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4章 血战艮山门(六)
    “咻咻——!”两道黑影带着破空声突然就从城头激射而下,瞬间就没入了那两名以为可以得手的倭寇胸口,带得他们的身子一个趔趄,而后仰面摔倒,登时就了了帐。

    伴随着这两箭射出,城头官兵又有上百箭矢如雨点般朝着正自残杀着城外百姓的一干倭寇笼罩过去。这一下完全出乎了他们的预料,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就有三四十人中箭倒地。

    城上的守军终于按捺不住,出手相助了。而在他们身边,是面色铁青的吴淼。

    因为就在刚才,随着竺畅的拼死一战,城上的这些官员终于也认出了退缩在城下,几乎已落入到绝境的老人竟是于家老太爷于彦昭。这一发现,让众人再无法袖手旁观,黄钦儒立刻一把扯住了宋健飞的手:“宋都司,快救人,那可是于老太爷!”

    “对,快派兵出城,万不能让于老太爷出事,不然我等可无法向天下人交代了!”其他那些官员也纷纷开口劝道。

    宋健飞还有些迷糊呢,吴淼却急着开口了:“不成,现在绝不可出兵,要是这只是倭寇的苦肉计,我杭州就危险了!”城外的陆缜居然还未被杀,吴淼自然不希望有人出去救援了。

    但他这话却连自己都说服不了。没有人会使出如此逼真的苦肉计,居然让这么多人被杀,只为了赚城内守军出击。立刻就有官员喝道:“简直胡说八道,城外都是我大明百姓,怎可能有什么苦肉计!”

    “那要是他们在外有伏兵呢?”这个时候,吴淼已顾不上追究对方的态度了,当即又说了一个理由。

    但这一回,却没人再理会于他,只是一齐把眼看向宋健飞。而黄钦儒的作法更是直接,一把拉过宋健飞:“宋都司,你只管出兵,要是出了什么事,一切后果都由本官一力承担!”

    一语惊醒众官员,大家纷纷开口揽责:“不错,也算我们一份。杭州若真有失,我等愿意与你同罪!”

    宋健飞所担心的,就是一旦出了事自己会被朝廷追责。而现在,从布政使大人到一干官员都口口声声地肯帮自己分担,这让他终于有些心动了。

    作为一名将领,他也是有热血的,看着倭寇在城下耀武扬威,残杀杭州百姓,他心里也早憋满了火。而且,他也知道于老太爷对杭州官员们意味着什么,于是终于做出了决定。

    而就在他决定出兵时,又看到了叫人惊骇的一幕,两名倭寇居然直杀向城下的于家祖孙二人。宋健飞当即大吼一声:“放箭杀敌!”同时,一把抢过了身边弓手的弓箭,连环两箭直朝城下的倭寇射去。

    城头的那些官兵早就蠢蠢欲动了。看着自己的袍泽在城外与倭寇血战到底一一被杀,而自己却只能在上面看着,这让他们的心饱受煎熬,似乎倭寇每砍杀一人,都是在他们的心里划了一刀。

    已到了爆发边缘的一众官兵听到这声命令,立刻就箭矢携带着怒火朝着城下的倭寇头上倾泻下去。与此同时,宋健飞更是一把抽出了身上的佩刀,大喝道:“开城出击!”

    一声令下,关闭了良久的艮山门终于缓缓开启,五六百名早等候在城门口的官兵呐喊着,咆哮着就高举着兵器,朝着成外的倭寇队伍奔杀过去,气势着实强得有些骇人。

    看到杭州城门倏然大开,那些倭寇也是一愣。随即,他们就露出了狂喜之色,本来还担心着怎么破城呢,现在机会却来了。只要把这些官兵击溃,他们便可携胜势杀入杭州城,到时这座富得流油的人间天堂就将成为他们口中之食。

    登时里,这些倭寇便抛弃了面前已无还手之力的百姓,两眼放光,嚎叫着朝着出城的官兵反扑了过去。两路人马猛然就在艮山门前狠狠地撞在一起,厮杀作一团。

    不过这并没有解了陆缜的危局。此时的他们三人处境已越来越是不妙,虽然在他们身边已倒下了十多具尸体,但林烈和清格勒也已气喘吁吁,身上更是被鲜血所染红,也不知是自己的,还是敌人溅上去的。

