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2章 一网打尽(下)
    又是一年的上元佳节,天黑之后,杭州城里早早布置好的那些花灯就一一亮起,将这座江南名城照成了一座不夜之城。

    虽然那场惨烈的灾祸还在眼前,也就过了十多天罢了,艮山门外还能看到斑斑的血迹,但日子总是要向前看的,活着的人依然过起了熟悉的上元节。

    无数百姓走上街头,闹得整座杭州城一片欢腾,再夹杂着声声的爆竹,比起除夕夜时都不遑多让。不过在被各种花灯照得满城通亮的杭城里,也有几处是比较清静的,那里是官府衙门。

    布政司衙门的后院,黄钦儒的小院之中,此刻更是一片静谧,似乎外间的吵闹已与此彻底隔绝。而在其中一间厢房里,桌上正摆了几样精致的小菜,一壶上等的女儿红也正温着。

    给自己和面前之人满上了一杯酒后,黄钦儒才微微蹙起了眉头:“你就那么肯定,这次能在安吉州的十里铺把那些家伙一网打尽?”

    “一切都已布置妥当,只要他们动了手,就必然逃不了。”

    “可要是他们有足够的耐心和小心,没在那里动手呢?”

    “那儿今日已是最适合动手的地方了,这一路跟踪,想必那些家伙也会有些不耐烦了。比起官办的驿站,没有比那里更适合的了。而且,即便他们真不在那儿动手,我们也有下一个机会。”

    “你还真是算准了他们的心思。”

    “我算准的,只是吴淼的心思。他既然早早就受了命令,就一定不会轻易罢手。而且除此之外,我还有第二道的保险,一切当无大碍。”

    最后一句话说完后,一直靠在阴影里的人坐直了身子,正是本应该身在十里铺客栈之中的陆缜!

    弓弦骤响,随后是一阵急切的破空声。

    刚退出门来的一干东厂好手的脸上顿现惊惶之色,赶紧就拧身挥刀,抵挡自上方射下的夺命箭矢。

    但这些箭矢的力道却比寻常弓箭要大得多了,虽然他们的刀已经挡住来箭,但在一撞之后,箭矢却并未落地,而是反弹打向了别处。如此一来,这些人招架着就更加困难,只转眼间,就有五六人中了箭。

    “他们用的弩机!”段锋已迅速转过念来,赶紧大吼一声:“进前面大厅躲避!”说话的同时,手中刀再次挥舞着,挡下了两支劲矢,脚步则迅速朝着前方大厅冲去。

    不过随他而来的这些东厂番子的情况可就没这么顺利了,他们反应本就没有段锋迅速,又因为听到对方用了弩箭而唬了一跳,动作一慢间,就又有三人中箭倒地,发出了一阵惨叫。

    而更叫段锋心惊的事情还在后头,就在他们狼狈冲回前厅,还没能把气喘匀时,几声大喝之下,好些人影便挥舞着钢刀扑杀过来。他们在此居然也早已有了布置了。

    “杀!”心知已落入陷阱的段锋这时候已没了其他想法,只能把牙一咬,大吼一声,身先士卒地挥刀就朝着前方那些人迎了上去。一个照面打过去,他便已认出了他们的身份,正是之前护送陆缜的马车赶路,且各自分散入住在小镇民宅中的那些差役们了。

    不过此时摆刀杀来的他们,全看不出寻常差役的欺软怕硬与怯懦,一个个杀气腾腾,好不凶悍。与当先奔出的一名番子正面撞上,居然还稳稳地压了对方一头。

    这时,段锋已疾步杀到,在让过两把劈向他的钢刀后,他手中刀已猛然一拖,正好划开了其中一人的胸口,随即再进步而上,快刀如飞,竟杀得这些人的攻势为之一滞!

    不过他也就占了个突然猛攻的先机而已,因为在人数上处于劣势,而且还有几人在入厅之前就已中箭受伤,在一阵硬碰硬的交锋后,段锋他们的向前的冲势就已完全被挡了下来。

    “段锐呢?”直到这时,段锋才发现了一个问题,自己兄弟从刚才开始就没有出现,不知跑哪儿去了。这让他大为恼火,这家伙怎么关键时刻如此不靠谱,正需要他出力呢。

    段锐此时正在他们的上方,当下方传来惊呼时,他就知道事情果然如自己所担心的那样出了岔子了。随即,他就听到了与自己一门之隔的二楼大厅里有人在发号施令——放箭。

    这一发现,让他在震惊之余,心下便是一动。照之前的种种反馈来看,这是陆缜给他们设下的一个圈套,想必现在这客栈内外应该已埋伏了不少对方的人手了。..

    而在猝然遇袭,同时对方还有弓弩的情况下,自己这些人想要杀出去可就太难了。唯一的办法,或许只有一个——擒贼先擒王!

