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8章 为官易不易(上)
    正当陆缜和知府华千峰说着寒暄的话时,又一名四十多岁的官员走了过来,这是个模样俊秀,举止儒雅之人,来到门前就已拱手:“华大人,听说新任的推官已经来了?”

    “哦老夫来为你们介绍一下,这位便是新来的推官陆缜陆大人了,而这一位,则是本府衙的同知宣秉承,宣大人还请进来说话。”华千峰忙笑着为二人介绍道。

    陆缜忙也从座位上站起身来,冲进来的儒雅官员见礼:“原来是宣同知,今后在衙门里可要请你多多帮衬了。”

    “好说好说,你我既为同僚,理当互相帮助。”宣秉承呵呵笑道:“说起来,整个杭州府衙,就我最是迫切希望陆大人你能快些来了。”

    见陆缜有些疑惑看向自己,宣秉承又笑道:“你是有所不知,上一任的魏通判突然因病离职,知府大人又忙于其他公务,所以便将通判的职权先交给了我来处置。这么一来,可把我忙得不轻哪。幸好,现在陆通判你到了,那我也可以松口气了。”

    “如此,下官真要多谢宣同知你出手相助了。”陆缜笑着拱了拱手,但心下却是一动。他看得出来,对方在说这话时眼睛深处是带了些不舍的,显然有些言不由衷了。

    其实这也很好理解,因为在一个知府衙门里,除了知府大人外,就数通判的权力最大了。同为知府的佐贰官,通判不但有专属自己的公厅,而且还掌管了一府之地的刑狱诉讼、粮食运输以及江海防务等职权,那可都是实实在在的权利啊。至于同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却只是知府大人的助手,权力比之通判可就要小上许多了。

    之前宣秉承代领通判事,权力一定不小,现在陆缜到了,他有所失落也是人之常情。对此,陆缜也没有深究,只是笑着谢过,而后又和这两人说了些京城的掌故闲话,三人倒也和乐融融。

    一番交谈下来,华千峰的脸上渐渐就有了些倦怠之意,看出这一点的宣秉承便笑着道:“既然陆大人你来了,公事就得全交还给你,还请你待会儿就去通判厅交接一下。”

    “这是自然,有劳宣大人了。”陆缜说着又看了华千峰一眼。这位知府大人打叠了一下精神,这才道:“说的是,陆通判你身上责任不轻,确实该把公事尽快接过去,现在去厅里转转也是好的。本官另有事情需要处理,就不耽误你们交接了。”说着冲宣秉承点了点头。

    宣秉承会意,起身就跟陆缜做了个请的手势。于是,陆缜二人便一前一后离开了知府大人的公房,转出小院后,又来到了由一堵花墙隔开的另一处通判厅所在的跨院之中。

    此时,院内已经有不少文吏和差役、杂役等候在那儿了。一见二人进来,就纷纷弯腰施礼,拜见自己的新上司。陆缜见了,也只是笑着让他们起身:“各位不必多礼,本官也是新来,今后的一切还要多多仰仗各位呢。”

    “陆大人放心,这些人都是府衙里用熟的老人,个个都踏实肯干,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宣秉承夸了他们一句,随后又点了两个书吏跟着进屋,让其他人各自忙自己的事去了。

    这公厅也和旁边的知府大人的公廨一样,有数个房间组成。其中正面那间最大的,便是通判日常处理事务的所在,而两边则还有四间签押房,那是下面这些人办事的地方了。此时,陆缜就由宣秉承引进了那间大屋,一进屋,就让他眼前一亮。

    只见这里面的一切都井井有条,两面墙上摆放着各中书籍和卷宗,案头文房四宝和烛台等物一应俱全。另外,还有棋桌、茶桌,案后墙上还挂了一副“淡泊以明志”的书法。在日头斜斜照进来的一处角落里,更摆了一张焦尾琴整座公房给陆缜的第一感觉就不像是官员日常处理事务的所在,倒更像是某个文人雅客家中的书房了。

    见陆缜明显愣了一下,宣秉承便解释道:“这是本官之前在此处理政务时随手布置的。若是陆大人觉着有何不妥,叫人换了就是了。”

    “不必,这样挺好。”陆缜忙摇头道。哪怕他不满意,这时候也不会当了对方的面否认。何况,这里的环境确实不错,身处其中办公应该不赖。但随即他又有些担忧地道:“只是这么一来,宣大人你那边可就要短缺东西了,我可不敢夺人所爱哪。”

