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0章 血战艮山门(二)
    因为之前与宁波守军打过几场,全都轻易得胜,对方几乎连还手之力都不太有,使得这些倭人武士几乎不把明军放在眼里。

    在他们想来,以自己这百来人的战力,足以把数千明军杀得丢盔卸甲,抱头鼠窜了。而面前结阵的,却不过百多人,那还不是一下就能扫灭的事情?怀着这样的心思,这些倭人冲杀时就完全没有防范的意思,只想着迅速杀到明军跟前,展开杀戮便是。

    可没想到,这回的明军却展现出了完全不同的一面,不但没有望风披靡地逃散,甚至都没有龟缩防御,反而主动地攻了出来,而且是以骑射的方式攻出来的!

    一阵乱箭迎面射来,直杀得倭人一个措手不及,当先六七人登时身中数箭,扑倒在地。那些箭矢可都是由神机营工匠所制的弩机发出,力道十足,在七八丈的距离里,是足以洞穿铁甲的。现在,这些倭人只穿了寻常的袍服,迎头挨上数箭,其下场自然可知。

    而更可怕的是,这弩还是连发的。一轮攒射之后都不需要再次装填,便又是一轮激发。带着破空尖啸的利箭在后面的倭人有些错愕的表情里,再次重重地没入了他们体内。

    如是者,在锦衣卫们杀到对方跟前一两丈处时,已射了三轮,有不下三十名倭人武士就此倒地,不知死活。而后,他们便抛掉了射空的弩机,亮出锋利的绣春刀,借着马势,直朝对方冲杀过去。

    冲最前面的,正是杨震。只见他以双腿控马,保证身子与马背紧贴,而手中刀则以一个斜向下的角度放置好了,就这么直接与第一名倭寇来了个交错而过。

    那人虽然想要闪避,奈何杨震的马速度太快,他又冲得有些急了,根本没来得及做出相应的动作,就被利刃飞快地从胸口划过。在又向前跑了两步后,他的脚步才是一停,而后一声惨叫发出,半边身子竟然裂了开来,鲜血混合着内脏猛地喷射出来,如一朵灿烂的烟花似的。

    而杨震根本连回头看他一眼的兴趣都没有,只是一个劲儿地冲杀向面前的倭人,不断拿刀往敌人的身上劈砍,一连竟把这些过于轻敌,随后又有些慌乱的倭人砍杀了足有五人之多。

    直到他的刀从第五人的身上拔出,才终于遇到了首个对手。一名倭人高高跃起,竟比他坐在马上还高着些,居高临下地冲着杨震一刀直斩而来。

    这一刀的力道极大,若是劈实了,恐怕他连人带马都将被一刀两断。见此,杨震也不敢轻慢,立刻一磕马镫,控着战马突然一个转身,同时手中刀倏然一挑,居然就这么轻巧地把这要命的一刀给卸了开去。

    可那倭人却也了得,这一刀被架开居然没有让他乱了阵脚,就在两人即将交错过去时,趁着身子还未落地,另一只手猛地在腰间一带,又一把略短些的倭刀唰地刺出,直夺杨震的胸口。

    杨震也不觉轻咦了一声,想不到这倭人的反应竟如此迅捷,赶紧偏身一闪,另一只手再次一抖缰绳,控着胯下马匹往边上一蹿,正好险险地避开了这一刀。

    这时,那倭人身子已落了地。可才一落地,他的身子也跟着一滚,居然如皮球般直接滚到了马前,同时,手中刀光暴闪,急斩骏马的四蹄。

    在他落地的瞬间,杨震就已有所提防,见此猛一夹马腹,再一提缰绳,让马儿突然一个跃起,正好躲开了这一刀。但此时,又有数把倭刀狠狠地朝他和胯下的战马劈斩过来!

    虽然刚才的冲击势如破竹,但毕竟是敌众我寡,被那名倭人这么迎头一阻,冲势一减之后,杨震顿时就陷入到了那些倭人的围攻之中。

    他急忙挥刀如轮,左挡右架,虽说挡下了这一轮斩击,却也显得有些左支右绌,再无法如之前般所向披靡了。

    杨震这个锦衣卫百户,冲击时的箭头人物都是如此,其他锦衣卫的处境自然就更加的不堪了。

    在起先的冲击之后,跟随杀来的二十来名锦衣卫顿时就被红了眼的倭寇们给包围分割开来。几个骑术不精的,立刻就被倭刀砍断马蹄,摔落倒地。而一旦落了地,等待他们的,就是被倭刀分尸的下场了。

    听得背后那些兄弟战死前的声声惨叫,杨震的眼睛也红了起来。随着一声暴喝,他的双脚猛地从马镫上抽出,单手在马背上一按,身子已直蹿上了半空,再一转一折,就直朝着那名阻断了自己去路的倭人杀去。

