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章 唯一的线索
    &bp;&bp;&bp;&bp;自昏迷中蓦地醒转,唐千川只觉着头脑一阵昏沉,他有些想不起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自己此刻并不是在熟悉的卧室之中,而是处于一间漆黑的斗室之内,因为门窗封闭,甚至连现在是什么时候都看不出来。

    &bp;&bp;&bp;&bp;在微微动了一下后,唐千川的脸色就是一变,因为他发现自己的手脚都被指头粗细的麻绳捆得结结实实,身体要很费力才能稍微动上一点,随即昏迷前所遭遇的一切也慢慢回到了他的脑海之中——

    &bp;&bp;&bp;&bp;自己是被人在半夜跟踪,然后被那明显是公门中人的家伙打晕了的!

    &bp;&bp;&bp;&bp;想明白这点,唐千川当即就剧烈地挣扎起来,同时口中喊道:“来人,救命哪!”有些尖锐的声音在小小的斗室内不断回响,却不知能否传到外边去。

    &bp;&bp;&bp;&bp;而就在他叫了几声后,那边紧闭的木门突然就被人从外面打了开来。一缕阳光就此透入房中,居然已是大白天了,这发现让唐千川心下又是一懔,而后才眯着眼睛看向那个伴随着阳光一道进入屋子里的人。

    &bp;&bp;&bp;&bp;这是个二十来岁,身材略显瘦削却很精神的年轻人,尤其是他的一对眼睛,更是叫人印象深刻。虽然没有闪烁着叫人心悸的光芒,却神采飞扬,一看就是个头脑机敏之人。

    &bp;&bp;&bp;&bp;“你是谁?这儿是哪儿?你们为何要把我绑来此地?你可知道我一旦失踪会惹出多大的祸事来?”唐千川当即大声问道,只是这番气势汹汹的问话却没能掩盖住他内心的惶恐。

    &bp;&bp;&bp;&bp;进来的年轻人听了这话后,不觉笑了起来:“唐老板果然底气十足,到了这个时候还敢如此说话,倒是叫本官深感佩服了!”

    &bp;&bp;&bp;&bp;“你果然是朝廷官员!你可知道你这是知法犯法,若知机的,赶紧把我放了,我就当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见对方毫不避讳就道出自己身份,这让唐千川心里更加发紧,但口中却依然显得很是强硬。

    &bp;&bp;&bp;&bp;“对大明律法,我这个大兴县令只会比你知道得更多些,所以你不必拿此来吓唬我。至于放了你,你觉着我们大费周章,等候多日才找到这么个把你拿下机会,会因为你这一句话便把你放了么?”

    &bp;&bp;&bp;&bp;“你是大兴县令,陆陆缜?”听其报出官身,一个最近颇有耳闻的名字就跳入了唐千川的脑海。

    &bp;&bp;&bp;&bp;“正是本官了。”陆缜没有半点迟疑,当即点头,还拖过了边上的一张椅子慢慢坐了下来:“真是叫人受宠若惊哪,我这么个小小七品县令居然也能让你唐老板记在心上。”

    &bp;&bp;&bp;&bp;“陆县令过谦了,最近你在京城风头一时无俩,草民如何可能不知呢?”下意识地捧了一句后,唐千川才看向陆缜:“可草民还是有些不解,听说陆大人你可是难得的青天,却为何要让人把草民绑来此地?若是大人有什么吩咐,只管传句话便是了,就是要银子,多了不敢说,三五千两的我聚春楼还是能拿出来的。”

    &bp;&bp;&bp;&bp;陆缜看着对方那认真的模样不觉笑了起来:“唐老板你果然是个办大事的人,虽然心下已感到了慌乱,可面上居然看不出半点异样来,真是叫人敬佩哪。”

    &bp;&bp;&bp;&bp;“大人这话草民就不懂了。”唐千川却依然摆出一副茫然的模样来。

    &bp;&bp;&bp;&bp;陆缜盯住了他的脸庞:“我县衙这次花费了近十天工夫,派了不少人日夜盯在聚春楼下,这才在昨晚等到了你落单外出的机会把你拿下,你说我会是为了从你手里拿那区区几千两银子那么简单么?”

    &bp;&bp;&bp;&bp;听他说出县衙竟是花费了这许多工夫在外等着自己,唐千川的脸色终于有些变了,双眼也是一垂,不敢与陆缜那似乎能洞悉人心的目光相接。

    &bp;&bp;&bp;&bp;陆缜见了,又是轻轻一笑:“唐老板,当了明人之面就别说暗话了。我想之前咱们县衙去顺天府查问案子的事情你早就得知了吧?所以这些日子里才会一直深居简出,极少离开聚春楼,显然你也担心被我县衙找上门吧?”

    &bp;&bp;&bp;&bp;唐千川的身子在听了这话后顿时就是一僵,但很快又恢复过来,勉强笑道:“陆大人你这话小的实在是听不懂,什么案子草民只是个生意人,纵然与官府有所接触,也不可能管什么案子哪,你真找错人了。”

    &bp;&bp;&bp;&bp;“是么?那你慌什么?”陆缜站起身来,慢慢走到了对方跟前,居高临下地审视着因为手脚被绑而只能躺倒在地上的唐千川:“发生在今年三月的那起案子你不会忘了吧?那死的可是你曾经的老板,聚春楼的主人冯长春哪!”

