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4章 生死驰救
    陆缜之前在草原,在广灵的日子到底是没有白待,骑术确实是练了出来。虽然是在如此漆黑的夜里,他依然能把马速提得极高,催动骏马向着前方追去。

    但是在追出一程后,他又心里感到一阵发沉,急迫之下,自己显然是忽略了一点,那就是自身其实并无什么战力,刚才只顾着救人,把这条给抛到了脑后。好在,竺畅他们两人应该会赶上来,再加上他和那少女都是骑马而行,追上后想要摆脱倭寇应该也不会太难。

    当即,陆缜又把杂念抛到一边,立刻提控缰绳,继续催马疾驰。很快地,他就看到了前方黑暗里惊人的一幕——

    那少女所乘之马不知怎的居然已倒卧路旁,而那几名倭寇正狞笑着朝其围了上去。虽然相隔还有些距离,又是在黑夜里,但陆缜依然能感受到少女的惊惶和恐惧。

    原来,这位少女并不懂骑术,刚才凭着求生的本能,才死死地搂住了马脖子,没让自己从马背上颠落下去。可是,她却是没法主动控制马匹奔行方向的。

    而这马儿本就受了些惊吓,又被那些护卫一刀背砍在身上,顿时就撒开四蹄,不管不顾地奔了起来,却连路都不怎么看了。本来,要是背上骑士骑术够精,还能有所补救,可少女却连路都没心思看,于是这一人一马在奔出一段路后,终于绊在了路旁的石头之上,马蹄一软,轰然而倒。

    马背上的少女也受此影响,狼狈地摔倒在地,半晌都起不了身子。而这一耽搁间,紧追而来的三名倭寇却是赶到了,一见人马都已跌倒,他们登时大喜,似乎是存了猫戏老鼠的念头,居然没有直接扑上去拿人,而是慢慢围上,想要先给少女一点压力。

    可就在这时,背后又是一阵蹄声传来,三人面色顿时就是一变。虽未回头,却已知道来的肯定不会是自己人,因为他们并没有马匹代步,那就只能是官兵赶来救人了。

    当机立断,那名并未有损伤的倭寇脚下发力,就朝着兀自挣扎着却起不得身的少女扑去,而剩下两个带伤的,则猛然回头,倭刀随着他们的转身也被迅速抽出,长刀横掠,便欲拦下赶来的救兵。

    而陆缜,在看到这一幕后,知道已等不到竺畅他们,所以把牙一咬,便策马狠狠地冲了上去。以他的想法,就是想借着马的冲势把三名倭寇吓退片刻,然后救起地上的少女,最后才带了她继续逃命。

    可是这些倭寇的反应确实迅速,居然在自己奔过来时就已迅速回身,主动攻击了。这让陆缜的心再次高高地提了起来,看着猛掠过来的两把闪烁着逼人寒气的倭刀,他知道自己已没有了退路。

    “拼了!”就在双方要有所接触的瞬间,陆缜把牙一咬,同时两手猛一提缰绳,双腿猛地一夹马腹。这匹颇显神骏的马儿也感觉到了危险的临近,在陆缜的控制之下,立刻发出一声长嘶,后蹄猛然发力,顿时就高高地跃了起来。

    “唰”两把倭刀狠狠地掠出,在空中劈出了惊人的风声,但却落到了空处。

    “呼”陆缜与胯下骏马犹如蛟龙腾空,竟在刀锋即将砍中马腿的瞬间跳起躲过,同时,还从两个身量矮小的倭寇头顶处跳了过去!

    这一跃,竟有两丈许的距离!显然,马儿在性命遭遇到危险时,也迸发出了惊人的实力。

    这一下的突变实在太快,两名阻挡的倭寇有些发愣,他们身后那名想要单独拿下少女的倭寇也没料到有此一变。而更要命的是,他速度再快,也快不过四条腿的骏马。他刚矮身扑到少女跟前,马儿便已蹿到了他的身后。

    马的后腿还高腾半空,前腿却已朝下落去。而陆缜,在这时候只是稍稍挽动了一下缰绳,控制了一下马腿落下的角度。全无防备的倭寇后背登时就被骏马的前腿狠狠地踏中!

    “噗哧”两只碗口大的马蹄就这么带着冲力和落势狠狠地砸在了这个矮小的倭寇背上,直把他整个人踩到在地,踏进了泥里。

    一声沉闷的惨叫顿时从他的嘴里喷薄而出,同时喷出的还有一大口混合着内脏碎块的鲜血——这一踩,不但踩断了他的后背脊柱,而且也踏碎他的脏器。他只来得及发出这么一声惨叫,便已彻底了了帐。

    少女本来都已彻底绝望了,不料居然有人如天神下凡般从前方飞跃过来,把这个欲拿下自己的贼人活活踏死。这让她彻底呆住,半晌都回不过神来。

    可陆缜却并未因此失神,迅速弯腰展臂,冲还呆愣愣的少女大叫道:“于小姐,把手给我!”

