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3章 昨日筹谋
    如今的杭州城到底是谁当家作主?

    这个问题昨日陆缜也开口说过,不过目标却是自己的顶头上司知府华千峰,以及一名面沉似水的中年官员——浙江提刑按察使司按察使傅远忠。

    在此之前,他们两人是在质问陆缜是否对常温玉找人替死之事知情,而陆缜的回答则是:“下官也是刚刚昨日才得知大牢中的常温玉早已换了人了。”

    两名上官没有开口,只是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等着陆缜继续把话说下来。陆缜便把自己之前由人示警,知道镇守太监吴淼欲加害自己的事情不作半点隐瞒地道了出来,甚至连京城的事情也简单地说了一下。

    这一番话下来,直让两名地方官的脸色变得更加凝重起来,华千峰更是额头见汗,他完全没想到这个年轻的下属在京城里还得罪过王振这样的大人物,而且还被锦衣卫的人如此惦记。

    倒是傅远忠,此刻脸色虽然又黑了几分,却依然镇定如故:“所以你就起了疑心,并在短短时日里就找到了问题所在?”

    “正是。下官仔细翻看了最近可能与我相关的衙门文书,只有秋决这一件事情足够将下官置于绝地,自然是要多花些心思去了解的。随后就发现,这些事情是宣秉承早早就安排好了的,很明显他收了常家的好处,然后寻来替死鬼,在牢里换走了常温玉。”陆缜说出了自己的判断:“但是,最后这份确认的文书,却还是得着落到下官手上。所以若最后真出了什么差错,罪责也就是下官一人的了。”

    顿了一下后,他继续道:“发现这一问题,下官便曾借口查看府衙牢狱而去里面仔细查看过,发现那关在地牢里的常温玉确有问题。”

    “哦?你是从哪儿发现的问题?”傅远忠饶有兴趣地问了一句。

    “下官拿灯火照过他,发现他手上满是老茧,那不是养尊处优的常家少爷能有的手,所以真相已不言自明。下官昨日还再一次下去确认过,人并未被换回来。”

    “心够细,他们想拿这事栽赃与你确实有些大意了。”傅远忠呵呵笑了一下,脸色终于好看了些:“既然你早发现了常温玉有问题,那为何不说出来?”

    “下官人微言轻,又是刚来杭州不久,有些话实在不好说哪。”陆缜有些含糊地回了一句。这话里的意思很快就让华千峰听了出来,忍不住扭动了下身子,显然陆缜是在怕自己也与此事有关联哪。

    傅远忠没有点破这一点,只是继续问道:“那你就打算这么把罪名给扛下来?如果我们这次不找你,你该怎么做?”

    “这个下官早已有了准备,待会儿二位大人就会知道结果了。”陆缜却卖了个关子,然后又转了个话题:“不过现在对二位大人来说,这起掉包案子已不是最要紧的事情了,不是么?”

    “不错,这次有人想借此生事,不但针对的是你,更是我们这些与秋决息息相关的官员。一旦法场上真出了什么状况,你固然罪责不小,而我们怕也难逃干系。”傅远忠郑重地一点头。

    “那谢家与我们到底有多大仇怨,居然干出这等事来!傅大人,你说我们该不该去和谢秉孝他们见个面,让他们看紧了自己的子侄,不要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情来!”华千峰提议道。他实在不希望这两年还有这种变故出现,自己满了这一任就要致仕,实在不想横生枝节。

    傅远忠却不急着作答,而是看向了陆缜:“你怎么看?”

    陆缜没有半点拘谨,只是笑着道:“看来大人你确信此事只是那谢景昌一人所为,与谢家并没有太大干系了?”

    “那是自然,谢秉孝还没糊涂到这等地步。真要出了这等事,他谢家也别想讨了好处,只有谢景昌那样的毛头小子才会干出这等顾前不顾后的事情来。”华千峰点头承认。

    “傅大人也是这么看的吧?”陆缜又看向了另一边的傅远忠,在对方点头后,他才笑了一下道:“那要是我们咬定了此事是由谢家之人阴谋而为呢?若是事情失败,他们会付出多大的代价?”

    “这……”华千峰虽然还没想明白一切,但脸色已是有些变了,这个年轻的下属还真是个狠角色哪,居然要对谢家下手了。

    “谢家若真与此相关,而且事情闹得够大,抄家是在所难免的,有些人甚至可能难逃一死。”傅远忠冷然答道。随后,又抛出了一个问题:“但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敢问两位大人,如今这杭州城,到底是谁在当家作主?是我们这些朝廷命官,还是那些所谓的世家大族?”陆缜突然反问了这么一句。

    这让两名官员都愣了一愣。陆缜没有给他们太多的思考时间,继续道:“下官来杭州后,见了不少事情,发现此地官员确实太憋屈了些,很多事情都为那四家掣肘。难道我们就因为担心这里会出没事乱子就非得姑息纵容么?

