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7章 夜间不速客
    对后世许多人来说,过了正月初七八,这春节就算是结束,需要上班了。可对几百年前的大明朝的人来说,年节怎么也得等过了上元佳节,在赏完了灯会之后才算是真正结束。

    这一点无论贩夫走卒还是朝廷官员那都是一样,所以在正月十五之前,京城各大衙门虽然都开了衙,但真正办差的却不多,大兴县衙自然也不能免俗。

    陆缜这几日里也放任众差役和书吏们自由来去,并无半点刁难的意思。虽然已知道了自己不日将被调去江南某地为官,但该尽的职责却还是不敢有丝毫的马虎,毕竟他在朝中树敌不少,说不定会节外生枝。不过一些原来可管可不管的事情,则都被他推了出去。

    到了上元节当天,京城里更是热闹非凡,各条主要街道上都树起了一座座灯山,稍低调些的,也有灯树花灯到处张结着,将座北京城映作了一片白昼,好一座不夜之城。

    到此时节,无论男女,不论身份,都会携朋引伴到处闲逛,观看那一年方得见上一回的胜景。有那有钱的主儿,更会早早出钱包下一些重要街道上沿街的酒楼商铺,居高临下一面喝酒赏月,一面欣赏那如画般的美景。

    不过陆缜对此却没有太大的兴趣。穿越之前他就不是个喜好热闹之人,而且以前看过太多大城市里不夜的风景,如今北京城的这点风光根本难入其法眼。再加上孤身一人去赏灯只会让自己的孤独感愈发强烈,所以便依旧留在了县衙之内,如平常般看后,便早早地歇下了。

    直到次日一大早,陆缜才得知昨晚出了些差错。却是城东某条街上突然起了火,把三五家店铺都给烧成了白地,还因此搭上了十多条性命,还有五六十人因此受伤。

    好在当时兵马司的人就在附近——每年这时候都会发生些火灾,为防万一,兵马司自然早有准备——所以火势控制得还算及时,没有波及得太远,那些死伤者也多是受惊之下踩踏才出的事故。

    之后,兵马司和顺天府的人配合着还把造成这场大火的元凶给缉拿归案了。听说是两个京城帮派因为一些摩擦才动了手,最终导致的这一场火灾。

    本来因为火灾发生的地方也属大兴县管辖,陆缜身为当地县令自然也有权利过问一下,但顺天府那边却连个招呼都不打,这让知道事情前后的下属们颇有些不快。

    对此,陆缜倒是不以为然。他知道,自己因为之前的事情已把顺天府上下都给得罪得狠了,人家怎么可能再把这种随手就能解决的案子交给自己来立功呢?而且自己也即将离开,所以这功劳不争不也罢。

    所以最终,陆缜连对这起小案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都没有多留意一下,就任其过去了。

    等过了上元节,朝廷的一切就重新步入正轨。而在这时,官员们又开始紧张了起来,因为让他们最是提心吊胆,决定他们前程去留的京察就要开始了。

    二月初三,龙抬头后的第一天,大明朝廷的京察便即开始,只一天工夫,就有十多名官员因为各种理由而被评作下等,因此很可能要被罢官或是贬谪。

    两日之后,关于大兴县令陆缜的考评也出来了,是上下等!

    此时的朝廷考评把官员分作上中下三等,然后这三等中又再划出上中下来,从而一共有了九等。

    以儒者一贯的中庸习惯,上上等的官员自然是不可能存在的,所以上中便成了最优异者的考评,但这也很少有,非为朝廷立下大功劳者不能得。如此算下来,陆缜得个上下等已是最高的褒奖了。

    对此,朝中也没多少非议之声,因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有目共睹的,无论是县衙的各项税收,还是治下的治安,又或是其他什么,陆缜都干得没有半点挑剔的地方。再加上让京城的诸多宵小不敢随便生事,以及破获的那起大案,这功劳自然足以让他得个上等的考评了。

    不过与此同时,官场中又很快流传出了一些说法,说是陆缜很快就要因功升官,将被派去江南某地任官了。当得知这一消息后,好多人都松了口气,有种想要弹冠相庆的冲动来。

    因为这个混不吝的疯子县令的存在,让许多人现在做事都小心翼翼的,生怕真让他逮着咬上一口。现在人要调走,自然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了。

