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1章 谈不拢
    胡濙身为吏部尚书,执掌着天下中低层官员的升迁大权,还要关注着官员们的功过能庸,其繁忙程度用一个日理万机来形容那是半点都不过分的。

    每日,当早朝之后,胡濙就会处理诸多公文,直到过午,才得以抽出些时间来用饭和稍作歇息,然后又是要忙碌于案牍之间,直到天黑。很多时候,即便回到家中,他也不得清闲,依然要把急着处理的部务解决掉,忙得几乎都没自己的时间了。

    今日的情况也是一般,年岁渐高却依然精神矍铄的胡部堂不断批看着下面的官吏逐本送递进来的文书,一目十行,笔尖移动间,就在其上留下了自己的意思,然后再交给一旁的文吏,让他们立刻照自己的意思执行。

    刚过中午,正当胡濙暂时搁下手中毛笔,抬手捏了捏自己的眉心以消除疲劳感时,自己其中一个副手,吏部郎中谷笙便捧了一份文书走了过来:“大人。”

    “怎么,有何难决之事么?”胡濙看他紧锁着眉头,便开口问道。这个谷笙向来为人稳重而果断,是自己的得力手下,很少见其有为难的时候。

    “有个官员在接到我吏部调令后几日里都不见反应,下官有些难以处置,所以想请教一下胡部堂。”谷笙说话间把手中的公文递了过去。

    “却是什么人竟这么难办哪?是升是迁?”胡濙接过文书随口问了一句。但当他的目光落到文书上面所提到的官职和人名后,脸上的笑容顿时就是一收:“调任为杭州府推官的现大兴县令陆缜?”

    “正是。”谷笙小心地看了胡濙一眼,这才继续道:“寻常官员接到我吏部的调任文书,再迟也会在三五日间就把一切交接干净然后离京赴任。可这位陆县令,或者叫陆推官却一直不见任何动静,这让我们有些难做了,毕竟大兴县可不比别处,县令的人选问题”

    他话没有说完,就被胡濙打断了:“是何人让你来说这些的?”问这话时,胡濙的一双眼睛已盯在了面前这个下属的脸上,一瞬不瞬。

    谷笙被他这么一盯,竟没来由的一阵紧张,半晌才有些结巴地道:“下官这是下官自己的意思,并无人让下官来说啊”

    “是么?那你身为吏部郎中当也该明白一个道理,若调任的官员手上另有要紧的差事未结便要先把事情给办完了再离人。他不是被罢官,而是调任,总不能把手上做了一半的事情给丢下吧。你也说了,这是京城,哪怕是个县令,手上的差事也是不能轻慢的。”胡濙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

    “下官确实未曾想到这一层,还请大人恕罪。”谷笙赶紧承认自己的疏忽,随后又问了一句:“这么说来,大人您知道他手上有什么要紧差事了?”

    胡濙没有答他这一句,只是抬眼看了他一下:“这是你的事,身为吏部郎中连这点事情都照看不过来,谷笙你也太失职了些。”

    “下官知罪。”谷笙听出上司言语中的不快,赶紧告罪,然后有些狼狈地退了出去。

    胡濙直到其出去后,脸上的那点不快才隐去不见:“想不到我吏部之中竟也有人靠向了那王振,看来很多人都在为将来打算了”念到这一层,他的眼底忧虑之色是越发的明显了。他们这些能压制住王振的老臣年岁渐高,恐怕压不了几年,将来却该如何是好?

    不过很快地,他又重新振作了起来。将来的事情将来再说,现在的当务之急,却还是得帮陆缜一把。其实之前陆缜就跟他通过声息,担心有人会拿调任一事做文章,现在看来,他的担心确实不是杞人忧天了。

    沉吟了片刻后,胡濙拿过案上的一张空白文书,取笔迅速在上面写了些什么,又按上了自己的印鉴,这才叫过一名亲信来:“把这道公文送去大兴县衙门,交给他们的县令,别的都不用多说。”

    这名亲信忙答应一声,收下文书就赶紧离去了。而直到这时,胡濙才得空取过早送上来的,都已经有些发冷的饭菜,就在这公厅的案头直接就吃了起来。

    当这名奉命去大兴县衙的亲随来到目的地时,眼前的一切却吓了他一大跳。

    只见本来就算热闹的衙前街一带竟是人头涌动,而本来该没多少人敢靠近的县衙大门处,却被人团团围住,周围那些百姓都用担心与诧异的目光远远望着那边。

    围住县衙的,赫然是百来名身着战袄,手持刀枪,满面凶悍之相的军中兵马。与这些人一比,那些平日里足够威风的县衙差役就实在算不得什么了,即便县衙被围,他们也没一人敢上前说话的,甚至还缩到了一边,生怕自己被牵连到。

    而在把大兴县衙围定之后,前方才有一名身材魁梧,满脸横肉的男子骑着高头大马气势十足地走了过来。直来到大门跟前,才翻身下马,拿着手中鞭子一指跟前的一名差役道:“你过来!”

