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章 拱火
    在许多人想来,既然蒙人是被大明彻底赶出的中原,之后双方又是战争不断,那两个民族之间必然势同水火,很难有共存的道理。

    但事实却绝非如此,大明朝有着海纳百川般的包容气度,只要是真心投靠过来的人,无论其身份为何,他们都会吸纳,并好好地安置他们。即便是蒙人,只要真能为朝廷所用,也会委以要职。

    当初太宗永乐帝几次北伐,其军中就有不少蒙人将士,虽然面对的是同族之人,但他们出战却无半点犹豫,有时作战比之汉人军队更加的凶悍,因而让他们在军中打下了不小的基业和名望。

    这一传统即便是几十年后的现在,依然没有太大的改变。不但是那些边军,就是京城三大营里,也有一部分是蒙人血统,甚至连作为天子亲卫的锦衣卫里,也有不少是得了父祖福荫继承他们锦衣卫百户之位的人,清格勒便是其中之一。

    不过相比起整个大明朝的开放包容,单独到个人,寻常明人在对待蒙人的态度上就要警觉,或者叫仇视许多了。所以清格勒虽然是锦衣卫百户,但一直都不被人待见,甚至许多人都会借机欺压于他。而他,也因为知道自己特殊的身份而不敢多事,只能忍耐。

    不过他的能力确实不俗,不但一身武艺颇为了得,而且头脑也够精明,在某次事情上更是立了不小的功劳而为当时还是指挥佥事的徐恭所看中,便把他收入麾下听用,从此便成了徐恭的心腹手下。

    徐恭虽然为人懦弱怕事,但对自己的手下还算厚道,所以清格勒也就一心追随,没有因为其最近的遭遇而生出另谋出路的念头来。甚至某些时候,他还会对徐恭的遭遇而愤愤不平,几次都试探着欲为其出头,却总是被徐都督给制止了。

    只是这一回,在王振面前受了羞辱,又知道对方是一定要拿掉自己的锦衣卫指挥使一职了,一向能忍的徐恭也有些忍不了了,毕竟泥人也是有几分土性的:“你真能让他们付出代价?你能想做什么?”说到这儿,他又有些犹豫地加了一句:“这事儿可不能牵连太多。”

    “属下有一法子,虽然不能保住大人你的都督之位,但是却可以给你出口恶气。”清格勒说着凑近了些,压低了声音道出了自己的打算。

    徐恭一听后,不觉眯起了眼睛来。这主意听起来确实不错,而且不用自己出面,出了事也不会找到自己头上来。但只要那个陆缜真如所传的一般难缠,就够人喝上一壶了。

    在沉吟了片刻后,徐恭终于壮起胆子来点头:“就照你的意思办!”憋屈了这些年,他也确实需要有个发泄的地方了。

    清格勒忙抱拳答应一声,这才重新落到徐恭一步之后,护着他乘马往前而去。

    绮罗阁的三楼雅间内,马硕正和几名军中同僚一人搂了个美人儿欢饮着杯中美酒。时不时地,他还会与怀中的可人儿来个皮杯以增情趣,场面颇为热烈旖旎。

    最近的马硕可谓声头极盛,靠着攀上了王振这棵大树,在军中地位渐牢,不但下面的人乖乖听话,就是同级的那些将领对他也是恭恭敬敬。这次听说他不久就要升为前军都督府的都督了,更是有许多人奉承拍马,直把本来就有些得意的他拍得更加忘形。

    今日也是一名同僚出大价钱请他到这绮罗阁里饮宴,预祝马硕即将升为都督高位的。所以在场的人都是他最是交好信任之人。正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几人也个个都是直脾气,就是在这等环境里,喝酒依然是杯到酒干,还有那急色的当着众人的面,手就已经很不规矩地在那些粉头身上乱摸了。

    这绮罗阁好歹也是教坊司下面有名的欢场,收价也是极高,一般接待的都是京城里有头有脸之人。而这些人,却总是要顾及些自己身份,从未像今日这般荒唐过,如此便让众粉头颇有些不适应。

    但是,她们也知道自己现在伺候的都是惹不得的大人物,而且这些客人又看上去如此粗鲁,更让她们不敢反抗,只能强颜欢笑地与之撒娇周旋,倒让房内的气氛变得越发的热烈起来。

    就在有个急色的忍耐不住想要更进一步时,那雅间的房门突然被人敲响,随即一名龟公便谄笑地探进了身子来:“马将军,外面有个客人说是您的朋友,有件要紧的事情想与你一谈。”

    马硕正把玩着那两团丰盈来了些兴致呢,一听这话,便哼了声:“叫他滚,什么阿猫阿狗,居然也敢在这个时候来打扰本将军!”

