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章 满城风雨
    &bp;&bp;&bp;&bp;直到时近二更,这一场天子与朝中重臣的临时奏对才算结束,在走出破例而开的宫门时,所有人的面色都显得格外凝重,看向陆缜的眼神里更是充满了复杂的意味,却无一人开口与他说些什么。

    &bp;&bp;&bp;&bp;直到众人在宫门前各自登上车轿散去,胡濙才给陆缜打了个眼色,带了他登上了自己的马车。

    &bp;&bp;&bp;&bp;秋夜凉如水,好在车旁的奴仆早准备下了汤水和吃食,所以两人入车之后便感到了一阵温暖。在给陆缜递上一盅早煨着的鸡汤后,胡濙才喝着自己杯里的参汤,苦笑着道:“陆县令,老夫都不知该怎么说你才好了,居然会想到去敲那登闻鼓,把事情闹得如此不可收拾,你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

    &bp;&bp;&bp;&bp;陆缜喝了口鲜美的鸡汤暖了暖胃,这才看向胡濙:“老大人你感到为难是因为下官把这案子给彻底揭了出来,还是因为我敲了登闻鼓?”不等对方给出自己的答案,他又继续道:“这案子死了这么多无辜之人,难道就不该把其真相公之于众以告慰亡魂么?登闻鼓本就是用来直奏天子的,既然此案多有掣肘,下官这么做应该也无可厚非吧?”

    &bp;&bp;&bp;&bp;听他说得如此理直气壮,胡濙一时竟有些失神了。随即面色也变得郑重起来,仔细想来,他说的还真都很有道理了。有冤案,朝廷自该平反。登闻鼓的事情更不算错,反倒是这几十年来朝廷极力阻止任何人靠近它才是大问题!

    &bp;&bp;&bp;&bp;是自己做官多年,把原来的那点良知都给抛弃了么,才会生出这等明显是颠倒黑白的想法来?一想到这儿,胡濙只觉一阵冷汗直冒,心里竟有些羞愧了。这让他只是看着陆缜,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了。

    &bp;&bp;&bp;&bp;陆缜在此期间已喝光了手中的鸡汤,随即又是一笑:“其实老大人对陆缜的关切之情下官也是明白的。你们有自己的顾虑,一切都要从大局出发,所以哪怕真查出这案子内幕,恐怕也得在瞻前顾后之下暗地里进行妥协处理。这下官也能理解,因为你们得为这朝局和京城的稳定打算

    &bp;&bp;&bp;&bp;“但是,下官不过一个小小的大兴县令,想事情就没那么复杂了。既然有人犯了大错,而朝中百官又都视而不见,难道真要让死者枉死么?下官没有别的,只有一腔热血,唯有拼这一把了。若是大人觉着下官做错了,下官不敢有任何的怨尤!”说完这话,他抬眼直视面前的胡濙。

    &bp;&bp;&bp;&bp;胡濙张了张嘴,却还是说不出什么来。在沉吟了好一阵后,方才说道:“你出于本心做这一切并不是错,不过这么一来你却得罪了太多的人,即便这一回因为惊动天子而让他们不敢对你如何,但对你的前程却非常不利哪。为官者,总是需要有人帮你的,老夫虽肯助你,奈何年迈,已不可能在这个位置上坐太久了。”

    &bp;&bp;&bp;&bp;“老大人的难处下官明白。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既然我做下了这个决定,将来是什么结果,我都会坦然面对!但这一遭,那些残害百姓的凶手,却一定要付出代价!”陆缜说得斩钉截铁,无半点后悔之意。

    &bp;&bp;&bp;&bp;胡濙本来的担忧随着陆缜这番表态也渐渐散去,饮光手中的参汤后点头道:“老夫虽多有顾虑,但有些事上还是可以帮衬你一二的。你放心,这案子老夫也会盯着的,绝不会叫他们再做手脚!至于你,只要老夫在吏部尚书位置上一日,你就一定不会有事!”当年的豪气,在这一刻被眼前的年轻人给彻底点燃了。

    &bp;&bp;&bp;&bp;陆缜当即拱手为礼:“多谢老大人维护之情,下官感激不尽。”

    &bp;&bp;&bp;&bp;“你能为那些无辜的死者出头,连得罪朝中权贵都无所惧,老夫身为数朝老臣难道连这点保障都做不到么?”

    &bp;&bp;&bp;&bp;陆缜有些感激地一点头,他很清楚,自己孤身一人自然能豁出去,但眼前的老人却是家大业大,门生故吏更是无数,能有此表态却比自己要难上百倍了。而这,就是大明朝的脊梁所在,也是如今的大明能称为盛世的保障了。

    &bp;&bp;&bp;&bp;当马车停到大兴县衙跟前,陆缜下车时,胡濙又叫了一声:“陆县令,老夫很欣慰,这次我果然没有看错了你,你确是我辈中人!”

    &bp;&bp;&bp;&bp;“老大人谬赞了,下官不过是个不知轻重的愣头青罢了。”陆缜却回头再行一礼,然后看着胡濙苦笑摇头,放下车帘,随着马车缓缓而去。

    &bp;&bp;&bp;&bp;直起腰来,陆缜的目光又变得犀利起来,既然打定了主意要做这一切,就没有什么好后悔的,放手大干就是了!

