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5章 釜底抽薪
    正月十七夜间,杨震他们乔装这把段家兄弟等几个俘虏全部偷偷地送进杭州城。当黄钦儒知道是这一结果后,着实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有了这些人证在手,他就足以和吴淼及其背后之人周旋一番了。

    他也没藏着,很快就把消息告诉了此时一直以书吏身份藏身在布政司里的陆缜,还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陆通判果然有些门道,这一回,事情可就要好办得多了。有了他们,就是把官司打到陛下面前,本官也不用太过担心了。”

    陆缜也是满脸的笑容:“全赖大人信得过下官,不然下官可真要被人冤枉而死了。”

    “那你觉着我们何时把事情揭开为好?”黄钦儒又有些急切地问道。这几日里,他可没少受吴淼那边的闲气,纵然他脾气够好,也是满心的怨怼了。现在有了反击的机会,自然想要出口恶气了。好在陆缜这次的布置已让黄钦儒心生敬佩,所以才在此时问了这么一句。

    陆缜略作沉吟,方才说道:“若大人只是为了图一时痛快,咱们现在就可以带人去和吴淼对质,他必然是无言以对的。只是这么一来,对他的损伤却也有限,不过是加深了双方恩怨而已。”

    “那要是不图这痛快呢?”黄钦儒定了定心神继续问道。

    “那就暂且忍耐几日。我相信,朝廷方面很快就会派相关官员来我杭州查问案情了,到时候,咱们把段家兄弟等人拉出来一亮,足以杀他个措手不及。即便不能将吴淼定罪,也足以把他赶出杭州,赶出浙江了!”陆缜眼中闪着异样的光芒,说出了另一个计较。

    黄钦儒连连点头:“你说的不错,小不忍则乱大谋,就让他们再得意两日又如何。这一回,咱们要把吴淼这样的奸邪小人驱赶出我浙江地面!”

    陆缜本以为事情还得再过上一段日子才能见到结果,却不料才过了两日,就再生变故。二十日午后,吴淼就和一名穿着飞鱼服,挎着绣春刀,满脸耀武扬威的中年男子,连着百来名锦衣校尉一道直接闯进了布政司衙门。

    衙门里的官吏见他们径直闯入,都壮起了胆子想要阻拦,可在那名锦衣卫亮出一份驾贴后,都吓得不敢出头了:“锦衣卫奉命拿人,哪个敢上前阻挠,就视作同谋论处!黄钦儒,速速出来接帖!”这名大汉如入无人之境般直闯入衙门二堂,然后在中庭处站定了,大声喝道。

    这动静,当然瞒不了黄钦儒,他急忙放下手上的公务,匆匆赶了出来。一看到这位居然是和吴淼一起来的,而且如此的盛气凌人,这让黄大人的心忍不住就揪了一下。好在,现在手上有段家兄弟为底牌,才让他有了些底气。

    “不知上差是?来我杭州所为何事哪?”黄钦儒定了心神后,方才上前拱手问道,礼节上是挑不出半点错处来的。

    那锦衣卫瞥了他一眼,鼻子里哼了一声:“本官锦衣卫镇抚卓凯,你就是浙江布政使黄钦儒?”

    一听来人竟是常驻南京,统领南方各省锦衣卫的卓凯,黄钦儒的神色再次一变,但还是拱手道:“原来是卓镇抚,倒是失敬了。不过你们如此直闯我布政司衙门,怕也于理不合吧?”

    “黄大人还真是好一张利嘴,这是锦衣卫的驾贴,我奉命拿人,自然是要登堂入室了!”说着,卓凯已把手中所持的一份文书甩到了黄钦儒面前。..

    黄钦儒接住一看,心里又是咯噔一下。锦衣卫这些年来虽然势弱,但其作为天子亲信的权势却还是在的。尤其是他们可以不经法司私自拿问官民定罪的特权,更非寻常人所能承受。

    现在,人家居然都拿出驾贴这等足以拿下部堂高官的文书来了,事情可就难办得紧了。而当他把目光落到要拿之人的姓名上时,又是一阵愕然:“卓镇抚是来拿杭州府通判陆缜的?”

    “怎么,这个陆缜勾结倭寇,谋害按察使何回舟一案早已为我锦衣卫所查知,难道你黄大人想要包庇他不成?”卓凯说着上前一步,森然地望向黄钦儒。

    这目光如刀般犀利,直刺得黄钦儒后背都有些发寒了。半晌,才嗫嚅着道:“可是这个陆通判他”不等他把话说出口,一直没开过口的吴淼突然似笑非笑地插了一句:“黄大人,你们之前玩了什么把戏,可别以为没人知道。就咱家所知,陆缜现在还在你布政司衙门之中。怎么,你真想坐实是陆缜的同谋么?”

