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3章 血战艮山门(五)
    城下虽已乱作一锅粥,但身在城头,居高临下地看着却有洞若观火的感觉。

    陆缜遭遇倭寇的不断袭击,身陷险境,尤其是突然又有两名可怕的倭人武士突然杀到跟前,两把长刀一剪,似欲将其斩杀当场,这看得不少官员的脸上一惨,心狠狠地揪了一把。

    吴淼则是看得眉飞色舞,这个家伙只要一死,自己就足以和王公公与马都督有个交代了。而且人一死,就死无对证,之前泼到他陆缜身上的脏水和罪名,就彻底坐实。现在,就只看这一刀下去了。

    可结果,却让吴公公大失所望,就在这两把刀交叉斩向陆缜脖子时,旁边突然就唰地飞出一杆竹枪,枪尖在空中猛然颤抖,化作点点精芒,居然直取两名倭寇的咽喉。

    虽只一枪,但在这时,却已笼罩了两名倭寇的要害,只要他们依然不管不顾地要对陆缜下手而不收招自救,在他们伤了陆缜的同时,自己也将被这竹枪刺杀当场。

    好一招围魏救赵!

    两名武士立刻就做出了选择,他们没有必要和陆缜以命换命,所以当即收刀,再发力向上一挑,就把这道枪影给挑飞出去。与此同时,他们的身子又是一伏,双脚迅速往前迈动,呼地一下,就直冲面前的那名持枪人。

    持枪破了他们这一志在必得刀招的,正是刚才替林烈二人解围的林青。适才刀来,林烈两人鞭长莫及,可他手中长枪却还是占了一些优势的,所以及时出手,救下了陆缜。只是这么一来,却也把自身送到了倭寇的攻击之下。

    急于救人的林青上前得实在大了些,而林烈两人在吃了这一吓后,也已吸取了教训,重新退守在陆缜身边,一时无法上前支援。这么一来,他需独力迎战两把倭刀。

    看到两名武士迅速靠上来,有着不少作战经验的林青当即枪身一摆,迅速朝着两人面门扎去,同时,脚步则往后挪。手中长枪最是讲究以长克短,必须与敌拉开距离,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可他的枪才刚一刺出,那两人的动作就突然变了。一个猛地高跃而起,另一个则是贴地翻滚,以最诡异与突兀的方式迅速接近于他。

    而此时的林青刚把枪猛刺出去,根本来不及收回来再作变招,无奈之下,只好再次向后退却,以求能稍稍寻得机会。可两名倭人却不再给他机会,他脚步才刚一缩间,跃起之人已来到了他跟前,手中刀猛然下劈,直取其顶门。

    与此同时,下方之人也在翻滚的同时唰唰连出两刀,直斩向林烈的双脚。他退得显然没有这两人进得快,只一顿间,刀已临身。

    无奈之下,林青只好猛一偏头,躲过了要命的刀招。但那刀,却还是径直劈入了他的肩胛处,痛彻心扉。还没等他惨叫出声呢,脚下又是一凉,锋利的倭刀居然能在眨眼间砍断了他的双脚,林青伴随着一声惨叫,身子便轰然翻倒。

    而这两名倭人显然是深恨其坏了自己的好事,手中刀并未因为林青的倒地而稍歇,缓都不缓一下的,就已先后劈出,噗哧两声,一劈进了林青的咽喉,一刀直接捅进了他的心窝。

    林青的身子只是一颤,便颓然僵直,落回到了地上。鲜血随之泊泊流出,把他的尸体染得通红一片。

    “林青”陆缜顿时一声惊呼,而他身边的林烈二人也是神色阴沉,四道目光直直地盯着面前已重新站定的两名倭人武士,几欲喷出火来。

    刚还和自己等人并肩作战,甚至救了自己和大人的同伴就这样被敌人当着自己的面残杀至死,这让林烈和清格勒都万难接受。他们恨不能现在就扑上去,与这两个家伙死战一场,为林青报仇雪恨。

    但在想到所处的环境后,两人终究没有被愤怒乱了心智,依然紧守陆缜身边,刀起处,把两名想要趁机占便宜的倭寇斩杀在地。

    而这时,离他们有段距离的城墙之下,却传来了一声撕心裂肺般的嚎叫:“帮主”

    这边的结果,被守在于家祖孙身边,挡着倭寇攻击的竺畅瞧在了眼中。看到和自己义结金兰,互相扶持多年的兄长林青突然战死,而且死得如此之惨,这对竺畅的打击那是相当之大,让他整个人都有些蒙了。

