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0章 云水间
    在举手投足间,轻描淡写就把一件棘手案子处理掉的府衙通判陆缜再次变得低调起来,不再仔细过问衙门里的大小事务,但是下面的人再不敢因为他是新来的,以及年轻的原因而小觑他了。..

    谢家和赵家在杭州有多大的势力,是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而陆缜可以让他们乖乖退让,无论如何都足以让府衙上下人等对他刮目相看了。

    不过陆缜却并没有因为这一点就沾沾自喜,反而情绪很有些低落。华千峰这等一切以稳定为主的官僚作派,让他感到极其憋屈,但形势如此,他也无法强顶,最终只得把疑惑和不安压在心底,继续自己的韬晦之策。

    这天傍晚,陆缜看着天色不早,便把面前的文书一收便欲离开。这时,门却被人从外边推了开来,钱漫江笑吟吟地探头进来:“陆通判今晚可得闲否?”

    陆缜看了这位笑得有些古怪的同僚兼朋友一眼,点头道:“当然得闲,衙门晚上又没有差事。”

    “那下官想请大人你晚上同游西湖,还望大人可以赏光。”钱漫江笑着又道。

    陆缜这次却愣了一下,甚至还觉着身上起了些鸡皮疙瘩。眼前这位不是个基吧?两个大男人大晚上的没事去游西湖?这是他们这样的人该干的事情么?

    见陆缜看向自己的怪异眼神,钱漫江却不知对方生出了此等念头,继续道:“前番府台大人为你接风,我位卑职小未能在场,今日就算是为你接风顺带祝贺你此番顺利解决了赵谢两家的案子吧。”

    人既然都这么说了,陆缜只好点头答应,只是心里依然有些疑惑:“这大晚上的,游什么西湖啊?”

    直到一个时辰后,两人一副书生打扮来到西湖南侧的码头时,陆缜才总算明白了过来。原来钱漫江所谓的接风却是请自己喝酒,而且喝的还是花酒。

    此时,随着天色暗下来,这边码头上已是一片灯火阑珊,数只硕大的花船正静静地停泊在那儿,随着湖面的流水而轻轻起伏。花船之上,不时有悦耳的丝竹声传出来,也不断有衣冠楚楚的男子在船上龟公管事的招呼声里登上船去。

    这,便是杭州有名的西湖船娘了。

    作为传说中人类最古老的两大职业之一的(女支)女业,在大明却几乎为官方的教坊司给彻底垄断了。只有少数一些城市才由某些有想法,有背景的人搞出些别的噱头来。这其中,便有眼前的西湖船娘。

    借着西湖这里的美丽景致,弄上一艘小船或是画舫,便能让寻欢客们感受到在别处青楼尝不到的滋味儿。虽然如今的西湖船娘尚未完全成名,但其柔媚的风格,却已让诸多男子心向往之了。

    就是陆缜,也从衙门里的人口中听说过诸多花船中那艘名叫云水间的画舫,以及其中花魁云嫣姑娘的名头,却没料到,今日钱漫江居然会请自己来这艘画舫饮酒。

    就陆缜所知,要登上这艘云水间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即便有钱都不成,还得有身份,或者是有请柬才行。虽然他知道这不过是画舫用以自抬身价的手段而已,但人家既然这么做了,就自又其规矩。

    所以当顺着精巧的木梯登上船后,陆缜不觉上下打量起了旁边的钱漫江,都看得他有些不自在起来了:“这船上有诸多的美人儿在侧,你怎的却只顾着看我一个男人?”

    “我只是好奇,以钱兄你的身份,是怎么能让我们两个登上此船的。刚才你居然能拿出两份请柬来,这实在太叫人感到意外了。”陆缜老实不客气地道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这不过是借花献佛而已,之前我曾帮过一人,他便把两份云水间的请柬当作谢礼送给了我。”钱漫江轻松一笑,这才在早迎出来的一名三十多岁,寻娘半老的美艳女子的引路下进了宽大的船舱。

    只看这女子走动间款款扭动的娇躯,以及不俗的容颜,就可知其当年也是在欢场里让无数男子神魂颠倒的存在。而光是一名招呼客人的管事都是如此绝色,足可体现出这云水间自身的实力了。

    “两位公子可是有相熟的姑娘,若有的话,奴家这就给你们唤来。”虽然面前两人一看就不是这船上的熟客,女子却还是温柔地问道。

    钱漫江摇了下头:“这个却是没有的。不过我们两人也是慕云嫣姑娘的芳名而来,不知姑娘能否作出安排?”

