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7章 身陷囹圄(下)
    数十倭寇手舞着钢刀向着自己扑来,陆缜赶紧向后退却。但只一动,却发现自己已被逼到了角落之中,根本没有了退路。

    而就在他诧异间,那一把把的倭刀就全数朝着他身上招呼过来。在临身的瞬间,刀化作了尖爪獠牙,瞬间就把陆缜撕扯成碎片,而那些倭寇也在这时候变成了一大群的妖魔

    “啊”陆缜猛地睁开眼睛,却发现手腕上居然正被人扣着,这让刚受了梦中惊吓的他下意识就是一个翻腕,反扣向对方,同时另一只手猛然一摆,便欲朝面前的人影砸去。

    只是这一拳挥出,他骤然就觉着浑身一阵疼痛,扬起的拳头便彻底失去了力道。而身前之人也发出了一声惊呼:“陆陆大人你可算是醒了!”

    直到这时,陆缜才看清楚,面前之人,只不过是个相貌和善而清瘦的郎中,而他被扣住了手腕,只是因为对方是在为自己诊脉疗伤。这让陆缜的脸上顿时一红,道歉道:“抱歉,是我一时魇着了,没伤到大夫吧?”

    那郎中忙呵呵一笑,摆手道:“无妨无妨,大人能醒来,小的就放心了,也可以向黄大人交差了。”说着,又从一旁端来了碗汤药,“还请陆大人服下此药补补元气,你身上的伤已被小的处理过了,过两日再换药便可。”

    陆缜这才发现,自己身上有多处包扎,现在还能感到丝丝的疼痛。与此同时,之前的一切也都慢慢地记了起来,忙撑起身子,朝周围望去:“这是哪儿”话一出口,他却已经认出了自己所处的环境。

    虽然这里点了两盏油灯,看着颇为亮堂,而且也打扫得很是干净,但外间幽暗的环境,以及前方一根根的栅栏,还是让陆缜一下就明白过来,自己其实是身在囚牢之中。

    面前的郎中也随后说道:“回陆大人的话,这儿乃是布政使司衙门的地牢,小的这就把你已醒来的消息报与黄大人知道。”

    陆缜迟疑了一下,还是接过汤药,一口气将之喝了下去,然后点头:“如此就有劳了。”

    自己终究被人陷害入狱,而且这罪名还极大,居然是勾结倭寇,图谋不轨,还把按察使何回舟给杀了这些罪名哪一条都足够要了他陆缜的小命,这让他的心情陡然紧张起来,自己到底昏迷了多久,外面现在又怎么样了?

    当时苦战得生后的他早已心力交瘁,并没有把问题往深了想,但现在,头脑恢复清明的他却对自己的处境充满了忧虑。这让他看到黄钦儒赶到时,依然是一副神色紧张的模样,而且不等对方开口,就先问道:“黄大人,我到底昏了多久,按察使大人被杀一事,可有新的眉目了么?”

    黄钦儒也是一脸的愁容,在命两个护卫守在外头后,才缓步来到陆缜床前,看了他半晌后道:“陆通判,你已昏睡三日了。至于何大人被杀一案,除了那些指向你的证据之外,就没有任何的进展。”

    在陆缜不安的眼神中,他又继续道:“其实本官也不信你陆通判会干出此等事来,可是,当日还有吴公公在场,也是他的人找到的证据,本官就是想保你,都无法开这个口哪。另外,钱漫江也招了。”

    “钱兄钱经历他招什么?”陆缜满是惊疑地问道。

    “你还不知道么?”黄钦儒愣了一下,而后才想起陆缜当日进了城不久便已昏倒,还没把所有事情都听明白呢。所以便解释了一句:“在何大人被杀当夜,杭州城里还出了两起乱子——一是粮仓被人纵火,所幸官兵及时赶到,所以城中存粮并无太大损失,不过他们却在附近拿住了钱漫江”

    “什么?”陆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他怎么也会被卷入此事之中?”

    黄钦儒却不急着回答,而是继续道:“这第二件事,则是有人趁夜袭击武林门守军,好在将士们有所提防,才没被其打开城门,不然事情可就更严重了。而就其中一个被活捉的贼人交代,这一切也都是受钱漫江指使!”

    “这怎么可能?钱漫江他身为府衙官员,怎会干出此等事来?”陆缜立刻摇头表示不能接受。

    黄钦儒看了陆缜片刻,这才道:“而就在昨日,吴公公那边就把一份钱漫江的供词交了过来,上面白纸黑字写得清楚,他交代,这一切都是你让他做的,为的就是与城外的倭寇里应外合,拿下杭州城!”

