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3章 于彦昭
    突然杀到的官兵确实唬了众倭寇一大跳,但他们毕竟是在刀尖上舔血为生,生性凶残而善战的倭国武士,猝然受袭并没有让他们乱了分寸,当即就有多数人猛然回头,吼叫着就朝众官兵迎击上来。

    官兵们冲到近前,手中长矛和钢刀一阵攒刺劈砍,却居然硬生生地被他们以少数兵力给挡了下来。尤其叫人心惊的是,这些倭寇手中刀委实锋利,格挡间,居然把其中几支白蜡枪的枪头都给劈了下来,吓得不少官兵便是一退。

    但趁着他们全力抵挡身后攻击的空隙,那老翁还是快马从他们身边蹿向了前面的官军。虽然他人在马背上一阵起伏不稳,但愣是靠着一股求生意志给搂着马脖子颠到了官军跟前。

    正当先指挥众人攻击的鲁百户见此,赶紧上前一把,就扣住了奔到跟前的马匹辔头,但他力量显然还不足以与这跑发了性的牲畜相抗,居然被带得就朝边上甩去。

    好在这时林烈几人也终于赶了上来,见状之下,林青和竺畅两人立刻甩开步子扑了上来,帮着一把扯住了散乱的缰绳,总算是把马儿给控制住了。只是这一番折腾,急起急停的,马上的老人是再支撑不住了,惊呼一声,就直接从没有马鞍的马背上摔了下来。

    虽然到现在大家都还不知这老人究竟是何身份。但看到那些个武艺不凡的护卫为了护他安全连命都可以不要,便知道此人一定不能有事。鲁百户当即放开了抓着辔头的手,身子跟着往前一横,手一展,总算是在对方落地之前将之一把搀住,而他自己则因为这一连串的动作而失了平衡,一个趔趄后摔倒在地。

    这一切发生得极快,但敌我之间的战斗却在这短短时间里再次发生了变化。本以为在兵力上占据着绝对优势的情况下,官兵纵然不能把这些倭寇全歼,也必能把他们打得四散逃跑。可结果,却让人大吃一惊,一个照面后,倭寇不但没有乱了阵脚,反而很快就由守转攻,嗬嗬叫着,竟杀得官军不断退缩。

    在挡下了官军的第一波攻势后,倭寇便不顾一切地进行了反击,一个个或跳跃半空,猛然下劈,或就地翻滚,直取官兵们的下三路,立刻就拉近了与面前敌人间的距离。

    而仗着自己手中倭刀远比明军兵器要锋利的优势,他们愣是靠着以硬碰硬的方法砍断了不少刀枪,等他们来到官军们跟前时,只能远刺的长枪甚至都发挥不出任何作用了。

    而这时候的倭寇则露出了他们凶残而尖锐的獠牙,手中刀猛然挥出,劈砍削斩刺每一招都朝着一名官兵要害处招呼。当最前面的几人被他们或砍断了臂膀,或削掉脑袋,鲜血飞溅时,官兵的士气顿时就是一馁,胆怯地往后退去。

    看到这一幕,陆缜的心猛地就沉了下去,他终于明白之前鲁百户为什么会有些为难地几次欲言又止了。显然,自己还是高估了这时候大明卫所官兵的战力和斗志,或许此时的他们比几十年后的那些同伴要强上一些,但和面前凶狠的倭寇比起来,依然逊色太多。

    但如今,局势已不容他们退却,只看那些凶狠扑杀过来的倭寇的模样,就知道若是后退逃跑,这百多名将士将万劫不复,全部葬身倭刀之下。

    明白这一点的陆缜立刻沉声喝道:“林烈,清格勒,上前压阵!枪兵后退,刀兵向前迎击,守住阵势!”他毕竟是曾在广灵城与蒙人交过手的,也曾在以往看到过戚家军是如何对付倭寇的,深知合理利用手中兵器与敌交战的作用。

    听到陆缜的冷静指挥,尤其是林烈和清格勒二人领命上前,挥刀挡住了从两侧袭来的倭寇攻势后,官军的阵脚终于稍稍安定了些。

    长矛兵这时候也都回过了神来,纷纷撤步后退,在拉开了一定距离后,才再次挥枪突刺。只是,他们这一退,却把那些刀兵让到了倭寇的跟前,两方迎面一战,虽有林烈两人帮着分担,却也被他们杀得向后退去,同时还有五六名兵卒倒在了血泊之中。

    要不是随后长矛兵及时刺出枪尖,让倭寇有所顾忌,恐怕这些刀兵的伤亡会更加严重。只可惜,此次出城官兵并没有与敌交战的打算,并未带上弓矢,不然在这时候倒是可以起到奇效。

