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1章 挖个坑(上)
    纪家当铺位于北京东城,是城内屈指可数的几家大当铺之一,而且听说其背后还有个大靠山,是朝中地位显赫的权贵人物。

    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这当铺敢接收不少其他当铺不敢接的东西,比如某些小贼从某府邸里偷出来的赃物。只要那东西确实价值不凡,他们就有办法将之转卖出去,京城里卖不掉,就运到外边去卖。当然,这么一来,典当者所能得到的报酬也就不那么高了。

    但是,无论是来典当的,又或是知情的一些衙门,对此都是睁只眼闭只眼,几乎就没有敢拿此刁难纪家当铺之人,这也就更坐实了这当铺有大靠山的说法了。

    这天午后,大朝奉刘老先生正在后面查账,前面只有几个伙计盯着,这时却有一名面容猥琐的中年男子蹩进了铺子里。见惯了各种客人的两个伙计一看此人打扮和模样,就知道不是什么正路人物,便没有如看到寻常客人般迎上来,而是冷眼旁观。

    这位也是拿眼四下里寻摸了一番,这才凑到了一人多高的柜台前头,冲里面喊了一声:“有生意来了,我要当个东西。”

    “客官敢问要当什么?”小伙计这才懒洋洋地迎了上来,目光却在对方有些鼓囊的怀里瞅着,东西显然是被其兜在衣襟之内。

    “是这个能当多少银子?”那人说着,小心地从怀里掏出一只尺许见方的锦盒来,迟疑了一下,方才递了过去。

    那伙计有些不屑地撇了下嘴,显然这位的神态动作太也猥琐了些,但还是接过盒子,随手打了开来。这一看之前,他的眼睛都张得大大的,再也挪不开了:“这这是”

    旁边另一名伙计见此也是脸色一变,张了张嘴,然后就往后面走去。

    这锦盒里的东西饶是他们在当铺几年,见过不少宝贝,也是感到一阵惊艳。那居然是一颗足有拳头大小,散发着柔和光芒的夜明珠子。

    因为当铺惯常的作风,这纪家当铺能也是有些晦暗的,如此一般的东西拿出来也就显得不那么好看了。可是这夜明珠却正好在这有些暗的环境里显出了贵重来,那柔和的光芒,竟让这里的暗色都是一扫。

    “你要当这个?”小伙计咂了下嘴巴,有些不敢相信地问了一句。

    “不错,你们当铺能出多少银子?”那人有些贪婪地咽了口唾沫追问道。

    “这个我可做不得主,等着吧,等我们朝奉出来验看之后再给你个价。”小伙计这时已从震惊里走出来,重新变得镇定自若。

    说话间,一个沉稳的脚步声从里面传来,然后是椅子拖动和落座的声音:“小李,把东西拿进来我看。”朝奉并没有露面,却是在柜台里发了话。

    在那男子有些不安的目光注视下,小伙计捧了锦盒从边上转进了柜台,然后里面传来了一阵窃窃私语。只是因为隔了柜台,他们又刻意压低了声音,男子并未能听清楚说的是什么。..

    片刻后,里面的刘朝奉才探出了一个头来,把锦盒重新推了出来:“客官打算当了这盒子里的珠子?”

    站在柜台外边,男子总有一种被人居高临下俯瞰的感觉,这让他的面色又是一阵发紧,忍不住又咽了口唾沫才道:“不错,不知老朝奉能出多少银子?”

    “这夜明珠成色还算看得过去,个头也不算太小,还算马虎吧。”刘朝奉面无表情地说了这么一句。这是当铺一贯以来压价的手段,甭管多好多贵重的东西,到了这儿,身价立马大跌,哪怕你拿了镇国玉玺来典当,在他们口中怕也能叫成一块破石头。

    但男子显然不懂其中门道一听这话,脸色就有些拉长了,不无忐忑地道:“这珠子可是难得的夜明珠,个头又大,你”

    “这珠子是好是歹,老夫自然是分辨得出来的,不须你来提醒。”刘朝奉当即打断了对方的话头,很有气势地道:“看你这打扮,恐怕拿不出如此名贵的夜明珠吧?”

