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3章 另有玄机
    既然知府大人都把差事给安排下来了,陆缜这个作下属的自然得把事情办好。所以回到自己的公房后,他便仔细看起了手上这份比较简单的状纸来,看能从这字里行间里瞧出什么端倪来。

    这时,向来有眼力见的谢遥便用托盘给陆缜端来了一壶清茶,轻轻搁到了他身前的几案上,也没多作打听便欲退下。恰好陆缜抬了下头,看是他,就想起了一点:“谢遥你慢走,本官要问你些事情。”

    “大人请说。”谢遥忙站定了,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你也姓谢,可与这杭州城里的谢氏一族有所关联么?”陆缜端起茶杯来,喝了一口香茶,咂摸着滋味儿问道。

    谢遥稍稍愣了一下,这才道:“小人正是谢氏旁支,也正是因为有这一层关系,我这个秀才功名之人才能在府衙里谋了这么份差事。”

    “原来如此。”陆缜了然地一点头,任何时代人脉关系都是极其要紧的一份资产。一般来说,能在县衙里当差的书吏,也得是有秀才功名的人了,至于能进府衙的,身份要求就更高些,这个谢遥能被破例自然是靠的谢家的门路了。

    他也没有在此事上深究的意思,便转换了话题:“那我跟你打听个人,谢义是谢氏一族里的什么人?”这个谢义,正是被赵家人重点控诉的对象,是实实在在的被告。

    “他是谢家的外务管事,因为是家生子,所以才姓了谢。论在谢家的地位,是要远高过小的这样的旁支的。”谢遥立刻作答,还说得很是仔细。所谓的家生子,乃是指他的父母都是谢家的奴仆,而且是卖了身的,如此他从出生开始就是谢家奴仆,身上将永远烙上谢家的印记。正因如此,这样的家生子在一个家族里会格外被主人家重要,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和本家的子侄其实没有任何区别。

    “此人性子如何?一向行事可还沉稳么?”陆缜又问了一句。既然面前这位就是谢家子弟,那就老实不客气地多问些相关之事吧。

    “谢管事虽然年纪不大,但办事最是老成,几乎没人会说他不公。另外,在对外人上,他也是很客气的,不会因为谢家的身份就仗势欺人,最是得人敬重了。”

    “哦?那你觉着会有人来衙门告他么?”陆缜不置可否地应了声,又问道。

    “这不可能!”谢遥脱口而出地叫了一声,随后才发现自己的失态,忙拱手道:“大人见谅,小的实在无法相信谢管事他会得罪人这么狠。”

    “唔,那你来看看这个吧。”陆缜这才把手头的状纸推了过去,在对方拿过浏览时,继续道:“居然有人把他告进了知府衙门,而且告他的还是赵家之人,而为的却不过是区区五亩地,你说这事怪不怪?”

    “这怎会这样?”谢遥有些不敢相信地嘀咕了一句,若非手上确实捧了状纸,上面白纸黑字地写得分明,他都不敢相信有这等事情会发生了:“这个原告赵贤也是赵家的二管事,在杭州城里也是有些名头的。这两家这两位管事居然会为了区区五亩地就到府衙打官司,也太匪夷所思了些。”

    陆缜继续喝了两口茶,这才道:“是啊,这事着实透着些蹊跷。若上面之人只是两家的旁枝,也就罢了,毕竟这样的人虽然有个靠山,但日子也就比寻常百姓好过些罢了。可他们却是两个世家的管事,这就让人难以理解了。

    “适才府台大人告诉我说这案子一定要谨慎处理,因为关系到他两家的颜面。但现在仔细想来,光是为了这五亩地两家管事不但闹得不可开交,还跑到了府衙来打官司,这事本身就让他们颜面扫地了。一旦传出去,你说外面的人会这么看待他们?”

