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8章 来迟一步
    “各位乡亲父老,官府这么做也是为了你们的安全考虑。大量倭寇已偷偷潜入我浙江地面,宁波城都被他们给偷袭得手了,城外百姓更是被这些野蛮的禽-兽杀死无数。虽然官军已然抽调许多前往搜寻围剿,但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哪”

    在一处离杭州城二十来里的小村庄内,陆缜正神色严肃,苦口婆心地劝着那些围在边上,满脸不信和不情愿的村民:“官府这次并不是要让你们背井离乡,只是暂且退进杭州城里以避免被倭寇所害。想必你们以往也曾听说过倭寇在沿海诸地是如何残杀我大明百姓的,你们总不希望自己和亲人被杀,自己的妻女被那些禽-兽所污辱吧!”

    “大人这话草民们自然理解,可是你要我们立刻启程,连家中财物都不能带全了,我们进了杭州岂不是也没个依靠?”一名须发灰白的老人在陆缜说了一大通后,终于上前开口道。

    而随着他这一说,不少其他村民也都纷纷接口,小声议论了起来:“是啊,像老四这样杭州城里有亲戚可以投靠的倒还有个着落,可咱们这里多半人可没亲戚在城里,这大过年的进入杭州日子可怎么过哟?”

    听出了他们的顾虑后,陆缜立刻解释了起来:“各位放心,官府既然做出了这个决定,自然不会不管你们的。早在本官出城之时,就已有人开始在城内为你们寻好了安置之处,粮食什么的也都在筹备了。只要你们进了城,虽然不比在家里,却也能安心过上几日的。

    “至于你们家中的财物,轻便些的自可随身携带,其他的,大可先藏起来。想那倭寇纵然来了,有我大明官军在侧也是不敢随便乱来的。何况那些家产固然重要,可人命却更重哪。钱没了,可以再赚;但这人没了,可就活不过来了!”

    一番情真意切,言之在理的说辞之后,这一庄百姓终于被陆缜给说动了,在乡中老人的指挥下,各自回家,草草准备了一下后,便拖家带口地朝着后方的杭州城而去。

    陆缜见状,总算是松了口气,接过林烈递过来的水囊,咕嘟嘟地喝了一通。这半来个时辰劝说下来,他只觉着喉咙都要冒烟了。幸好此地百姓还算通情达理,自己一番安抚解说下,他们总算是肯去杭州暂避了。

    “大人,你为何非要说这么多,浪费这么多口舌和时间。其实我们大可以直接命将士把他们驱赶了去杭州城。”竺畅在犹豫了片刻后,还是人不住问出了自己心里的疑惑。

    陆缜把水囊递还给林烈,看了这个曾经的帮会中人一眼,摇头道:“民可是有志不可使知之么?真这么做了,我固然省事了,可是这些百姓会那么听话直接就去杭州么?若他们在路上耽搁一下,又正遇到了倭寇来袭,却该如何是好?”

    “这个”竺畅顿时不知该怎么说才好了。

    陆缜拍了拍他的肩膀:“有些话,还是能说明白些才好,百姓总是通达的多些,我也正是因为担心其他人可能会强来,才接下了这份差事。不然好事都可能变成坏事,他们若心里有气,对如今的杭州也不是什么好事哪。”

    “是!小人错了。”竺畅忙低头认错道。

    “我没有怪你,这事能想通的,也没几个人。”陆缜冲他安慰似的一笑,这才朝不远处的一名百户高声招呼道:“鲁百户,烦请你派一队人马护着他们回杭州!”

    鲁百户忙答应一声,立刻就去安排人手了。见此,一直拿钦佩的眼神看着陆缜的清格勒却靠了过来,小声道:“大人,我们劝了四个村子的百姓避入杭州,也已调了差不多五六十人护着他们回城,照此下去,可用的人却是越来越少了呀!倭寇不知身在哪里,是不是有些冒险?”

    “我知道有些冒险,但百姓有了官兵在旁护着心里才会安上一些,这时最要紧的还是不出什么乱子,其他的却是顾不上了。”陆缜说着抬头看了看天,发现头顶的太阳又有些略略向西偏斜了些。

    这已是正月初二的午后了。自昨日一早接到军报,随后满城风雨,陆缜出城时正是将近傍晚。现在,过去了差不多十来个时辰。他们的成果还是有的,四个村镇的百姓从命退往杭州,那是足有上万条人命了,但是隐忧却也依然在侧,倭寇的踪迹依然很是不明。

    这时,几匹快马驮了斥候从前方飞奔而来,陆缜见了,赶紧让人上去打听一声。显然,这时候的斥候一定是来传递关于倭寇行踪之事的。

    片刻后,一名军卒就有些神色凝重地走了过来:“大人,刚有人发现倭寇出现在了离我处东面不到三十里的地方。虽然只有二三十人,但难保他们不会朝这边而来。”

    陆缜一听,神色也变得更加的严肃了:“他们果然是朝着杭州城而来!东边还有几个村落?”