    不过,他们的动作却已比之前要慢上了许多,只是靠着一口气在勉强作着支撑。

    这时,林烈刚帮着杨震又挡下一刀,可他自己却因为腿脚不便,步子一虚,露出了好大一个破绽。

    而一直如毒蛇般在外游走,寻找破绽的倭人武士一下就抓到了这个机会,迅速迈进的同时,刀已劈向了林烈的腰部。这一下若是劈实了,林烈不死也得重伤,彻底失去再战之力。

    但他刚才力道用老,虽然发现了危险,却已无力闪架,只能稍稍一偏身子,想要让过要害,同时手中刀往下一沉,摆出一副两败俱伤的模样。

    就在刀即将临身的瞬间,林烈的身子被一股力道猛地一扯,居然就往后倒去。这一下别说林烈了,就是那名倭人也没反应过来,居然就这么一刀落空。

    这时,他二人才发现,是陆缜在这个节骨眼上抱着林烈的身子往后一拉,带着他脱出了这一险境。但如此一来,陆缜自身却暴露在了那倭寇的面前。

    倭人顿时拧身挥手,又是一刀迅速劈出,直取陆缜的面门。虽然谢景元跟他们说了要活捉此人,可此时早杀红了眼的他已顾不上这些了,现在只求杀敌以泄心头之恨。

    陆缜为救林烈,力道也用得有些过猛,竟也躲闪不开,只能眼睁睁看着刀朝自己砍来。好在,另一边的清格勒刚击退一名敌人,反手就挥刀迎上,抢在陆缜中招之前,架住了这声势惊人的一刀。

    “锵!”两刀相交,爆出一声巨响,清格勒手中的刀居然从中断裂,还带得他身子也朝后一退。他的刀只是明军制式钢刀,终究抵不过倭刀的锋锐。

    这么一来,这砍向陆缜的一刀只是受了一阻,居然依旧直朝下劈来。而这时,清格勒的身子向后退着,竟已来不及施救,只能手一抖,把断刀掷向对方的面门,希望能迫其回刀自救。

    但这一下,让他的身子再次不受控制往下倒去。而身后的一名倭寇早侯准了机会,一刀刺出,唰地一下,捅进了清格勒的身体。好在刀一触身时,清格勒及时作出反映扭了下身子,让过了要害,这刀才只是从腰间穿过,并未伤及脏腑。但即便如此,这一刀依然让他一阵摇摆,伤得极重,脚步踉跄间,便扑倒在地。

    而这边陆缜的情况更是危在旦夕,刀已临头,而他,却连闪避的动作都似乎已经做不出来,唯一能做的,就是猛地握紧拳头,把一切都交给最后的那张底牌——异能!

    之前在救于婉婷时,陆缜并未能使出异能来。所以这一回,他并不敢肯定自己还能不能死中求活。一切只能看老天了。

    突然,一切都静止了下来,那迎面劈来的一刀,就在离他还有数寸时猛地顿住,两旁已趁机攻来的三名倭寇的动作也是一顿。就连那把断刀,也浮在了半空之中

    陆缜心头一定,知道自己的异能还在。却也无暇欢喜,一把就抄起了跟前不远处的那把断刀,猛地发力往前一送,将之捅进了那名倭人的咽喉,同时身子一矮一偏,让过了袭来的这一刀。

    当这两个动作做完,一切重新恢复过来。所有人都惊诧莫名地看着眼前的转变,那倭人在一声惨叫之下,仰面就倒,手中倭刀擦过陆缜的身子当啷一下掉落在地,死不瞑目。

    但危机却并未真正解除,因为这时,另一名倭人,以及其他几个倭寇也飞扑而来。他们早看出了林烈二人已到了极限,忙抓住机会想要将他们格杀。

    果然,林烈只来得及闪过一刀,就被斜刺里杀出的一枪所伤,身子也跟着一个趔趄,差点倒地。

    “杀!”见此,一众倭寇的心下更定,虽然刚才的一幕确实有些诡异,但此时已想不了这么多了,所有人都狠狠地朝着陆缜三人扑来,似要将他们乱刀分尸。

    其中,最前面的,正是双眼泛赤的倭人武士,他的同伴死得不明不白,他自然是要为其报仇了。

    这一回,即便陆缜有异能,也无能为力了,这么多刀枪一齐落下,他根本就躲闪不了哪。

    城墙下,于婉婷发出了一声惊叫。她一直都在关注着陆缜那边的情况,现在看到他处于必死的绝地,自然揪心叫出声来。

    城头上,吴淼见此,本来阴沉的脸色总算是好看了些。即便那些家伙真个开城杀了出去,但陆缜还是死定了。只要他死了,自己就能达成所图。

    远处,谢景元的脸上却看不出喜怒来,这个家伙就这么被杀,似乎还是便宜了他,本来他是要将陆缜千刀万剐的。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陆缜三人难逃一死时,侧面突然传来了一阵尖锐的破空声,漫天的黑影如归林的倦鸟般落在了这一片的倭寇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