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8章 秋决将至
    一直到中秋之后,都进入到了九月中旬时,陆缜在民间的才子名头才终于彻底消停下来,只因为百姓们有了新的关注点。

    不是秋收,而是秋决!

    金秋九月不光是收获的季节,更是集天地肃杀之气,让人心寒的时候。每年到了这个时候,积累了一年的死囚犯们的末路终点也就到了。

    和自古许多朝代一样,大明的死刑虽然花样百出,有斩首、腰斩、凌迟等等手段,但要笼统的分,却还是可以分为两大类的——斩立决和斩监候。

    如果要拿后世的判刑打个比方的话,斩立决就是死刑立即执行,而斩监候则是死缓。不过与后世不同的是,此时的斩监候只要不是天子下旨大赦天下,是不可能让他们从死刑变成活罪的,只是多活一段时间,待到秋天时便会处决了他们,是为秋决!

    虽然杭州地方百姓安居乐业,是全国少数几个富庶的州府,但是其中的罪案依然不少,一年下来被定为死刑的也有那么十来个。这些人一到九月中旬左右,就会被带到众人面前,受那一刀之刑。

    今年自然也不例外。而且为了教化治下百姓,这等行刑之事前,官府,尤其是按察使司衙门还会大肆宣讲普及一番大明例律,以起到警示众人的作用。

    这两天里,按察使司在搭起行刑台的同时,已经有官员在城里四处宣讲。而对寻常百姓来说,围观罪犯杀头也成了他们茶余饭后议论最多的话题,有那家中亲人患有痨病者,还在打着买通刽子手,弄些人血蘸了馒头回去治病的心思呢。

    与百姓的热烈议论不同,在秋决之前的几日里,几个相关衙门却是忙碌不堪,不光是按察使司衙门,就是府衙,尤其是负责刑狱相关之事的通判厅内,这时也是忙碌一片,不断有各种相关公文进出,需要陆缜确认。

    陆缜在清闲了好一阵后,这几日才算是彻底忙开了。直到这时,他才明白人命大如天的说法,要把几名囚犯一刀处决可不光只是在行刑台前抛根竹签,喊声杀就可以的,之前还有大量细致的文案工作需要全数做成,以避免出现任何差错。

    后天便是行刑之日,直到今天傍晚时,手头上的事情才彻底告一段落。在把最后一份文书交给跟前的谢遥,让其这就送去给知府大人过目,并最后送到按察使司衙门后,陆缜才搁下毛笔,长长地舒了口气。

    苏文乾见状,便为他捧来了一杯茶水,然后说道:“大人,时间也不早了,若觉着累的话,可以先回家歇息。现在事情都做完了,您也不必在此盯着了。”

    陆缜有些疲惫地一笑,而后又站起身来,活动了下因为久坐而有些发硬的手脚,这才道:“现在不忙着回去,还是去死囚牢里转转吧。”..

    “啊?”苏文乾有些意外地看了他一眼。这位大人做事还真是上心哪,之前就曾去过牢里几次,想不到到了今日,他又一次提出了这样的想法。不过既然上司都打定主意了,他也不好不从,便立刻出去作了安排。

    所以当陆缜来到位于府衙东北角落里的牢房时,那里的几名看守都已乖乖地等候在外,一见他到,更是纷纷上前行礼。

    陆缜面上带了笑容,摆手让众人起身,这才对牢头老李头道:“老李啊,最近地牢里没出什么岔子吧?尤其是那些被定了要被秋决的犯人,时辰将到,他们没有什么异样举动吧?”

    “大人放心,这些人犯小的们看得很牢,出不了什么岔子。而那几名死囚更是镣铐在身,连嘴里都绑着布条,不会让他们在吃那一刀前出事的。”老李头忙点头哈腰地回禀道。作为府衙通判,陆缜可算是他能接触到的最大的官员了,所以自然不敢有丝毫怠慢。

    陆缜满意一笑,这才一指紧闭的牢房入口:“本官想进去转转,你们也顺便跟我说说那几个死囚的情况。”

    “是!”老李头忙答应一声,招呼手下兄弟打开入口,然后亲自提了一盏灯笼走在前面,引了陆缜往下面走去。

    这地牢并不太深,不过往下十多级阶梯后,便已到了底部,然后便是一段不算短的石砌甬道。甬道两边,每隔丈许就有一间牢房,整个地牢里只有两三根火把照着亮,让这里的环境看着晦暗难明,有种鬼气森森的感觉。

