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7章 拍卖土地(下)
    “陆大人,你这么做恐怕很是不妥吧。”谢义立刻就不满地皱起了眉头:“我谢家可是与他立有字据的,若是违反,更是要赔偿千两纹银,即便你们府衙,也不能帮咱们做这个主吧!”

    赵贤虽然没有附和着说话,但看他的神色,显然也是支持谢义这番话的,若是任由府衙把主动权拿在手里,他再想拿到可就要付出更多代价了。

    而李老实,听到要赔付一千两银子时,更是吓得脸色都白了。若非来时有人嘱咐过他,让他别乱说话,恐怕这时候他都要打退堂鼓了。可虽然不说什么,他的一双眼睛却是惶恐地落在了陆缜身上,看这位年轻的大人到底是个什么说法。

    陆缜笑了起来:“是啊,白纸黑字地还立有契约,一旦违反便要拿出一千两银子来,还真是叫人头疼哪。不过那五亩地的售价也不过四十两罢了,你居然把违约赔偿定这么高,却是什么道理?”

    “这个不过是防患于未然的举措罢了,小人也没想到竟会生出这等变故来。所以陆大人,这事还是莫要草率定论为好,不然”谢义满是威胁地停了口,一对眼睛却一瞬不瞬地盯在了陆缜身上。

    “陆大人,即便他谢家定有合约,也不可生效。这地明明是我们赵家先买下的!”见谢义这么说来,赵贤终于忍不住了,再次开口说道。这么一来,话题又绕回到了之前,依旧出现了一个死结。

    陆缜似笑非笑地看着谢义:“谢管事真是会做生意,怪不得能被谢家提拔为外管事一职。四十两的土地,愣是能让你做成千两,倒是叫人失敬了。”

    听出陆缜言辞里的讽刺之意,谢义也不发恼,只是端起茶杯来喝了一口:“这便是生意了,只要时机找得合适,自然能有赚头。”

    “说的好,看来本官也得改一改之前的做法了。”陆缜说着扫了赵贤一眼:“还是那句话,这土地由本官做主拍卖!不过你放心,本官是不会昧下你那些银子的,所以这次土地的起拍价格,就是五亩地,一千两!”

    “什么?”在场众人都以为自己产生了错觉,愣愣地看着陆缜,他居然敢狮子大开口地报出这么个价格来?李老实更是张大了嘴巴,一脸的难以置信,差点就喊出声来了。

    陆缜正色道:“本官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五亩地,一千两起拍,两位出价吧,价高者得。”

    赵贤和谢义互相看了一眼,顿时沉默了下来。全没想到陆缜会来这么一招,这让他们一时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了。这时照着陆缜的意思出价自然是不妥,可是不出,这事又办不成,实在难为了他们。

    陆缜看看他们两个,慢悠悠地来了一句:“两位若是觉着事情难办,无法出价,那本官倒是可以给你们另外两个选择。”

    “大人请说。”谢义几乎是牙齿缝里迸出的这四个字。..

    陆缜却似没有感觉到来自这位谢家管事的愤怒,依旧平和地道:“这第一条,我会把这次的事情同样告诉常家和苏家,到时看他们有没有兴趣出这一笔钱买下土地。又或者,索性让杭城里的有钱人一起出价竞买,价高者得。谢管事你也大可放心,那一千两的赔偿,本官一定会如数交给你的。”

    “不可!”听他这么说来,谢义顿时就急了,赶紧下意识地反对了一声,而赵贤也几乎同时反对出声,两人的脸色此刻都满是焦急和急切。

    陆缜早料到了他们会是这么个反应,就似是可惜地叹了口气:“既然如此,那就只有第二个法子了,你们两家共同出钱买下土地。至于价格嘛,五千两便够了,你们以为如何?”

    听到这话,赵贤和谢义同时转头看向对方,四道目光撞在一处,似乎有火花迸射出来,很快又掉转了头。可是口中反对的话却一下说不出来了。因为他们看得出来,陆缜这次可不是开玩笑的,一旦自己否了他这一提议,刚才第一条就会被府衙给贯彻下去。

    现在,三条路已摆在了他们两人面前,不是共同买地,就是竞价,甚至可能是和城中其他家族富商争夺土地,那样一来拿不拿得到地还两说,即便拿到了,恐怕付出的代价只会比那两家共出五千两更大。