    不过很快地,他们又被另一件事情给吸引了注意力。那就是这次京察实在要比以往严格许多,不到十天工夫,就有不下五十名官员因此被罢了官。而且这些官员所任的还是衙门里的要职,都或多或少有靠山的。

    可即便如此,吏部这次依然没有半点留情,一下就如秋风扫落叶般把这些全部革职罢官。而更叫人惊讶的是,这种事情发生后,无论是官员还是他们的靠山都保持了沉默,全都认栽。

    这实在让许多人都生出好奇心来,只是无论他们怎么探询,都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有极少数的明白人,才知道个中情由。这些被京察革职的官员其实都与之前广宁伯一案有所牵连,现在不过是秋后算账而已。

    当时正事情正在风口浪尖上,所以朝廷先稳了稳没有对他们怎样。可是现在时过境迁,有了合适的理由,自然不会轻饶了他们。

    可以这么说,直到此时,那起草草了结的案子才算是彻底终结。虽然依然有人逍遥法外,但至少已经有足够的人为此付出代价,也让陆缜觉着可以告慰那些死难者的亡魂了。

    为此,在得到这一消息后,陆缜还特意请了林烈等几个下属去外边的酒楼好生喝了顿酒。直吃得他面红耳赤,酒意上头,方才迈着不稳的脚步,由林烈搀扶着回了县衙。

    此时已是二月十五日,皓月当空,直照得整片县衙后院白森森的,更显得几分冷清来。

    拐着腿把陆缜小心扶进了卧室,又为他沏上一杯浓茶醒酒,并倒好了擦脸的热水后,林烈才打算着退出去。

    这时,正躺在床榻之上的陆缜突然睁开眼,勉强地翻起了身来说道:“林兄,你说我所做的这一切到底有没有意义?”

    “大人你何出此言?”林烈颇有些不解地停下离去的脚步问道。..

    陆缜苦笑了一下:“我虽然为他们伸了怨,可其实还是有人逍遥法外。还有,很快我就要被调去江南了,到时我努力所做的一切都将被人完全推到,所以你说我做这一切又有什么用呢?”

    “大人这话小的就无法认同了。有些事若是不做,那就真个什么改变都不会有了。我只知道正是因为大人你勇于查案,这才让这些人付出代价,不然那些死者恐怕会一直被深埋地下,别说为他们伸冤了。”林烈肃然道:“也正是因为大人你有此理想,小的才愿意一直追随在你左右,无论将来如何,都不会变。”

    “呵将来。”陆缜打了个酒嗝,含糊地道了声什么,这才又颓然倒在了床上。

    林烈不知道他为何会如此苦涩地道这么一句,只能当其是在说醉话,便轻轻摇头,走出门后,又把房门给掩上了。

    可就在他欲要离开的时候,突然耳朵一动,眼中闪过了两道警惕的光芒,转头就看向了侧边的一丛树木。

    没有任何的警告,林烈身子一矮,便如一只苍鹰般飞掠而起,同时一口佩刀已被他抽在手里,晃动间,人已来到树丛前,刀一闪,直夺树后藏身的人影。

    那人没想到自己的行藏会被人看破,而且对方出手竟如此迅猛且不带半点征兆,赶紧就地一滚,狼狈往后闪躲,这才躲过了林烈这要命的一刀。

    但林烈手中的动作却并未因此稍顿,身子一动,手腕一抖间,又是一刀紧跟了上去。那人一滚的势头已然去尽,此时再没有了躲闪的余地,更不可能招架,似乎是必然会死在这一刀之下了。

    自从之前陆缜被人刺杀之后,林烈就比以往要警觉了许多。现在发现有人鬼祟出现在此,出手自然不会有任何的留情。不过一声惊呼却还是让他即将得手的一刀暂时停在了对方的咽喉之上——

    “林兄,是我!”

    对方居然认得自己,这让林烈暂时一愣,随即借着那洒落下来的圆月月光,他终于看清楚了这个差点被自己一刀断喉之人的模样。此人虽然看着比之前要憔悴狼狈了许多,但模样却没有大变,正是当日帮过陆缜他们,却最终失手的青竹帮副帮主竺畅!

    正当林烈错愕间,对方的下一句话更让他为之发怔:“林兄莫要误会,我此番前来并非对陆县令不利。恰恰相反,我是来求陆县令救命的。”

    “你这是出了什么事?”林烈好奇道。

    “哎,此事一言难尽哪”正说话的竺畅突然目光一闪,看向了前方,却是陆缜有些步履不稳地走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