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6章 将离京师?
    年节对大多数人来说那都是欢庆而热闹的,在辛勤劳作了一年后,终于能抽出些时间来好好享受成果并歇息一番了;也有那离别亲人一年的游子从远方归来,和父母兄弟欢聚一堂;哪怕是平日里再紧巴巴的人家,这时也会挤出些钱来做些好吃的,再换上一身新衣裳,盼着来年能有个好收成,好兆头。

    当然,也有人在这个时候会比平时更忙碌些,因为年节也正是人们互相联络感情的好时候,比如商人,又比如在京的官员们。

    大明朝廷一向禁止官员结党营私,但官员们却总是能想着法儿地互相勾结在一块儿,为了联络感情,他们更是无所不用其极。像过年这样理当互相拜望的时候,他们自然更不会放过了。于是无论有没有利益往来,官员们都会找各种理由登门,哪怕见不到人,去投个拜帖也是好的嘛。

    于是乎,在正月的头两日里,人们总能看到有些背着包袱的小厮仆人匆匆游走在各要紧官员的府第之间,将一封封写着恭贺吉利话儿的帖子投进去,这便是京城过年的一大盛景——望门投帖了。

    当满城官员都忙着和人交好时,身为京官一员的陆缜却安静地待在自己的县衙后院,哪儿都没去。毕竟他来京城才几个月工夫,根本找不到什么相熟的人去拜候一番——虽然他原来也应该有些同科进士与座师什么的,奈何他只是个西贝货,怎么可能知道原来的陆缜能有哪些交情不错的同窗老师呢?

    所以最终,陆缜所能拜访的只剩下胡濙一人。但因为其作为吏部尚书四朝老臣,门生故吏无数,暂时也轮不到他,唯有先不去了。

    这么一耽搁,又是好几天过去了,直到正月初十后,陆缜方才找个机会登门见了胡濙。不过他身边的银钱有限,所以拜见所带也不过寻常糕饼而已,这落到胡府下人眼里,觉着这位实在太也吝啬了些。

    可结果却出乎了这些本想看其吃闭门羹的下人们的意料,他的拜帖和礼物送进去不久,最近都不怎么见客的老管家便亲自出来,把这个年轻的客人给迎了进去,顿时镇住了所有人。

    再次见到胡濙,又是在那间书房之中。陆缜进门后,规规矩矩地行礼拜见,又说了好一番过年时的吉祥话儿,方才坐在了下手边和笑吟吟的胡濙寒暄起来。

    胡濙摸着自己的白须笑道:“老夫本以为你早些日子就会过来,结果却拖到了今日”

    “先生勿怪,实在是因为知道先生门下众多,我一个县令实在不好跟他们争抢,所以才迟至今日方登门拜年。”陆缜忙解释了一句。

    “呵呵,你也不必忙着解释,老夫并无怪你的意思。反倒是你能迟来叫老夫颇感满意了。”

    “先生这话倒叫我有些不解了。”

    胡濙笑着品了口茶,这才道:“其一便是你果然奈得住性子,此乃当官者必须要有的,你年纪轻轻便有了殊为不易。其二嘛,也说明你无求于老夫哪。待到了二月,便是京察,京中许多官员对此都颇为忌惮,又知道这是我这个吏部尚书主持的大局,所以便多有借各种名头上门来求情的。他们为何要讨好求情,就不需要老夫明言了吧?”

    陆缜点头表示了解,只有心虚,知道自己可能过不了京察之人才会想着做这些,持身正,有能力的人显然是不屑做这等事情的。

    “所以老夫现在就能定出一些人的问题有多严重了。那些礼单越重之人,身上的问题就越大。”说着,老人似笑非笑地看了陆缜一眼:“倒是你,居然只送了些糕饼进来,倒真是少有了。”

    陆缜脸上一红:“惭愧,只是京城居大不易,何况我知道先生也不会收我什么重礼,所以只是一些心意罢了。”

    “呵呵,你这个小滑头。”笑了一声后,胡濙才正容道:“不过老夫有一点倒是没乱说,你在此番京察是一定能得个上等考评的。”

    “多谢先生照顾于我。”陆缜忙拱手称谢道。

    胡濙却把手一摆:“这不是老夫照顾你,而是你自己的本事。若你真才不堪用,老夫身为朝廷吏部尚书也不会偏私。但你在大兴县令位置上却做得很好,不但让京城治安为之一肃,还破了一起大案,让数十死者沉冤得雪,这些都是满朝君臣和百姓看在眼里的。

