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章 登闻鼓响
    &bp;&bp;&bp;&bp;带着林烈几人步出广宁伯府大门,被头上炽烈的阳光一照,陆缜整个人都觉着有些恍惚了。这一刻,似乎那些尸体还生生地呈现在自己的眼前,那么的凄惨无依,一股气随之从他的心头慢慢腾了起来。

    &bp;&bp;&bp;&bp;刚才因为要接连应付赶到的老管家和广宁伯刘逊,所以陆缜还无法感受那种冲击。可现在,冲击的后劲却叫他连迈步都有些吃力了。虽然之前就曾有过一些猜测,可当真相整个袒露出来时,还是大大地刺激了他,这实在太残酷了些。

    &bp;&bp;&bp;&bp;“大人”看到陆缜的面色有些发白,林烈忍不住关切地问了一句。

    &bp;&bp;&bp;&bp;陆缜这才从那如噩梦般的感觉里抽身出来,勉强一笑:“没什么,只是有些感到悲哀而已。没想到我竟也有如此软弱的一面,倒叫你见笑了。”

    &bp;&bp;&bp;&bp;“其实属下也有一样的感觉,心思到现在也不得平静。战场杀敌是一回事,可见到这些被人残杀,无辜而死之人的尸体却是另一回事了。”林烈也面色沉重地道。

    &bp;&bp;&bp;&bp;岂止是他们两个,跟出来的两名差役的脸色更加难看,身子还如得了疟疾般轻轻地打着摆子。刚才在那等压力下还不自觉,现在出来,想起是自己亲手挖出的那些尸骨,两人也是一阵心惊后怕,就差吐出来了。

    &bp;&bp;&bp;&bp;陆缜在发现这一点后,才吐出了一口气,振作了一下道:“此事断不能随便了结,不然如何能告慰死者的亡魂!林烈,你说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bp;&bp;&bp;&bp;林烈有些诧异地看了陆缜一眼,不知道他为何会突然问计于自己。但还是给出了自己的意思:“大人刚才不是表述过了么,要上报朝廷。那就去顺天府?”

    &bp;&bp;&bp;&bp;照常规来说,这确实是个正确的选择,因为大兴县确是归顺天府管辖的,出了如此大事,自当报与上司衙门了。但陆缜却微一摇头:“此事若是报与顺天府,恐怕会有变数哪。之前就是因为顺天府出手干预,才使得冯长春之死变成悬案,而他们所以冒险做这一切,很可能就是要隐瞒这一切!”

    &bp;&bp;&bp;&bp;“那该怎么办?”林烈也迟疑了。

    &bp;&bp;&bp;&bp;其实陆缜问这话,就是为了说服自己而已。见林烈这番模样,他的目光开始往前望去:“顺天府内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他们在此事上会做什么,我不得而知,也不敢去赌。至于刑部,也是一样,官官相护这句话可不是说笑的。那你说,这朝中还有什么人肯为这些死者洗冤呢?”

    &bp;&bp;&bp;&bp;“胡部堂?”林烈想起了胡濙,提了一句。

    &bp;&bp;&bp;&bp;陆缜眯了下眼睛,却又摇头:“胡部堂是个好官,我也是因他才坐上的这个位置,但他终究只是吏部尚书,这案子他是插不上手的。”

    &bp;&bp;&bp;&bp;“那还能有谁?”林烈愣愣地问,他对朝中之事本来就所知有限,眼下的案子又这么严重,实在超过他的知识范畴了。

    &bp;&bp;&bp;&bp;陆缜眉毛挑了起来:“这天下间,这北京城,只有一人是我不用担心他会包庇那刘逊和与之相关之人的。你说,他是谁?”

    &bp;&bp;&bp;&bp;“只有一人”林烈怔了一下,随即顺着陆缜目光所望,心里终于知道了那个答案:“大人是说当今天子?可是”可是你怎么可能去跟天子说这案子呢?九重宫阙之中的天子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见到的。虽然他只是一个边关来的小差役,但这一常识还是了解的,除了内阁重臣和六部尚书,其他朝中要员想见天子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更别提陆缜只是一个区区六品的京县县令了。

    &bp;&bp;&bp;&bp;陆缜的目光依然直直地落在远处那座巍峨气派的宫城之上,口中悠悠道:“办法总是有的,只是需要冒些风险而已。但为了那些死者,纵然冒些险,我也要去做!”说到这儿,他把身子一挺,一撩袍襟,便大步向前走去。

    &bp;&bp;&bp;&bp;身旁的林烈虽然不知其到底想做什么,却还是拖着那条瘸腿紧紧跟了上去。至于剩下两人,在对视一眼后,也跟了过去。在跟陆缜进入广宁伯的后花园,挖出那些尸体后,他们,也早没有了退路。

    &bp;&bp;&bp;&bp;

    &bp;&bp;&bp;&bp;在北京皇宫东南角处,矗立着一座高高的木楼,四周无论昼夜都有锦衣卫和禁军的人把守。

    &bp;&bp;&bp;&bp;对此,京城的百官和百姓早已习惯,因为大家都清楚这楼上的是个什么东西——登闻鼓!