    那人也是硬气,看到飞杀而来的杨震,居然也不闪不避,伴随着一声吼叫,双手持刀正面迎击了上去。他是这些倭人中武艺最高的那个,也是他们的首领。在倭国,原来也是某位大名的麾下猛将,只是因为自家主公被人所灭,他无处容身,这才跑到海上,当起了一名很有前途的倭寇。

    在倭国,在海上,甚至是在大明沿海,他和人交手都从未吃过什么亏,连能接他十刀的对手都很少遇到。现在,居然在一个明人将领的手上略吃了些小亏,这让身具武士骄傲的他万难接受。

    所以,在看到杨震冲自己杀来时,都没有多想,便迎面而上,欲与对方拼个你死我活。

    但他还是小瞧了杨震的武艺,看似凶狠的这一刀,却又暗藏玄机。就在他全力挥刀,欲与欲用自己的膂力轰下对方时,杨震的手腕突然就是一翻,刀招就此一变,居然擦着他的刀身,由劈为刺,直夺其面门。

    “卑鄙!”一向习惯以硬碰硬,以力降人的倭人压根就想不到对方会来这么一手,只能愤恨地骂了一句,急忙再次亮出第二把刀,横在身前,正好挡在了杨震这要命一刀的来路之上。

    可这一挡,却再次让他落了空,这看似刁钻突兀的一刀,居然也是虚招!对面的杨震居然已经收回了刀去,这让倭人忍不住都愣了一下,不知对方到底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可随即,他就知道问题所在了,因为就在其错愕间,杨震已一脚踢出,正中其胸口,把本就矮小的倭人踢得横飞出去,犹如一只飞行的皮球一般。

    这还不算完,杨震紧随着又一个箭步杀上,手中刀在对方身子失衡,无法招架的当口里,狠狠地刺入了倭人的心口。长长的绣春刀从其前胸入,后背出,直接给他来了个透心凉!

    这一切说来复杂,其实只在眨眼间就已分出了胜负与生死。其他那些倭人才刚反应过来,欲要合围扑杀杨震呢,却惊讶地发现自家领头的居然被杀。当他们的刀挥斩过来时,杨震更是猛地一扯将要断气的家伙,将其挡在了自己身前,拦下了大多数的进攻,然后刀光再闪,直逼得众人再次向后退去。

    他现在虽然单身落入重围,但在气势上,却是稳稳压过了周围的一众倭人,让他们都有些不敢主动攻上来了。直到这时,那受了多处刀伤的倭人首领才砰地倒地,伤口处喷出了好几道的鲜血。

    杨震这儿固然气势夺人,但他身后的那些兄弟情况却已相当不妙,不断有人受伤落马,不断有人中刀身亡,惨叫声,呼喝声直冲云霄。

    见到这惨烈的搏杀,别说那些缩在最后的寻常百姓了,就是一干官兵,也是面色苍白,身子还忍不住有些颤抖。

    这些倭人要是以如此凌厉凶狠的招式来和自己拼杀,自己能撑几招?恐怕一两个照面,就得死在他们手里吧!

    但谢景元对此却是很不满意。自己手上的王牌,居然被少量的官军骑兵给挡了下来,还付出了不小的伤亡,这对接下来攻势的影响一定很是不小!

    他知道,不能再耽搁了,不然变数会更大,所以转头道:“吹号,全军进攻!只要进了杭州城,那里的一切,就都是我们的!”

    这最后一句话,如鸡血般打入了所有倭寇海盗的身体里,本来还有些逡巡的他们当即嗷嗷叫着,举起五花八门的各类兵器,朝着前方冲杀过来。

    虽然论起气势来,这千多人还不如那百名倭人。但是,人数上的优势,给对面的所有人一种铺天盖地的感觉,让人心生怯意。

    此时,前方突击的那些锦衣卫已只剩下不过七人,除了杨震外,更是个个都受了伤。看到这些掩杀过来的倭寇,他们显然已无力阻挡,只能徒劳地挥刀与敌拼杀,然后被一一砍翻,最终命丧当场。..

    而杨震,也已身处围攻之中,只能不断闪避招架,却连反击都做不出来了。他毕竟只是一个人,不可能做出超越常规,以一敌百的壮举来。

    不过眼下的局面对他来说倒也未必全是坏事,随着那些海盗们杀来,居然一下就把倭人的阵列给冲得有些零散,这让他终于找到了一些突破口,得以游走自保,而不被倭寇所杀。但也就如此而已了,那滚滚向前的倭寇队伍,已如巨浪般轰然与那百来人的官军队伍撞在了一起!

    额,终于可以安心地码字了。。。。。

    另外,感谢书友康先生33的打赏以及如少水鱼的月票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