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2章 新词一阕曲一首(上)
    听云嫣说出这句话来,厅内众人的精神再次一提,知道终于是要入正题了,便纷纷点头:“云嫣姑娘请出题便是!”

    云嫣再次展颜一笑,这才缓缓退到了珠帘之前。这时,那两名丫鬟已经把一片坐席,一张矮几和一张古琴摆放整齐。他便轻轻坐到了案后,纤纤玉手在琴弦上一拨一扫,便有如流水般的悦耳琴声流淌了出来。

    声音一歇,云嫣才继续道:“小女子近来又习得一首古曲,希望能入各位大爷之眼。”说着,目光一垂,屏息静气地开始拨弄起那根根琴弦来。

    轻拢慢捻抹复挑,十根如葱白般鲜嫩,如玉石般带着光泽的指头带着韵律在琴弦间跳动,把一首曲调缓缓地送进厅内每个人的耳中。

    这曲调开始时如春日奔腾的小溪流,淙淙而欢快地向前流淌不惜,但就在不少人为此露出喜悦的笑容时,却又是突然急转而下,变得沉缓起来,如江河遇阻,又如人生中所要遇到的坎坷一般,这让在场不少有经历之人都为之动容。

    而就在大家面色有些沉郁时,琴声又是一转,变得柔肠千转,欲语还休。就如那深闺之人在思慕自己远方的丈夫情人一般,直叫听者神为之伤。而后,琴声又渐趋柔和,就如叶落归根,返璞归真,虽有淡淡的愁绪,但更多的却是一种欣然与坦然。

    一首琴曲之中居然包含了如此之多的情感纠结,这让听者直如经历了某人的一生般,彻底融入了琴曲所表现出来的人生之中。众人就这样被云嫣的琴曲所引导着,没有了其他念头,只是沉浸在那用声音构筑的世界中。尤为难得的是,她这一曲虽然跌宕起伏,几番变奏,但却衔接得没有半点破绽,让听者完全陷身其中而无法自拔。

    就是陆缜这个对音律只是略窥门径,只听得出好坏来的初学者,也不觉被她带了节奏,混不知外间时间的流淌。直到一曲终了好半天,才从那乐曲的余韵中回过神来,心中对眼前的女子生出了一丝佩服之意来。

    这等琴艺,若是生于后世,恐怕会被全国人民视作艺术家和国宝,高高地捧起来,春晚什么的一定能让她上无数次吧。怪不得云嫣能成为名噪杭城,让无数男子趋之若鹜的花中魁首,撇开她这副倾国的容貌不谈,光是这一手操琴之术,便足以声名远播了。

    而就在他由衷赞叹时,旁边已传来了几下掌声,一个略带嘶哑的声音响了起来:“好!云嫣姑娘的琴艺确实超凡入圣,在下此番登船求见果然是不负此行了!”陆缜转头看去,发现正是那独坐一桌,一直没什么表示的华服男子开的口。

    直到他这么一开口,众人才纷纷从刚才的迷醉里拔出神思来,然后个个开始摇头晃难地赞起云嫣琴曲之妙,恨不能将天下间最美好的辞藻都拿来称赞此曲之动听,真是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的仙曲了。

    另外,还有些人则一个个面泛红光,显得颇为激动。就是钱漫江,神色也是一般,眼睛里都发着异样的光芒。见此,陆缜不觉有些奇怪了,忍不住拉了他一下,低声问道:“你这是在激动什么?”

    钱漫江得意地一笑,这才低声回答道:“你是不知道,我早闻云嫣姑娘琴舞双绝,故而来此之前就作了一首用来赞她琴曲之妙的诗作,而且还曾请几名饱学之士润色过。待会儿云嫣姑娘让我们作诗以应此景,我的机会可是不小哪。”说着,又得意一笑。

    陆缜这才恍然,显然身边其他客人也是因为自己有所准备才显得如此兴奋的。就跟后世考试时自己押中了试题一般,看着熟悉的题目,那种志在必得的感觉确实很美妙。..

    只是,既然云嫣琴艺精妙已是尽人皆知的事情,她今日奏这一曲会真的只让众人作诗词以相和么?当然,要真是如此,自己是完全拿不出任何表现来的,毕竟临时作诗自己根本没这本事。

    “多谢各位公子老爷赏脸叫声好,云嫣身无所长,也只有这一点琴曲和一点舞姿能入诸位法眼了。”直到众人吹捧的话语渐渐停歇之后,云嫣才起身款款地冲众人福身行礼。

    而当她说完这话,站直身体时,众人的目光都有些灼热地盯了上来:“云嫣姑娘,不知你第一道试题却是什么?可是要我们以诗词来和你之琴曲么?若是如此,我这儿已有了一首绝句”

    云嫣歉然地一笑,这才再次行礼:“各位,云嫣或许是要让你们失望了。”

    此言一出,本来都准备抢先吟咏出早已准备好的诗作的几人面色就是一变,有些尴尬地愣在了当场。而陆缜,则现出了一丝了然的笑意来,要是事情这么简单,她云嫣还能被称为杭城众花魁首,为万人吹捧,为无数男子心心念念却求而不得么?

