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章 江南好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白乐天的这首忆江南虽然只三句,寥寥二十七字,却用极简的笔触给人描绘出江南之美。

    当陆缜与那同行一路的白联分别,踏入杭州城,目光所及都是那黑瓦白墙,身边有小桥流水,曲径通幽处更有几户人家时,脑子里闪过的第一反应便是这一首诗了。

    虽然穿越之前,陆缜也算是江南人氏,但那是后世的江南,早与上千年前诗人所沉醉描摹的江南完全不同。那里的钢筋水泥,高楼大厦早把原来江南的婉约柔媚彻底掩盖,全国的大小城市除了规模和楼房的高度,几乎是没有任何区别的。

    但在几百年前的大明朝,南北城市之间的差异却是如此之大。不光是气候,身处的环境也是天差地别。杭州呈现在他面前的,就是那梦里和诗中的水乡模样,道路边上就有清浅的河道,时不时地,还有一条小舟悄然从身边划过,又蓦地消失在某一处拐角,或是在穿过某座小桥的桥洞后被桥身遮住身影。

    如今正是五月时节,端午已过,天气也渐渐热了起来。城中的男女老幼都穿着轻薄的衫子,面带闲适微笑地行在街道之上。时不时地,还有几个农人会担了一担莲蓬在那儿沿街叫卖,吴侬软语之下,便是那叫卖声都像是在唱戏,那么的叫人沉醉。

    陆缜在这个时代到过三处大的城市——大同、北京以及如今身处的杭州。

    如果以人喻之,那大同就是一个饱经磨难与沧桑,却依然挺立北方的不屈将军;而北京则像是一个雍容而饱学的学士与贵族,那种骄傲里却又带了一些冷漠;杭州在此时的他看来,却是一个婉约轻柔的少女,如诗似画

    陆缜已有些看呆,而随在他身后的四个北方人则更是感到有些眼花缭乱,竺畅甚至都忍不住嘀咕了一句:“这杭州好古怪,身处其中总觉着让人身子都有些发酥,提不起精神来了。”

    “这便是江南烟花地了,是温柔乡,亦可能是英雄冢。在此很可能会消磨了有些人的雄心壮志。”陆缜这时已回过神来,似笑非笑地说了这么一句。

    这话让身后四人都猛打了个激灵:“有这么邪门么?”

    “不然怎会有南宋偏安,直把杭州作汴州的诗句流传下来呢?”陆缜一边往前,一边说道:“赵宋王朝有如此国仇家恨,在最终定都于此后,也就只会享乐,而把北边的江山彻底抛弃,连被掳劫的家人生死都不顾了。所以要我说来,这杭州或许却有天堂之美,但对有些人来说,却也是让他无可回头的地狱。”

    清格勒在刚才的震惊后,迅速回神:“但只要心志够坚定,就不会被这里的风花雪月所迷。大人一定不会成为赵宋那些君臣。”..

    “是么?这一点连我自己都不敢打包票哪。”陆缜又是一笑,这才顺手叫住一人,跟他打听起府衙的位置。

    那人用杭州本地话夹杂了些许官话说了好半天,才让陆缜给闹明白去路。而后在对方有些疑惑的眼神里,陆缜他们便径直徒步朝着位于城中的府衙走去。

    作为故宋都城,江南最大的几座城市之一,又是盛产丝绸的所在,杭州现在可算得上是如今大明朝最富裕的城市了。

    这里的人口虽然不如北京,却也达到了三十万户之多,在早被毁去的南宋都城废墟上建立起来的城市规模也比大同更大。虽然城墙看着要低矮一些,可在南方,这已算得上是有数的大城坚城,足以让来犯之敌望而兴叹了。

    越是往城市中间地带走去,身边往来的行人就越多。陆缜他们与不少行人挨挤着,才终于来到了这里最繁华的一处街道之上。在街道的尽头,赫然立了数座气派非凡的官衙,仔细看去,正是浙江布政使司衙门,浙江按察使司衙门,杭州府衙和钱塘县衙。

    几座官衙虽然规制相差不大,但是规模却依次递减,尤其是最后的那座钱塘县衙,摆在身边其他三处官衙旁看着实在有些寒酸。

    只是这寒酸也是相比而言,小小县衙比之陆缜之前待过的广灵县衙,甚至是大兴县衙都要强上许多。至于杭州府衙,则更是气势十足,即便跟身边的两处省级衙门比也不落下风。

    尤其叫陆缜一愣的,是这几处衙门看上去竟不见半点残旧破败的意思。要知道大明朝可是讲究官不修衙的,除非真破得不像样不能住人了,否则官员在任是不会大兴土木的。可这里倒好,只看一眼,他就知道四处衙门都是刚粉刷过的,连那屋顶的瓦片,也是崭新,在阳光的照射下还散发着光辉。