    陆缜愣愣地呆在了那里,半晌才道:“这这是伪证,不,这是屈打成招,这一定是吴淼他对钱漫江用了酷刑,他抵受不住,才认的罪名!就我所知,镇守太监身边是有东厂之人的,而东厂一向善于刑讯逼供!还请黄大人莫要采信他们的这番攀咬之辞!”

    “我当然知道这是他们诬陷你的手法,不过,在把东西交到我手上的同时,吴淼也已把证词急急送去了北京城。”

    陆缜立刻就明白了过来,吴淼之前就是得到王振他们的授意才要对自己下手的,现在有这么一个大把柄,大罪名落到他们手上,他们自然不会只在杭州对自己下手,将之送去京城,由王振一党来给杭州官府施加压力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这让陆缜一阵的无力,到了这一步,自己真就陷入绝地了。即便黄钦儒有保自己之心,或许可以顶住来自吴淼的压力,可一旦朝中王振一党出手,他为了自己的前程可就不会再为自己说话了。

    虽然他陆缜在朝里也有靠山,胡濙等人也一定不会袖手旁观。可问题是这几起案子人家都是有人证物证的,再加上王振如今正是势力上升的时候,几个月时间,足以让他在朝中拥有更多的话语权,加上皇帝的宠信,恐怕胡濙他们也未必能在此事上保住自己哪。

    越想之下,陆缜越是不安,本就苍白的脸色就更加的难看了。

    一旁的黄钦儒脸色也不比陆缜好看多少,嗫嚅了一番后道:“陆大人,现在你的处境已很是不堪,连锦衣卫的人都几次三番想要把你弄去他们那里加以盘问,本官也是有些难以招架了。”

    他虽然没有明说,但推脱之意已经显露了出来。陆缜一声苦笑,看来都不用朝廷方面有什么反应,黄钦儒为了官位就要把自己给卖了。..

    其实这也很好理解,这位黄大人就不是个有担当之人,不然当日自己和那些百姓也不会被关在城外,险些死在倭寇刀下了。吴淼也正是抓住了对方的这一弱点,才敢如此咄咄相逼。

    难道自己真如梦中那般无路可退,要被这些家伙撕碎了么?

    陆缜是真不甘心哪,当时面对那么多的倭寇都没要了自己的性命,难道却要丧在这些家伙的阴谋之下?

    陆缜紧紧地握着拳头,想说什么,却又拿不出能说服黄钦儒的言辞,只能看着对方。而黄钦儒,则是目光闪烁,居然都不敢与陆缜对视。也是,他确实是心中有愧

    突然,陆缜的心里闪过了一道疑惑来——不对!黄钦儒的反应很有问题!

    既然他都有心要放弃自己了,那为何还把自己留在布政使司衙门里?他完全可以趁着自己昏迷就交给吴淼或是锦衣卫的人,那到时他们自可向自己用刑,就跟对付钱漫江一样,又何必多此一举呢?

    一旦看出问题,陆缜又发现对方也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似乎有什么难题一直在困扰着他,而且很可能这事还与自己有关?

    会是什么呢?是什么能让黄钦儒不敢把自己交出去,非要自己承认罪名?是朝中胡濙方面的压力么?不可能,照时间推断,现在他们都还不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呢,那就只能是杭州城里的变故。

    感觉到陆缜的目光不断在自己的脸上扫动,这让黄钦儒更感不安,忍不住又催促道:“陆通判,还望你以大局为重,你总不希望杭州因你生出什么乱子来吧”

    “黄大人,可是杭州城里有人在为下官鸣不平?他们觉着下官是被冤枉的?”陆缜突然问道。

    “你怎么知道”本就心神不属的黄钦儒随口问道,话一出口,才知道自己漏了口风,脸色顿时一变。

    陆缜见此,嘿地一笑:“黄大人,看来你也感到颇为难哪。明知道我是被人栽赃的,却想要我承认罪名。同时又怕给自己惹来麻烦,所以便想让我认罪,你真当我陆缜如此无知么?这可是通倭的大罪!”

    “你你若是不肯合作,本官说不得只有对你用刑,甚至把你送给锦衣卫,让他们来拷问你了!”黄钦儒顿时就有些急了。

    陆缜反倒有了底气,也不急也不恼:“若黄大人真不怕悠悠众人之口,自大可将下官送去给人治罪。不过这么一来,黄大人你自己的处境怕也大不妙了。”在略一顿后,陆缜才把语气稍稍一缓:“大人,其实你还是有另一条路可以选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