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章 不忘本心
    &bp;&bp;&bp;&bp;陆缜走出屋子,就看到林烈迎了上来:“出了什么事了?”这儿是县衙后院,他早有吩咐,此时除了他和林烈,其他人都不得靠近。曾光他们若非出了要紧事显然是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过来惊动自己的。

    &bp;&bp;&bp;&bp;林烈上前一步低声道:“是顺天府的人突然上门,点明要见大人问话。”

    &bp;&bp;&bp;&bp;“哦?”陆缜略一皱眉,随即便冷笑道:“他们的反应倒真是不慢,不过一夜工夫,就找到我们头上来了。走,去会会他们!”说着,便朝外间而去。

    &bp;&bp;&bp;&bp;来到二堂,陆缜便看到了数名顺天府的差役分列院中,而在自己的公房之内,还坐了一名精干的高瘦官员,面上立刻堆上了笑容,大步走了上去:“不知大人到访,下官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bp;&bp;&bp;&bp;那位官员听到这话,也站起了身来,拱手回了一礼:“陆县令言重,你我同是朝廷六品官,实在当不得你如此说话。”说话间直起了腰来,报出自己的身份:“本官顺天府推官尹添。”

    &bp;&bp;&bp;&bp;“原来是尹大人,不知你今日前来我大兴县衙所为何事?”陆缜见他面前已有茶水,便不再吩咐人上茶,而是从容落座,随口问道。

    &bp;&bp;&bp;&bp;“昨夜京城里出了一桩案子,那聚春楼的老板唐千川突然被人掳劫,不知陆县令可知此情么?”尹添说着目光正正地落到了陆缜脸上,似乎想看出什么来。

    &bp;&bp;&bp;&bp;而陆缜只是把眉毛一耸,哦了一声,才有些不解地问了一句:“尹推官这是想让下官帮着一起寻找其下落么?”

    &bp;&bp;&bp;&bp;见他的反应没有什么特别的,这让尹添略有些失望,口中却道:“本官此来,是想问一问陆县令,这位唐老板可是被你们大兴县拿下的?”

    &bp;&bp;&bp;&bp;“尹大人何出此言?我大兴县衙为何会无缘无故地拿人?”

    &bp;&bp;&bp;&bp;“无缘无故么?听说前两日你们县衙就曾有人去顺天府查问过之前聚春楼老板冯长春被杀一事,这么巧,才几日工夫,现在的唐老板也突然失踪了,所以本官觉着这或许是县衙请他前来问话了。”尹添直截了当地道出了自己的怀疑。

    &bp;&bp;&bp;&bp;陆缜目光一缩,他没料到对方竟如此直接。好在他的心理还算过硬,便当即摇头道:“这恐怕要让尹推官失望了,人并不是我们县衙所拿。我们确实有意追查之前的案子,但即便要问话,也只会直接上门去聚春楼找那唐老板,想必他也不敢不见我们吧。”

    &bp;&bp;&bp;&bp;“难道是我们想岔了?会不会是县衙里的某些人擅作主张,暗中把唐老板给扣下了?”尹添依旧不死心地问了一句。

    &bp;&bp;&bp;&bp;陆缜的回应却依然不变:“不可能,我大兴县衙里的人还不敢在这么大事情上瞒着我这个县令。所以,尹大人你这一回怕是要白跑一趟了。不过,你要是人手不够,我县衙可以抽调一部分人帮着一起寻找那唐老板的下落。”

    &bp;&bp;&bp;&bp;“这却不必了。”尹添当即摇头,在深深地看了陆缜一眼后,便起身告辞:“既然人不在县衙,那本官就不多打扰了。若是大兴县知道唐千川的下落,还望能报与顺天府。”

    &bp;&bp;&bp;&bp;“那是自然,尹大人慢走。”陆缜笑着起身,将人送出了门去。

    &bp;&bp;&bp;&bp;在带人走出县衙之后,身边一名亲信颇有些不信地道:“大人,以属下之见这个陆县令确实有些问题,人很可能就在他们手上。您为什么不叫我们搜上一搜呢?”

    &bp;&bp;&bp;&bp;“搜上一搜?你以为大兴县衙是随便搜的地方么?别说是我了,就是府尹大人亲至,若是没有确凿的证据怕也不敢下此命令哪。不过你有一句话说的不错,这个陆县令确实有些问题。他虽然表现得很是镇定,但却太镇定了些,这反而是个破绽。”尹添不愧是经常处理案子之人,不动声色间就已看出了一些端倪来。

    &bp;&bp;&bp;&bp;“那大人你为何不当面说破?然后趁机让其把人交出来呢?”又一名手下不解问道。

    &bp;&bp;&bp;&bp;“若是寻常百姓,光是这一疑点就足够拿人搜查了,但县衙毕竟也是官衙,县令也是朝廷命官,这种事情没有十成把握是不能做的。”尹添说着,不禁叹了口气,这就是身在北京城的难处了,要是在别的城市,府衙一旦怀疑县衙,自能出手查上一查。

    &bp;&bp;&bp;&bp;“那大人我们就这么算了?”

