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3章 赔了夫人又折兵
    大兴县衙二堂,此时内外皆已剑拔弩张,情势一触即发。

    陆缜孤身一人面对马硕及其手下的数名亲兵,虽看真镇定如常,其实已有些危险。而堂外,林烈却发现自己有些鞭长莫及,似乎赶不上救援,这让他把心一横,便欲不顾一切地扑杀上去。

    但那些兵卒也早觉察到了这一点,所以纷纷横刀戒备,誓要挡下这个看着普通,只是个寻常县衙差役的家伙。

    至于那些围在一旁的差役们,却是没有胆子上前的。他们或许因为陆缜之前的作为而与有荣焉,觉着自己也能挺起胸膛来了,但当眼下的情况可能威胁到自己生死安危时,却还是没有胆量为自家大人出头的。

    何况,他们早已知道陆缜将不日离开京城南下,自然更不可能为了一个很快不再是自己上司的人拼命了。名声尊严什么的,和性命比起来还是后者更宝贵些。

    “我最后问你一次,放人不放?”马硕瞪大了眼睛,满是威胁地问陆缜道,同时手中刀已扬了起来。

    陆缜这回连答都不想答了,只是全神贯注地盯着他的动作,坚决地摇头。没有因为对方这等威胁而有丝毫退缩的意思。

    “那我就先拿下你,再放人!”马硕到底还是有些理智的,知道当众杀朝廷命官会惹来大-麻烦,所以说出这一句后,手腕一翻,只以刀身抽向陆缜。

    “住手!”林烈见状,身子如利箭般飞速蹿出,直向堂内扑去,面前几名兵卒便也急忙挥刀迎上。他们可就没有马硕那么多的顾虑了,一个县衙差役而已,杀了也就杀了,闹不出什么问题来。

    陆缜闭目,握拳,就要用上那异能。突然,外边又传来了一个威严的声音:“统统给本公住手!马硕,你好大的胆子!”

    声若雷霆,直刺得在场众人的耳膜都是一阵生疼,让正欲交上手的林烈他们的动作下意识地就是一停。而堂内,都已把刀挥出的马硕在听到这话后手上的动作也是一下就止住了,脸上露出了惊讶之色,整个人随即呆立不动。

    若非陆缜知道自己并未用出那可以控制时间的异能,都要错以为是这能力发挥作用了。再看马硕那张纠结的脸庞,陆缜知道这一回应该不会再有事了,只是不知这回来的却是何方神圣。

    想到这儿,陆缜便下意识地抬头往外看去,正瞧见一个身材挺拔,须发灰白,却气势非凡的老者渊渟岳峙地立在堂外。虽然他身边只跟随了两名仆从,但其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势,却仿佛是带了千军万马杀入进来一般,直让人不敢逼视。

    来者,赫然正是陆缜之前也曾见过,还听过他说话的英国公,张辅。

    作为从永乐朝留下的硕果仅存的几位元老之一,张辅的地位显然是最超卓,而且也是最特殊的。因为他是军中将领,是封了国公的勋贵,这可比什么内阁首辅或是吏部尚书更高一级的存在了。

    尤其是对那些军中将士来说,这个老人就更是最高的存在。即便以马硕的骄横,再有王振这座靠山,面对着张辅也是不敢表露出任何一点不恭来的。

    至于他带来的那些军卒,就更加惶恐了。在张辅的目光扫过后,纷纷丢下兵器,匍匐跪地:“见过英国公!”

    “你们当真是好大的胆子,居然无故闯进县衙之内生事,真当我大明的国法和军法是摆设么?所有人都给我回去,向前军都督府自领一百军棍,其他罪名留待之后再作惩处!”

    听了他这话后,面前的军卒不但没有半点不满,反而如蒙大赦,连身后的自家将军都不敢看上一眼,就已拿起刀枪,小心翼翼地退了出去。

    堂内的马硕脸色一阵变幻,但终究不敢和张辅为敌,只好有些勉强地一笑,冲着缓步走进来的对方拱手抱拳施礼:“末将见过英国公!”

    张辅却连正眼都没有看他一下,只是对陆缜笑了下:“陆县令没有被这些家伙伤到吧?”

    “幸亏英国公及时出现,不然下官怕是要殉国了。”陆缜从容地一笑,也拱手见礼。

    “英国公”马硕见此,忍不住还想说什么。可他才一开口,就对上了张辅冰冷的目光,而后这位老人便一挥手:“把人拿下!”

