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5章 分道扬镳
    (再次为清格勒同学的盟主加更。。。。。)

    楼船才一靠岸,跳板都还未搭上呢,就有数十名等在岸边的人迎了上来。这些人里既有腰佩刀剑,腰杆挺得笔直,一看就知道是军伍中人的汉子,也有身着青衣小帽仆从小厮,为首的则是名穿着锦服,身材高大,气宇不凡的中年男子。

    已来到船头的徐承宗见了这些人,嘴角便现出了一抹轻笑,随着跳板搭上,不等阿虎等人头前开道,他已抢先一步走下船去,来到中年男子身前笑道:“想不到章叔你居然会到这儿接我。”说着,又转头对随后下来的陆缜介绍道:“陆兄,这位乃是我府上的大管事,从小看着我长起来的章叔,徐章。”

    陆缜仔细看了面前这人几眼,发现这位名为管事的中年人气度沉稳,眼中闪着睿智的光芒,看起来比之许多朝中重臣都要像个大人物,实在无法相信他会甘心做一个小小的管事。

    但随即,陆缜又失笑了。都说宰相门前七品官,这魏国公的地位可比宰相要高得多了,作为其府上的大管事,不就要比寻常朝臣的地位更高么?于是便也拱手见礼:“原来是徐管事当面,在下陆缜有礼了。”

    徐章本就在打量着他,一听他自报姓名,眼中更有审视之意,口中则谦逊地道:“原来是陆大人当面,小的只是一个区区下人,实在当不起如此礼遇。”说着忙也弯腰回礼,看不出半点自恃身份的模样。

    随着他们一道下船来的那三名书生也听到了这对话,这时脸色齐齐一变。直到这时候,他们才知道陆缜居然还有官员的身份,怪不得能被徐公子如此看重呢。同时心里还有些不安,不知自己这一路上有没有太过得罪对方,会不会因此给自己带来什么麻烦。

    一番互相间的介绍与寒暄后,徐承宗才看向徐章:“章叔,你怎么会这么巧等在这儿的?虽然有人带了消息回来,可我们还是早到了有半来天哪。”

    “公爷他一直惦记着你的行程,尤其是听说你们在山东的遭遇后,更是不断派人前往运河上下打听。所以我便请命来此等候了,为的就是不让二公子你上岸后又跑去别处,公爷可是在府上久等了呀。”徐章小声地解释道。

    这话让徐承宗有些尴尬地一笑:“我虽不晓事,但此番离开南京大半年时间还是颇为想念大哥的,现在回来了怎么可能在外边逗留呢。走,咱们这就回去。”说着又回头看了一眼陆缜,看他是个什么意思。

    而此时,陆缜的目光却落到了最后下船来的林烈他们三个,以及由他们搀扶的清格勒的身上。看得出来,这个蒙古汉子的身板着实不错,刚才还气息奄奄,这会儿居然已能勉强自己走下船来了,都不需要旁边的林烈他们多费什么力气。

    显然,之前他的状态如此之差还是因为心结没解开,自责所致。现在被陆缜点破心事,整个人的精气神就完全不同了。见此,陆缜心下也是颇为欢喜的,毕竟能让一个忠心为主之人重新振作起来还是相当有成就感的事情。

    “陆兄,你打算和我一道去见见我那大哥么?”直到徐承宗问到他,陆缜才算是回过神来,目光又在清格勒身上一扫:“这个,若是我和林烈他们几个倒确该去拜见魏国公,不过这位”..

    见他看向清格勒,徐章有些不解地打量了对方几眼:“怎么说?这位壮士似乎身上有伤哪。那就更该随我们去国公府盘桓几日了,也好请南京城的名医来为他诊治一番。”

    “那个章叔,你是有所不知,他就是在山东时被锦衣卫追杀之人。”徐承宗忙压低了声音,把清格勒的身份道了出来。

    徐章一听之下,面色才稍稍凝重了些,这么直接把人接进国公府,就是在打锦衣卫的脸了。但他随即又道:“这有什么,只要是二公子你的朋友,就不论身份,都是我国公府的客人,难道他锦衣卫还敢派人闯入我国公府拿人么?”