    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虽然整个人依然有些发蒙,但少女还是下意识地抬起纤柔的小手,和陆缜探过来的大手握在了一起。

    而后,她就只觉着身子一轻,自己已被对方一把拉了起来,继而腰上也是一紧,居然就被这个陌生的男人揽腰抱上了马抱进了他的怀里。

    “你”感受到后背处传来的沉稳心跳,以及那温暖而宽厚的触感,这让少女的心猛烈地跳动起来,本来因为恐惧而苍白的俏脸也迅速染开了一片红霞。

    可身后的陆缜却根本没有心思去顾及少女的羞涩心思,在把人拉上马后,他当即再次一振缰绳,策马向前奔去。此时背后可还有两名持刀的倭寇呢,只要让他们赶上了,不单面前的这个少女,就是自己怕也是凶多吉少。

    “唰”陆缜的判断显然是正确的。就在他策动骏马向前冲去时,一把倭刀已在某人的嚎叫声里狠狠斜斩过来。若非他及时冲出,这一刀就能把马劈成重伤了。

    可还没等陆缜庆幸自己躲过一劫呢,又是一道破空声从背后迅速传来。陆缜只把身子一偏,眼睛往后一瞄,脸色就变了。另一名倭寇在发现同伴一刀落空,陆缜二人一骑又要往前冲去时,居然甩手就将倭刀掷飞过来,急夺陆缜的后背。

    陆缜这时候也顾不上什么男女之防了,立刻一把抱紧了怀里的少女,身子再死死地向下伏去,同时双手双腿使上了全力,策马向前狂奔出去。

    “呼”长长的倭刀几乎是贴着陆缜的后背-飞了出去,最终势尽落地,而他也感觉到了后背一阵发凉,然后又是火辣辣的一阵疼痛传了过来。显然,他虽然极力伏低,躲过了被一刀穿刺的下场,但刀锋却还是划破了他的几重衣裳,还伤到了他的后背。

    虽然受了伤,但陆缜却是大大地松了口气,这一下,总算是暂时安全了。背后,虽然依旧有两名倭寇愤怒的嚎叫,但却也越来越远了。

    “你你可以起来些么?我快要透不过气了。”一个微弱中带着羞恼的声音突然从身下传来,让稍松了口气的陆缜猛地想起自己还死死压着,或者说是抱着一个少女呢。这让他忙答应一声,赶紧一挺身,便把本来紧紧贴在一起的两人身子分了开来。

    可这么一用力,却扯动了背上的刀伤,让陆缜的眉头一皱的同时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呻-吟。

    少女的整张脸已红得如蒙上了一块红布,心跳得比刚才单独面对那些倭寇时更快上三分。她今年才不过十五岁,尚未许配人家,别说和一个陌生男子这么亲近地抱在一块儿了,几乎都没和陌生男人单独相处过。

    此时的她,完全失了分寸,不知该说什么,做什么好,直到下意识地转身,看到陆缜紧皱的眉头,以及额头都现出的汗水,才感到有些不妙:“你你受了伤了?”

    陆缜两只手紧控缰绳,身子则微微向后让着,保持着与少女的距离,口中道:“是受了点伤,不过却还撑得住。于小姐你没伤到哪里吧?”

    “我没事。”于小姐轻轻地回了一句,而后又看看这漆黑的四周,忍不住担心地道:“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那些贼人还会追上来么?”

    虽然身后已听不到倭寇的叫嚷声,但陆缜却知道,在自己纵马将他们的一名同伴踏杀之后,对方一定不会放过自己,何况被自己救下的少女也是他们志在必得的。所以在略一沉吟后才道:“他们应该还在后面,我们必须找个地方先躲起来,不然这马”

    似乎是为了证明他说的这句话,胯下的马儿猛地就是一个趔趄,差点就马失前蹄,倒在地上。

    刚才的一路急冲追赶,以及之后的急起急停,又是高高跃起,已然把这匹马儿的体力消耗得差不多了。这毕竟不是北方用作骑兵作战的良驹,一番折腾下来,已经来到了它的极限。

    好在陆缜及时用力挽住缰绳,才没有让它真个栽倒,却也是好一阵的手忙脚乱。待停稳下马再看时,他才知道马儿为何会如此不济,却见这马的左后腿处竟还有一道深深的伤口,显然之前那名倭寇的劈砍他们并没有完全躲过去。

    马儿受伤,自然再不堪驱驰,陆缜忍不住四下张望,却发现所处的位置可不是太好哪

    ..

    又是一年除夕降临,祝各位书友过年好,晚上和家人一起过个团圆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