    &bp;&bp;&bp;&bp;登闻鼓据说是起自大宋朝,乃是官员和百姓有大事要面奏天子时敲击的,这一传统随后便扩散到了地方各州府县,那衙门口的鸣冤鼓就是照着它所设立的。

    &bp;&bp;&bp;&bp;不过这登闻鼓的规格却要比地方的鸣冤鼓要高上许多了,光是其规制,就是鸣冤鼓的无数倍,而其声更如洪钟大吕,一旦响起,数十里的人皆可闻。

    &bp;&bp;&bp;&bp;不过无论是大宋还是后来的朝代,对这登闻鼓向来只作个摆设。直到大明太祖朱元璋称帝之后,凭着旺盛的精力,才把登闻鼓的作用发挥到了极致。据传,无论任何时候,只要这鼓一响,朱元璋就会把敲鼓之人召见询问。

    &bp;&bp;&bp;&bp;因此,那时候在天子脚下当官的人日子确实很不好过,因为你但凡做了什么错事,让老百姓感到了冤枉,就会有那胆子够大之人跑去敲鼓找皇帝诉冤情,那官员的下场也就不问可知了。

    &bp;&bp;&bp;&bp;正因如此,待到宣德帝朱瞻基登位之后,便有朝臣请免这登闻鼓。虽然宣德并没有允准这一奏请,但登闻鼓从此派出锦衣卫团团围住,寻常百姓根本不得靠近也成了事实。虽然鼓没有被移除,但却也变相地免去了它的作用。

    &bp;&bp;&bp;&bp;当一件事物几十年都没再起任何作用,人们也就不再能想起它本来的用处了。登闻鼓也是如此,现在的京城官民都只把它当作了一个摆设,只有下方守卫的锦衣卫们,依然风雨无阻,小心翼翼地看护着它,不叫任何人靠近。

    &bp;&bp;&bp;&bp;当陆缜带了三人一步步走过来时,那些守卫明显有些疑惑,这些家伙是来做什么的?直到他都来到跟前了,才有人挺枪拦了上去:“登闻鼓前不得靠近,速速退下!”

    &bp;&bp;&bp;&bp;“我乃大兴县令陆缜,今有天大的冤情要陈表天子,只有击这登闻鼓才能面圣,还望各位莫要阻拦!”面对那一只只闪着寒光的枪头,陆缜全无惧色,昂首挺胸就直朝前走去,就仿佛看不到面前的枪尖一般。

    &bp;&bp;&bp;&bp;这时,身后的百姓也都发现了这边的异样,纷纷驻足望来,有人还小声地议论开了,猜测着这个青袍小官到底在做什么。

    &bp;&bp;&bp;&bp;面对陆缜不退反进的动作,这些守卫反倒是有些迟疑了。他们虽然奉命守着这里,不叫百姓接近,但却没接过有官员前来该怎么应付的指令。他们面对的,可是一名穿着官服,戴着官帽的朝廷命官,这让他们有些不知所措了,只能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同时口中继续喊道:“陆县令,你可不要乱来,这登闻鼓可不是你能碰的。”

    &bp;&bp;&bp;&bp;陆缜却是充耳不闻,口中只道:“太祖皇帝设登闻鼓,为的就是让天子知道天下臣民的冤苦。现在尔等阻着本官上楼敲鼓,这是想违抗圣旨么?”

    &bp;&bp;&bp;&bp;他的声音虽然不大,但肃然的语气却给了面前这些守卫以极大的压力,竟再次逼得他们向后退去。这让陆缜很快就已走到了那木头搭成的鼓楼之下,立着登楼的阶梯也就不过丈许距离了。

    &bp;&bp;&bp;&bp;看他逼近到如此位置,为首的武官终于有些恼了。若是真让这家伙上楼敲鼓惊动了天子,自己的罪责可就大了。说不得,只能先把人拿下了!

    &bp;&bp;&bp;&bp;拿定主意,他便一声断喝:“拿下他再说!”

    &bp;&bp;&bp;&bp;有首领的一句话,刚才被逼退的一干守卫的心气儿便是一振,几人齐齐拥上前来,便欲把陆缜拿下。而跟在陆缜身后的林烈见此,也是心头一紧,脚步一探,也欲上前阻挡。

    &bp;&bp;&bp;&bp;就在这时,陆缜的脸上闪过一丝有些诡异的笑容,右手紧握成拳,然后低头弓腰——

    &bp;&bp;&bp;&bp;陡然间,异变突生。

    &bp;&bp;&bp;&bp;那些果断欲出手拿人的守卫,还有他背后欲上前保护的林烈,他们的动作突然就停滞住了,就仿佛他们被人施放了定身咒一般。

    &bp;&bp;&bp;&bp;而陆缜,却在这一瞬间以最快的速度向前冲去,居然就擦着他们的身侧一跃掠上了前方的楼梯,然后三步并作两步,噔噔噔几下就冲到了那面巨大的,足有一人多高,看着与一间小屋子差不多大的,用犀牛皮硝制而成的巨鼓跟前。

    &bp;&bp;&bp;&bp;没有任何的迟疑,陆缜已拿过了吊在鼓边上,足有成年人手臂粗细,缠有金丝,半人许长的鼓槌。

    &bp;&bp;&bp;&bp;深吸了一口气后,陆缜双手紧握着鼓槌末端,然后猛然发力,将之高高地举过头顶,再借着腰力猛然向前挥出。

    &bp;&bp;&bp;&bp;鼓槌带着风声落下,重重地砸在了那鼓面之上,随即轰然炸响——“咚!”

    &bp;&bp;&bp;&bp;陆缜没有稍停,便再次挥起落下,借着鼓面的弹性,飞快地敲击起来。

    &bp;&bp;&bp;&bp;“咚咚咚咚”巨大而沉重的鼓声回荡在皇宫内外,已有数十年未曾被人碰过的登闻鼓,在这一天再次轰响!

    &bp;&bp;&bp;&bp;

    &bp;&bp;&bp;&bp;登闻鼓一响,黄金有万两。。。。各位书友有票的捧个票场,没票的捧个订阅场,当然一起来是最好了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