    “这”谢遥还真不好接这话了,他毕竟也是谢家子弟,即便是陆缜的下属,也不好在外人面前说自家人的坏话。

    陆缜看出了他的为难,便一摆手:“罢了,我也不难为你,你已给了我一些提示,且下去吧。”

    “是。”谢遥忙答应一声,这才悄然退了下去。

    陆缜重新拿过那状纸,把上面的内容再看一遍,这才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轻声道:“赵家用每亩五两的价格买下了城外的五亩地,其后却被谢家抢先,用四十两买下了这五亩地,所以他们才把谢家出面买地之人给告进了府衙如今杭州的地价不过四两出头一亩,那还是得在城里的良田价格,这地却在城外,怎会能卖出这么高的价来呢?而且还是被两家争抢了买入,恐怕这其中一定大有玄机了。

    “而且以这两家一向以来的交情,也是断然不可能为了区区几十两银子的土地就擅自惊动官府的。这其中到底还有什么内情?看来我很有必要去这上面提到的城西大李庄走上一遭了。”

    拿定了主意,陆缜便站起了身来,把官服脱去,换上一身寻常的书生装束,这才出了门。不过他没有急着离开府衙,而是再次来到了经历司的签押房,冲依旧在忙碌着的钱漫江道:“钱经历,你随我出去一趟。”

    “啊?”钱漫江有些错愕地从公文间抬起头来,见是陆缜,又是一愣:“现在还是公时,下官可走不开哪。”

    “我这也是公事,你随我去便是了。”陆缜眨了下眼笑道:“反正你手头上的差事一天内也忙不完,还不如随我出去一趟换换心情呢。”

    “好吧,既然陆通判你下了令,下官只有从命行事了。”钱漫江苦笑一声,这才搁下手中的毛笔,站起身来,来到陆缜跟前。

    “走吧,这杭州我可不熟,所以一切都要仰仗钱兄你了。”陆缜笑了下道:“待会儿到了外边,你也不要再叫我什么大人或是通判了。”

    “好说,陆老弟。”钱漫江也是个洒脱之人,闻言便改口道。..

    就这样,两个穿着寻常书生服饰的年轻人就这么出了府衙大门,在随后跟上的林烈和竺畅两人的保护下,顶着头上的烈日径直朝着西边的钱塘门方向而去,钱漫江也没有询问陆缜到底是去做的什么。

    当陆缜他们出门时,位于府衙另一侧的同知公房中,谢遥正垂手站在下面,他跟前,则坐着这里的主人宣秉承。

    “你是说陆缜问了你关于谢家的事?还对这争田一案起了疑心?”宣秉承在听了谢遥的禀报后问道。

    谢遥轻轻点头:“正是如此,陆通判看着似乎对此颇有些疑心。另外,刚才他还锁了门出了衙门,应该是去那大李庄找线索去了。”

    宣秉承忍不住叹了一声:“这个陆缜倒也不简单,居然只看一张状纸,再问你几句话便瞧出了这案子另有玄机。怪不得他能在京城闯出不小的名头,甚至让吏部尚书特意给他安排了这么个位置!”

    谢遥不敢多嘴,只能在下边陪着笑了一下。说实在的,这半个多月的相处,陆缜的表现都让他觉着对方没什么本事,只是靠着科举成绩,或是朝中有贵人帮助才能有今日地位了。

    但是经过刚才的一点试探,谢遥终于发现陆缜远没有自己所认为的这么简单,他的头脑可精明着呢。

    略作惊讶和沉吟后,宣秉承又笑了起来:“这样就更好了,这次的案子确实难办,正因如此,我建议府台大人把它交给陆缜时,大人他才会答应得如此痛快。即便他再聪明,这杭州毕竟不是他的地头,也没有靠山,我看他能怎么解决这案子。这案子的原被告可都不是好相与的主儿,只要他一个不慎,便会大大地得罪人,到时我看他如何在此立足。”

    原来,这起案子会被推到陆缜手上,他宣同知居然起了关键作用。看似对陆缜很是照顾的他,原来早在暗地里算计着他了。

    谢遥只是静静地站在下边,没有对此表现出任何一点的诧异或者不安。自己这位上司看似儒雅君子的面目之后到底藏了些什么,他实在太清楚了。

    陆缜这个从京城调任过来的官员居然要堵住他拿取府衙大权的机会,那宣秉承是一定会用最阴狠的招数来招呼对方的。这次遇到两家争地的案子还只是恰逢其会,要是没有这案子,他一定会想出更歹毒的主意来。

    虽然谢遥对此有些不忍,但谁叫自己早成了宣秉承的人,早与之绑在了一条绳上了呢?所以现在,只有一条道走到黑,帮着宣同知把陆缜给坑死了。

    “好了,接下来你要做的就只是盯着他,随时把他的动作告诉我便是了。”宣秉承再次抬头,便对谢遥挥了挥手,打发了对方离开。

    对宣秉承来说,这次的案子他都不用使什么阴招,只要在旁静静地看着,就能等到陆缜得罪赵谢两家里的一家,甚至可能两家都被其得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