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6章 生死一线间(下)
    陆缜唯一的凭恃就只有那可以让时间突然静止的异能了。不过久未动用这一招的他可不敢保证自己一定能做到,所以除非万不得已,他是不会主动出击的。

    但现在,随着那倭人一点点下到江边,慢慢搜索过来,陆缜只有冒险试上一把了。在深吸了口气后,陆缜放开了一直紧握的于婉婷的手,把身子彻底沉入水中,然后持刀向着倭人所在的位置缓慢而无声地游动过去。

    若非如今正是深夜,天色漆黑一片,陆缜根本不可能从水下靠近。但现在,借着黑夜的掩护,他还真就一点点摸了过去,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五丈,三丈,一丈

    握拳,凝神,陆缜双脚猛地在水中狠狠地一踩,借着水的反弹之力,使得自己突然就蹿了起来。没有半点犹豫,手中短刃已直接朝着跟前毫无准备的倭人胸口扎去。

    在陆缜的计划里,自己出来的瞬间便可控制住周围的时间,那对方势必是静止不动的。只要给自己哪怕一点点的机会,这一刀就能刺入对方的心口,一击杀敌!然后再想法对付另一个倭寇也就是了。

    可就在他满心以为就要得手的瞬间,变化陡生!

    那本该动弹不了的倭寇居然一声轻呼,手中倭刀一提一翻,竟正好挡在了陆缜这一刺的路径之上!“呛!”的一声,志在必得的一刀竟被他顺利挡了下来,同时随着他一声怒喝,再向上一撩间,陆缜的虎口一麻,连短刀都被其一下给打脱了手。

    “怎会这样?”陆缜没想到以往百试不爽,多次助自己杀敌自保的异能这次居然没能奏效,心里立刻就抽紧了。但还没等他从这慌乱中回过神来,那倭人已猛地踢出一脚,狠狠蹴在了他的胸口处。

    陆缜登时如被巨木轰中一般,整个人都被这一脚踹得横抛起来,惨哼声里,哗啦一下重新砸入到了江水之中。

    这边的打斗立刻就吸引了还在另一头树林子里寻找线索的第二名倭寇,他立刻转身,跃起,只在道路上一点,身子就再次如触地的皮球般高高跳起,直朝着江边扑来。

    不过很显然,这里的局面已完全用不到他过来相助了。在一脚把陆缜重新踢下水去后,那倭人已是一声狞笑,高举起了手中刀,脚步飞快地向前移动,转眼便奔到了刚回过口气来的陆缜跟前,暴喝声中,刀已在黑暗里划出了一道弧线,直夺陆缜的胸口。

    倭人锻刀,那都是要经过无数次的淬炼,无数次的尝试劈砍才能被这些浪人武士所用。据说名刀如村正之类的试锋用的那都是活人躯干,以能一刀劈断多少条活人躯干作为评断的标准,是为生劈几胴。

    真正的宝刀名刀可以生劈三胴乃至于五胴,或许这名倭人的刀还没刀宝刀的境地,但显然只要真被其砍中了,陆缜也得落得个一刀两段的下场。

    但此时的他,身在水中,又中了一脚,连气息都尚未完全调回来,别说闪避了,恐怕连身子都起不来。所以当看到这一刀袭来时,他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呼”刀挟着强烈的风劲落了下来,陆缜忍不住闭上了双眼。这一回,自己似乎真的要丧命此人刀下了。刚才他几次握拳,都没能让时间停止,就连这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都已离自己而去。

    身畔,响起了一声尖锐的叫声,那应该是于婉婷眼见自己要被杀死而发出的声响,但这显然是无法阻止倭人杀死自己的这一动作的。

    自己穿越到这个大明的时代,虽只四五年光景,但对这里的人却已生出了不浅的感情。自己也曾想过改变这个表面繁华,却内里危机重重的世道。只可惜,这些理想将随着这一刀落下而彻底化为泡影。

    或许自己算是这么多穿越客中最失败的那一个了吧?几年下来,不但功业上几无所成,直到现在还只是一个府衙通判,而且连真正属于自己的女人都没有就当是一场梦吧,希望再醒来时,又回到了五百年后的二十一世纪。

    脑子里无数的念头纷至沓来,都说人死之前能看完自己的一生,这便是如此说法的佐证了吧。陆缜忍不住想着,可突然又觉着有些不对,连于婉婷的那声惊叫都停下来了,可那刀怎么还不斩落?