    那龟公见其发怒,心头也是一阵打鼓,但因为受了对方的好处,总不能就这么离开,便又道:“那客人说他要谈的是关于您兄长马顺的事情,所以”

    听他说到马顺,马硕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一些,手上的动作也是一停,沉吟了一下后道:“那就让他进来说话,看他能说些什么。要是不能让我满意,今日他就别想好好地出这个门口!”

    “是是是”龟公忙不迭地答应一声,这才逃也似地退了出去,他可不敢招惹马硕这样的蛮横之人哪。

    片刻后,门再次被人敲开,一个看着比马硕他们都要高壮得多的汉子走了进来。一见其模样,几名武官都露出了不屑的神色来,因为来的居然是个蒙人血统,穿着锦衣卫服色的男子。在他们心里,蒙人都是些上不得台面的下等人。

    马硕的一双眼只在对方脸上一扫,这才问道:“你是马顺的人?”

    “小的锦衣卫百户清格勒见过马都督。”这蒙人却似看不到众人异样的眼神般,只是笑着行礼,随后又回了一句:“小的没福分追随马镇抚,现在是徐都督手下的一个小人物罢了。”

    “哈,原来你是徐恭那废物的手下,我说我哥怎么会看上你这样的人呢。”马硕又一撇嘴,这才问道:“既然如此,你来此所为何事?”

    “如今锦衣卫里局势将有大变,小的怎么也得为自己考虑一下不是?”清格勒忍下心中的不满,谦卑地一笑。

    “呵,你这个鞑子倒是有些头脑,可比一般人要识时务得多了。可是你即便想改换门庭,也该去找我哥才是,找到我头上来是不是找错人了?”马硕懒洋洋地问了一句。

    “小的确实想投到马镇抚麾下办事,但是我既为徐都督的人,恐怕马镇抚未必肯信我啊,所以只能先求到马都督您这里。就小的所知,马都督您为人一向仗义,最是肯提携后进的了。”清格勒忙解释道,同时还给马硕戴了顶高帽。

    马硕听了这话,脸上果然露出了一丝笑容来:“你小子倒是有些见识。可是我马硕也不是随便就会帮你的,你有什么好处给我么?”

    “马都督身份尊贵,自然是看不起小的能拿出 的那点蝇头小利的。”清格勒先捧了一句,这才道:“不过小的既然想投到马都督你手下,自然要有所表示。现在就有一桩功劳在这儿,就看马都督你想不想拿了。”

    “哦?却是什么功劳?”马硕和身边那些人听了这话都来了些兴趣。他们这些武人最重视的并不是什么金银,而是功劳。

    “王公公此番对马都督那是大为栽培,可现在他却遇到了一桩为难的事情。锦衣卫有些人因为之前上元节的纵火之事被大兴县衙给捉了去”说话间,清格勒就简单地把曲平他们被大兴县衙拿下的事情给道了出来。

    说完后,他又补充道:“对这事,王公公自然是颇感不满的,可一时间却又不知该怎么处置才好,就是马镇抚,现在也有些束手无策。”

    “竟有这事?”马顺让锦衣卫做下的事情,马硕自然是清楚的,但今日所发生的后续,他却并未听人说起过。所以现在略有些惊讶:“这个大兴县衙还真是胆子长毛了,居然敢拿锦衣卫的人。”

    “这个大兴县令陆缜确实胆大包天,让马镇抚很是被动,毕竟人在他手上,说不定都能拿出实证来了。”

    “那你的意思是?”马硕隐隐想到了什么,便问答。..

    “小的以为,马镇抚确实不好应付这事,但马都督你却不同了。你可不是锦衣卫的人,与此事也没有什么干系。但您却有不少的人马,只要找个机会去和陆缜说,他一定会卖你面子的。”清格勒建议道。

    “娘的,跟这家伙有什么好商量的,他敢让我哥没面子,老子就让他尝尝厉害!”马硕当即一拍桌子道:“不就是去县衙救几个人么?老子明天就带人过去,看他一个小小的县衙谁敢拦我!”

    “可是”清格勒还想说什么,却被马硕挥手打断:“这儿没你事了,你可以滚了。只要这次真能领功,你就算是老子的人了,今后在锦衣卫里没人敢招惹你。”

    “是,多谢马都督”清格勒千恩万谢地退了出去,只是这些粗人都没发现,这位蒙人的眼中正闪烁着得意之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