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0章 为官易不易(下)
    可叫陆缜感到有些不解的情况却呈现在了眼前,在场所有人,除了他自己,大家都并未对华千峰的到来而感到惊讶,就是华知府本人,在看那上首空着的四个座位时也没有一点反应,只是笑着和众人一一点头示意,或是寒暄两句,仿佛这是理所应当的一般。

    这一反应,就让陆缜更觉玩味,更想知道那最后三人的身份来了。

    要知道,这等正规的酒席宴无论古今那都是有着诸般讲究了,除了座位的上下之分,抵达宴会的前后也体现出了一个宾客的身份尊卑,往往来得越迟之人,身份越高,这已早就成为饮宴时的潜规则了。

    而现在,在料定更高一层的省级官员不会出席的情况下,又是什么人能有如此大的架子敢让堂堂一府知府先到一步来等他们?而且就华千峰的反应来看,似乎这早就成了约定俗成的习惯了。

    正当陆缜猜测间,华知府已来到了他的跟前,呵呵笑道:“陆通判你倒是来得早。本官还打算让我的车子载你一道过来呢。”

    这句话算是对陆缜这个下属的极度关照了,他赶紧拱手称谢:“多谢府台大人厚爱,下官因为初到杭州,正想领略一下西湖的美景,所以便早走一步赶了过来,倒叫大人扑空了。”

    “无妨,年轻人就是筋骨好,老夫现在就算想走动走动都觉着有些力有未逮喽。”华千峰笑了一声,这才指了指面前的陆缜跟众人道:“今日这场宴会便是为了替这位新任的府衙陆通判所设。你们莫要看他年轻,在朝中却已是声名远播,更是得到了吏部胡部堂的赏识,连当今陛下都对他赞赏有加的。”

    这些人无论是否早就摸清了陆缜的底,听到这话后,又都纷纷过来和他见礼,口中不断地说着年轻有为,前途无量之类的恭维话儿,陆缜也就只好笑着谦虚了两句,才算是把这种场面给敷衍了过去。

    而后,随着华千峰落座,众人也都纷纷回到了各自的席位。华知府所坐的位置,也正如陆缜之前所判断的那样,没有坐到最上首处,而是只比陆缜坐得高了一些,另外还空了三处高位。

    这让陆缜越发的好奇起来,忍不住偏转身子,就跟一旁的同知宣秉承问起了那三个还未到来的客人身份。宣秉承只是淡然一笑:“这三位身份可是不一般,那都是跺跺脚可以让杭州,乃至整个浙江都震动的大人物,今日能来赴此宴席,可算是给足了你陆通判面子了。”

    “哦?那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呢?”见对方只在那儿兜圈子,陆缜忍不住又追问了一句。

    就在宣秉承想再说什么时,外边又传来了一声拖长了的宣告:“谢三老爷,常五爷到。”

    一听报的居然不是官名,陆缜更是一愣,然后他又发现上头本来还笑吟吟的华千峰的脸上也是一僵。不过这位老人的真实反应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随即就又化作了一团笑容,还站起了身来。

    至于其他的那些客人更是如刚才迎接华千峰般簇拥了过去,坐在最后边的那几个商人身份的家伙更是满脸堆笑,比迎接华千峰时更加的巴结。这一切都落到了跟随着过去,却只落在众人之后的陆缜眼中。

    进来的,是两个穿着丝绸衫袍,一脸精明强干的中年男子。一见众人迎出来,就各自抱拳说了几句场面话,而后才把目光落向他们的身后,看向只是站在席位前的华千峰。只一愣怔后,他们便分开众人迎了上去:“见过知府大人。我等因为家中事务缠身,所以来晚了一步,还望恕罪。”

    “无妨。”华千峰有些勉强的一笑:“两位员外今日都不得空么?”

    “本来家兄和谢员外是打算过来的,不过刚才突然有京城的贵客到访,所以他们一时走不开,只有让我二人过来给知府大人赔罪了。”常五爷笑着解释道,一旁的谢三也点头表示认同。

    既然对方都这么说了,华千峰只好接受也似地笑了一下:“那是本官和陆推官定错了时间,倒叫两位员外为难了。不过二位能来也足够给老夫面子了,请上坐。”说着,一指上首的两个位置。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随即都摇头道:“不敢,小的不过是寻常商人,可不敢坐到府台大人的上头,还是大人上座为好。”

    华千峰也不坚持,点了点头,便走到了比刚才高了两个的位置前,那两人稍微迟疑了一下,才有些勉强地落了座。

    一旁的陆缜见此,就知道让华千峰早到且让座的只是这两人的兄长,也就是所谓的谢常两个员外。现在两个正主儿不到,居然只派了自己的弟弟前来,显然让华知府的面上很有些挂不住了。

    正思忖间,外间又报了名:“吴公公到!”