    徐承宗也觉着这话很对自己的胃口,便也连连点头表示赞同。但陆缜却道:“虽然以魏国公的身份确实不必怕任何人,但毕竟还牵涉到宫里,以在下之见还是莫要多添麻烦为好。”

    “陆大人的意思是?”徐章到底不像自家二公子那样意气用事,便顺着他的话头问道。

    “以我看来,还是我带他离开为好。之前徐公子已帮了我们许多,这次实在不好再连累到魏国公府了。何况,我不过是一即将赴任的杭州通判,职小位卑,这么去拜见魏国公也有些不合适。”陆缜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徐承宗似乎想要继续挽留,但徐章却给他打了个眼色:“若陆大人已打定了主意,在下也不敢勉强。来人”

    随着他一声招呼,便有一名家仆端了个托盘上来,上面赫然是码好的二十锭金子,看着足有百两左右。在阳光下,晃得众人一阵眼晕。徐章接过托盘,便双手捧到了陆缜跟前:“陆大人既然有所顾虑,我们国公府也不好勉强,不过还请你收下这点心意作为赴杭州的盘缠,以为我们的一点心意。”

    陆缜似乎是被那金锭的反光给晃了眼睛,忍不住眯了一眯,这才笑道:“徐管事实在是太客气了。在下实在是受之有愧哪”嘴上说着话,手却很不客气地就伸了上去,接过了那颇为沉重的托盘。以如今的金银比价,这一盘金锭就足有七八百两银子了,这几乎让陆缜的身价翻了一倍。

    见陆缜居然没有推辞就接过了托盘,徐章不觉略有些意外,但还是笑了一下,没有再说什么。至于徐承宗,则只是玩味地看了看面前两人,说道:“既然你心意已决,那就留待以后再请你去我魏国公府上做客了。”

    “一定。”陆缜拱了拱手道。

    几人都不是婆妈的性格,既然将事情说定了,也不再耽搁。很快地,徐承宗他们便在一干奴仆家将的护送簇拥下登上了等候在旁的车轿离开,而陆缜则重新走回到了船边,看向了清格勒:“对了,我还没问你姓名呢。”

    “大人,在下清格勒.廓日喀,你叫我清格勒就可以了。”清格勒忙抱了下拳头道:“还没谢你之前点醒我的恩德呢。”

    “不过是几句话而已,算不得什么。”陆缜摆了下手,又看了看逐渐远去的魏国公府队伍:“他们本来打算将你请去做客的,但是却被我帮你拒绝了,想必你不会怪我吧。”

    清格勒看着陆缜,没有半点不快:“陆大人你这么做一定有你的原因。”

    “不错。这次你们的事情其实锦衣卫未必知道真相,还以为徐都督尚未死呢,这会让他们把更多的注意力投在他,以及魏国公府的身上。若是你跟了去,以南京城里的人多眼杂,很可能被那里的锦衣卫看出些什么来,所以还不如就在此处与他们分开呢。”陆缜耐心地解释道。

    清格勒了解地一点头:“陆大人你说的是,离开他们,我反而更安全。毕竟我只是一个小人物,锦衣卫不可能花太大力气来找我的。”

    “不错,那接下来你可愿意先随我去杭州,这样大家之间也好有个照应。”陆缜说着看着对方的双眼问道。

    清格勒没有任何的犹豫便道:“我当然愿意追随陆大人你了。你救过我,又是一心要对付王振一党的人,我自然要帮手了!”

    陆缜笑了一下:“不过就目前的处境来看,离我们的目标可是有很长的路要走呢。”

    “我死都不怕,难道还怕等不成?”清格勒斩钉截铁地道。

    陆缜笑了起来:“好,那就让我们一起合作,先在江南做些不一样的事情吧。”

    这一回,林烈和竺畅以及林青也跟着清格勒一道抱拳应道:“敢不效命!”

    陆缜点了点头,目光却又再次落到了徐承宗他们离去的方向,刚才徐章的反应似乎就是想把自己等人给打发了,不然也不可能随身带上那些金锭作为程仪送给自己了,只是他又是打的什么主意呢?

    远去的马车之内,徐承宗也问出了自己的疑惑:“章叔,你是早打定主意不让陆缜他们进南京城的吧?”

    徐承宗面前,徐章没有任何的隐瞒,点头道:“不错。其实这次公子你在京城的一些做法就让国公很是不快,觉着你太会惹事了,尤其是不但得罪了那些勋贵,还连王振都一并得罪了。所以我出来迎你时,公爷就曾发话让我把他们都打发走。好在那陆缜居然自己提出不去国公府,倒是省了面子上的麻烦。”

    “嘿,大哥别的都好,就是太小心了。我魏国公府乃是天下勋贵之首,居然总是怕这怕那的,实在叫人憋屈得慌!”徐承宗忍不住摇头道。

    “公爷他也有自己的难处哪”徐章帮着解释了一声,而后又压下了声音:“何况,有些事情他并不知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