    那被点到的差役不觉瑟缩了一下,但却不敢不从命,小心地凑了上来,点头哈腰地道:“不知将军有何吩咐?你们这是”

    “咻——啪!”他话还没说完,这军将手中的鞭子已猛地甩出,正抽在了他的脸上,把这差役直打得惨叫倒地,脸上已多了一条鲜血淋漓的伤口。

    军将哼了一声:“老子是要问你的话,不是让你来问老子的!我问你,你们那什么县令陆缜可在里面么?”

    虽然吃了一鞭颇为疼痛,但这名差役也算是学了乖了,忍着痛回答道:“我们大人正在衙门里”

    “走,带路!带我去见你们县令!”说着,他一个眼神过去,立刻就有一名兵卒上前,跟拎鸡崽儿似的把人从地上提了起来,一下把他推进了县衙大门,驱赶了让他领路。

    这个倒霉的差役只能乖乖地领了这些跋扈的家伙穿门而入,朝着二堂进去。这一幕全落到周围众人眼中,所有人都为县衙捏起了一把汗来。

    他们一看就知道今日出现的这些军人都不是好相与的,恐怕这回陆县令是要有难了。同时,还有不少人开始猜测起这些军卒的来历和到此的原因来,但一时却又不得其法。

    当百姓们对此议论不休时,这几人却已来到了县衙办公的聚集地二堂所在,并惊动了其中的那些书吏和几名佐贰官们。一看到这些军卒气势汹汹地闯入来,所有人都面露惊疑之色,在发现他们直朝了陆缜的公房过去时,众人更是紧张起来,今日这事儿怕是要闹大了。

    在来到陆缜的公房门前时,军将便一把将带路者划拉到了一旁,然后猛地抬脚一踹,就把那扇半闭的门户给踢了开来,随即,他就看到了正坐在案后,目光炯炯地盯向自己的一个年轻人。

    “你就是陆缜?”军将见他没有半点慌乱,心下略觉不是滋味儿,便索性直接问道。

    “本官正是大兴县令陆缜,敢问阁下是?”陆缜上下打量了对方一番,看出他应该是军中将领,却猜不透其身份。

    “我叫马硕,是前军都督府的人。听说你前两日拿了锦衣卫的人说他们犯了什么偷窃纵火的罪名?是也不是?”马硕到底是个直人,说话都不带绕半点圈子的。

    陆缜脸上终于现出了一丝笑容来:“原来马将军你这是为那些锦衣卫出头来的。这么看来,你与锦衣卫镇抚马顺的关系应该很是不浅了。”

    “没错,马顺是我兄长。你要是识相的,就把人给我放了,不然”马硕当即威胁地说道。

    “不然如何?”陆缜却依然镇定地看着他:“马将军,你前军都督府什么时候有权过问京城的治安事宜了?还能插手我县衙的公务?”

    这话问得马硕一滞,前军都督府只有调兵练兵的权力,可从未有过这样的权力。但随即,他便把脸一沉:“姓陆的,你摆明了是不想听我的意思放人了?”

    “事涉要案,还请恕本官无法从命。还有,马将军你带人如此直闯我县衙要地已是不该,若就此离开,本官可以不作追究,要不然,本官虽然职位不高,却也是可以参你一本的。”陆缜也强硬地回了一句。

    马硕似乎是被陆缜的威胁给气乐了:“哈,都说你陆缜是个疯子县令,在我看来你却是个傻子,居然敢如此和本将军说话。我在外面已备下了百名精锐,你若不放人,我便自己抢了。再问你最后一次,放不放人?”说完这话,他还猛地踏前了一步,似乎有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意思。

    这场面,直看得外边的一干官吏都是一阵紧张,生怕陆缜一旦不同意会有个什么好歹来。

    但陆缜却不屑地笑了,他见过嚣张的,却没见过这么又笨又嚣张的。这儿可不是当初的广灵县,北京城里,天子脚下,岂能让这么个军汉任性妄为?

    所以没有犹豫,他便已断然摇头:“人,我一定不会放!这儿是县衙,代表的是朝廷威严,我劝你还是速速离去为好!”

    继续感谢书友清格勒同学和林明辉的打赏支持。。。。

    然后,发现今天又是一个周一,所以求下新一周的推荐票啊啊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