    被官军这么一阻,倭寇们竟也有些恼怒起来。他们以往与明军交手,几乎是一个冲锋就能把数倍的敌人杀得丢盔弃甲而跑,还真没遇到过这么支敢与自己正面硬杠的队伍呢。当即,为首的浪人张口叽里咕噜地说了一通,然后再次挥刀快速冲了上来,而他身边的那些同伴,也一个个再次吼叫着,高举着握刀,狠狠地冲杀过来。

    论起气势来,这二十来人的倭寇居然比百多人的官兵更加强盛,稳稳地压住了官军,让他们只能采取守势。

    而这时,马车那边,战斗终于结束。刚才并未回身参加与官军之战的五名倭寇,拼着两人被杀,两人受伤的代价,把剩下的两名护卫也都斩杀当场。

    看到这一幕,刚刚才从慌乱动荡里安下心来的老人不禁叫了一声:“阿忠,阿节”却是已然老泪纵横。

    “老人家还请节哀。”陆缜这时正好走到了他的身边,对这几名拼死保护自家主人的护卫,他自然也是相当佩服的,但他现在更关心的,却是老人的身份:“敢问老人家高姓大名,为何这些倭寇会一路追杀于你?”

    “老夫于彦昭,在此多谢这位大人相救之德了。”老人虽然处于悲痛之中,却依然谨守礼节,朝陆缜拱手致谢。

    对于这个陌生名字,陆缜倒还没有什么反应,但鲁百户的神色却是一变:“原来是于老太爷”一边冲对方行礼,一边朝陆缜小声解释了一句:“老太爷便是如今朝中名臣于谦大人的父亲了!”

    于谦的父亲陆缜猛地一愣,再看向身边这个并不是太起眼的白发老人时,神色已全然不同了。

    大明朝两百多年的历史里,名臣能臣无数,但真正能为后世所铭记赞扬的,却不过寥寥数人而已。而这其中,只有于谦是最正直而没有任何污点,但同时又对大明立下了赫赫功劳,甚至当得起救国之评的官员。

    对陆缜来说,在穿越来到这个时代后,最想见上一面的,也不是皇帝或是其他那些朝廷重臣,而是这个之后挽救大明危局,却又被人冤杀,最终名垂青史的于谦于少保!

    没想到,自己还没见到于谦本人,却在这个时候在倭寇的刀下救下了于谦的父亲。只从其面对危局依然没有半点慌张的表现来看,就可看出于谦在大明危亡时刻所做的那一切,很大部分正是得自这个老人的遗传。..

    心里的敬仰和激动,让陆缜几乎都忘了现在面前还有倭寇在虎视眈眈,当即弯腰拱手拜道:“原来是于老太爷当面,晚辈陆缜有礼了。”

    “你就是陆缜?”于彦昭听他报出自己的名字,也愣了一愣,随后勉强笑了一下:“老夫倒也是听说过你的,去年秋天的那场风波”

    话未说完,却被一旁的竺畅的一声轻咦给打断了:“大人,那几个倭寇居然往前面去了!”

    陆缜闻言望去,这才暗叫一声不好。只见刚刚解决了那两名护卫的倭寇此时并未回身参与到和官兵的战斗中来,而是朝着前方奔去,速度并未因为久战受伤而减慢多少。

    “刚才那位姑娘是?”陆缜当即就明白了他们的目的所在,显然是去追击骑马脱身的少女去了。

    “她乃是老夫的孙女儿琬娘”于彦昭面色也有些发白,但想求陆缜他们分兵相救的话却又说不出来。毕竟,面前这些倭寇还在和官兵杀得难分难解,这里已抽不出人手了。

    陆缜只略一思忖,便猛然回身,跳上了一旁的战马,同时,对身边保护着自己的竺畅二人道:“走!随我去救于家小姐!”说话间,没等两人回答,便猛一转马头的同时,一鞭子抽在了马股之上,催动着战马从交战双方的边上蹿了出去。

    “大人”竺畅和林青两人根本没想到他会来这么一招,错愕间,就看着陆缜已一人一骑奔了出去,只能立刻转身,拉过两匹战马,就急急地追了上去。

    这一切发生得很是突然,不单于彦昭没料到,正全力向前攻击的倭寇也没想到有人会这么大胆从官军的阵列里跑出来,居然就有些发怔地看着陆缜三人先后朝前冲去。

    但随即,为首的那名倭寇便已回过味来——本来他还对谢老大让他追击这辆马车的指令有些不屑,现在看来,这一老一少果然身份不凡!所以他当机立断,大声对身边的两名同伴道:“东野君,小岛君,你们也赶上去,一定要把刚才的女人给我活捉了来!”

    “哈伊!”两名倭寇立刻答应了一声,没有再和官兵纠缠,转身就朝着陆缜他们策马而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