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9章 祸起萧墙(上)
    竹坑村因左右皆是茂密的竹林,只有一条并不甚阔的小路穿村而过才得了这么个名字。如今,在村口通往东北方向的小道上,却叫清格勒发现了有两道不该出现在这等小村落里的车辙。

    大明太祖朱元璋可算是一个喜欢掌控一切的极权主义者了。无论官员百姓,举凡他们的衣食住行,他都会巨细无分地加以定下规矩,这其中,人们出行时所乘坐的车轿规制也在他的规定之下。

    若是寻常之人,自然无法从地上有些杂乱的车辙里看出什么来,但清格勒作为锦衣卫,在这种事上却有着远超常人的敏锐,只看了几眼,就瞧出了其中的问题所在:“大人,从这车辙两轮间的间距来看,其主人该是七品或以上官员,又或是他的家属。”

    本来正因为这一村无辜被倭寇所杀而心里发沉发恼的陆缜一听他这声招呼,立刻就赶了过来。同时,鲁百户等几名军官也神情紧张地凑了过来:“此话当真?”

    “错不了!”清格勒很肯定地点点头,并说出了自己判断的依据:“寻常百姓是不敢乘坐这等大车的,而且前面挽车的还是两匹个头不小的骏马!”说着手指已点在了前方有些泥泞的道路之上,那儿正印了几个碗口粗细的马蹄印。除了这些马蹄外,道上还有另外一些凌乱的脚印,也顺着车辙在往下走,显然是屠村的倭寇发现了马车,所以直接追了上去。

    “这村子里怎么会有官员?”陆缜真是感到有些意外了:“他会是什么人?是周围某县的地方官,还是路过杭州的官员?”

    他这一问题却连清格勒都答不上来了,只能在那儿默默摇头,同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他的身上,等着他做进一步的安排。

    被众人这么一看,陆缜才猛地醒过神来。这事儿可不小哪,自己等人不知道也就罢了,现在知道有官员可能在被倭寇追杀,若不赶上去相救,朝廷事后怪罪下来可是有些不好推脱了。

    这还不算,陆缜更担心的,是这官员要是周边某处镇子或是县城的官吏,一旦他真落入了倭寇之手,让他们以其为人质骗开了城门,那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转过这个念头,陆缜再不敢耽搁,立刻回头对鲁百户道:“鲁百户,事情紧急,咱们必须追上去。无论如何,总要找到这被倭寇追杀的官员才好。”

    鲁百户张了张口,本来很想劝说陆缜莫要冒险的。但看到这位通判大人严肃的面容后,到嘴边的话还是吞了回去。最后一咬牙道:“大人说的是,此事关系重大,我们不能不作追查。小的等,听凭大人吩咐便是。”

    “那就追上去!”陆缜把手一挥,回身就跳上了早跟过来的马匹。

    这时,清格勒又凑了过来:“大人,小人觉着你还是不要冒这个险了。倭寇凶残成性,若真碰上了他们,恐怕会让您有所损伤。不如就让我们几个和这些将士追上去吧。”

    陆缜手捏缰绳,闻言却是笑着摇头:“我知道你这是为了我的安全考虑,但是如今这局势,我身为此行主官岂能缩在后面?那样一来,这些将士会怎么看我?真遇上了倭寇,恐怕他们连作战的勇气都没有了。所以,纵然再是艰险,这条路我也必须走下去!”说着,轻轻一踢马腹,催动骏马朝前奔去。

    清格勒的脸上不觉一阵发烫。他以往跟随在徐恭身边时,这位锦衣卫的指挥使大人总是先保证自己的安全再论其他,这让他这个当下属的也形成了自保为先的固定思维。而今日,他却从陆缜身上看到了另一种做官做事的态度,身先士卒,一切以大局为重!

    看着陆缜催马向前的背影,清格勒不觉有些发怔,但同时,心里也是一阵感动,自己跟着这样的上司做事,一定能把以往做不到的事情都做到吧!

    “放心吧,大人曾在广灵城带着将士们和鞑子正面交锋过,这些倭寇并不是什么问题。”林烈这时已牵了马走过来,见到清格勒愣在那儿,只道他在担心陆缜的安危,便安慰了一句:“而且,我们也在旁边跟着呢。”

    “林兄说的是,是我多虑了。”清格勒赧然一笑,这才翻身上马,跟了上去。

    在他们背后,则是一众神色严肃,脸上还带了些忐忑不安的官兵。对他们来说,这次过去可比刚才要危险得多了。刚才来竹坑村,还不好确定到底会不会碰上倭寇,但这次沿着痕迹追上去,恐怕十有**要和倭寇战上一场了