    虽然不知道陆缜是不是这次阴谋的指挥者,但最要紧之人就在里面是不会有错的!所以只要突然杀入,将那发号施令之人拿下了,一切就还有转机,甚至还能就此完成任务,把陆缜也一并杀了呢!

    想到这儿,他立刻就给跟着自己一起上楼的同伴打了个手势,让他们跟好了自己。然后,便把身子一沉,肩头发力,猛地撞在虚掩的厅门之上,将那竹制的门户撞得粉碎,身子也猛然扑进厅中。

    没有任何的迟疑,人一入内,他已挥刀朝着前方一名穿着平民衣着的男子杀去。刚才他就在外瞧见是此人指挥着弓手放箭,而且他的衣着与之前送来消息里提到的陆缜一样。

    段锐的突然杀入,确实出乎厅内众人的预料。在听到背后门裂的瞬间,聚集在窗口处的那些弩手们当即回头,待看清楚情况想要上前阻拦时,他已扑到了目标跟前,手中刀一闪,便横斩向对方的咽喉。

    段锐此举当然不是为了一刀就把陆缜斩杀了。虽然他们的最终目的就在于此,但事情有变,他还想全身而退呢,所以这看似凶狠的一刀却是留了力的,只要架上陆缜的脖子,就会收力,并把人控制住。

    可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本以为手到擒来的目标就在刀临身之时身子猛地一拧一偏,居然以毫厘之差让过了这要命的一斩。同时,他还不忙着转身,只是反手一挥,一道寒光爆闪,直袭向了段锐的胸口要害。

    这一招拿捏得极有分寸,在自保的同时,还能却敌,从而给自己创造转身面对敌人的机会。

    段锐的身手倒也了得,虽然事发突然,却还是及时收招后退,闪过了这要命的一刀。但他的脸色已变得极度难看,因为他已确信,面前这家伙并非目标陆缜。

    而在这厅内,其他人也没一个是陆缜。

    换句话来说,就是这客栈里压根就没有陆缜,甚至这一路行来,他们所跟踪的队伍里到底有没有陆缜其人现在都不好说了。

    一切,从一开始就是个陷阱!当心下转通了这个念头后,段锐的心已猛然下沉,知道大事不妙了!

    不过对面这人却不会给他以任何的喘息机会,就在段锐错愕惊讶间,这人已转过身来,手中刀急闪着再次劈杀过来。

    段锐赶紧打叠起精神来挥刀相迎,两刀相交,又是一阵叫人心惊的叮当声,让他的虎口处都是一阵发麻,对方刀上的力量要远胜过他。而更叫人绝望的是,随他之后扑进来的两名同伴已被周围的那些家伙轻易拿住了。

    直到这时,他才看清楚面前这人的模样。虽然此时对方的装束是名寻常书生,但其棱角分明的脸庞,冷冽如冰的眼睛,却让他当即就认出了此人身份:“你是锦衣卫百户杨震!”

    “没错!我等你很久了!”杨震狞笑一声,身子陡然就是一个前冲,带着冲劲的一刀已狠狠劈了过去。段锐急忙挥刀相架,虽然架住了这一刀,但却无法卸开其惊人的力量,步伐一乱,身子已踉跄着朝边上倒去。

    可还没等他稳住身子呢,杨震已一脚狠狠蹴出,正踢在了段锐的小腹处,把本就站立不稳的他踢得横飞出去,正好砸在了厅壁之上,让其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还没等段锐回过气来,几名汉子已飞快扑上,几把刀已架上了他的脖子:“不要动!”

    此时,楼下也传来了几声惨叫,段锐听得明白,其中有一声,正是来自于自己的兄长段锋。也就是说,楼下的这些人也都失手被擒了!

    事已至此,段锐已知道再无翻盘可能,只能把手中刀一丢,不再反抗。其实,从杀进这里,却发现目标并非陆缜开始,他就知道自己这些人是败定了。只是他依然想不通,对方到底是在什么时候调的包,换的人?

    镇子外面,白联等人的脸上也满是疑惑。刚才他们看到有人在段锋他们之后包围并杀进了客栈,就知道这些家伙是中了圈套了。

    “护法,咱们该过去帮把手么?”有人不安地问道。

    白联脸上的冷冽之色已换作了苦笑:“这时候我们再去就是真笨了,这根本改变不了任何东西了。”

    “他们怎么就会设下如此陷阱?那叫陆缜的官儿胆子还真是大,居然以身为饵”

    “他却未必就在这客栈之中,我甚至怀疑,他现在应该在杭州城,等着看我们这些人的笑话呢。”白联哼了一声,满脸的阴郁,同时眼中也带了一丝意外,就连他也想不明白,陆缜到底是何时换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