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1章 谢家长子(上)
    浩浩钱塘江,滚滚向东流。

    江水在来到那个前窄后宽的喇叭口处时,奔流得更是欢腾,直接就投身到了更加广阔无边的东海之中。

    大海,是那么的广阔,有着多少未曾开发,未曾发现的宝藏等待着人们前去探寻。但是这一切对大明王朝的人来说,却又是那么的危险。

    自太祖时立下片板不得下海的严令之后,陆地与海洋便已几乎隔绝。只有那些胆子够大,势力够雄,能够打通官府关节的人,才会想着从海上来赚取叫人眼红的利益。

    虽然这两年间浙江沿海总有些不安分的人在打着走私海外的主意,但真能平平安安来去的,也就那么几家罢了。因为官府的严厉打击,更因为海上不可测的凶险。

    海上的凶险可不光只有那不知何时便会生出的狂风巨浪,更有那些纵横海面,来去无踪的倭寇海盗。曾经就有不少想搏上一把的家伙变卖家产,乘船出海。而结果,却落得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所以如今的东南沿海,寻常百姓也都看开了,知道这种海上走私之事不是自己这等人能干的,那就老老实实地窝在家乡,继续过着贫穷而又安定的生活吧,已很少有人敢贸贸然出海。

    但在十一月初三的这天上午,却有一艘渔船漂在了离着浙江沿海已有数十里外的海面之上。居然有人不顾方方面面的危险,选在了这么个寒冬季节里乘船出海,这实在太也违背常理了。

    其实这艘船在海上已航行了差不多三日,它不像其他想要走私的船只那样,认定了方向后,就朝着西洋诸国的所在而去。而是在靠近浙江沿海的这一带附近游弋穿梭,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东西一般。

    若是有人能来到这船上看一眼,就会感到更加的古怪。这船上只有不过五名船夫,外加一名青年。而船上,也没有想象中的丝绸、瓷器等等运往他国的大明物产,有的只是慢舱的食物和淡水。很显然,这艘船出海的目的就不是为了前往西洋各国做买卖,而是另有所图。

    一阵寒风从陆地上吹了过来,直吹得海面陡然就腾起了丈许的浪头来,小渔船在这自然之威面前显得那么的无助,随着这一个浪头打来,就高高地腾起,随后又重重地拍在了海面之上,用木板钉成的船身都发出了噶吱吱的惨叫。

    一直守在船头的汉子有感于此,忍不住担心地对刚从船舷处抬起头来,嘴边还留有呕吐物的青年道:“二少,这海上的风浪可是越发的大了,若是再这么下去,恐怕我们这船也坚持不了太久。毕竟,这可不是拿来航海远行的船只哪。”

    这个略显狼狈的青年,正是当日奉了自己老爹谢秉廉之命到处求援的谢家二爷之子谢景隆。当日在发现谢家将遭遇大难时,他便早早地安排离开了杭州,而后不久,就得知了一连串让人惶恐的消息——

    谢家真个被定了罪,全家被抄查得干干净净。而且,往日里与谢家关系紧密的那些人,无论是常赵苏等杭州世家也好,还是镇守太监,大小衙门也罢,在这事上都不敢为谢家再说一句好话。如此做派,分明就是要眼睁睁看着谢家就此完蛋了!

    得到这一噩耗的谢景隆在一番考虑之后,终于决定不走官府的路,而是毅然决然地出了海。因为他知道,官府已靠不住,只有谢家自己人,才是唯一能把大伯父亲他们从朝廷的刀口下救出来的人。

    于是,就在三日前,他乘船偷偷地出了海,并在这附近漂流了好久,只是那想要找到的岛屿,直到现在都还不见踪影。

    听到船老大的说话,他的脸色变得更加的阴沉,但心里的决定却无半点动摇,只见谢景隆狠狠地擦去嘴角的残渍,目光盯着对方:“就是死在海上,我们也要把人给找到了!”

    被他阴沉可怕的目光一盯,船老大的心里猛打了个突,无奈之下,只得点头,继续让人调整风帆,借着这阵风朝着另一片尚未寻找过的海域开去。

    虽然那岛屿大家都知道其存在,但是大海茫茫,又没有像样的海图,这么到处乱找确实有种大海捞针般的困难了。

    又是半日过去,太阳再次被拉到了西方,沉沉地散发着暗红色的光芒,似乎很快地,它就要沉入海平面之下了。这让谢景隆的心越发的沉重起来,他的内心其实也已感到了有些茫然,不知自己这一遭出海到底是对是错。

    可就在这时,他有些茫然的目光突然就眯了起来,而后指着侧面的一个黑点大声喊道:“那是什么?你们快看,那可是岛屿?”