    原来在发现倭寇杀来之后,陆缜就嘱咐竺畅留在于家祖孙身边保护他们的安全,所以即便那里陆缜身陷险境,他也没有出手救援。但他依然一直都在关注着陆缜的安危,只是没想到,结果竟是如此,居然是林青被倭寇所杀。

    但竺畅却犯了大错,因为他现在所处的环境可不比别人好多少,还有好些个倭寇在旁虎视眈眈呢。果然,只一愣间,就有一把刀砍在了他的左肩肩头,唰地一声,鲜血迸溅处,他的整条左臂都被人给卸了下来。藏在其身后的于家祖孙二人,更是被鲜血溅了个满脸满身,于婉婷忍不住就发出了一声尖叫。

    可那得手的倭寇却并没有因此而得意,反而面露痛苦之色。因为竺畅就在自己的左臂被砍断的同时,把手中刻意折断,当成短棍使用的竹枪狠狠捅进了他的心窝,再发力一绞,将其肠子都给绞作了一团。..

    这名倭寇倒地,却并未吓阻住其他倭寇。他们已发现于婉婷二人身份有问题,所以当即就又有数人扑杀过来,想趁着竺畅重伤的机会,将其格杀,同时拿下他所保护之人。

    陆缜身处险地,却依然在关注着周围形势,一见此,心里便是一沉。若是于家祖孙真落入倭寇之手,后果可就严重了。与此相比,周围那些不断逃命,却又被倭寇赶上劈翻百姓的死伤,却已不能再让他动容了。

    竺畅虽然被仇恨染红了双眼,也受了重伤,但心里却依然清楚自己的职责所在,面对这些扑来的家伙,他只是狞笑一声,一脚踢得那名被刺重伤的倭寇横抛出去,同时身子不退反进,挥舞着手中短枪,反杀了过去。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愤怒让竺畅的实力得到了提升,虽然失去一臂,肩头还不断有鲜血喷涌出来,但他的动作却比之前更快了些,居然在第一个冲到自己面前的敌人还没出手前,手中枪已突地刺进其心口,然后侧身一撞,将其撞得飞出后,又把枪刺进了第二人的咽喉

    只转眼间,他已连杀三人,但自己身上也中了两刀,浑身浴血。

    任何一个人都看得出来,这人是早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只想着杀人了。如此杀气,居然真就吓得那些倭寇的脚步为之一顿,不敢轻易上前了。

    而竺畅,在发狠拼命地连杀三人之后,脚步也已凌乱虚浮,呼吸变得急促,眼神也开始涣散起来。身心皆受重创的他,此时已是强弩之末,只狠狠地瞪了面前那些畏缩着不敢再上前送死的倭寇一眼后,终于身子一软,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看到这个煞星终于倒地,这些倭寇才算是松了口气。但他刚才杀人时的狠戾实在太有威慑力了,让这些凶残的家伙居然都不敢靠近,更别提再上前补上一刀或是试探看看他到底是死是活。只是脚步一绕,就朝着已无人保护的于家祖孙二人狠狠扑了过去。

    而这时,陆缜他们却再次陷入到了与倭寇的缠斗之中。

    在多了两名武艺了得,行动诡异而迅速的倭人武士在旁牵制后,林烈和清格勒面对的压力也就更大了。他们把绝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摆在了这两人的身上,往往对方一靠过来,就必须有所应对。这么一来,就很难再在与其他人的交手中占得便宜,转眼间,两人身上已添了数道或深或浅的伤口,虽不致命,却也可能影响到他们的动作。

    而更要命的是,随着他们坚持越久,围杀过来的倭寇是越发的多了起来,他们已经渐渐有了独木难支的感觉。就是陆缜,此刻也身负数道创伤,有些绝望了。

    在此情况下,纵然身后的于家祖孙二人情势危殆,他们也是帮不了手了。

    “难道我陆缜今日真要死在这杭州城下,连着这些人一起?”陆缜满心的不甘,但已经不得不接受这样的一个事实了。

    倒是身后的老人于彦昭,虽然满身血污,看着颇显狼狈,却依然一副沉着冷静的模样,只是淡然地面对这些围上来的倭寇。而他身边的于婉婷,似乎也受了自家祖父的影响,也是一副无惧无畏的样子,直直地站在那儿,冷眼看着这些倭寇,只等刀剑加身。

    “娘的,一个老头儿,一个女人都敢这么看着咱们了。上,把老头杀了,女人就抢回去,让大家伙儿乐呵乐呵!”本来被他们的气度所慑的倭寇里突然传来这么一声,惊醒了其他人,当即就有好几条人影恶狠狠地扑了上来,手中的刀更是高高地举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