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章 草草结案
    &bp;&bp;&bp;&bp;到了这个时候,刘逊已不可能再对自己所犯下的罪行进行抵赖了,毕竟人证物证俱在,又是天子下旨的三司会审,还有这许多的高官显贵在旁听着,他早就不存任何脱罪的心理。

    &bp;&bp;&bp;&bp;所以当其入堂,被刑部侍郎段充盘问时,便很痛快地承认了一切,人确实是他亲手所杀,而死者的身份,却是聚春楼里的一些姑娘。

    &bp;&bp;&bp;&bp;聚春楼,是他暗中出资建起来的青楼,正因有他这个伯爵在背后撑腰,所以才能在教坊司的地盘上开起这么一座规模不小的销金窟来。而楼内的女子,既有通过手段从别的青楼里弄出来的当红姑娘,也有从人贩子手上买来的可怜女子。

    &bp;&bp;&bp;&bp;而刘逊所以做这一切,借此生财还在其次,最主要的目的却在于满足自己那变-态的欲-望。原来他有一个很特殊却不可见人的癖好,那就是在床第间喜欢以虐待他人为乐。

    &bp;&bp;&bp;&bp;之前,伯爵府上便曾有奴婢因侍寝而被他折磨至死,只是后来担心闹出事端来,这才另外寻找目标。聚春楼就是在这个欲-望的驱使下才得以建立,并因此需要每个月给伯爵大人提供一到两名女子供其享用。

    &bp;&bp;&bp;&bp;这些如今已化作尸骨的女子,那都是初被卖到京城,连身份都不为人所知的存在。所以她们的消失也是那么的不留痕迹,几乎天下没人会知道有这么一群可怜的女人被人虐待而亡。

    &bp;&bp;&bp;&bp;至于为何刘逊会把这些尸体都埋在自家后院,是因为这儿毕竟是北京城,若时常有尸体被运出去,总会有被人发现的一天。所以为了安全着想,他便让人将这些死者埋在了后花园中。

    &bp;&bp;&bp;&bp;当听完他的一番讲述后,在场所有人等都露出了嫌恶之色,就是张辅,这时候也是眉头紧皱。如此丧心病狂的做法,害死了这么多无辜之人,其罪之大已不能用言辞笔墨所能形容了。虽然死的只是一些身份卑微的穷苦女子,但至少在明面上,是没人会拿此为刘逊开脱的。

    &bp;&bp;&bp;&bp;“那冯长春被杀一案又是怎么回事?可是你买通了顺天府等衙门为你作了隐瞒?”段充在稳了稳心神后,把话题转到了另一桩案子之上。而这,也让所有人的心猛地提了起来。

    &bp;&bp;&bp;&bp;之前的罪行只是刘逊一人,或再加上他府内下人便能担下来。但接下来要交代的,却很有些敏感,牵涉到的人可就多了。

    &bp;&bp;&bp;&bp;“冯长春被杀”刘逊低头慢慢地念叨了一声,似乎是在回忆,片刻后才道:“他只是我物色的一个打理聚春楼的管事而已,没想到我居然因他之死而最终落得如此下场他是被其中一个女人的兄长找到,才被刺杀而死的。”

    &bp;&bp;&bp;&bp;有些混乱地提了一句后,刘逊才把整个前因后果给道了出来。原来被他虐杀的女子里,居然有个是有亲人在一直寻找着她的。而这位也是好本事,竟循着线索一路找到了京城,并找到了聚春楼。

    &bp;&bp;&bp;&bp;结果,也不知他是怎么查的,居然查出自己的妹妹已死,而且是被青楼的老板冯长春给害死的。于是,这个青年男子便找了个机会,在夜间进行伏击,把外出的冯长春给刺杀了。..

    &bp;&bp;&bp;&bp;“冯长春被杀,我担心事情败露,所以才用权势和金钱买通了顺天府的推官,让他立刻从大兴县手上把案子给接了过去。并随即将人证处理,并最终把它定成了一桩悬案。另外,我还买通了刑部的官员,让他帮着把案子彻底了结”这一刻的刘逊实在是很配合,都不需要人问,便如竹筒倒豆子般把所有一切都给招了出来。

    &bp;&bp;&bp;&bp;“那个刑部被你收买的又是何人?”都察院佥都御史最是关心这些,所以忙问了一句。

    &bp;&bp;&bp;&bp;“是郎中李固!”刘逊毫不犹豫地道出了一个名字:“本以为一切都已天衣无缝,没想到结果却还是因为一个小小县令的追查而彻底败露了”

    &bp;&bp;&bp;&bp;被他点到的陆缜此刻却是一脸的怀疑,目光在这位伯爵的脸上扫动不止。刚才还只是有些怀疑,但现在他已可以肯定,对方所谓的招认不尽不实,有很多重要的东西被隐藏了起来!

    &bp;&bp;&bp;&bp;因为他所交代的一切,都是自己之前就查到的线索。从顺天府到刑部,居然各自只有一名官员涉及到了这案子,这可能么?还有李固,说他是刑部里帮着刘逊隐瞒的人,陆缜是怎么都不会信的。

    &bp;&bp;&bp;&bp;因为正是李固突然把案子打回到大兴县,事情才被重新揭出来。若他是涉案之人,疯了才会干出这等自掘坟墓的事情来!

