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2章 难得清闲
    六月的骄阳似火,直照得整座杭城都如被闷进了一只巨大的蒸笼里一般,再加上南方湿润的气候,让人一天到晚都有流不尽的汗。

    如此湿热的气候,却是树上的蝉儿最是喜欢的,自清晨开始,它们便一个劲儿地鼓噪不休,知了知了地叫着,让人不得片刻安宁。为此,衙门里甚至还让一些杂役专门拿了粘竿在院里的树上捉知了。

    身处如此环境,陆缜却显示出了与自己的年龄大不相符的沉稳,不急不躁,甚至脸上都没有半点不耐的神色。因为此刻的他,可比在广灵或是北京时要清闲许多,一天里有大半时间他都只是闲坐饮茶,甚至没事还试着弹了弹那放在角落里的古琴,只是却弹不出什么像样的曲调来。

    已经拿定主意低调韬晦的陆缜除了知府大人吩咐下来的差事,别的几乎不问。至于之前由宣秉承做下的事情,他也一并交给下面的人跟进,只是最后拍板时才随意地翻看一下,只要没什么大的问题,便直接命人办事了。

    为官易不易这一问题,此刻陆缜已经有了答案。若是想做一个为民为国,在史书里留下好名声的好官,那当官自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你得从早忙到晚,甚至夜半时分还在灯烛下处理事务。而且做这么多还未必能讨得上司下属的高兴,甚至会因为某些决定而得罪人;可要是只想糊弄日子,把一切都交给下属去办,对他们借此获取好处也睁只眼闭只眼,那么当官就变得极其容易了。至少现在的他,就很轻松。

    每日里,直到日上三竿才来到府衙应个卯。然后便是沏上一壶茶,在自己的公房里翻看下手下官吏送来的各种文书,在上面盖个印后,便又可以让他们去忙了。而他自己,则大可以看,品品茶,甚至可以去杭州城里到处游览一番,可谓轻松到了极点。

    当然,相应的,在如此情况下,他对自己手上的差事也不是太过了解,到底底下那些家伙在诸多公事上有没有动什么手脚,并因此得了多少好处,就不再他陆缜的掌握之中了。

    但这就是杭州府衙,甚至是整个大明官场里的常态,只要不是出了什么大的变故,或是有什么天灾发生,官府办事一向都是如此。不光是他,旁边的知府大人也是一般,所以也可以说他是在上行下效了。

    当然,除了枯坐之外,陆缜还是会做点别的事情的,比如在府衙各处走动一番,和其中的照磨司、经历司、司狱司和六房等下一级的官员说说话,套套交情。毕竟身在府衙之中,许多事情可不是他一人能做得了主的,和这些同样手里握有实权的中层官员打好关系,将来有什么需要用到他们的地方也就好说话了。

    对于这个从京城调来,名气不小,年纪又轻的通判,这几处县衙要紧职司的官员也是相当恭敬。当日接风宴没能和他说几句话,既然现在他主动上门,自然是要好生结交一番。

    所以虽然只半个多月工夫,陆缜在府衙里倒是混了个不错的人缘,还因为和经历司的经历官钱漫江年龄差着不大而成了朋友。

    这天午后,陆缜便又捧了杯茶水晃晃悠悠地来到了经历司的签押房前。这边的人手可比他的通判厅少不了多少,而且个个都是手上有一堆文书需要处理的文吏,但是地方却小的可怜,就是作为经历官的钱漫江,也就只能在签押房的角落处摆上一张自己的桌案,上面也堆满了各种需要处理的文书。

    一见陆缜悠闲地过来,一干书吏赶忙起身施礼。在陆缜摆手让他们别管自己时,钱漫江却苦笑道:“陆通判,你就莫要再来看下官的笑话了。”

    “哈,我只是听说有些事情是需要我这个通判最后画押的,所以才过来看看,你一个下属居然如此说话,莫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本官?”陆缜口里说着这话,脸上却挂着淡淡的笑容,显然是在开玩笑。

    钱漫江无奈地摇了下头:“真是官大一级压死人,下官岂敢在正事上欺瞒大人?喏,这一叠便是待会儿要送去通判厅的文书了,若大人真得闲,大可以现在就拿去看看”

    “不必了,其实我来是想和你说件事的。过两天府衙休沐,你能不能带我在杭城四处走走,毕竟我初来此地,还没认完路呢。”陆缜把手一摆,终于道明了自己的来意。

    钱漫江一听,心里一动道:“这个自不是什么问题了,大人相招,莫说只是陪你到处走走,就是让下官游过钱塘江去也不敢推辞哪。”

    “那好,这就说定了。过两日,我就让你游过钱塘江去。”陆缜呵呵一笑,正待拿起一份文书随便翻看,身后却传来了招呼声:“陆大人你果然在此!”