    &bp;&bp;&bp;&bp;“当然不能这么算了。”尹添招手叫过两名亲信:“你们待会儿回去换身衣裳,然后给我盯住了这大兴县衙,他们有任何举动都要及时报来。兹事体大,你们不得有丝毫懈怠。”

    &bp;&bp;&bp;&bp;见他说得郑重,那两人忙低头领命,先行一步去府衙换衣裳了。

    &bp;&bp;&bp;&bp;尹添却不急着回去,而是若有所思地回头看了一眼大兴县衙,眉头轻轻地皱了起来。最近这大兴县衙的风头可着实很盛,现在又插手早就应该结案的那起人命案子,这实在够叫人头疼的了。

    &bp;&bp;&bp;&bp;早前,在知道有人在府衙打听之前冯长春被杀一事的细节时,他就感到了一阵不安。这案子可经不起深查,不然自己这个最直接的断案之人的责任可是不小。可还没等他想出应对之策呢,今日一早,聚春楼方面就有人来报案说自家老板唐千川夜间被人袭击,居然失踪了。

    &bp;&bp;&bp;&bp;联系到之前的事情,尹添当即就怀疑人是大兴县拿去的,所以才会早早赶过来。可结果却不尽如他意,这个陆县令实在不是个容易应付之人哪。

    &bp;&bp;&bp;&bp;吐出了一口气后,尹添方才举步朝前走去,很快就回到了离大兴县衙不过半条街之隔的顺天府衙门之中。

    &bp;&bp;&bp;&bp;一路走来,他的心里都在琢磨着陆缜这么做到底是何用意。这起案子怎么就又落回到了大兴县的手里?是刑部一时不查发了回去,还是有人刻意让人继续追查的?若是后者,对方的用意又何在呢?是为了给顺天府找麻烦,还是针对的这个案子背后之人?

    &bp;&bp;&bp;&bp;越想之下,尹推官心中的不安就越盛。他不过是个小小的六品推官,可经不起朝中大人物争斗之势哪。而让他感到惶恐的是,这案子还真全是由他来处置的,若对方要找突破口,除了聚春楼,似乎只有着落到自己身上了。

    &bp;&bp;&bp;&bp;“不成!这案子绝不能让他们这么查下去。大兴县陆缜必须打乱他们的节奏!”终于,在坐于自己的公房中好一阵后,尹添已做出了一个决定!

    &bp;&bp;&bp;&bp;

    &bp;&bp;&bp;&bp;待尹添他们离开之后,曾光和岳离秋两个便走了过来,两个知情者的脸上也挂了一丝不安:“大人,这事儿”

    &bp;&bp;&bp;&bp;不等他们说出事来,陆缜已摆手打断:“放心,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他们也拿咱们没有办法。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从唐千川的口中问出一些东西来,从而好把这个案子的真相给查明了。”

    &bp;&bp;&bp;&bp;“可是大人,现在聚春楼已报了官,顺天府应该是怀疑到了咱们身上,以下官的一点愚见,是不是先把人从衙门送出去藏到别处为好?”曾光颇有些担心地问道。

    &bp;&bp;&bp;&bp;陆缜却一摇头:“这么做就正中了他们敲山震虎的计策了。本来人在县衙他们无法搜查,可一旦送人出去,只怕现在我们外面已布了他们的眼线,一出去,就会被他们截住。”

    &bp;&bp;&bp;&bp;“啊”曾光一愣,继而露出了后怕之色:“是下官把事情想简单了。”

    &bp;&bp;&bp;&bp;“所以现在最稳妥的办法,就是什么也不做,只要沉住气,总能有办法的。”陆缜笑了一下道:“而且,刚才那唐千川已被我的言辞打动,或许用不了太久,他就会把自己知道的一切如实说出来了。”

    &bp;&bp;&bp;&bp;“大人我们这么做不但与顺天府为敌,还和那个不知身份的强大势力为敌,会不会有些得不偿失了?”一直没有开口的岳离秋有些迟疑地问了这么一句。

    &bp;&bp;&bp;&bp;“得不偿失么?这却要看你怎么认识此事了。倘若只是想着借此案子来升官,来获取名声,那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这肯定是不值得的。”陆缜的目光在两名下属官员的脸上扫动了一下说道:“但要是本着追求真相,为死者平怨之心来看,我们无论做什么都是值得的!京城的百姓已经够难了,难道我们连这一点保障都不能给他们么?”

    &bp;&bp;&bp;&bp;听他这么道来,两名下属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面对陆缜郑重的神情,他们不觉有些感到惭愧了。自己身为地方官,不就是应该为民请命,保一地安靖么?

    &bp;&bp;&bp;&bp;在自己刚当上官时,确有这样的想法。可在经历过几番变迁之后,不知从何时开始,这种想法就淡漠,甚至是被自己彻底抛去了,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一种所有官员都会经历的悲哀。

    &bp;&bp;&bp;&bp;陆缜见他们深思的模样,又露出了一丝笑容来:“所以我以为,我们今日做的,不光是为了应付刑部的差事,更是为了找回我们的本心。你们可以明白么?”

    &bp;&bp;&bp;&bp;曾光二人对视一眼,这才低头应道:“下官明白了!”声音虽然不大,却很是坚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