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1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
    这一场不欢而散的接风宴,让陆缜看出了不少藏于平静的水面之下的东西。

    很明显,华千峰能以杭州知府的身份把镇守太监吴公公给请来是借了那两个未到场的员外的名头,而他之前一定是得了他们的承诺,才敢请了人来。

    这么看来,华千峰、吴公公,以及谢常两家之间一定有着极深的利益瓜葛,而且这其中作为寻常百姓的谢常两家还起了主导作用。

    一个堂堂的地方知府,一个有着宫里身份的,手里握有不小权力的镇守太监,居然还会被两个并无官职的寻常百姓牵了鼻子走,哪怕今日被放了鸽子,落了面子也没有当场发作,这就足够值得玩味了。

    而这四方面人之间的利益纠葛就更让人感到好奇。到底是牵涉到了多么庞大的利益,才能让华吴二人忍受这等羞辱?

    另外,到场的那些商人,以及知府衙门里的上下官员们又是不是也与此事有所关联呢?也就是说,今日设宴为自己接风其实只是一个幌子,所有来参加这场宴会的人都是抱了分润这块好处而来的。

    要真是如此,陆缜就又觉着有些怪异了。既然他们是为了各自的利益才聚集一堂,那又为什么要拉上自己这个才刚到杭州,并不和他们一条线的外人呢?他们就不怕从自己这边把消息传出去,从而带来后患么?

    是他们相信可以凭着自身的势力能压服自己,还是认为可以用共同分利来拉拢自己?又或者,他们有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比如为了掩人耳目,不让外人对他们的聚首产生怀疑?

    这最后一点,陆缜觉着可能是最靠谱的。因为这杭州城里真正掌握实权的既不是华千峰,也不是吴公公,而是布政使司和按察使司衙门。要是让他们察觉到这一层,恐怕华知府的官也就当到头了。

    另外就是谢常两人的态度了。他们为何会在答应之后又突然反悔不到场?难道他们就不怕遭到报复么?

    虽然从今日的座位来看,这杭州城里的势力他两家应该还在华知府之上,但他们有必要做得这么出格么?一旦真把华千峰得罪得狠了,来个鱼死网破,恐怕这两家的结局也是会相当凄惨。

    难道说他们另有凭恃?还是说在关于他们间这次的共同利益上两人已找到了更合适的合作人选,比如布政使司和按察使司的人?

    一路走来,陆缜的脑袋里不时转着这些念头,但最终依然是混沌未明的。才来杭州没两天,连衙门里的人都没认全呢,他又怎么可能通过这些细微而琐碎的痕迹来推导出杭州官场深处的种种瓜葛呢?

    在最终还是一团乱麻后,陆缜终于把这问题抛到了一边,又想到了与自己息息相关的那张银票上。这张千两的银票可着实烫手哪,只一个见面礼就送自己一千两银子,这杭州的商人还真是阔气得很哪。只是他送出如此厚礼目的却又是什么?至少现在陆缜还想不出自己手头上有任何关于那位吴落玄的问题,是未雨绸缪,还是另有打算?

    无数相干或不相干,或大或小的问题纠缠了一路,陆缜依旧没能想出个所以然来。不过有一点,他却是可以肯定了,那就是杭州城的水可远比自己所认为的要深得多。

    这座看似娇媚可人的江南古城,其光鲜的外表下,却隐藏着足够把所有人都吞噬掉的滔天暗流!

    那自己该做何应对和选择?

    这一点,在陆缜次日酒醒之后便做出了决断。

    如今的大明天下就是如此,在盛世的华衣底下掩盖的却是惊人的丑恶与**。以如今自己的地位和能力,是不可能真把这种丑恶完全剔除的。尤其是在杭州这样天高皇帝远的南方,一旦真和盘踞在此多年的世家力量,以及官府势力对立起来,恐怕他们中的任何一方都能轻易把自己给除掉。

    虽然自己已决心为大明做些事情来改变几年后的历史,但是这一切的前提却还是在保证自身安全之上。既然自己确实对此无力反抗,那就索性置身事外,只是冷眼旁观,等到将来自己能有实力来扭转这一切时,再做些实实在在的事情也不迟。

    他可不是眼里揉不得半点沙子的耿直汉子,还是懂得进退的。何况,这次来南方之前胡濙就曾提醒过自己,到了江南就莫要再如京城般乱打乱冲,招惹麻烦。

    当时,陆缜只道他是因为江南乃是朝廷的钱粮重地不好出什么乱子才这么告诫的自己,现在看来,显然是胡部堂他知道些什么内情,才早早地提醒自己。

    既然连朝中重臣都知道有问题却不好插手,那自己一个小小通判就更没有必要去冒险了。反正自己来此也只是为了养望韬晦和增加些做官的资历,那就只要把上面吩咐下来的差事办妥,其他一切都当看不到好了。

    于是就在来到杭州数日后,陆缜就已做出了今后几年的规划,决定平平静静地当个不生事的官儿,等着胡濙在几年后把自己调回京城。

    可是他的这一想法真能如愿么?..