    而更让常人受不了的,是这里古怪的气味。那是常年不通风,再加上犯人身上的臭味和某些不知名的虫鼠之类死后腐烂的气息,在潮湿环境里发酵形成的,令人作呕的气味。

    陆缜还记得自己初次进来这里时,差点被这气味熏得一个跟头栽倒在地。可即便如今有所提防,可在下到这里后,还是感到一阵不适,好半天后才能开口说话:“这里的环境确实不好,是该想法子通通风了。”

    陪着他下来的这些牢房看守只得赔笑应了一声,对此却不往心里去。天下官府的牢房其实都差不多,环境哪家不恶劣?就是刑部的天牢,不一样虫蚁满地,臭气熏天么?官府怎么可能给犯人创造太好的居住条件?

    陆缜也只是下意识地念叨了一句,这才举步往前走去。在经过那些关了人的牢房时,还有几个伸出手来,喊着冤枉。不过他们很快就被提了刀的看守拿着连鞘刀给打了回去,一阵训斥之后,也就不敢再乱来了。

    陆缜脚步不停,也没有心思去关心这里众犯人的情况,问他们是不是真受了什么冤枉就进来。这时节,被冤枉关入牢里的自然有,但更多的还是本身就犯了罪,被当场拿下的。陆缜不想做包公,也没精力去为他们一一辨冤,所以并未多作关心,只是一路往里走。

    很快,甬道就走到了底,前方便是三处只关了一名犯人的,稍小一些的牢房。这可算是特殊待遇了,要知道刚才那左右两边的牢房里,少的也有三人关在其中,多的还有五六人呢。与他们一比,这里可算是地牢里的豪华单人套间了。

    不过要让那些囚犯选择的话,他们还是宁可挤在外边的牢房里,因为这几间牢房,乃是死囚牢,是为犯了大罪,即将问斩的犯人准备的。

    因为已深入到了甬道底部,这里已没有了火把的光线,只能靠着老李头手里的那盏小小的灯笼照明。陆缜伸手就拿过了灯笼,提着它凑到了牢房跟前,努力往里照去,就见三间牢房,三个死囚或卧或坐,看着确实没有任何异样。

    而陆缜在把目光从三人身上一一扫过的同时,老李头便低声作着介绍:“这个是横行江南多年的贼匪沙通,有个诨名叫杀通天,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官府为了拿他可是死了三个差役的;这个叫胡骄,因为老婆和人通奸,一怒之下不但把那对狗男女给杀了,还连着放了把火,导致两个无辜之人因此丧命;还有这个”指着最后一人,老李头的声音明显迟疑了一下:“他是常家公子常温玉,因为与人口角,居然当街就把人给打杀,并在被府衙捉拿时还反抗杀了一名差役,所以才被定了死罪!”

    陆缜之前来时早已听他介绍过三人的情况,回去后也翻看了相关案卷,所以此刻听这三人的罪名也不是太过惊讶。只是他拿着灯笼,不断在三人身上扫动着,最后目光便全落到了蜷缩在一角的常温玉的身上。

    在盯了对方看了好一阵后,陆缜还特别蹲下了身子,拿起灯笼照了照他露在外边,却被镣铐紧紧锁着的手脚。在一番仔细打量之后,他才终于站起身来,同时长长地舒了口气。

    “大人,这是?”老李头见他如此举动,心里不觉有些发紧,忍不住问了一声。

    陆缜把灯笼交回了他的手上,随口道:“没什么,只是担心这位常公子出什么茬子,所以看仔细些好。你们做得不错,只要这次事了,本官会跟知府大人向你们请功的。”说着还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肩头。

    这一亲密的举动让老李头的骨头瞬间就轻了三两,忙笑着道:“这都是小的应该做的,大人过誉了。”要是能得这位通判大人的赏识,说不定自己能从这鬼地方调出去,那可就太好了。

    陆缜没有再说什么,便负手带了一丝莫测的笑容离开了地牢。

    随后不久,陆缜去过地牢探看的消息就已为宣秉承所知,这段时日,他可一直都让人注意着对方的一举一动呢。

    但在得到这一消息后,宣同知却只是不屑地一笑:“一切都已落定,他陆缜就是再下十次,百次地牢也已于事无补。只等后日,就可一举把他彻底从杭州城里赶出去了。那样一来,吴公公那里也有了交代,说不定我还能因此一举从这个佐贰官的位置换成正印官呢!”

    先道个歉,上午老妈突然身体不适送去了医院一直忙到现在,所以更新拖到了现在才发。。。。。

    待会儿晚上再努力码字,应该可以赶在今天第二更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