    “这个”女子脸上顿时露出了为难之色,但很快又轻轻笑道:“这个奴家可就做不得主了。我家云嫣与别家姑娘可不同”

    陆缜看得出来,她其实并不是太感惊讶,只是在演戏而已。所以便配合着问了一句:“却有何不同?”

    “别家姑娘,包括我这云水间的其他人,那都是可以任君挑选的。只要出得起钱,姑娘又得空的话,便不是问题。可云嫣却是需要由她自己来定客人的,若是她自己看中的客人,当然便会陪侍左右,若入不得她眼”女子说着,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这位云嫣姑娘倒是有趣得紧。”陆缜忍不住在心里夸了对方一句。这等炒作,倒是和后世的那些明星差不多了,如此才是名(女支)的风范,这等欲拒还迎,撩拨男人的手段确实能让好多欢场男子都觉着心里痒痒的。

    就是陆缜,此时也想去见见那云嫣姑娘一面,看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国色天香,能让男人甘愿受其挑选。而身边的钱漫江更是跃跃欲试,刚才在身边那些娇媚女子身上的目光也收了回来,急切地问道:“那敢问姑娘,我们该怎么才能让云嫣姑娘看中呢?”

    女子似是有些幽怨地看了两人一眼:“你们男人哪,就是这样。当了奴家的面,就这么迫不及待了么?好在奴家现在不是这船上接客的姑娘了,身边又没有其他人,若是被其他姑娘听了去,难说她们会有多伤心呢。”

    面对这种欢场手段,就是陆缜也觉着有些招架不住,只好道:“我们既然来了云水间,自然是希望得遇最好的那个。谁叫云嫣姑娘芳名在外,杭城上下人所共知呢?要是待会儿我们不能得到云嫣姑娘的青睐,再寻姑娘也不迟。”

    “罢了,男人都是这样,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那二位公子就随奴家来吧。”女子说着,再次扭动着柔软的腰肢,带了他们两个绕过前方的厅堂,又转上二层,这才来到了一座略小些的花厅之内。

    此时,厅内已坐了数名华衫男子,有老有少,都在手里捏了把折扇,显得颇为风流潇洒。

    与外边的那些花船,以及刚才的大厅内有些嘈杂的环境不同,这小厅里虽然也有些人,但却很是清静,就是互相间的交谈,也是轻轻的。

    这里招呼客人的也是一名年华渐去,却风韵犹存的美艳妇人,其姿色还在刚才那女人之上。一见到陆缜他们被引进来,她便一笑上前:“两位公子里面请,奴家紫菱有礼了。”说着婷婷行礼,动作轻柔婉约,让人眼前一亮。

    陆缜两个也冲她拱了下手,这才在其的安排下坐在了左手边的一处座位之上。随后,便有模样可人的丫鬟把两盏茶水端到他们面前,另外还有一些瓜果蜜饯。

    见此,陆缜就更觉好笑了。自己二人是来此喝花酒的,可现在酒也没有,菜也没有,连女人也不过面前的紫菱一人,实在有些自讨苦吃的感觉。

    但身边那几名同样来想一会花魁云嫣的男子此刻却是一脸的亢奋,虽然没有出声,但只看他们不时往前方珠帘深处望去的渴望眼神,就可知道他们的心思了。

    “这云水间倒是会做生意,把个花魁捧得如此之高,竟让这许多的恩客在此等着她,而大家居然也都甘之如饴。钱兄,看起来,今日你我想要如愿怕是很难了。”陆缜在坐了一会儿后,便低声对身边的钱漫江说道。

    这时钱漫江的脸上也有些后悔的意思了。他本就对这里不熟悉,自然也不知道个中规矩了,以为找那云嫣姑娘一会只是件等闲事,完全没有枯等的准备。此时叹了口气道:“早知道就不来这儿了。我们就该在下面找几个可心的姑娘作乐便是,何必来此呢。她就是个天仙,得不到也没有用处哪。”

    正当陆缜打算附和他的说话,找个理由离开时, 刚才的那名女子又一次走了进来,这回她又带了三名客人进到厅内。这让陆缜不得不佩服人家的手段,要是她生在后世,说不定就是个最顶尖的公关经理了。

    可是随后,陆缜却又愣住了,因为他发现,这三名进来的人里,有一人竟是认识的,居然是之前从京城南下时,跟着徐承宗一起来的那位汪举人!不过随他一道而来的却不是徐承宗,而是另一个二十多岁年纪,满脸骄傲之色的年轻人。

    而当陆缜看到汪举人时,他也把目光落了过来,神色也是一愣

    又是一个周一到来了,所以又可以厚颜无耻地求下推荐票了!!!

    推荐票有木有各位,来些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