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章 猝遇袭(下)
    &bp;&bp;&bp;&bp;好霸道的一箭!

    &bp;&bp;&bp;&bp;居然在被林烈格飞之下还能有如此强大的杀伤力,一下射进了唐千川胸腔,直有半尺来深。而遭此重创的唐千川则是一脸的迷茫和痛苦,五官都已挪移了位置。

    &bp;&bp;&bp;&bp;就在这时,外边再次传来破空声,又是三支箭飞来,噗哧一下便穿透了薄薄的房门,电射而至。陆缜的一声小心刚脱口而出,身边的林烈已火速拿脚向上一挑,把面前的一张矮几挑起,挡在了自己二人身前。

    &bp;&bp;&bp;&bp;噗噗噗三声响,那三支利箭全数钉在了案面之上,终于没能穿透足有数尺厚的木板,再对后面的两人造成什么伤害。但即便如此,也足以叫人震惊了,虽然对方离他们并不是太远,但三箭能射透木门,还能有如此威力,也是罕见了。

    &bp;&bp;&bp;&bp;就在案几砰地一声落地的同时,那两扇门户也随之粉碎,三名黑衣人挺着刀已冲了进来。没有任何的言语,三人已分头朝着房内三人扑来。

    &bp;&bp;&bp;&bp;见状,林烈手中刀也是一横,跨步向前,稳稳地挡在了陆缜身前,就如一堵高墙,一座堡垒般保护着他的安全。

    &bp;&bp;&bp;&bp;一名黑衣人刚杀到跟前,林烈已挥刀急攻,并不甚长的钢刀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直夺其胁下要害。那人轻咦一声,手一缩,本来主攻的刀便是一退,在翻手间便直斩而下,似欲与林烈的钢刀硬拼。

    &bp;&bp;&bp;&bp;与此同时,另两人则抢步向前,分左右砍向林烈的头颈和侧肋。显然,他们也是看出了屋中只有林烈是个对手,只要解决了他便能轻易将剩下两人杀掉,所以当时就合力攻他。

    &bp;&bp;&bp;&bp;林烈面对如此情况却不见半点慌乱,手中刀在与面前之敌的长刀相交之前便迅速回收,拧腕一转,正好翻起拦在了颈侧,挡下了这要命的一刀。同时,下面的脚再次一跳,刚落地的案几再次飞起,正好挡在了他的肋部,使对方的一刀砍在了桌案之上。

    &bp;&bp;&bp;&bp;那人显然没料到会有此一变,这一刀根本没能来得及收招或是变招,居然正正的一刀砍入了桌面,刀锋一下就受了阻。

    &bp;&bp;&bp;&bp;林烈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踢起桌案的腿才刚一落地,那条支撑身子的残腿已发力蹴出,正好踢中了那还在拔出刀来的敌人的胸口,将他整个人都踢得抛起,反撞而出。

    &bp;&bp;&bp;&bp;同时,他手上的动作也没有一丝的迟滞,在和另一人的钢刀相交的同时,顺势往下一划,竟沿着对方的刀身急劈而下,直夺其持刀那只手的五指。

    &bp;&bp;&bp;&bp;那位明显感觉到了危险,赶紧收刀,错步就往后退去。而第三名黑衣人却已再次挥刀劈来,显然他看准了林烈手脚都被两名同伴所绊住,自己已大有便宜可趁。

    &bp;&bp;&bp;&bp;但林烈却再次让他失望了。本来还在向前下削去的一刀突然就收了回来,再一翻间,竟横里拦在了他的面前,刀锋更是直面这位黑衣人。他欺身上前,就仿佛是拿自己的身子去撞锋利的刀口一般,吓得他一声低呼,硬生生止住了去势。

    &bp;&bp;&bp;&bp;虽然未真个撞上,却也让这位吓出了一身冷汗。可就在他一顿间,林烈拿手却是一推,本来拦在跟前的刀锋猛地再次前递,嗤啦一声,便给了对方一个开肠破肚!

    &bp;&bp;&bp;&bp;那人一声惨叫,急忙后退,但还是晚了半步,小腹处鲜血迸溅,已受了重创。直到这时,他同伴才刚把砍进桌案上的钢刀拔出来,见此,与另一人眼中都闪过了惊讶之色。

    &bp;&bp;&bp;&bp;本以为这小小的县衙之内根本不可能有人是三人联手的对手,甚至觉着三人齐来实在太也小题大做了。直到这时,他们才知道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对方居然只一人不但挡下了他们势在必得的攻击,而且还伤了自己的同伴。

    &bp;&bp;&bp;&bp;因为心下的忌惮,两人的动作便是一缓,而受伤者更是不敢妄动,飞快地拿衣服裹着自己的伤处。林烈也不急着进攻,依然稳稳地挡在陆缜跟前,一双眼睛死死盯着面前的刺客,同时留意着屋外——不知还有没有其他刺客了。

    &bp;&bp;&bp;&bp;就在这时,前院已响起了一片锣鼓声和喧哗声:“有刺客!快来人哪!”

