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章 浑水摸鱼
    &bp;&bp;&bp;&bp;虽然心下犹疑不定,但陆缜还是紧随着徐承宗朝伯爵府内闯去。想必有他在前开路,这里面的护卫家丁是不敢阻拦了。

    &bp;&bp;&bp;&bp;可随后的情况却又出乎了他的意料,自闯进大门后,一路向前竟没什么人,前院没有,进到二重院落里虽然有几个人,却是急急地端着或提着水盆水桶等物朝着后方跑去。原来除了门前守卫之外,这伯爵府阖府上下人等都跑去后院救火了。

    &bp;&bp;&bp;&bp;见此,陆缜心下更是大定,当即大步流星地就直往前走,口中则不断招呼着叫人救火。说实在的,若他胆子够大手够黑的话,趁着周围没什么人,大可以在这伯爵府的前院也放上一把火,如此把局面彻底搅乱,就更容易成事了。不过既然有徐承宗在旁,就不需要再干出这等事情来了。

    &bp;&bp;&bp;&bp;在经过第三进院落后,人才渐渐多了起来。可这些伯爵府的家奴人等一个个都已忙得顾不上仔细分辨过来的是什么人了,一见他们竟架了水龙过来,便赶紧纷纷让出道来,还指着前方依旧浓烟滚滚,甚至能看到几个火头升起的后院叫道:“快过去,那边的火怎么都扑不灭。”

    &bp;&bp;&bp;&bp;“好!走,过去灭火!”陆缜大手一挥,招呼着众人就朝里面杀去,一面进,一面还叫嚷着:“都让让,我们带水龙来救火了。”

    &bp;&bp;&bp;&bp;这话还真是有用,一路之上碰上的伯爵府下人们都迅速闪开道路,放他们一群人进入,连问都没有人过问一句。毕竟在这些人看来,此时救火才是府上的头等大事,而且看他们都穿着公服,又是从前门直接进来的,自然不会有问题了。

    &bp;&bp;&bp;&bp;就这样,陆缜一行长驱直入,赶到了起火的伯爵府后院。那儿应该是一处精舍再加库房,此刻那小小的精舍早已被烧去大半,而库房处也正不断冒着火光,虽然下面的人还在不断拿水泼洒,但显然扑不灭它。尤其是已经在顶上蔓延开来的火焰,因为离地甚远,众人的水根本就浇不上去,只能一点点地看着火焰往四下里扩散开去。

    &bp;&bp;&bp;&bp;见此,一名身着绸衣,模样威严却满脸黑灰的老人正跳着脚大声叫嚷着:“快来人,谁敢进去库房把里面的箱子搬出来,伯爷回来一定重重有赏!谁要能帮着把火烧了,老夫跟伯爷开口,保你一个前程!”

    &bp;&bp;&bp;&bp;不过这等名利好处的诱-惑效果却是有限得紧,虽然那些下人们依旧努力从前边井旁打出水来扑救,但却没一个敢如其所言般冲进去抢救里面财物的,也没有人想着爬上仓库顶去救火。

    &bp;&bp;&bp;&bp;因为就在刚才,三个受到鼓舞的家奴冲进去后,便再没有出来,而这火势看着可比刚才更大了。还有,之前一人也试着攀上仓库顶救火,却一脚蹬空,掉进了早就起火的库房之中,再没了声息奖励固然诱人,但这也得有命来享不是么?

    &bp;&bp;&bp;&bp;那老管家见此,更是急得团团转,却又无可奈何,只能不断催促下面的人冒险救火,把价码一提再提。可底下的人却只作听不到,依旧照着刚才的模样打水泼水,应付着差事。

    &bp;&bp;&bp;&bp;就在这时,一人叫了起来:“都让让,水龙来了!”

    &bp;&bp;&bp;&bp;一听这话,老管家皱成一朵菊花的老脸上顿时现出了一丝喜色来:“快,把水龙抬进来救火!”

    &bp;&bp;&bp;&bp;其实都不用他吩咐,身后众人已全都让开了路来,放了那架水龙进来,那粗大的竹身很快就对准了前头的仓库顶,伴随着几名差役的大声吆喝,一大股如白练般的水柱便呼地一下飞射出去,正击打在仓库顶部的火焰之上。

    &bp;&bp;&bp;&bp;顿时,一片白气蒸腾而起,那正不断冒起的火焰势头就是一止。

    &bp;&bp;&bp;&bp;见此,众人的精神便是一振,那老管家更是挥舞着两手大声指挥道:“快,再喷!这火头被压下去了!”

    &bp;&bp;&bp;&bp;水龙后面的差役再次用力推送,又是一股激荡的水柱飞出,压住了火势。而伯爵府的下人们这时也回过神来,知道只凭这一架水龙不可能真个灭了火,所以也纷纷端着装有水的盆和桶冲了上去,不断向着上头泼洒

    &bp;&bp;&bp;&bp;不过这火势实在不小,现在又是风季,风助火威之下,却非这么一些水力所能扑灭的,最多也就控制一下而已。而随着水龙中所储之水逐渐用尽,情况似乎再次变得不妙了。

    &bp;&bp;&bp;&bp;就在众人心下慌乱的当口,后面又是一阵喧哗声传来,却是又进来了五架水龙!原来,却是西城兵马司的人终于在此时赶到了,而且他们手笔更大,一来就是五架水龙。

    &bp;&bp;&bp;&bp;这一下,六条水龙一起朝着火的仓库喷出水柱,火势就迅速被遏制,继而渐渐熄灭了。直到这时,伯爵府众人方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老管家更是满脸感激地冲那些操控着水龙的差役兵丁连连拱手为谢:“多谢各位出手相助咦!”直到惊魂甫定的现在,他才发现面前救火之人居然不全是兵马司的装束,有一路人马竟是官差的打扮。

    &bp;&bp;&bp;&bp;愣了下后,他才勉强笑道:“这几位差爷是?”