    此时的杭州城,气氛比昨日要凝重压抑了许多。

    因为昨晚和今天,陆续有消息传递回来,都是派出去的斥候发现了倭寇的踪迹。但是,那些奉命带兵围剿倭寇的军队,却一直都没有任何的反馈回来,就仿佛倭寇会飞天遁地般,让出城的官军找不到他们的踪迹。

    这样的消息,可比得知倭寇的真正位置更叫人心惊。民间更是不断传说着宁波城被破的各种消息,直闹得人心惶惶。好在提刑司的人及时出兵加以弹压,才让这种扰乱人心的说法得以终止。

    但是,城防上已然比昨日严厉了许多,那些被陆缜劝来杭州的百姓,更是要经过官兵的层层搜身,才得准进城。而且进了城后,也都被集中安置在远离城墙和衙门的偏僻所在,显然是怕其中真混入了什么倭寇的奸细。

    等到今日天黑,城门更是早早就关闭了,最后那拨百姓,都被挡在了城外不得进入。只是刚才,城门才开了一条缝隙,放了一队行色匆匆的锦衣卫缇骑出去,却不知他们这么急匆匆的所为何事。

    在这个时候,满城军民都显得忧心忡忡,就是在这事上插不上任何手的镇守太监吴淼吴公公,此时也是唉声叹气的。

    此刻,他就正对着跟前一名与他有着四五分相似的青年道:“继嗣哪,早知道咱就不把你特意从家乡给接来了。本以为杭州这儿天堂一般,又有我照看着,你能过得好些。可现在,居然遇上了倭寇之乱,当真是”

    “父亲说哪里话,越是这个时候,孩儿越是应该随在您身边,照顾着您才是。孩儿肯来杭州可不是为了享福,而只是想在父亲跟前尽孝而已。”面前的青年忙讨好地说了一句。

    但这句话,却让吴淼大感欣慰,哈哈笑了起来:“好!好!有你这几句话,为父就知足了。”

    这个青年当然不可能是自小就进宫而被净了身的吴淼的儿子,而是他本家兄长的儿子,过继到他膝下,为其继承香火的。作为太监,最大的怨念就在于死后没有子嗣,现在吴淼有这么个继子,当然很是看重了。哪怕只是几句奉承的话,都能让这个太监大感快慰。

    见此,吴继嗣便趁机道:“父亲,其实孩儿最近正有一事相求,不知您能否帮我达成所愿。”

    “你说,只要是为父能做到的,这次事了后,一定帮你如愿。”吴淼不以为意地点头道。在他看来,如今自己在杭州地位特殊,几乎就没什么是办不到的。

    “孩儿前次见了一女子,那当真是国色天香,与她一比,我之前纳入房中的那几名妾侍就都只算庸脂俗粉了。所以”

    “却是哪家姑娘,能让你如此茶饭不思?”吴淼不以为意地问道。只要不是黄钦儒他们几个官员的女儿,他有信心都帮自己儿子弄到手。

    “听说,那是杭州花魁,云水间船上的云嫣姑娘。”吴继嗣忙说道。

    吴淼先是一愣,继而笑了起来:“你倒是有些眼光,这个女人确实美艳异常。你放心,为父一定会帮你得到她的!”

    “多谢父亲。”见吴淼答应下来,吴继嗣立刻大喜,忙再次拱手施礼。觉着与此比起来,这回担惊受怕什么的根本算不得什么了。

    两父子又说了几句闲话后,吴淼才打发了自己儿子离开。而他自己,也在两名侍从的陪伴下回到了自己位于后院的卧室,准备入睡。城里虽然情势紧张,但对他来说,只要保证自己和儿子的安全,别的一概不用在意。

    只是走进自己的卧室时,吴淼还是皱了下眉头,今日下面的人是怎么搞的,居然没有早早在房里把灯烛点上了,竟要自己摸黑点灯!

    还没等他发作,欲叫人过来点灯,一把冰凉而锋利的兵器就突然架到了吴淼的脖子上,然后一个比兵器更凉的声音也轻轻地在其耳边响了起来:“吴公公,你要是想死,就叫出声!”

    吴淼只觉着身子如堕冰窖,整个都定住了,心更是别别地跳了起来:“你你是什么人?为何要对咱家下手?”这话却是说得极轻,不敢惊动外面之人,生怕那刀真切了进去。

    “我是什么人你无须知道,我来此,只是想和吴公公你合作一把”那人贴着吴淼的耳朵,轻声道。

    又是一个周一,赶在年前求丁酉年最后的一波推荐票啊啊啊!!!!

    对了,提个醒,现在还是鸡年呢,各位不要闹了笑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