    本以为会是朝中某个官员前来查明案情真相,却不料来的竟是锦衣卫的人。这分明就是要把陆缜往死里整了,这让黄钦儒再次感到一阵心神不宁,张口结舌间,竟不知该怎么回话才好了。

    而就在这时,周围围观的官吏中间,一人已排众而出,来到吴淼和卓凯面前,直视着两人:“我就是陆缜!”

    “把人给我拿下了!”卓凯当即下令,几名锦衣卫就迅速扑了上来。可就在他们要碰到陆缜时,他却猛然开口:“慢着,我却有话要说。你们口中所提到的那些案子,都是有人栽赃陷害的我,这一点不光黄大人知道,就是这满城百姓也是心知肚明的!卓镇抚不会想着把我拿下后屈打成招吧!”

    对上陆缜全无半点惧色的目光,一向以手段酷厉闻名的卓凯居然也有些犯起了踌躇来。不过这只是稍稍的一阵犹豫,他还是挥手:“拿下,你是否有罪,我锦衣卫自然能审个明白!”

    陆缜也不挣扎闪避,任由这些家伙把自己反剪了双手捆绑起来,不过一双眼却落到了黄钦儒的身上。到了这个时候,所谓的底牌也没必要藏着掖着了,一旦真被锦衣卫拿了去,自己的安全可没保障了。

    黄钦儒也明白这一点,所以在卓凯要带走陆缜时鼓起勇气喊了声:“慢着!”

    卓凯颇为不快地皱了下眉头,转头又看了过来:“黄大人还有什么话要说么?”

    “不错!本官要说的是,此案另有蹊跷,卓镇抚不可不察!”黄钦儒上前一步,又下意识地看了吴淼一眼:“本官正是因为看出事情有异,才会帮助陆缜在衙门里栖身的。”

    “蹊跷?黄大人你还真敢说哪。咱家怎么就没看出来有什么问题呢?那些罪证线索,可都是在你们面前搜找出来的,难道还能有假不成?”吴淼阴阳怪气地在旁说道。

    “对于那些所谓的证据和线索,本官当然无法在此时定其真伪。但是,有人一直想要对陆通判下黑手,欲置其于死地这一点,本官已找到了确切的人证!而且,他们还和吴公公你关系密切呢!”黄钦儒半点不让,针锋相对地冲吴淼开口道。

    吴淼眼中顿时闪过一抹杀意,但随即又隐去无踪:“黄大人,你可不要如此冤枉咱家。咱家不过是个替宫里办差的小人物,又怎敢谋害朝廷命官呢?”

    黄钦儒却不和他分辩,只是转头对身边一名亲信道:“速去地牢,把前晚关在其中的那几名人犯都提出来。本官要与他们当面对质!”

    那人有些意外地看了看自家大人,今天是太阳打西边出来的么,怎的黄大人他居然有此担当和气魄了?不过他还是立刻答应一声,又点了几人,匆匆就往地牢那边而去。

    黄钦儒这么一说,卓凯他们还真不好立刻就带陆缜离开了,便索性等候在侧,看看会不会再出什么变数。

    虽然卓凯的面色没什么变化,但他看向吴淼的眼神却有些不对了。他来杭州时可不知道内里竟还有这等变故,若是因为吴淼没把事情做妥当而让自己办砸了差事,那他卓镇抚可就没法儿跟上面交代了。

    倒是吴淼,此时却是一副宠辱不惊的淡定模样,似乎根本没有被黄钦儒的这番话给吓到,甚至目光闪烁间,还带了几许的期待与得意。

    他的反应,被陆缜全部看在眼里,这让本来还有些笃定的他有些不安起来。莫非他早料到了有此一变,所以做好了准备?可是,他能做什么呢?

    第一次,陆缜生出了一种难言的无力感,一切竟已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下!

    很快地,去的人便赶了回来。可是,他们却并没有带来段锋兄弟等人,而且一个个都显得有些惶恐与慌张。

    见到他们就这么回来了,黄钦儒也是一脸的诧异:“人呢?那些犯人呢?”

    “回大人的话,那地牢里的几名人犯,他们都都”来人支支吾吾了半晌,才在黄钦儒的催问下给出了叫所有人都为之惊讶的答案:“他们都已死在牢里,气绝多时了!”

    “什么?”黄钦儒顿时就蒙了,陆缜也愣在了当场。这一变故,实在太也出乎他们的预料!

    随即,陆缜便把目光落到了吴淼的身上,一定是他搞得鬼,好一手釜底抽薪的狠招,自己还是小瞧了对方哪。

    出来码字就一定要讲个信字,说了今天要求两次推荐票就一定不能少了!!!

    所以,继续周一求推荐票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