    &bp;&bp;&bp;&bp;“咱们是大兴县衙门的人。”为首的一名差役忙回了一礼如实道。

    &bp;&bp;&bp;&bp;老管家的心更是一提:“原来是大兴县衙的各位,倒是生受你们了。”口里说着话,目光却往背后张去,看到一名本该守在府门前的护卫,他便狠狠地剜了对方一眼,之前自己不是命人看好门户了么,他居然就放了这些家伙进来,要是出了什么事,自己可担待不起哪。

    &bp;&bp;&bp;&bp;那位则是一脸的惶急,拼力向前挤来,也顾不上如今的场面,急声道:“福伯不好了,刚才那大兴县令带了人直奔后花园去了”

    &bp;&bp;&bp;&bp;“什么?”老管家福伯的脚下猛打了个趔趄,差点一头栽倒,也顾不上说什么场面话了,当即转头就朝着自家的后花园处赶去,瞧他的模样,竟比之前看着仓库起火时还要惶恐。

    &bp;&bp;&bp;&bp;周围的一干人等则愣在了当场,尤其是西城兵马司带队过来的将领,见此更是有些摸不着头脑:“这算什么?咱们兄弟辛苦赶来帮他救了火,居然连谢都不多谢半句?却赶去了什么后花园?”

    &bp;&bp;&bp;&bp;

    &bp;&bp;&bp;&bp;当一路朝伯爵府内直闯的同时,陆缜还在看顾着周围,并很快就找到了自己这一回真正的目标所在——后花园。

    &bp;&bp;&bp;&bp;于是,他便命手下的差役继续扛着水龙进去,而自己则和林烈带了另两人直奔后花园而去。本来就对他的来意有所好奇的徐承宗见状,便也没去后院凑什么热闹,而是跟着转到了华花园。

    &bp;&bp;&bp;&bp;看到陆缜如此目标明确,徐承宗更来了兴趣,虽然没有张口问什么,一双眼睛却在那已略显凋败的花园四处扫动开来,想看看这地方到底有什么怪异之处,能让陆缜甘愿冒此风险。

    &bp;&bp;&bp;&bp;不过陆缜他们随后的举动却有些叫他失望了,在进了后花园后,他们也都愣怔在那儿,尤其是陆缜,站定之后,目光也如他一般四处扫动,寻找着什么。

    &bp;&bp;&bp;&bp;不过这花园却实在瞧不出太多东西来,虽然占地不小,还建有几处赏花亭子,一些之前争奇斗艳的花草却是因为秋季的到来早败了,只有几株秋菊在迎风怒放,除此之外,实在没有什么古怪之处。

    &bp;&bp;&bp;&bp;他到底在找什么?这广宁伯能把什么要紧的东西藏在此处,而不是放到更保险的宝库之中呢?徐承宗面上虽然带着些笑容,眼中却满是疑惑之色,作着某种猜测。

    &bp;&bp;&bp;&bp;终于,陆缜的目光落到了亭子旁的一丛颇显繁盛的花木之上,这地方的花木看着比别处要好上不少。在回头看了一眼另一头渐小的火势,陆缜不再迟疑,把手一指那处便下了命令:“挖开此地看看!”

    &bp;&bp;&bp;&bp;这花园里自然是备有各种铁锹镐把的,此时这里的园丁下人们也都跑了去救火,工具却留在原地,倒是方便了林烈等人,当即拿起铁锹就朝着那丛花木挖了起来。

    &bp;&bp;&bp;&bp;能被种在广宁伯府上的自然不是凡品,但林烈几人却根本没有半点犹豫,手起锹落间,那丛茂盛的花木就被挖得断根,然后被随手移到了一旁,而后再挖上几下,埋着根部的泥土也随之刨开,就此现出了一个不小的坑来。

    &bp;&bp;&bp;&bp;几人就顺着这个坑挖开去,挥锹如飞,一忽儿工夫,就往下挖了足有好几尺,只是除了泥土之外,却并无别的东西出现,这让两名差役手上的动作就是一缓,就是林烈,也稍稍皱了下眉头。

    &bp;&bp;&bp;&bp;只有陆缜,却是依然镇定故,道了一句:“继续挖,这里既然有问题,他们一定会把东西藏得深些的。”

    &bp;&bp;&bp;&bp;答应一声后,几把铁锹挖掘的速度又快了起来。徐承宗见此,却是越发的好奇了,他们到底在挖什么?这伯爵府里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bp;&bp;&bp;&bp;就当几人挖得满头大汗的时候,另一边的火光已彻底扑灭,随后花园外就响起了一片脚步声,却是那老管家终于赶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