    在众人诧异目光的注视下,云嫣再次开口:“其实此曲除了之前找到的古时残本,也有一些是云嫣自己心境的体现,并融入了琴曲之中。所以今日想请各位做的是,也用乐曲来应和此曲,谁能找到云嫣在曲中的心事所在,并和得好的,云嫣便会敬他三杯。”

    题目亮出,众人的眉头也随之紧紧地锁了起来。

    这题目着实刁钻,看似只有一题,其实却分作了三题。其一便是得找到云嫣藏在这琴曲之中的心意到底为何;其二则还得会用某种乐器;最后一步才是与之心意相通,用乐声来与之交流。

    这可就有些难为人了。厅内众人若论诗词,除了陆缜之外都还是有些本事的,但论演奏乐器,恐怕就有半数之人要挠头了。或许他们多少都会些琴艺,会吹几声箫笛,但是有云嫣刚才琴曲的珠玉在前,他们的这点能耐还能拿得出手么?

    只此一手,就可看出此女心计不浅了。她也知道这些男人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但若是直接拒绝又很可能得罪人,所以就用这种让人挑不出毛病来的题目来难为人。而且最后一点,主动权也在她的手里,到底奏出来的乐曲能否合其心意,只由其心而定。

    “果然有些意思!”陆缜轻轻道了一句,又看了看身边垂头丧气的钱漫江,不觉笑了起来:“怎么样,想一亲芳泽没你想的这么容易吧?”

    “哎,白费了一番心思。”钱漫江很是郁闷地拿起酒杯来喝了口,随后又是重重地一声叹息。

    其他众人看着的模样也与他没有太大的区别,个个都满脸的纠结,皱着眉头,想着什么。终于,有人第一个站了起来:“既然云嫣姑娘出了题,我们自该解题,就由在下来拔这头筹吧。”说着,一指那刚被云嫣弹奏过的古琴:“还请借琴一用。”

    这位居然敢在云嫣弹了那么一曲后继续用琴声相和,倒也是有些自信。而随着他这一声要求,就有丫鬟把那张古琴连着矮几搬了过去。他过去稍稍拨弄之后,便开始弹奏起来。

    此曲古朴而平和,却是一曲流传千年,为众人所熟知的高山流水。此人的琴艺确实也算不俗,一曲弹奏下来,没有半点滞涩不说,琴声也让众人听得频频点头,怪不得敢在此时继续以琴声相和。

    当其琴声停止,众人回神时,他才一笑道:“刚才云嫣姑娘琴声里有所幽怨,想来是有闺愁在心,我这个知音不知能否猜对你的心思呢?”

    “公子琴艺高明,实在叫云嫣心下感佩。”云嫣却是盈盈一拜,并没有给出结论,只是把目光扫向其他众人。

    有了第一个出头的,自然就有第二个,第三个于是,这些里几个粗通音律乐器之人也纷纷出手。他们却不敢再用琴了,而是点了箫、筝、琵琶等乐器。

    而所弹奏的乐曲,也多与深闺怨情之类的相关。刚才那琴曲虽然美妙,但让他们印象最深刻的,却还是中间那段思慕良人的曲调。在他们想来,一个青楼女子,所追求的也不过是得一依靠,得一真心相待的夫婿而已,所以尽往这上去靠,甚至连司马相如情挑卓文君的那曲凤求凰都有人弹了出来。

    等到这几人都把自己的答案给出,云嫣脸上却也不见多少满意之色,虽然口里说着赞赏的话儿,但眼中却有着一丝淡淡的失落。其他人都在纠结于自己的表现而没有觉察到,但陆缜却已经发现了这一点,这说明这些人都没有答对心思。

    这时,已有一阵没人再站出来奏曲了,云嫣轻轻叹了一声:“可还有公子想答此题么?”目光便在陆缜他们这一桌和谢景昌他们那桌扫了一回,却是因为只有他们两桌人没什么动静了。

    谢景昌皱了下眉头没有动,因为他对音律本就不是太熟悉,至于跟他来的几人更不可能出这个风头了。

    陆缜被这女人的目光一瞟,不觉有些心疼起来。思忖了一下后,终于开口:“在下有一曲,只是不知此地可有我要用到的乐器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