    “这个陆大人不必担心,我那边还有一套呢。若不嫌弃东西老旧,陆大人尽可用着。”说着,宣秉承给跟进来的两名书吏也打了个眼色,命他二人上前:“这两人,苏文乾和谢遥,都是在衙门里当了多年差事之人,对通判厅的大小事务都极熟悉,之前本官也是得他们之助才没把差事办砸,若是陆大人你不嫌弃,也可让他们先留在身边帮手。”

    “这么说二位也是宣同知你身边的人了?”陆缜闻弦歌而知雅意地问了一句。

    宣秉承却很坦然地一点头:“不错,他们已追随我五年了,不知”

    “如此便多谢宣同知出手相助了,本官初来乍到的,对这里的一切都很陌生,确实需要有人在旁提醒帮衬一把。”陆缜笑着应承了下来。

    见他答应,在场的其他三人也都露出了会心的微笑,只是那谢遥的笑容里,却带了些更深层次的意味,但也只是一闪即逝。

    把人交代之后,宣秉承又指了指左手边的一排文书:“那些就是今年以来通判厅里的各项差事细目了,陆大人这几日大可先看看熟悉其中的门道,若有不明的,让他二人来找我便是。只要能帮上手的,本官一定不会拒绝。”

    “如此,多谢宣大人了。”陆缜再次拱手作谢。在对方走后,他才又看向了面前两名留下来的文书,这两人都三十来岁年纪,身上的书卷气似乎已被衙门里的差事磨得不见,倒是显得干练了许多。

    见他打量自己,苏文乾低了下头,算是行礼,而谢遥则回望了过来,脸上依然挂着笑容:“不知大人有何吩咐?”

    “你们可是杭州本地人?”陆缜转身就坐到了那张宽大的椅子之上,随手拿过案头的一份公文打开却不看,问了他们一句。

    “回大人,我们确是杭州本地人氏,因科举不成,这才在衙门里谋了条生路。”谢遥立刻回答道。

    “那就好,今后很多事情可能真要麻烦到二位了。现在还请你们把最近这两个月来经手的文书都罗列出来,本官也好先熟悉一下。”陆缜笑了一下吩咐道。

    “是。”苏文乾话不多,动作却是不慢,立刻走到一旁的书架前,目光一扫,就那厚厚的一沓文书给抽了出来,双手捧着放到陆缜面前:“这些就是了。”

    陆缜不由点了点头。他本以为对方会在这种交接事情上和自己玩拖延呢,现在看来,却是自己有些多虑了。把这些公文展开了随便一扫,就见上面多是一些由通判厅接手的大小案子,以及河务巡防之类的记录,至少表面看着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大人要是没其他吩咐,我们两个就先下去了。”谢遥见陆缜看起文书来,便想告退。

    陆缜点头答应后才想起事来:“对了,你们离开时让人将等在外面的四人叫来这儿,他们是本官的亲随,今后就要在衙门里谋个差事了。”

    这种事情在如今的地方衙门那是相当普遍的事情,哪个官员就任不带几个亲信呢?不然到了人生地不熟的府县为官,恐怕得被地方势力给彻底架空了。

    两人对此也没有任何的意外,点头答应,便要离开。可这时,陆缜又想起了一件关键的事情来:“对了,这府衙后头可有为咱们准备住处么?”

    照着以往的规矩,府衙县衙都是会给几名主要官员配备后院的,这也算是大明官员的其中一项福利。但是,之前的广灵和大兴两县却只有他一个县令住在后衙,所以来了杭州他就有些不确定了。要是这里不提供住宿,自己可还得想法租房了。

    两个文书明显愣了下,谢遥才道:“这府衙后面早充作了库房、马厩等用处,再加上几处公厅都拓宽过,所以就是知府大人也是在外面找宅子自住的。”

    这下轮到陆缜发愣了。这杭州城里的官员还真是敢想敢做哪,居然连知府大人都不在衙门里坐镇,而是跑去外边租房,这可大大违背了朝廷的规定。不过这事显然在此早成了规矩,他也没有针对的意思,便一笑道:“好吧,那不知附近可有适合的宅子,本官今日才入杭州,可还没找到落脚的地方呢。”

    现在看来,这杭州推官确实不易当,居然还得自己想法儿找宅子入住,而以此地的繁华来看,这屋子的租金应该不会太便宜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