    “东边有长安镇,那里也有城垣自保,之前我们又派快马去传递了消息所以真要论起来,或许只有一个竹坑村了。”对周围地理很是熟悉的鲁百户当即回答道:“不过说不定那里的村民在得知倭寇到来后,也会避去长安镇,所以”

    不等他把话说完,陆缜已一摆手道:“我们还是先跑一趟竹坑村为好,若是他们还在,必然难逃倭寇毒手。要是他们走了,我们不过是空跑一趟罢了。走!”

    “可是要是我们遇到了倭寇?”鲁百户忍不住有些担心地问了一句。

    陆缜看了看身边那百多官兵:“不过区区数十倭寇,我们兵力可是他们的数倍,难道还能怕了他们不成?”

    他这一问,还真让鲁百户不知该怎么回答才好了。他很想告诉面前这位年轻的通判大人,两方交锋可不只是比拼兵力,更要紧的是战力和斗志。而以如今杭州卫下官兵的素质,真要遇上了那些能轻易把千许龙山所官兵斩尽杀绝的倭寇,恐怕是没有任何胜算的。

    但这话,鲁百户只在喉咙里转了一下,就重新吞了回去。且不说这话陆缜会不会信,即便信了真回了杭州,恐怕自己作为将领也得背负不小的罪责了。

    所以他只能唯唯称是,照着陆缜的意思继续带人护送着他朝东而去。同时,心里却在默默地祈祷着,希望这一回莫要与倭寇真个迎面给撞上了。

    因为陆缜这一行人马多半是步卒,所以行进速度并不是太快。当他们紧赶慢赶地来到竹坑村时,这天已渐渐地暗了下来。

    而此时的竹坑村里,却是寂静一片,连平常这时候该袅袅升起的炊烟都不曾见到。

    见此,鲁百户松了口气:“大人,看来这里的百姓是早早知道有倭寇过来,所以先行避去长安镇了!”

    陆缜这时的面色也变得轻松了不少,可还没等他发话呢,一旁的清格勒却盯着寂静的村子,神色有些紧张起来:“情况不太对,这竹坑村里也太静了些。要是村民都避去了长安镇,此地应该会留下家畜什么的。可现在,却连一点鸡鸣狗吠的动静都听不到!”

    他到底曾是锦衣卫里的好手,一下就看出了其中的问题。陆缜等人闻言神色也是一变:“派几人进去看个究竟!”

    鲁百户不敢怠慢,立刻点了三名手下精干军卒,让他们摸进村子里去看看,到底里面发生了什么变故。

    片刻后,村子里就发出了几声惊呼,而后一名军卒就面色苍白,慌里慌张地跑了出来:“大人,这里面里面”

    陆缜的心猛地一沉,一种不祥的预感顿时袭上心头。当即一抖缰绳,朝着村子里冲了过去。身边护卫着的林烈几人也不敢怠慢,赶紧控马追了过去,随后是其他的那些官兵

    一百多人浩浩荡荡奔进了小小的竹坑村,在来到一处门户大开的村屋跟前时,所有人都呆住了——..

    只见竹门之内的院落里,赫然躺着四具鲜血淋漓的尸体,他们的头已被人切下,滚到了一边,而身子则是扑在地上,任由鲜血流尽!

    这,是被人如行刑般,一刀砍下了脑袋而死!

    如此惨烈的一幕,纵然是这些当兵的,也是一阵阵的感到不安。而陆缜,更是面色阴沉得能滴下水来,在马上沉默了片刻后,终于翻身跳下,转身朝着另一边的院落走去。

    林烈见状,也赶紧下马跟了过去。其他人这才反应过来,也都神色紧张地朝着村子里的其他屋子走去,看个究竟。

    而这一看,所有人都惊呆了。整个竹坑村,每处院子内外都有尸体横卧倒地,粗粗看来,就有不下五六十名男女老幼死在了血泊之中。

    见此情景,陆缜的牙齿都咬得咯吱直响:“倭寇!”他们终究是来晚了一步,还是让整整一村百姓死在了这里。

    而就在这时,走在最前面的清格勒突然伏下了身子,仔细端详着泥路上的两条车辙,轻轻地咦了一声:“这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