    众船员忙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极目望去,而后他们的脸上也露出了兴奋之色,这几天的苦苦寻找总算是没有白费,岛屿终于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

    不需要谢景隆再作吩咐,那些船夫便已迅速调整了船只航行的方向,径直就朝着那个小小的黑点快速驶去。很快地,小黑点在他们眼里就变成了一块形状很不规则的小小岛屿……

    @@@@@

    这是一座方圆十多里的小岛,虽然占地不小,但在浩瀚的海洋里,却是那么的不起眼。在海水无数次的冲击下,岛屿周边更是凹凸不平,但这么一来,居然就为其创造出了一处天然的凹陷港口,正位于正对着陆地的那一面。

    此刻,在这一处港口之内,还停泊着十来艘大小不一,有新有旧的船只,这其中最大的那一艘足有七八丈长短,丈许宽,比之谢景隆所乘坐的小船足足大了三倍都不止。而在这艘船的主桅杆顶部,此时正高高地飘扬地一面三角小旗,上面用凌厉的笔触画了一只展翅而飞的雄鹰。

    若是有经常在海上往来的走私者看到这面旗帜,一定会吓得扭头就跑,因为这正是近几年来,纵横东海一带,让人提之变色的倭寇团伙海上鹰的标识。这可是一群-奸诈凶残,手上有着数百条人命的可怕贼寇哪。

    港口边上,这时正有一名瘦高身材的男子朝着前方眺望,在看到一艘小船居然朝着岛屿过来时,他的脸上便露出了异常兴奋的神色来。在舔了下自己有些发干的嘴唇后,立刻回头打了个呼哨。

    随着这一声呼哨响起,本来平静的岛屿上顿时人头攒动,那些藏在岛内洞穴,或是临时搭建的草木屋内的男人们就一个个跑了出来,都用兴奋或是诧异的目光盯着那艘即将靠岸的小船。

    一忽儿工夫,便有三四十人来到了港口边上,这里面多数是穿着有些破烂的寻常汉人,另外,还有十多名身材更矮,穿着怪异服装的,他们正是让沿海百姓恨之入骨的倭寇了。

    这船上的人都是傻的么?居然认不出海上鹰的旗号,直接就一头撞了进来?还是说他们的船出了什么问题,必须靠岸?可即便他们真是需要帮助才靠过来的,这些海盗和倭寇也不会放过送上门来的肥羊。

    当小船稳稳地停在港口处时,几个性急的汉子已经飞扑了过去,奔跑的同时,手里已亮出了刀剑等兵器,随时准备大开杀戒。

    谢景隆带了船夫刚想上岸,就看到了这些杀气腾腾直奔上来的家伙,顿时惊得脸色一变。好在他有些心理准备,见状赶紧抱拳:“各位不要误会,我是杭州谢家的人,今日是来找我长兄谢景元的!”

    听他自报家门,扑到跟前的这些家伙的动作便是一缓,但刀剑并没有因此收回去,而是**地道:“这里没有谢景元!”

    谢景隆一拍脑门,才想起了之前自己大哥说过的话,赶紧从袖子里拿出了一块巴掌大的铁制令牌丢了过去:“我……是来找海上鹰的。”

    听他这么说来,又看到了这面虽然材质普通,却阴刻着一只雄鹰的令牌后,这些人的神色才总算是缓和了些:“你来找海上鹰?你是他的兄弟?”

    “正是,你要不信,大可带我前去见他!”谢景隆忙点头道。

    正当众人犹豫间,身后已传来了一个略显粗哑的声音:“景隆,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谢景隆闻言望去,身子却是一抖,口里惊呼了一声:“大……大哥,你怎么变成这般模样了?”在他眼前的,是一名身材高大,气势不凡的青年男子。

    如果只看他的半边脸,一定会让人觉着这是个家世不凡的世家子弟,可是他的另外半张脸,此时却留了一条足有半尺长短,从眼睛到嘴角被斜斜划过的巨大伤疤,让人一看,就觉着头皮发麻。

    此人正是谢景隆冒险出海寻找的兄长谢景元,也是谢家家主,谢秉孝的独生子。

    听到对方这一声惊呼,谢景元下意识就拿手摸了下自己左颊上的伤疤,而后淡淡地道:“没什么,不过是和人交手时失了手罢了。不过伤了我的人,现在早尸骨无存了。我来问你,你怎么跑这儿来了?而且看上去还这么的仓皇不安?”说话间,他完好的那只眼睛里就闪过了一丝精芒,直让人心里一紧。

    @@@@@

    今天是小年,祝各位一切安康顺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