    “若总是退让姑息,他们只会越来越不把地方官员当回子事儿。今日他谢家一个小儿能连同府衙官员栽赃嫁祸与我,他日难保其他人家不会拿各位大人开刀。即便他们不这么做,这杭州说了算的依然是他们,这是官员该有的威风么?”

    一番说辞,直让傅远忠的眼睛眯了起来,更有丝丝的寒光透出。就是华千峰,此时也陷入了深思之中。他自己这几年来的经历都在眼前,若说没有怨气,那就是自欺欺人了。

    “两位大人,寻常时候,寻常案子,我们固然是要顾全大局,不好与他们这些世家争斗,以免乱了杭州局面。但现在,既然他们都想自己来搅乱杭州局面,想乱本地民心,我们官府难道还要纵容他们么?”陆缜说着直视两名上司,一副与敌人拼了的架势。

    两人沉默了一阵后,傅远忠才缓缓开口:“你想借机把谢家铲除,这真可行么?”显然是动了心了。

    作为本省主管刑狱的主官,傅远忠可没在这些世家身上吃瘪,自然也是有怨恨的。而且现在陆缜还把话彻底挑明了,这里又只有他们三人,也没什么好掩藏的,便直接问了出来。

    陆缜点头:“只要起了乱子,查明是他谢家所为,便足以让他们万劫不复!”

    “杭州乱不得!”华千峰却立刻开口道。

    陆缜笑了一下:“下官只是说起个乱子,而不是真让他乱起来。以谢景昌的为人,这次有了机会,他一定不会放过。所以明日的秋决法场,只要提刑司没有如他所愿,一定会有他的人出来生事,到那时候,围观百姓就必然跟着起哄……哪怕他们不跟随,我们也可以让他们乱一下子。

    “不过这乱子却是在我们的控制之下的,比如早早就调集官兵在边上候着,一旦情势有变,兵马就可上前压住场面。如此,蛊惑民心的罪名也就有了,而乱子却并没有真个发生。”

    傅远忠沉吟了片刻,终于笑了起来:“好一招引蛇出洞,陆通判果然有一手。”

    “不过是一些上不得台面的小把戏罢了,大人过誉了。”

    “可是还有一个问题,常温玉的掉包案怎么说?”华千峰皱着眉头道。

    陆缜还没开口,傅远忠已笑着说道:“既然陆通判早有绸缪,想必这一点你也做好准备了吧?”

    “不错,下官已请人找到了常温玉,今晚就动手把他拿回来。等到明日上法场时,待处决的人犯就重新变回这位常家少爷了。”陆缜笑了一下道。

    其实,这才是他自保的手段。如果没有这两位大人把他找来询问情况,陆缜会在行刑之前把人换过来,那样谢景昌也就无法针对自己做文章了。不过现在,这一招自然用不到了。

    傅远忠深深地看了陆缜好一会儿,才点头道:“这确实是个一举数得的好法子。既把衙门里的一些蠹虫揪出来,又能给百姓立个榜样,还能把谢家给拔掉,让官府可以略伸手脚。”

    “不光是谢家,还有常家!”陆缜却补充道:“人是换回来了,但事情还是要追究的。无论是宣秉承,还是其他人,都要为此负责!”

    宣秉承敢在这事上坑害自己,陆缜当然不会放过他了。现在索性就把话题给挑明了。

    华千峰感觉到来自陆缜身上的浓烈杀意,竟有些感到心里发寒。这个年轻人,还真是个赶尽杀绝,睚眦必报的性子哪。出手实在是太狠了。

    但事情到了这一步,为了自身的利益,他们只能帮着陆缜把他的对手给铲除掉了。

    当常温玉被杨震的人带到他们面前时,两名官员更是没了其他想法,一个连锦衣卫都能听从指挥的家伙,他们自然是要多多合作了。

    这便是秋决前一天,陆缜与知府和按察使之间的一番绸缪,而一切也果然如他所料般不断进行。

    现在,危机已彻底解除,接下来就是反扑的时候了!

    @@@@@

    话说,这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人感到晕眩是因为耳朵里有什么耳石从里面掉出来了。。。。然后医生只要给病人一阵摇晃,又能恢复……

    之前老妈去医院居然就没找准病根,好在这次总算是能医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