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3章 逼入绝地
    一场厮杀终于结束,在有心算无心,以及弓弩的帮助下,杨震只以数人的轻伤为代价,便把偷进客栈的二十人全数留下。其中,被杀十三人,生擒包括段家兄弟在内的其余七人。

    当段锐被人捆结实了带下楼时,楼下厅内的段锋更是满脸诧异,尤其是当他的目光落到杨震身上时,整张脸都因为惊讶而扭曲了起来:“你你是锦衣卫的百户杨震?你怎么会在此地?”

    “怎么,到现在你段老兄还闹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么?”杨震冷然一笑,迎着对方说道:“这次之事,从一开始就是引你们入彀的一个策略而已。”

    这时,段锐也开了口:“大哥,我们中计了,他们早就算准了我们会对陆缜下手,所以便设下这一局,为的就是把我们拿下了好占据主动!”他可比自己兄长要清醒得多了。

    “没错,现在有了你们在手,回到杭州有些事情就好办得多了。”杨震说着一挥手,示意手下将这些生擒之人带出门去,打算连夜就带他们返回杭州。

    “杨震,你既是锦衣卫的人,就该知道我家公公与锦衣卫的关系,你居然敢勾结陆缜算计我们,就不怕回去后吃苦头么?我劝你现在把我们都放了,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段锋知道一旦回了杭州等待自己的将是什么,所以极力求存地说道。

    面对这一威胁,杨震却只是冷冷一笑:“这个就无须段老兄你挂怀了,我杨震行事,从来不用看任何人的脸色。何况,这次我帮陆缜也是为我自己,和我那些惨死的兄弟向他吴淼讨一个公道而已!”话说到此,他的目光里已有刻骨的恨意透了出来。

    他还记得十多日前,那场大战的场面。

    自己带了兄弟们和倭寇正面相抗,那些从京城一直跟随而来的锦衣卫老弟兄们一个个倒在倭寇刀下,最终全军覆没!就是他自己,当日一战也是险死还生,身中数刀。

    要不是他个人武艺确实了得,再加上援军及时杀到,恐怕也得步那些兄弟们的后尘了。但即便如此,他也足足在床榻上躺了五天,才恢复元气。

    其实为保杭州与那些倭寇拼命殉国,杨震是不会皱半下眉头的,男儿大丈夫,自当马革裹尸!可是,他们是被城里官员抛弃坑害才落得如此境地的,就使杨震难以接受了。

    尤其是那个在背后威胁着黄钦儒的吴淼,杨震对其更是恨之入骨。要不是他一直阻挠,或许城下一战就不是这么个结果,自己那些兄弟也能活下来一些。

    当他从陆缜口中知道了一切真相,又得知他的整个翻盘计划后,便毫不犹豫就应下了这件差事。他要亲手拿下吴淼的亲信,将他的罪名彻底揭露出来!

    段锐看着杨震那双满是仇恨和坚毅的目光后,心就彻底沉了下去,知道事情已无任何挽回的余地。只有段锋,还在威胁地说着什么,但杨震和他带来的这些布政司衙门的精锐都没再理会他,只是很快就将其塞进了马车,然后便转头,重新往杭州而去。

    隐在黑暗中,目送这一切发生的白联等人,面色都变得极其凝重。半晌后,其中一人才轻声道:“护法果然说中了,陆缜并不在此处。”

    白联的目光幽幽地盯着那没入黑暗中的车马队伍,半晌后才道:“这个陆缜,果然人如其名,心思缜密得紧。一举把我和吴淼都给骗过了!好,好得很哪!”

    但随即,他的目光里又有丝丝杀意透出:“但他也别以为自己就能扭转如今的这一局面,我还有办法让他空忙一场!”

    听他这么说来,周围那几人的精神就是一振,忙看了过来:“护法有何妙计?”..

    白联却没有给出自己的想法,只是呼出一口浊气:“且先回杭州,再作布置。必须要抢在他们把人送回去之前,让吴淼也做好了准备!”