    “而且,你平时的差事也办得很是妥当。我看过户部的相关文书,上面就写到今年大兴县的税收比往年要加了三成,粮税更是多了四成,而百姓却并无半点怨言,能办成如此事情者,天下也只有你一人了。所以称个能字,并不过誉。”

    “这怎么可能?我不过是照着朝廷的规定征收税款而已,怎么却多了这么多?”陆缜颇有些诧异地问了一句。

    “那是因为以往多有交不满的情况出现,再加上一些损耗和克扣,朝廷拿到手的税收便要大打折扣了。不过你这么一来,下一个当大兴县令的官儿可就有难了,说不定会因此被申斥,甚至是夺官。”

    陆缜本来还有些欢喜地听着,可到最后,脸色却变了:“先生这话的意思是”

    胡濙没有隐瞒地一点头:“不错,朝廷已拿定主意,待到京察之后便要把你调离京城。”

    “这是朝廷的意思,还是先生你的意思?”

    “既是朝廷的意思,也是老夫的意思。”胡濙深深望了陆缜一眼:“其实若依着我的本心,是希望你一直留在京中,也好荡涤一下这里的人心风气。奈何这一回你得罪的人终究太多,也太厉害了些,纵然老夫有心护你,可在他们的算计和各种明枪暗箭之下,怕也护不了你太久。所以还是趁着他们尚未出手,先把你调出京城为妙。”

    陆缜这才明白自己之前为图一时痛快所做下的事情竟有这么大的祸患。其实只要想想也就能明白了,这次自己把顺天府和刑部都坑得不轻,而朝中官员的关系又是那么的错综复杂,得罪一人就是立了一片仇敌,现在自己恐怕早成众矢之的了。

    再加上广宁伯所代表的勋贵武江阶层,仔细想来,恐怕这段时日里胡濙已经再前边默默地帮自己挡下了无数刀箭,可自己却浑然不觉。

    这一认识,让陆缜心头震动,大为感激,忍不住站起身来,拱手道:“先生”

    “有些话就不必说了。当初把你立到大兴县令的位置上,老夫就是希望你能做些事情。现在你不但做了,而且比我所想的更多更好,那我保你也是理所当然的。所以你放心,虽然你不能再留在京城,但朝廷和老夫也不会亏待了你。去江南吧,那里既是你的故乡地,也远离朝中这些乌七八糟之事,你应该能清静不少。”

    “谢先生保护之恩。”陆缜没有婆妈推辞,再次拱手谢道。他知道,胡濙做出这一决定一定是经过了多方考虑的。以其对朝廷官场的认知,也一定会比自己看得更远。

    见他一口答应,没有半点委屈之意,胡濙便又是欣然一笑。随后才提点道:“不过有一点老夫却要先把话跟你说明白了。”

    “先生请说。”

    “此去江南,你是不可能当一地主官了,所以再不能如之前般肆意妄为,不然老夫纵然想保你也是鞭长莫及。”

    陆缜点头称是,老人又继续道:“不过你也不必担心,此去江南,不过是让你远离纷争而已,待到朝中情势好转,自会把你召回来。到时,以你之前立下的功劳,就足以升一升官了。所以在江南你要做的,只是养望,韬晦而已。”..

    陆缜明了地点头。他知道官场最重资历,而自己才不过二十来岁,确实不可能真个平步青云,不然只会惹来众人非议。现在胡濙做此安排,既保护了自己,又让自己能有个轻松惬意的环境等待,确实是最好的处置了。

    见陆缜欣然接受了自己的这番安排,而且看着是明白了其中道理,这让胡濙更觉高兴,又着实地鼓励和点拨了他几句话。别看只是几句话,却是胡部堂几十年官场生涯所悟出来的道理,只要能参透其中的三味,就足够陆缜受用一生了。

    说了这许多话后,胡潆终于不再谈公事,而是一笑道:“现在还是年节里,就不说这些伤脑筋的事儿了。你来此是客,就陪老夫吃顿便饭再走吧。”

    这又是极高的待遇了,像胡濙这样的高官能留人吃饭,就说明对该人是极看重的,若事情传出去,陆缜在朝中的地位又将大不一样。

    一顿并不是太丰盛的饭吃下来,两人再没有谈什么正事,只是听胡潆说了些往年的旧事,然后陆缜方才告辞离开。

    直到走出胡府大门,陆缜脸上方才露出一丝欣然的笑意来,或许此去江南也不是什么坏事,至少自己能离她更近了一些呢。

    又是一周周一,所以按照国际惯例,求下推荐票。。。。话说昨天本来可以借着故事里又过春节也求一波的,但路人实在太憨厚了,所以没好意思开这个口不然一定会让时间过得飞快,保证一月一春节所以看在路人如此憨厚的份上,来点吧各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