    愤怒、纠结种种神色在两人面上迅速闪过,恨陆缜恨得牙根发痒的两人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半晌,谢义才开口道:“数千两银子可不是小数目,我一个下人可做不得主。”

    “没错,还容我回去禀报家主,再作定夺。”赵贤也要求道。

    陆缜接受点头:“这个没有问题。不过,我却要告诉两位,此事本官并不想拖,所以若想成事,最好在明日就给我一个答复。过了明日,这事会不会传得满城皆知我可不敢保证了。”

    这一回,两人连生气都没空和他表现了,只一拱手,便欲起身离开。

    而就在这两人即将出门时,陆缜又突然开口:“两位且慢,还有两句话我要请你们带回去。这五亩地到底意味着什么想必你们也是知道的,若是你们任何一家想独力吞下怕是会撑到自己的肚子,所以以本官之见,最好的选择还是两家联手,毕竟和气生财嘛。”

    “多谢陆大人指点。”两人**地丢下这一句话后,方才匆匆而去。

    直到他们走后,李老实才一脸惊诧地看着陆缜:“陆大人,这”

    “放心,本官不会害你的,你就等着那五亩地卖出个好价钱来吧。”陆缜笑了一下,这才命人把这位有些茫然的老实人先带到一旁的侧方歇息。以他看来,不用到明天,最迟今天下午,两家就会达成共识,共同出钱了,只要他们两家的家主足够聪明。

    府衙里的消息传得还是挺快的,不一会儿,陆通判一席话就压住两家管事的说法便传了开来。众衙门里的差役和官吏对此都是议论纷纷,不知道陆缜到底用了什么手段,居然能让如此跋扈的两家管事都只能灰溜溜的离去。

    当然,也有人觉着陆缜这是在玩火,是在给自己树立强敌,只等着看他的结果。只有一人,却是在担心他,这人自然就是钱漫江了。

    所以过不多时,钱经历就来到了陆缜的门前,一脸不安地看着他:“陆通判,你这次做得也太大胆了些吧。”

    陆缜笑着让他进来,又把门闭上,这才笑道:“我还做了更大胆的事情呢,你一定还不知道。”

    在听陆缜把事情经过说完后,钱漫江更是难以置信地盯着他:“这怎么可能?五亩地居然能卖出如此高价来?”

    “要是摆在后世,五亩地确实能卖出天价,远比几千两银子更多。”陆缜在心里暗道了一句,而后才安慰似地道:“放心,我绝不是失心疯了,因为我确信他两家是会答应我这一报价的。而且,他们事后也不会怪我,甚至还会感谢我提醒了他们呢。”

    “这怎么可能?”钱漫江瞪大了眼睛,一副见鬼的表情:“你让他们花费高价买下五亩地,居然还能让他们感谢你?你这是在跟我讲神话么?”

    “当然不是神话,因为这五亩地非同一般。”陆缜正色道。

    “有何不同?不就是贫瘠了些么?”钱漫江心里一动,知道对方要揭开谜底了。

    “你还记得昨日看到的那田地上的情况么?”陆缜说着,不等对方作答,便给出了答案:“那地贫瘠非常,不但种不了水稻,甚至连草都不多,也没什么虫子在其上作窝,你就不觉着有些古怪么?”

    钱漫江经他这么一提,才想起这点来:“这却是怎么回事?”

    “昨天我不是说了么,以谢赵两家之精明,怎么可能做赔本买卖,花钱去买下这么五亩地。正是因为这五亩地不是平常的土地,而是另有玄机。”陆缜说着,才压低了声音:“若我没有料错,这地下必有矿藏。不是银子,就是铜!”

    “啊!”钱漫江一脸的诧异,差点站起身来:“他们是冲地底的东西去的?”

    “正是。我刚才故意问了他们买地用意,他们都说要建道观或是寺院,这就更落实了我的判断。一旦真让他们得了地,他们一定会造观庙,到时便能以此为掩护,偷偷把下面的东西给挖出来了。”陆缜作着推断。

    钱漫江这时终于从震惊里回过神来:“既然如此,他们就不肯把地让出来了。”

    “我不知道他两家是怎么知道的消息,但显然他们不希望其他人再插手这事。而现在,事情已经被我所知,你说他们能不按着我说的去做么?尤其是当现在主导权还在我手上的时候。”陆缜信心满满地说道:“而且杭州这里势力错综复杂,合则两利,分则两败的道理他们两家之人还是应该心知肚明的。所以我料定,很快,他们就会把答应的结果连带着银子送过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