    随在他身后的两名仆从低应一声,便迅速扑上。马硕见此,下意识地就又要抽刀。可这两个看似寻常的仆人动作却快得叫人惊讶,身子一展,在马硕的手才搭上刀柄之时,就已分左右按住了他的双肩,然后再抬脚一踢,正好将他踢得砰地跪地。

    这两人的动作实在太快,快得陆缜都只觉着眼前一花,马硕便已被按倒跪地,然后腰间的佩刀也被他们随手撤去。他甚至可以断定,要是这两个家伙想要杀自己,恐怕自己连那异能都来不及发动,或许这才是真正的高手吧。

    而这么两个高手,居然只是张辅身边的随从,只此一点,就可看出张辅的身份有多高,那是远远超过一般朝臣的存在哪。

    张辅直到这时,脸色才完全缓和了下来:“本公之前听说前军都督府那儿有兵马调动,所以才让人盯着。不想他们居然如此大胆,竟敢直闯县衙,还望陆县令你莫要怪罪哪。”说着还抱了下拳。

    陆缜赶紧回礼:“不敢,下官可不敢承英国公如此大礼。”

    “呵呵,本公这一礼并不是给你赔不是,而是对你的褒奖。你陆缜之前种种已足够让人刮目相看,而今日你能如此坚持自己的原则,临危而不乱,就更叫本公欣赏了。年纪虽轻,却能有如此胸怀,确实难得。”张辅笑着解释了一句,这才又扫了一眼因为被人突然拿下而面色大变的马硕:“这个马硕如此大胆,本公是一定会严惩以给陆县令,还有这京城官民们一个交代的。不知你可信得过我么?”

    “若连为我大明立下过赫赫战功的英国公都信不过,下官实在不知还能信什么人了。”陆缜忙奉承似地道了一句。他也知道,以自己的身份是不可能真把马硕怎么样的,就是那些锦衣卫,留在县衙也是一个大祸害。

    只一天工夫,就已闹出这等事情来,若再留他们一段时间,天知道会有哪些人物上门寻事。到时候,自己纵然再强硬,怕也难以抵挡了。

    想到这儿,陆缜突然开口:“既然英国公要把人带走,不如把那曲平等几个锦衣卫也一并带走吧。他们在上元节时纵火、伤人和偷盗,随后还嫁祸他人,这一切罪证都已齐全,我县衙实在职位低微无法审得太多,还望国公能出手惩奸。”

    听陆缜提出这么个要求,张辅不觉一愣,而后便若有所明地轻轻笑了起来:“陆县令果然年少有为,好,本公就帮你这一遭。人,交给我便是了。”

    “多谢国公相助。”陆缜再次拱手,然后对外面的林烈道:“去,把那些家伙全提出来,帮着国公押送回去。”

    林烈虽然不是太明白陆缜的心思,但既然自家大人这么安排了,也没有异议,答应一声,点了几人便匆匆去牢里提人了。

    张辅看着这个年轻的县令,不觉心中暗叹,此子将来必能成一番事业。

    这不光是因为他的胆魄,更因为他的机变。显然对方是看出自己有意把这次马硕闯衙之举大事化小,所以才会冒昧地提出把曲平等麻烦送到自己的手上,为的就是借自己来定他们罪。..

    而在自己都需要陆缜配合,让这次之事大事化小的情况下,似乎也只能配合着他,接过这件有些棘手的案子。当然,案子既然落到他英国公的手里,他自然是要秉公而断的,就是与锦衣卫,与王振有所牵扯,也不会有太大的改变。

    所以,他才会觉着陆缜是个有能力,够机变的人。能看出自己的心思,并果断抓住机会出击,这份眼力和胆色,京城里可真没几个能比他做得更出色了。

    在静静地等候了一阵,然后才领了县衙的一干差役,押了自马硕而下的一众人等施施然地离开。而直到这位英国公带人离开,离着县衙不过半条街之隔的顺天府那边都没有半点动静,就仿佛这边根本就没有出任何麻烦一般。至于兵马司的人,就更是不见踪影了。

    在得到这一消息后,陆缜不屑地一撇嘴,随后又是一声轻叹,京城里的局势果然已经越来越坏,这就是胡濙把自己放到大兴县令位置上的原因所在了。

    只可惜,自己也将不日离开京城,今后这儿又会是怎么一番光景呢?

    不过这回好歹算是又立了次威,让王振再次吃了大亏,不但折了兵——曲平等锦衣卫,还赔了夫人——马硕。甚至可能因此被张辅拿住把柄,从而使得王振接下来会有所收敛。

    而这,或许将是自己这次最后为北京城做的事情了。

    正当陆缜沉思时,一名差役小心地进来禀报:“大人,外面有吏部之人有要事相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