    &bp;&bp;&bp;&bp;当当的锣声在深夜里不啻于一阵惊雷,前面的人终于反应了过来。

    &bp;&bp;&bp;&bp;县衙毕竟不同于别处,虽然后院只有陆缜他们三人,但二衙那边却还是有几名值夜差役和书吏的。在听到后衙传来的叫声后,几个反应快的赶紧就拿起了手边的东西敲打着叫嚷起来。

    &bp;&bp;&bp;&bp;而这一闹,县衙周围也迅速热闹了起来,一队刚巧巡逻到此附近的官兵也打着火把迅速赶了过来。

    &bp;&bp;&bp;&bp;听到这动静,林烈显得更加沉稳,只是稳稳地挡在陆缜身前并不给刺客以任何可趁之机,却不主动进攻。

    &bp;&bp;&bp;&bp;而那两名未受伤的刺客这时忍不住又拿眼睛交流了一下,然后一声呼啸,便扶住受伤的同伴向房外退去。事已不可为,面前这家伙连三人都可以挡下来,剩两人自然更不是对手了。

    &bp;&bp;&bp;&bp;不能再有耽搁,不然一俟县衙内外众人赶到,自己三人都别想走了。当机立断,三人立刻就放弃了杀死陆缜的心思,仓皇退走。当然,他们会做出这个决定,也是因为看到了屋内另一个目标已被一箭射中的缘故,只要他一死,陆缜这么个县令自然不再是什么威胁。

    &bp;&bp;&bp;&bp;虽然三人退得不快,但林烈依然没有动,只是紧紧守在陆缜跟前。他可不知道对方在外边有没有其他援手,这一下又是不是故意用的调虎离山之计,保护大人才是他最重要的任务,至于刺客会不会因此脱身,就不在其考虑之内了。

    &bp;&bp;&bp;&bp;也正是因为他的这份谨慎,给了三名刺客以逃脱的机会,他们竟抢在前衙众人赶到之前,从后衙的围墙处翻了出去,然后在夜色的掩护下逃离现场。

    &bp;&bp;&bp;&bp;陆缜也没有去顾及这些家伙的去留,而是赶紧弯腰看向身边的唐千川:“你怎么样了?”

    &bp;&bp;&bp;&bp;唐千川此时脸色煞白,口鼻中都有鲜血不断涌出,甚至还带了一些碎块。那是脏器破损被带出来的结果,面对陆缜,他的脸上露出了痛苦、不甘、愤怒种种交结在一处的复杂神色。

    &bp;&bp;&bp;&bp;陆缜自然明白他的心思,之前他还不信自己身后之人会真个对自己下毒手。现在,事实却把这个冰冷的真相呈现在了他的面前,只是代价却太大了些。

    &bp;&bp;&bp;&bp;他想说什么,可一开口,又是一大口混合了内脏碎块的鲜血喷了出来,这让他本就涣散的眼神又是一阵发虚。

    &bp;&bp;&bp;&bp;陆缜见状,便知道他已断了生机,恐怕很快就要死去。这可不是个好消息,他是自己所能找到的最后的线索,若什么都不说,岂不是真的彻底断绝线索了?

    &bp;&bp;&bp;&bp;陆缜想到这儿,赶紧蹲身低头,急声道:“唐千川,那人居然连你都不放过,难道你还要为他保守秘密么?他到底是谁?那个杀害冯长春的凶手又是谁,你快告诉我!”

    &bp;&bp;&bp;&bp;“广宁伯后花园!”唐千川自然也明白这一点,只是他伤得太重,实在说不出太多话来,只能用微弱而含混的声音道出了这么六个字。

    &bp;&bp;&bp;&bp;而在吐出这六字之后,唐千川的身子一挺,继而一软,瞪着两只不甘的眼睛就此彻底咽下了气去。

    &bp;&bp;&bp;&bp;陆缜却愣在了那儿,不是因为唐千川的死给他造成了什么影响,而是因为他所提到的人——广宁伯!

    &bp;&bp;&bp;&bp;那聚春楼背后的势力居然是个伯爵么?但是他后面加上的后花园又是什么意思?

    &bp;&bp;&bp;&bp;怪不得连顺天府都得为其遮掩,事关朝廷勋爵,这事确实变得很棘手了。

    &bp;&bp;&bp;&bp;如今的大明朝的勋爵还不是几十年后那样,几乎只是一条条米虫,根本没有什么实权在手。如今的勋爵们都在朝中或军中担任了某一要紧职务,是足以和文官势力分庭抗礼的存在。

    &bp;&bp;&bp;&bp;而现在,陆缜要查的案子居然就与这么个伯爵扯上了关系,如此事情可就变得很难办,甚至不是他一个小小的大兴县令能应付得了了。

    &bp;&bp;&bp;&bp;可是事情到了这一步,自己难道还有后退的选择么?而且已经有数条人命因此而亡,自己也差点被人刺杀,即便为此,自己也绝不能后退!

    &bp;&bp;&bp;&bp;只略作犹豫,陆缜的目光又变得坚定起来,深深地看了一眼面前已气绝身亡的唐千川,他轻声道:“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把真相查出来的,无论那人是伯爵,还是侯爵!”

    &bp;&bp;&bp;&bp;这时,一大群人已拥到了门前,在看到这屋子内又是箭矢又是血迹,还有一具尸体的情况时,这些县衙的差役们忍不住发出了一阵惊呼。

    &bp;&bp;&bp;&bp;陆缜这才回过神来,把面容一正道:“有人意图刺杀本官,已被林班头奋力杀退了。你们速速保护现场,这里的一切都不得妄动!”

    &bp;&bp;&bp;&bp;见自家县令大人并无损伤,还能镇定地发号施令,众人方才松了口气,纷纷答应着守在了房门之前。而随后,又是一阵喧哗声传来,一条火龙直趋而入,却是巡夜官兵也赶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