    &bp;&bp;&bp;&bp;就在这时,县衙大门突然被人打开,一个懒散而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陆县令,你还真能惹事儿,倒叫本公子在那广宁伯府里傻等!”

    &bp;&bp;&bp;&bp;陆缜当即回头,正看到徐承宗似笑非笑地站在门内,手里还捧了杯茶。这让他一愣,随后才惊讶道:“徐公子你怎的会来县衙?”

    &bp;&bp;&bp;&bp;“怎么?你利用完了本公子就想把我一脚踢开么?”徐承宗哼了一声:“你胆子倒是真大,这一下,满京城的人都知道你这个大兴县令了,居然去敲登闻鼓,亏你能想得出来!”

    &bp;&bp;&bp;&bp;陆缜进了门,陪着对方来到二堂落座之后,方才苦笑道:“事情难办,在下也是在没有其他选择的情况下才出此下策的。”

    &bp;&bp;&bp;&bp;“那这案子现在会怎么处置?我的人还守在广宁伯府呢,皇帝又是个什么态度?”这个问题,显然才是他一直等在县衙里的原因所在了。

    &bp;&bp;&bp;&bp;陆缜也不隐瞒,便把自己在宫内的事情道了出来。徐承宗听了后,又冲他嘿嘿一笑:“你确实是个胆大包天的主儿,连在皇帝面前都敢这么说话,我是越发的喜欢你了”

    &bp;&bp;&bp;&bp;陆缜听他这么说,看自己的目光似乎都有些别的意思,顿时有些不安地扭了下身子,心说老子可是喜欢女人不喜欢那调调的。好在徐承宗接着道:“我爹在时一直都说我会闯祸,那是他没见过你。要是现在他在,就知道和你比起来,我在南京闯下的祸根本都不算事儿了。”

    &bp;&bp;&bp;&bp;“额”见他是这么个意思,陆缜一下子竟不知该怎么回才好了。

    &bp;&bp;&bp;&bp;而徐承宗也没有再在这儿待下去的意思,伸了个懒腰起身道:“既然这事儿已瞒不了,朝廷又要严查,那我明日就把人叫回去。时候不早了,告辞。对了,你不会因为我犯了夜禁而把我也给拿下关起来吧?”

    &bp;&bp;&bp;&bp;陆缜苦笑一声:“我可没这个胆子,徐公子请慢走。”

    &bp;&bp;&bp;&bp;徐承宗呵呵一笑,这才施施然地离去。在走出县衙之后,他脸上的笑容敛去,摸着自己的下巴小声道:“这个陆缜倒真是个人物,闯出这么大的事来居然还能如此镇定。要么他的胆子确实极大,要么就是胡濙真会全力保他。无论如何,能与他结段善缘总不是坏事这次来京城倒真算来着了,居然见识了这么多的热闹!”

    &bp;&bp;&bp;&bp;这次的案子在经过一夜的酝酿后,立刻在北京城里引发了一场轩然大波,直闹得满城风雨。

    &bp;&bp;&bp;&bp;或许昨天许多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听到了那几十年未闻其声的登闻鼓响。可到了次日上午,消息就欲迅速传开,人们终于知道这是大兴县令陆缜在查出广宁伯府藏有数十具尸体后向天子检举才闹出的大动静。

    &bp;&bp;&bp;&bp;在众人的传言里,还有说本来这案子会被一些朝中官员给压下去,最终不了了之的。但陆县令却不忍这些枉死之人沉冤难雪,一定要捉拿凶犯抵罪,这才顶着压力,先去伯爵府搜出证据,然后才去敲响了登闻鼓。

    &bp;&bp;&bp;&bp;本来,民间就一直对官官相护大有感受,现在陆缜的做法更落实了这一点。于是,当陆缜的名声因此大振,被人称为为民请命,铁面无私的青天大老爷后,站在他对面的朝廷各衙门——顺天府、刑部和大理寺顿时就成了绝对的反派,为万民所唾弃。

    &bp;&bp;&bp;&bp;一时间,京城内外舆论汹汹,各种阴谋论非议声更是满天乱飞。这给众衙门的官员带来的压力自然可想而知。

    &bp;&bp;&bp;&bp;虽然如今当官的很多时候都不把民意太当回子事儿,但当民意汇聚成一股强大的舆论时,情况就完全不同了。正所谓千夫所指无疾而终,众口铄金积毁销骨!

    &bp;&bp;&bp;&bp;面对如此不利的境地,这些衙门自然是把闹出这事儿的陆缜恨的牙痒痒,但一时又拿他没有半点办法。所以到头来,唯一的自证清白的法子就只剩下把案子秉公而断,给所有人一个交代了。

    &bp;&bp;&bp;&bp;于是在事发后的第三天,刑部大理寺和都察院就三司会审起了这一广宁伯杀害无辜的案子来,一时间吸引了无数人聚集刑部大门之外,等候着审案消息。

    &bp;&bp;&bp;&bp;当作为证人的陆缜出现在刑部大门外时,众多百姓更是发出阵阵欢呼,就跟迎接他们心目中的英雄般将他送进了门去。对此,众官员自然是一阵羡慕嫉妒恨,对这个惹出事来自己得利却让大家背锅的家伙是恼恨到了极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