    这话说得对方猛一缩头,但随即他又挺了下身子:“这珠子乃是我祖上传下来的,现在我家里急着用钱,这才来典当了救急。怎么,你纪家当铺当东西还要查明来历不成?”前一句还挺有气势,只可惜后一句却又露了怯。

    被这么一诈就把底给诈了出来,刘朝奉见此不觉心下暗笑,已可以肯定这珠子来路不正了。不过他这当铺也不怕来路不正的东西,甚至可以说越是来路不正,他越喜欢,因为这样的利润越厚。

    所以他并未因此动怒,只是笑了一声:“我们当铺自然是没有这等规矩的,只是循例问问罢了。既然这是客官家里的东西,自然是可以当的。不过这珠子的成色确实不是太足,所以银子方面”

    “你们肯出多少?”那人根本不想听他多作啰嗦,立刻问道。

    刘朝奉又是一笑,这才伸出了三根指头来:“三百两纹银,我这就可以开当票给你。”

    “你”男子脸色顿时就变了:“这可是上等的夜明珠,价值何止千万,你竟只肯出三百两?”

    “三百两,这是活当,可以给你三个月时间来赎回去。”刘朝奉不以为忤,依旧不紧不慢地说道:“当然,你若是肯给死当,那就可以高些,五百两!”既然这东西来路不正,对方又急着脱手,刘朝奉怎能不借此大大地宰上一刀?

    “五百两?这珠子怎么也值个五千两,你也太黑了些。这样,一千两银子,你给个死当。”男子当即还价道。

    里面的小伙计闻言,心下便是一喜。刚才自家朝奉已经验看过了,这夜明珠乃是最上等的,一颗当在万两银子以上。现在只用一千两就拿下,实在是太划算没有了,恨不能代刘朝奉给答应下来。

    可谁知刘朝奉却把头一摇:“不成,这珠子内有瑕疵,算不得上品,一千两是绝对不值的。你若不信,大可去别处问问。”

    “你”男子顿时也有些恼了,当即一把拿过柜台上的锦盒就要走。正在这时,刘朝奉又发话了:“对了,还有一点要提醒客官的,这珠子的来路呵呵,在这北京城里,说实话,也就我纪家当铺能收下你这珠子了,别家,就算你肯三百两典当,他们也是不敢收的。”

    这话虽然说的不重,却让男子的脚步一顿,脸上的神情更是一阵变幻,显然是在犹豫。而刘朝奉,却是一副不怕他走的模样,好整以暇地坐了回去,还端起了茶杯喝了口茶。

    最终,男子也没有离开,而是重新转了回来,狠狠地盯着柜台里的人道:“八百两,不能再少了,死当!”

    “六百两,不能再多了。”刘掌柜立刻回了一句。

    又是一番挣扎,这人终于长叹了口气:“好吧,谁叫老子现在真缺钱呢。”

    刘掌柜嘿地一笑,伸手把锦盒重新拿了回去,随即吩咐道:“小李,给客官取四十两纹银来,再拿五百两的银票给他。”

    “不,不是六百两么?”男子再次有些急道,这可差了六十两银子哪。

    “当铺的规矩,九出十三归。客官您数好了,这是四十两。”小李随口解释了一句,这才把几锭银子推了出来,而后又是一张京城内通用的银票,见票即可取五百两纹银。

    在男子诧异的神色间,又是一张作为凭据的当票被刘朝奉递了出来,虽然是死当,却还是要个字据的。

    男子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终还是乖乖地接过了这些东西。待他走到门前,方才说了一句:“纪家当铺果然了得,老子算是领教了。”

    对此有些恼恨的话语,刘朝奉只是淡然一笑,这种人他根本就不放在心上,这当铺也不是他们敢随便乱来的。

    等他走后,小李和另一名伙计,都用敬佩的眼神看向自家朝奉:“先生果然厉害,一下就让他以如此价格把珠子给了咱们。”

    “不过是寻常手段罢了,他既是销赃,自然不敢多作纠缠。而且他也知道,在这京城地面上,也就我们纪家当铺能收下如此烫手的东西了,换了别家,他连一文钱都别想拿到,说不定还要吃官司呢。”老朝奉自矜地一笑,又把锦盒一推:“把它放进库房里去,这珠子确实很不一般”

    正当他作出吩咐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喧闹,随即,半掩的门户便被人猛然发力推了进来。砰响声里,一条大汉已跨进了铺子。

    “你们是什么人?”刘朝奉脸色陡然一沉,喝问道。这当铺开了十多年,还没人敢如此破门而入呢。

    那壮汉却不回话,只把手一挥,随即,刚才典当了珠子的男子就被两名同样身形的汉子给押了进来。而后,两名年轻公子缓步走了进来。

    只一看到那男子,刘朝奉的老脸就是一僵,知道事情不妙了!

    感谢书友g和 怡竹竹的打赏支持,以及书友清格勒同学、王家王勇、如少水鱼的月票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