    “嗯?”陆缜循声转头,就看到一名知府华千峰的亲随正在门前跟他行礼。见他转身望来,便继续道:“老爷请你过去,说有要事相商。”..

    这半个多月里,虽然隔三差五地陆缜就会跟华千峰见个面,说些公事,但总体上却只是闲聊,还没遇到过像今日这般郑重来请的事情呢。这让陆缜感到有些奇怪,但还是立刻答应一声,和钱漫江打了个招呼,便往一旁的知府公厅而去。

    在来到那处公房门前后,陆缜才正了下自己的衣冠,上前道:“下官陆缜见过华大人。”

    “哦,是善思来了?快些进来吧,本官正有一件要事要和你商量呢。”难得低着头翻看文书而非诗书的华千峰闻言便抬起头来,冲陆缜客气地一笑,还指了指面前的那张椅子。这段时日里,这位知府上司对陆缜那是相当客气,连称呼都是叫的他的表字,而不是称其官职。

    陆缜依言迈入堂内,落座之后,目光就也扫向了案上的那份文书,仔细一看间,发现居然是一份状纸:“大人,莫非是让下官来处理什么案子?”

    华千峰呵呵一笑:“善思你果然善思,只一看这张状纸就明白了本官的用意。来,你也看一看吧。”说着指头往前一移,便把那张状纸推到了案边。

    陆缜也不客气,双手拿过,一目十行地飞快扫过,这才有些疑惑地道:“这等田产上的纷争又不是什么大事,随便交给下面的人处置便是了,大人为何要特意将之交给下官呢?”

    确实,要是县衙,接下这种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争田产的案子还说得过去,但这里可是府衙,实在没必要理会这种小案子。甚至他们完全可以把状纸打回去,让他们找自己所属的钱塘县衙来处置这等小案子。

    即便抹不开面子,也大可以让下面的司狱司之类的官员来应付,完全不必劳动自己一个推官来出面哪。要真是这等小事都要劳动自己,那这半个多月自己早忙得不可开交了,又怎么可能如眼下般清闲呢?

    华千峰并没有因为陆缜这质疑的话而露出丝毫的不满,反而苦笑道:“善思你才来杭州,所以在此事上有些放松也在情理之中。虽然案子不大,但是牵扯到的人可不简单哪,你没看上面所写的原告和被告都是什么人么?”

    陆缜这才把目光落到上面的原被告姓名上,总算是看出些端倪来了:“原告是赵家,被告是谢家”随后,脸色也稍稍变得郑重些。

    虽然他才来杭州不到一月,但如今杭城几大世家还是有所耳闻的。这其中,常、谢、赵、苏四家就是如今城内名气最大,产业最多,最有影响力的四大家族了。可以这么说,现在的杭州城有八成以上的生意和土地都和这四家有所关联。这也是当日宴会上发现被人耍了后,华千峰和吴公公都只能忍耐的原因所在了。

    现在,四家里的其中两家居然把官司打到了府衙,确实足够让知府大人感到重视了。见陆缜的神色稍微凝重了些,华千峰便道:“这状纸上提到的虽然只有不过五亩地,但是却关系到赵谢两家的颜面,所以要判好了,让他们两家都挑不出个错处来,可不容易哪。可要是判得有失公允,不说他们会不会找上司衙门反告我们一状,光是今年秋后的税收上动个什么手脚,就足够让我们府衙吃不了兜着走了。”

    他这话可不是唬人,而是实实在在的顾虑。官府在地方固然权力极大能定人生死,但这更多只是针对斗升小民的,对那些经营多年的世家大族,尤其是掌握了当地民生和土地的豪门,却只能让步了。因为官员最关键的考核指标税收,其实还是要仰仗这些家族来帮衬缴纳的。

    陆缜沉吟了片刻,这才看向华千峰:“既然这案子本就在下官这个通判的职司范围内,大人你又开了口,那下官自然不敢拒绝了!”

    路人犯了个大错。。。。把之前发过的220章重新发了一遍,好在发现得及时,现在赶紧拿222章把它替代掉,还望各位书友莫要见怪。。。。。

    另外,感谢书友23的打赏支持。。。。

    额,发现220字数要比本章多出许多,而替换vip必须字数要超过之前的,所以只能多打点了。。。。一切都是路人的错,我错了。。。。

    不过这个应该不影响订阅的价格,之前也已经满了三千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