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8章 被拒城外
    虽然依然是深夜,将士们在一番拼杀下也颇感疲惫,但众人还是打算连夜往回走,尽快返回杭州城。因为处在野外的危险太大,光是二三十名倭寇就能让这一百来人疲于招架,若再多些敌人,大家就很可能要交代在这儿了。

    这一路往回走倒还算颇为顺利,待到黎明前,隐约间都能瞧见高耸宽大的位于东北方的艮山门了。见此,不少人都松了一大口气,总算是安然抵达杭州,只要进了城,自然就彻底安全了。

    可是几名走在队伍前列,骑在马上的锦衣卫却突然脸色有些凝重了起来:“那儿,怎么有不少人影?”

    顺着他们手指的方向努力看去,陆缜等人也都露出了惊讶之色。只见城门前,以及城墙根儿一带,赫然靠坐,或是躺了一地的人,远远估算,都有好几百人之多,这一发现让不少军卒忍不住举起了刀枪了,以为那些人是早到一步在此埋伏的倭寇。

    倒是杨震和林烈等几个武艺了得之人的目光更犀利些,很快就说道:“是百姓,是从别处跑来躲避倭寇之乱的百姓!”

    听了这话后,军士们总算是放下心来,收起了兵器。但陆缜的眉头却皱了起来,这么一来,就更叫他感到有些难以理解了。明明之前黄钦儒等人已经接受了自己的提议,并派了自己带人出城把外边村镇里的百姓给动员进城躲避,怎么人都到了城下,里面的守军却把他们拒之门外了?

    这时,随着他们的接近,城下缩在角落里避风避寒的百姓们也发现了有人靠近过来,一个个都显得越发的不安起来,有人还冲城上叫嚷了几声,但上头却无半点反应,就仿佛根本没人守在那里一般。

    看出他们的恐惧,陆缜赶紧策马抢先一步,大声冲前方的百姓喊道:“各位乡亲父老都不要怕,我们是官府的人,并不是倭寇。本官杭州府通判陆缜!”

    听他报出身份来,这些百姓总算是安定了些,有几名老人更是由人搀扶着颤巍巍地迎上了几步:“真是陆大人陆大人,你可要为草民等人说话作证哪!”随着这一声,这几人便跪了下来。

    而后,便是城墙下的人都迎着陆缜等人跪倒在地,冲着他们连连叩首:“还请陆大人为我们做主,让我们进城去吧!”

    陆缜见状,赶紧快马冲到几名老人跟前,然后滚下马鞍,在弯腰搀扶起了其中一人,口中连道:“几位老人家快请起来,本官可受不得你们如此大礼。”在把人搀起之后,又抬头高声对面前跪倒的所有人大声道:“你们也都起来吧,有什么难处只管说便是了,本官一定会为你们做主!”..

    老人紧紧地拉着陆缜的手,既激动,又有些委屈地道:“陆大人,我等都是之前听了你的话,知道倭寇来势汹汹而来杭州避难的。可是,昨晚到这儿后,城上的守军却怎么都不肯开门,说是担心我们中间有倭寇的奸细。这真是天大的冤枉哪大人,我们这里的村民都是祖祖辈辈一起生活的,怎么可能有什么倭寇的奸细呀!还望大人你可以为我们作证,让我们进城去吧。”

    “是啊大人,我们离开家园来此就是为了保命。只要让我们能进了杭州城,就是无片瓦遮头我们也认了,可官府不能不管咱们的死活哪”

    一干百姓看到这个劝自己来杭州的官员,就跟见了亲人一般,纷纷诉说着自己的委屈,希望陆缜这个大人能为自己做主。陆缜忙开口安慰道:“大家放心,一定是守城的那些军士没听明白官府的意思,才会把你们挡在城外。本官先代杭州官府跟你们赔不是了。”说着,团团地就冲面前的百姓作了个揖。

    众百姓见他这么说话,心里又好过了些,也都有了希望,纷纷回礼,还说着不敢当的话。见此,其他赶过来的人都露出了几许笑容来,只有杨震,此刻的神色却略显凝重,他感觉到事情并不像陆缜所说的那么简单。

    不过还没等他上前说话呢,陆缜已经排开众人,朝城墙处走了过去。在来到离城墙根儿还有差不多三五丈处时,才停下脚步,然后抬头高声对上头喊道:“敢问守的城哪位将军?本官杭州府通判陆缜,现已奉几位大人之命带了城外百姓归来,还请速开城门!”