    虽白联并没有说出自己的计划,但这一干手下还是答应一声,纷纷翻身上马,跟着他以最快的速度,抄小道,直奔着杭州城而去。

    正月十七,杭州城。

    吴淼这两天的心情颇为不错,这次陆缜是必死无疑了,只要事情办妥,自己便算是立下了大功劳。到时候,即便不能被王公公立刻提拔进京城司礼监,也能在浙江掌握更多实权了吧。

    而只要在浙江掌握了更多权力,那这富庶之地的银两绸缎还不是随自己取用?想着这些,他整个人都是兴奋的,似乎一刻都等不了,只望段锋他们赶紧把陆缜的死讯带回来了。

    这时,他的儿子吴继嗣却黑着张脸,满身酒气地走进了堂来:“爹”

    看着儿子有些落拓的模样,吴淼不觉皱起了眉头:“你昨晚又去喝花酒了?怎搞得如此模样,也不顾及自己身份?咱家正打算过些日子为你在浙江谋一个好出身呢。”

    虽然他吴淼是太监,但却也知道儿子想要出头是必须循正途考个功名出来的。吴继嗣虽然不学无术,但只要吴公公手上权力够大,给他弄个举人出身还不是太难的一件事情。对此,吴继嗣一直也是颇为渴盼的。

    可今日,听了这话后,吴继嗣却无半点激动之色,只是轻轻哦了一声,完全打不起精神来。这让吴淼更是来气:“你到底怎么了,最近几日总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爹,孩儿孩儿想纳云嫣为妾,可那云海间却不肯放人,昨日甚至连云嫣都没肯出来与孩儿相见!当真可恨!”在吴淼的逼问之下,吴继嗣终于是把自己的困扰给说了出来。

    “哼,原来是为了一个女人,就把你搞得如此魂不守舍!你是我的儿子,难道连一个小小的花船都对付不了,连个(女支)女都夺不到手么?”吴淼不满地瞪了自己儿子一眼:“等这次事情落定,咱家出面让你遂愿!”作为要延续其香火的螟蛉之子,吴淼还是很宠爱吴继嗣的。

    吴继嗣一听,顿时大喜过望:“爹,你说的是真的?”

    “不过是小事一桩罢了。其实都不用咱家亲自出手,只要你带上几个东厂的人,寻个由头,就能把那女人抢来了。这种事情居然还要让咱家来教你”吴淼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道,自己这儿子,做事还是太胆小了些,区区一个(女支)女,抢了也就抢了。

    吴继嗣闻言却是精神一振,已暗暗有了决定。可还没等他再说话呢,一名府上的下人就脸色有些异样地走到了堂前:“公公,府外有人送了封信来,说是事关重大,还请公公亲启。”

    “什么乱七八糟的家伙也配给咱家送信?”吴淼有些不满地挥手就要把人打发离开。

    可那下人却补了一句:“送信之人说,他曾与公公在深夜有过一面之缘”

    吴淼本来还想发火把这不开眼的家伙赶走,可一听这话,话锋就是一转:“把信拿来我看。”

    当他拿出信草草扫过一遍后,本来红润的脸色顿时就唰地一下变作一片青白,就是嘴唇都有些发颤了:“怎怎会这样?段锋这个废物,怎么会落到他的手上!”说话时,因为激动,手一抖间信纸都落了地了。

    吴继嗣一见他看信后神色大变,也是一惊,赶紧俯身捡起了那信看了起来。这一看之下,他也是脸色煞白:“爹,这这可如何是好?”这次派段锋截杀陆缜可是他想出来的对策,现在出了差错,他自然也是难辞其咎的。

    吴淼神色恍惚地坐在那儿,半晌都没能回过神来。他很清楚,一旦段锋几人被带回杭州,对自己的影响会有多大。不但之前针对陆缜的全盘计划都将颠覆,而且自己身上的罪名也大为不轻,这如何能让他不感到惊慌失措呢?

    心慌之下,他连自己儿子的话都没有听进耳去,只是一个劲儿地在心里问着自己,该怎么办,该如何是好?

    猝然而至的变故,让吴淼已经失了分寸。他毕竟不是司礼监里搏杀出来的精英太监,在遇到难处时,还无法做到举重若轻。就这么愣怔了好半天后,他的脑子才渐渐清醒过来,一个主意也随之生出——杀人灭口。

    没错,只要段锋他们那几人都在指证一切之前被杀,事情就还有转圜的余地。虽然他们是自己的得力臂助,但此时已顾不了太多了。现在唯一要解决的,就是怎么在布政司衙门里杀人,他一个镇守太监的手可伸不了这么长哪。

    最终,吴淼把目光落到了跟前捧着那书信一直呆愣着的义子身上,看得吴继嗣都是一阵毛骨悚然:“爹,你想到了什么?”随后才发现,他看的并非自己,而是自己手里的信件,就赶紧双手递了过去。

    接过书信,吴淼略作犹豫,终于有了决断!既然人家刻意提醒,就说明他们有办法帮到自己,看来还得和这些家伙合作一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