    显然,那些北方盛行一时的官场潜规则在此繁华胜地是完全不被认可的。当然,这也可能是因为离着京城较远,官员们的胆子大起来的缘故。

    不过这对陆缜来说倒是件好事,毕竟谁都希望自己工作生活的地方能更舒适一些。像以前那些不但屋子破旧,而且还担心有东西会剥落下来的衙门实在不是太适合在其中办公。

    在打量了杭州府衙好一会儿后,陆缜才终于举步朝着那边的大门走去。待他们一到门前,守在石狮子跟前的几名差役便上前一步,挡了下来:“做什么的?府衙重地,闲杂人等莫要靠近。要是告状,就去县衙。”虽然是警告的话语,但由他们的声调说出来,在气势上却要弱了许多。

    陆缜不觉淡淡一笑。看那边县衙门前门可罗雀的场景,显然今日也不是开衙审案的日子,府衙的人说这个,不过是在推卸责任罢了。这种事情在京城和广灵时他也是有所耳闻的。

    没有理会这位的小心思,陆缜挺直了胸膛:“本官奉吏部指派,是来杭州就任的推官陆缜。”说话间,身后的林烈已从行李中取出了他的官凭,以及吏部所发的勘合。

    这几名差役一听他的身份,明显都是一愣,随后才堆起了笑来:“原来是陆推官驾临,请恕小的失礼之罪。”说着,连忙弯腰打躬行礼不绝。

    陆缜不以为意地一笑:“罢了,你们谁先进去通禀一声,再带本官入府衙见知府大人吧。”

    当即,就有个反应快的答应一声,转身就进了衙门。不一会儿工夫,一名身着斓衫,头戴软脚幞头的中年男子就迎了出来。目光只在他们五人身上一扫,便笑着冲陆缜拱手:“小的府衙文书张泽,见过陆大人。知府大人正在二堂等候,还请陆大人随小的进去说话。”

    “有劳。”陆缜冲对方拱手称谢,又给林烈他们几个打了个留在外边等候的眼神后,便随着那文书进了府衙。

    虽然这府衙处在江南繁华地,但里面的一切倒是和北方的衙门没有太大的不同,毕竟天下衙门的规制都是太祖皇帝时立下的规矩,他们再胆大也不敢越制违规。只是这里的道旁堂边,却多了几丛花木,如今正当初夏时节,草木郁郁葱葱,散发着清香,甚至还引了几只蜂蝶在其间飞舞环绕,让这衙门的肃杀和威严消散了许多。

    过前面的大堂,穿门又入二堂所在的院子,这才看出这府衙的乾坤来。里面居然还分了数处院落,只看那拱门上的题字,才知道,知府大人和推官办公的公厅是彻底隔绝开来的,分属两处跨院。

    只此一点,就足以让顺天府的那些官员们羡慕不已了。要知道在京城的府衙,知府和推官虽然有各自的公厅,但也只是一人一间房而已,手下的那些文书官吏更是挤在一处,几乎没有自己的私人空间。

    但这杭州府衙却是完全不同了,不但完全分开院落,而且看着就环境清幽,想必在其中处理公务都要更心情愉悦一些了。

    所以说,虽然天下官员都想做京官,但只有两处衙门的京官是大家最怕轮上的,那就大兴县衙和顺天府衙的京官。这两处衙门的官不但事情多,容易背黑锅,而且环境也差,哪像杭州这里般的舒适哪。

    心里转着念头,陆缜已来到了一处像书房多过公厅的屋子跟前,看到一名头发已灰白的年迈四品官员正笑吟吟地看着自己,他便赶紧快走了两步,进前后才拱手作礼:“新任杭州推官陆缜拜见府台大人!”

    “陆推官不必多礼,老夫正是杭州知府华千峰。”老者见他如此多礼,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口中却谦虚了一句。而后,又上前一步,把面前之人给扶了起来,并仔细打量起来:“之前就听说这回吏部委任的推官人选乃是年少有为之人,但今日却还是叫老夫吃了一惊。想不到陆推官你居然如此年轻,当真是后生可畏哪!”说着连连赞叹,似乎是在感叹自己已逝去的年华和青春

    感谢书友23和清格勒同学的打赏捧场。。。。。。本来想周一求些推荐票的,结果却有意外惊喜。。。。。所以再求下推荐票。。。没错,路人突然就这么不要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