    城头之上,依然是一片肃静。片刻之后,才有一个顶着头盔的将领在几名兵卒的护卫下探出了头来:“是陆通判么?还请你见谅,标下之前接到的命令,是倭寇来犯,为杭州城的安全计,不得随意打开城门,除非有宋都司或是黄大人的手令才能放人进来!”

    “你这说的是什么胡话?难道连我这个朝廷官员也不得进城了么?还有这些百姓,那都是黄大人他们拍板决定请来的,你们也要将他们关在城外,被倭寇所伤么?若真出了什么差错,谁能担得起这个责任?”陆缜一听,也不觉有些急了,当即疾言厉色地大声喝问道。

    本以为对方在听了自己的这番责问后一定会有所退缩,好歹也会说一句自己会向上请示什么的。而陆缜相信,只要他真派人去几个衙门报了信,黄钦儒和宋健飞是一定会让他们开门放大家进城的。

    可结果却再次出乎了陆缜的预料,那将领见他如此说话,便是一声冷哼:“陆通判还真是好大的官威,只是不知你说这些到底是个什么心思!你想进城倒也不是不成,不过还请你自缚之后,让我们用竹筐把你吊进城来。想让我们打开城门,好让你引了倭寇或是他们的奸细混进杭州,那是想都不用想的!”

    “你说什么?”陆缜勃然变色,同时心下已生出了一股极其不祥的预感来。

    上头的将领只是咧嘴一笑:“陆缜,你想骗开城门,好让倭寇如打进宁波般攻入杭州,那是想都不用想的。识相的,就速速退出去,不然,我们的弓箭可不长眼睛!”说话间,城头已突然又闪出了一排人来,在他们的手中,赫然是一张张搭上了利箭的弓弩,似乎只要陆缜再敢上前,他们就真会用乱箭招呼于他。

    “怎会这样?”陆缜一脸的难以置信,实在不明白自己才离城一两天,怎么那些人的态度就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了。但他还是依着对方的意思,向后退了一段距离,毕竟人家可是拿了弓箭的,一旦真惹急了他,被一阵乱箭射死在此,可就太也委屈了些。

    见到陆缜无功而返,那些百姓脸上的神色就显得越发紧张不安起来:“这可如何是好?我们是回去么?”

    “可是听说周围真有倭寇出没,万一他们就在我们村子附近,去了岂不是自投罗网?”

    “那难道让我们一直留在城下?如此一来,即便倭寇不杀过来,我们带的这但干粮也消耗不起哪。”

    所有人都茫然不知所措,不少人只把眼看向陆缜,他们是信了这位通判大人的话才赶来杭州的。结果却是这么个情况,要说他们对陆缜没有怨怼那是不可能的,只是碍于对方官员的身份,才没有敢真个发作出来。

    这时,其他几人也都靠了过来,惊疑地看着陆缜:“大人,怎么会这样?”

    “陆通判,由我去试试吧。”杨震却在沉默了下后说道。不等陆缜反应,他已催马上前,在离城墙还有一箭之地处停下后,冲上面高声喊道:“那位守城的是什么人?我乃锦衣卫浙江千户所下百户杨震,你们为何不肯放这些百姓进城?”

    “杨百户,这不是我们的意思,而是上面传下的严令。莫说是你们了,今日就是京城来人,也一律都得挡在城外。”那将领这次的态度却好了些,还冲杨震略一拱手。

    “怎会有此命令?可是城里出了什么差错么?”陆缜终于想到了什么,赶紧大声问道。

    “这个就不劳你陆通判挂怀了。”上头的将领**地丢下了这么句话,让陆缜都不知该怎么接话才好了。

    “大人,看来这回他们是铁了心不让咱们进杭州了,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问题。那接下来,咱们该如何是好?”清格勒也靠了上去,小声问道。

    陆缜沉默了片刻,最终只得叹了口气:“如今不好再在此处干耗着了,不然一旦倭寇杀来,我们的处境将非常不妙。这样吧,先往南去,往绍兴府方向避上一避!”

    “那这些百姓”

    “也一并带上,不然我于心何安?”陆缜苦笑一声,自己都要成携民渡江的刘玄德了。

    就在陆缜作出决定,想要带着大家伙儿离开时,前方突然传来了一阵惊呼:“那是什么?”

    陆缜等人循声望去,一看之下,所有人的神色都为之大变,百姓们更是发出了声声尖叫,一个劲儿地直朝城墙根儿处缩去

    新年第二天,祝各位大吉大利,今晚吃不吃鸡呢。。。。。

    好难得,情节上居然也和现实的日子差不多,都是正月初,不过陆缜的处境显然比咱们要差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