    &bp;&bp;&bp;&bp;这案子背后一定还藏有更大的秘密!刘逊这么痛快就把一切都承认了,显然是为了保护背后之人。能让一个伯爵不惜身败名裂而去保护的人一想到这儿,陆缜只觉着后背一阵发寒,这案子背后水之深,实在太也出乎他的意料了!

    &bp;&bp;&bp;&bp;不过,他陆缜并不是主审官,甚至因为地位太低的关系,此时连话都不能说。而高坐案后的主审官们却似完全没有发现对方话里的问题,只是点头:“原来如此,刘逊你如此做法实在是把我大明律法视若无物了!那之前大兴县令被人行刺一事也是你派人做下的了?”

    &bp;&bp;&bp;&bp;“不错,我没想到他一个县令居然有此胆量和本事,在顺天府知会的情况下依旧追查此案,还把我聚春楼的唐千川给掳了去。为了掩盖之前的错误,我唯有铤而走险,派人去县衙取其性命。只可惜他命大,居然躲过了一劫,反倒是我,却因此被你们所拿!”

    &bp;&bp;&bp;&bp;“这便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了!你既犯下如此多的罪行,终有一日会被朝廷发觉!刘逊,现在本官问你,你可知罪?”段充啪地一拍惊堂木,神色凌然地问了一句。

    &bp;&bp;&bp;&bp;“我”刘逊稍一犹豫,最终还是低头道:“我认罪,这一切都是我荒唐之下干出的事情,与人无尤!”

    &bp;&bp;&bp;&bp;“好,你画押吧。此案早已上动天听,到时自有天子来定你的罪名!”在段充一声令下后,便有一旁的书记官把刚才的供词拿了过来,让刘逊签字画押。

    &bp;&bp;&bp;&bp;待其用有些颤抖的手写下自己的姓名并按上指印之后,刘逊的身子都软倒在了地上。而这起被杀数十人的案子似乎也走到了结点上。

    &bp;&bp;&bp;&bp;陆缜在旁看着,却是神色几番变化。这么一起牵涉甚广,又死了这么多人的案子居然如此迅速就了结了?连往深里挖一下的意思都没有?这三司会审看着都和走过场似的,完全是为了给天子与外人一个交代才搞出来的

    &bp;&bp;&bp;&bp;没想到最终竟会是这么个结果,这让陆缜很难忍受,很想站出来说一句这案子没这么简单,背后另有玄机。可是,就在他提起勇气,想要站出来说些什么时,一道目光却锁定了他,待其感觉到并顺势看去时,发现正是胡濙在给自己打眼色。

    &bp;&bp;&bp;&bp;见他已看过来,胡濙便神色凝重地冲其轻轻摇头,示意陆缜莫要生事。这让陆缜猛地一愣,那晚对方的话还言犹在耳呢,怎么今日就突然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了?

    &bp;&bp;&bp;&bp;不过他看得出来,胡濙的神色很是凝重,态度也很是坚决,自己若是不听劝地站出去,结果殊难预料。在一番权衡之下,陆缜还是忍了下来,毕竟他还是相信胡濙的,知道对方不会害自己,他这么做一定有自己的考虑。

    &bp;&bp;&bp;&bp;见陆缜安静下来,胡濙也总算松了口气。而另一边,案子也终于彻底定了下来,在三名官员联合签下名字,打上印鉴之后,这份审断的卷宗就会递到天子跟前,由他来做最后的定夺。

    &bp;&bp;&bp;&bp;事实上,这一回大明朝廷确实展现出了非一般的办事效率。以往任何一起案子从接手审案到最终宣布结果怎么都得拖上一两个月的,但这一回如此大案,居然只用了三天工夫,朝廷就把最终的结果公之于众了——

    &bp;&bp;&bp;&bp;广宁伯刘逊因一己私欲而残害数十无辜,更且以伯爵身份干涉衙门办案,以及开设青楼谋私,种种罪名皆不可赦。念在其祖先曾为朝廷立有大功劳,只免其死罪,却褫夺一切出身,贬为平民,并发配西北。至于广宁伯这个爵位,也就此彻底夺去,朝廷再无这个伯爵,相关家眷也悉数贬斥,一些与案子相关之人,更是直接被定罪,或杀或流。

    &bp;&bp;&bp;&bp;顺天府推官尹添及刑部郎中李固,身为朝臣不思报国,却以私利而罔顾国法,着即革除一切官身功名,永不叙用!并,二人还因其他罪名而被判流放西南。

    &bp;&bp;&bp;&bp;另外,那座叫聚春楼的青楼,也在随后被朝廷下旨查封,相关人等皆以各种罪名或杀或流,不一而足。

    &bp;&bp;&bp;&bp;就此,朝廷以快刀斩乱麻的手段,一下就把这起闹得满城风雨的案子给迅速结掉。一名伯爵,两名朝官因此丢官流放,也足以堵住许多百姓之口了,似乎这一切看上去都很是完美。

    &bp;&bp;&bp;&bp;但只有少数人知道,这起案子的背后,依然有着一片看不清的黑幕存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