    南京,某处僻静的院落之中,面色阴沉的毛顺来到了位于中间院子的一处有数名佩刀汉子把守的屋子跟前。

    他是昨天才到的南京,一路从北京策马赶来,可着实辛苦。但毛顺却没有多歇,今日一大早就赶到了这处锦衣卫在南京的秘密据点,来见他希望看到的人了。

    见是自家百户大人陪了对方而来,那几名守卫立刻就抖擞了精神,抱拳行礼。那名引路的百户却是板着脸问道:“那人肯招了没有?”问话的同时,还小心地偷眼瞥了身后的毛顺一下。

    毛顺也眯了一下眼睛,看向门前几人。那为首的锦衣卫总旗似乎也感觉到了压力,忍不住吞了口唾沫,这才回道:“咱们几番对他用手段,昨天四更时分,他便肯招了。”

    毛顺这才满意地一点头:“带我进去,我要亲自问他。”

    “是。都督请。”百户立刻露出一副巴结的模样来,亲自上前为毛顺打开房门,只是里面传出的一阵混合了屎尿臭味和血腥味的古怪气味还是让他脸上的神色为之一变。

    好在毛顺倒不是太在意这里的环境。北京镇抚司诏狱里的味道比这儿要大得多了,他不一样天天都要进去转上一圈。没有任何犹豫,他便迈步走了进去,而后,目光就落到了那个蜷缩在屋子一角,几乎一动不动的身影。

    “许大,把你之前交代的事情再说一次,我们便会放你离开了。”那百户在帮着毛顺把门关上后,立刻寒声问道。

    角落里的人听到声音先是一阵颤抖,随即才条件反射似地道:“我什么都招了,不要再折磨我了,我什么都招了”

    “我是让你把之前交代的事情再说一次,快些!”百户上前一步,把人从角落里提了出来,然后狠狠掼在了地上。

    一声微弱的惨叫随即从其口中飞出,这时才似乎明白了话中之意,吃力地说道:“那夜在山东被救上魏国公府的两人,其中一个早早就死在了船上。”

    “你说什么?”毛顺眉毛一挑:“再说一次!”他之前从山东得来的消息可不是这么说的,听那里的官员所传,是人被随后的大夫给救了,怎么到他这儿却成了这般光景?

    “确实是如此小的还看见了尸体,是个四十多岁,脸庞瘦削的男人”吃足了锦衣卫手段的他已不敢有半点隐瞒,生怕对方不信再对自己动手,所以赶紧把一切都说出来。

    “徐恭已经死了?”马顺拿手摩挲了一下下巴:“那另一个呢?他还活着?是在魏国公府里么?”

    “这个小的确实不知。只知道他后来跟了那位陆公子一起下的船,之后去了哪里就不得而知了。”

    “陆缜”要是对方不提,毛顺还真把这家伙给忘了呢。现在想起这个在京城坏了王公公大事,又不把锦衣卫放在眼里的家伙,他依旧牙根发痒。倒是另一个跟了徐恭上船之人的生死,现在他不是太当回子事儿了。

    想到这儿,毛顺没有再在这里耽搁的意思,转身就出了门去,在出门之前,冰冷的目光在地上那人的身上一扫,都不用他吩咐,那百户已弯下腰去,双手在其下巴和脖子处左右一分,便直接拧断了这个叫许大的船工的脖子。

    出了门后,百户才小心翼翼地看着脸色不见有多少好转的毛顺:“都督,接下来”

    “接下来就不要去惊动魏国公府的任何人了,既然徐恭已死,那事情就此打住。”毛顺吸了口气道:“不过有一个人,我既然来此一趟就不能饶过了他。只是,他却不能由我们锦衣卫的人下手,你说说,该怎么对付他?”说着,便简单地说了下陆缜现在的身份。

    那百户沉思了半晌,才道:“这个,小的倒是有个主意,我们可以借杭州那些官儿的手除掉他!而要做到这一点,则需要借助一个人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