    陆缜猛地睁开眼睛,入目的,却是立在自己面前,高举着倭刀,却并未劈落下来的那名倭寇。而此时他的脸上,却满是惊愕和痛苦之色。随着口中发出一声呜咽,双腿一软,砰地一下跪进了江水之中,整个人都趴在了水面之上。

    “这是”直到对方趴倒,陆缜才终于明白这一切变化的原因所在,只见其背部,赫然钉入了一根两尺许长,还在微微发颤的箭矢!

    “陆通判,你还好么?”随着一声招呼,数匹骏马已如旋风般直冲而来。直到他们停到了江岸边的道路上,刚才那个蹦起跃来的倭人才也砰地一下砸倒在地。在他的身上,也赫然钉着两支箭矢,一入心脏,一入咽喉,彻底取了他的性命!

    陆缜好半晌才回过神来,看着岸上那几名红衣劲装的汉子,迟疑道:“杨百户是你救了我?”

    看到陆缜一副愣怔的模样,岸上的这些人都不觉笑了起来,他们正是由杨震所带领的一众锦衣卫精锐了。

    就在刚才,陆缜欲拼死一搏时,杨震已带人疾驰赶到。在发现倭人欲对陆缜下杀手时,他们离着出事的地点却依然还有百步距离。

    当此之时,扑上去救护显然是来不及了,于是杨震便当机立断,取出随身的弩机,朝着远处正挥刀欲劈下致命一刀的倭人射出一箭。

    这由朝廷神机营工匠所制,只能由天子最信重的军队,如禁军,京营三卫,以及锦衣卫所用的弩机果然极为了得。虽然隔了百步,却只在眨眼间就射中了目标,而且从其背部直透了进去,穿入心脏,登时就取了他的性命。

    与此同时,其他两名锦衣卫也抬手朝正扑向江岸的另一名倭寇射出箭去。没有防备的他,根本来不及挥刀挡格,就被这一箭射穿了胸口和咽喉,连惨叫都没能发出半声,便被射杀。

    很快地,杨震他们便下马快速奔到了江边,把正努力搀扶着于婉婷走过来的陆缜给扶住了:“让陆通判受惊了。”

    陆缜此刻的脸色依然煞白煞白的,也不知是受惊过度所致,还是因为江水太冷的缘故。听到这话,他还是强打起了精神,冲杨震一抱拳:“多谢杨百户出手相救,你,又救了我一次。”

    要论起来,杨震还真救过陆缜不少次了。之前京城就有一回,之后在杭州,若非他及时示警,恐怕陆缜也会中了谢景昌他们的奸计。而这一回,他更是在倭人的刀下将陆缜给搭救出来,这让陆缜实在是由衷的感激这位锦衣卫百户。

    只是他依然有些疑惑,怎么这次连锦衣卫的人都跑来了,而且居然还是一路跑到了这里?

    看出陆缜的疑问,杨震便把手一指此时正冷得簌簌发抖的于婉婷:“其实我们是来寻救于小姐的。”说话的同时,已解下了自己身披的大氅,裹在了少女纤细的身上:“于小姐,让你受惊了。”

    原来如此,这一说,陆缜终于明白了过来。他们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保护于家的人哪。

    在杭州城里,说起世家大族什么的,很多百姓第一反应那自然是谢赵苏常这四大富豪地主之家了。但其实,在官府中许多人的眼里,杭州的第一大家该是于家才是。因为他家中出了一个声名远播的于谦。

    如今的于谦还没有几十年后的名声,但在朝中,却已是个人人敬仰的名臣了。虽然他不在北京为官,但几年来,每上的一道奏疏,都足以惹来朝堂一阵惊叹,也为地方百姓谋取了无数的好处。而更叫人惊叹的是,他还深得当今天子的信重,虽然只是个外朝官员,却几乎每上一本都能为皇帝所准。..

    如此一来,在官场中他于谦的名头就越来越响,而杭州作为他的家乡所在,自然也以他为荣。于家也就成了地方官府所敬仰的存在。

    不过,于家比起那四家来却很是低调,别说仗势欺人了,甚至连和寻常百姓都没起过什么冲突。正是这谦逊低调的作风,让于家在民间的声望不隆。

    不过作为于谦的家人,官府还是格外重视和保护他们的。当今晚,发现于彦昭和于婉婷祖孙二人不在杭州府内,而是去了城外,同时城外更可能有倭寇出没后,不少人就着了慌了。

    于是,杨震才带了人急匆匆出城追踪而来,并且在这最最要命的关头赶到,出手射杀了两名倭寇,救下了陆缜和于婉婷。

    想明白这一切的陆缜,随即又生出了一个问题:“那前面与倭寇的战事呢?那里怎么样了?”

    各位新年吉祥,汪年大旺!!!

    出门拜年前,两更连发求下新年的推荐票!!!!虽然不是周一,但初一比它大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