    就是杨溥,虽然面色未改,心也不觉一紧。胡濙的作法他并不意外,那个陆缜确实是个人才,假以时日当可为朝廷栋梁。出于爱才之心,胡濙在此时尽力保他也在情理之中。可王振的反应他居然敢如此明着与胡濙为难,这只说明了一点,他的羽翼已丰,足以和朝中文官势力一争高下了。

    胡濙也明白了这一点,所以脸色也唰地一变,一时间竟有些不知该如何回应才好了,只是愣愣地看着王振。

    王振也觉察到了自己的底气似乎太足了些,有暴露自身实力的可能,心里也是一阵后悔。

    事实上,这些年的苦心经营,拉拢分化,王振确实在朝里有了许多的党羽。不过这些人有很大一部分却因为名声,或起其他顾虑而没有暴露出来。王振也刻意隐藏了这些人,为的就是在要紧关头杀众人一个措手不及。

    不想今日却因一时之快让胡濙他们觉察到了什么,这实在有些失策。想到这儿,感到后悔的王振便站起身来:“今日也不早了,咱家还要去伺候陛下呢,就先走一步了。”说着,不等众人反应,便已甩袖离开。

    其他官员在愣了片刻后,也都纷纷起身告辞,一场廷议终于以如此诡异的方式终结。

    胡濙和杨溥两人又走到了最后,在长长的沉默后,杨溥才道:“现在你还打算保他么?”

    “当然是要保的。而且这次不光是为了保一个陆缜,更是为了阻止阉党祸国!李唐的前车之鉴,不得不防哪。”胡濙目光坚毅点头道。

    杨溥笑了一下:“想不到你我老都老了,还要卷入一场党争之中,却难说胜负如何啊”语气既豪迈,又带了几许的萧索之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