    &bp;&bp;&bp;&bp;听陆缜直接把事情亮出来,尤其是听到冯长春这个名字后,饶是唐千川的心性再稳,身子也猛地一颤,同时眼睛也眯了起来。片刻之后,他才用有些冷肃的语气道:“大人这话就更叫草民难以明白了,当初冯老板被杀,我们几度去衙门打听消息,结果到了今日依然没有任何回应,这不该是我们找你们,而非你们找我么?”

    &bp;&bp;&bp;&bp;“是啊,这事儿奇就奇在这儿,既然你聚春楼的老板被人所杀,为何你们这些亲友竟只是开始时找了几次县衙,之后就再没有关心过这案子呢?而你这个继任者之后对此更是不闻不问,甚至早早就把冯长春在京城的几房小妾和儿女都送了出去,你做这些又为的是什么呢?”陆缜目光直直地落到唐千川的脸上,慢悠悠地说了这么几句话。

    &bp;&bp;&bp;&bp;这十来天里,县衙不但派人盯住了聚春楼寻找唐千川的下落,而且还通过各种渠道追查了与之前被杀的冯长春相关之人的情况。结果更叫人起疑,冯长春的几个女人和她们生下的几个子女在其被杀后便被人秘密送出了京去,不知下落。

    &bp;&bp;&bp;&bp;见陆缜连这点都查到了,唐千川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在无法解释的情况下,他唯一能做的就只有闭上嘴了。但陆缜却没因此就放过他,依然说着话:“这案子实在太也蹊跷来了些,明明在县衙里已查出了不少线索,甚至还有人证可问,可结果却很快被顺天府给拿了去。

    &bp;&bp;&bp;&bp;“他们拿就拿吧,可案子到了他们手里居然变成了疑难,之前的线索查不下去不说,连人证都突然死在了牢中,这也太奇怪了些。之后,更是索性把案子往上一交,成了无法追查的悬案,要交由刑部封存。你说,这么件案子落到本官手里,我会不想查个清楚么?”

    &bp;&bp;&bp;&bp;唐千川沉默了片刻,才缓缓开口:“陆县令你虽然年轻,但也在官场有过几年历练了,难道连这点道理都不懂么?这案子连顺天府和刑部都不想查,你一个小小的大兴县令居然还敢深查,就不怕给自己招惹麻烦?何况,这案子早成死案,都报到刑部了,你再重新把它翻起来也与理不合吧?”

    &bp;&bp;&bp;&bp;“唐老板虽然只是个商人,对我官府的门道倒是挺清楚的。说实在的,若非迫于无奈,我当然也不希望来查这件死案了。不过,谁叫刑部有人不肯干休,硬是把这起案子重新打回到我大兴县衙了呢。”陆缜也不隐瞒,把自己要查这案子的原委给道了出来。

    &bp;&bp;&bp;&bp;唐千川登时愣住了,他还真不知道竟是如此缘故,这么一来事情还真就不好办了,毕竟大兴县继续查这个案子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bp;&bp;&bp;&bp;见他似乎明白了什么,陆缜这才继续道:“这案子关系到本官的前程,所以只有尽心查上一查了。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为何你们会做出如此反应了吧?还有,我想冯长春的死因到底是什么,你唐老板应该也是知情者。”

    &bp;&bp;&bp;&bp;“我什么都不知道,陆县令你这一回怕是要白忙一场了。”但这位却显然没有改变主意,很快就闭眼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bp;&bp;&bp;&bp;对此,陆缜倒也不是太意外,能让顺天府把案子瞒下,甚至不惜杀掉一个无辜人证的力量,确实足以让这位唐老板继续保持沉默了,哪怕他现在已落到了自己手里。

    &bp;&bp;&bp;&bp;“你觉着我会信么?”沉默了片刻后,陆缜用冷淡的声音问道。

    &bp;&bp;&bp;&bp;感觉到来自陆县令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唐千川吐出一口气来,毕竟自己现在在对方手里,所以还是把话说得清楚些为好,这样能让对方有更多的顾忌:“这案子虽然不是太大,但若是深查只会惹出大-麻烦。连顺天府都不敢做的事情,你大兴县真敢去干?你可知道那会带来多大的祸端?”

    &bp;&bp;&bp;&bp;“这个本官自然知道,但事情已落到了我这个大兴县令的身上,若不查出真相给人一个交代,我照样难辞其咎。两害相权,我还是查明案子真相为好,这样还能落个心安。”陆缜却不为所动:“之前你们把所有线索全数斩断,从而让再想追查此案之人都难以为继。不过你显然是他们遗漏的一点,你这个继任者成了此案唯一的线索所在,所以我只有从你身上打主意了。”

    &bp;&bp;&bp;&bp;“你你可以不怕死,但我不行!”唐千川突然爆发了:“你不知其中深浅,又是官员身份可以倚仗,可我不是!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商人,一旦有人要拿我开刀,我连自保的办法都没有。我是断然不会拿自己的小命来帮你查出案子真相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