    这一句话,让在场众人都精神一振,纷纷再次起身。这回,连华知府也顾不得什么身份了,赶忙疾步抢下,看不出半点刚才显露的老态。陆缜见此,也赶紧跟了上去,同时也知道谜底终于揭开,那个最高的主位居然是给这个在杭州地位极其特殊的镇守太监的!

    所谓镇守太监,乃是大明前期创立了司礼监后就在地方推行开来的一种制度。在天下一些重要的州府,天子都会派遣宫里得力的太监前往坐镇。他们有的是守在边关,起到个监军作用,有的则是留在财税重地,帮着宫里监督,顺便敛取钱财。

    杭州作为天下数得着的财税重地,天子更是会派出宫里极得信用的太监前来坐镇。而除了这一职责外,他还负责了杭州织造局的相关事宜,其权柄在一省之地也就地方三司——布政使司、按察使司和都指挥使司能与之相比了。

    想不到,今日自己的这场接风宴规格竟如此之高,居然还请到了镇守太监,这让陆缜都觉着有些吃惊了。随后,再想到那两个未曾到场的地方员外,他又生出了一个念头,或许为自己接风设宴只是一个由头,华千峰真正要请的还是这三个主要宾客。

    正想着间,前面有些白胖,看着笑眯眯,如弥勒佛一般的吴公公已与华千峰见了礼,相携着朝前边的席位处走去。只是当他的目光落到谢常二人身上时,眼中却闪过了一丝阴郁之色。

    似乎是受这一点变故的影响,接下来的饮宴气氛就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了。

    虽然今日酒宴上的酒菜都是极上品的,不但杭州的几样最有名,最名贵的菜式都上了,甚至连酒都是十八年纯的女儿红,倒出来时都作琥珀色,酒香弥散开来连楼梯上都能闻到,还有几名模样俏丽的使女如穿花蝴蝶般游走送菜,再加上边用丝竹吹奏悠扬曲调的十多名美人儿,但因为上首两人的神色都显得有些不快,所以众人也就不敢肆意说笑,宴会显得颇有些压抑。

    虽然也有人还记得陆缜才是今日宴会的主角,但敬酒也不过是走个过场,对他的恭维祝愿甚至还不如刚才初见时来得热络。如此,就更让陆缜确信今日这场宴会内里有别情了。

    不过他才到任没几日,连这些人到底是什么身份都还弄不明白呢,所以也就猜不透这其中到底暗藏了哪些玄机了。

    既然想不通,那就不想了。陆缜觉着事不关己,而眼前的这一桌子酒菜看着显然要好几十两,都抵得上自己一年的俸禄了,便老实不客气地大吃大喝起来。如此,整个宴会之上,也就陆缜一个是在真正享用这等精心烹调出来的美味,其他人个个都有心事,连对着如此珍馐都是味同嚼蜡。

    如此压抑的情景,酒宴自然不可能持续太久。只过了半个多时辰,最后一个到的吴公公便借口身体不适告辞离开。

    然后就是知府大人,也说自己年迈需要早睡而早早地走了。在到了入更时分时,众人便都纷纷起身告辞,看他们桌上的酒菜,却是大半都没有动过。

    陆缜见此,也就把最后的那点美酒喝完,便跟着起身往下走。当他来到楼外,招呼了在下面用饭的林烈,想要这么走回去也好醒醒酒时,一个声音却在背后响起:“陆通判且慢走。”

    “嗯?”陆缜闻声转头,就看到一个身材有些肥硕的男子匆匆追了上来,此人还有些记忆,却是坐在酒席中间位置的一个商人:“阁下有何贵干?”

    “刚才席上多有不便,所以忘了跟大人你见礼了。”这位商人讨好似地拱手:“小的吴落玄,乃是城里的一名小商人,今日能见到大人如此才俊,实在是莫大的荣幸。”说着,似乎觉着拱手什么的还不足以表达自己的激动心情,甚至有些无礼地上前拉住了陆缜的双手。

    陆缜没料到对方会来这么一下,居然没能躲过,就这么让一双有些滑腻的肥手拉住了自己。就在他想要挣脱时,却发现手里多了一件东西。

    只陆缜一愕然间,吴落玄便已松手,笑呵呵地冲陆缜再一拱手,这才告辞而去。

    在其走后,陆缜才展开了手中之物,这是一张叠小了纸,借着月光一看,赫然是一张银票,一张价值千两的银票!

    之前陆缜还觉着在杭州为官不易。但现在,人家一出手就是一千两银子的好处,比魏国公府给的还多。这么看来,似乎在此为官要比想象中的容易许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