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章 线索全断
    &bp;&bp;&bp;&bp;从通州回到县衙,时间业已不早,快到了放衙的时候。但陆缜还是把曾光和岳离秋两个叫到了跟前,向他们询问起案子的进展来。

    &bp;&bp;&bp;&bp;在他一早送楚云容二女离开之前,便已嘱咐两名下属分别循着两条线查这起看似简单,其实内中大有蹊跷的人命案。曾光被派去跟顺天府方面查问消息,看能从那里得到多少有价值的线索。虽说顺天府是大兴县的上司衙门,但衙门里的文吏或是差役间还是有些交情,能够互通消息的。

    &bp;&bp;&bp;&bp;至于岳离秋,则被陆缜留在县衙里仔细翻查与此案相关的案件卷宗——虽然大部分卷宗早就连着案子一道送去了顺天府,但县衙里总还会有些留存的。想要查出此案的真相,属于县衙的第一手记录还是相当关键的存在。

    &bp;&bp;&bp;&bp;岳离秋先一步来到了陆缜面前,手里也拿了一叠文书,见面就把它递交了过去:“大人,这是我们县内库房里留下的关于那起凶杀案的所有记录。”现在是县衙主簿的他要调出这些自然很是方便。

    &bp;&bp;&bp;&bp;陆缜伸手接过,却并不急于打开,而是把这一叠文书放到了案上,方才问跟前的下属道:“你从中看出了些什么?”

    &bp;&bp;&bp;&bp;着意地看了陆缜一眼,岳离秋才蹙着眉头道:“这案子当时下官就觉着颇为怪异,之前没有细想,现在才发现,此案居然没有苦主前来纠缠询问,这实在太于理不合了。”

    &bp;&bp;&bp;&bp;陆缜哦了一声,说道:“你是说并没有死者的亲友前来县衙哭闹?”

    &bp;&bp;&bp;&bp;“正是。以前下官也接触过不少人命案子,无论是殴斗而亡还是意外身亡,只要人进了我县衙,就总有家人亲友过来哭诉,让县衙还他们一个公道。可这个案子居然就不见任何相关人等来县衙,就是那聚春楼,也不过派了个掌柜过来认尸了事。要知道,死者冯长春可是实实在在被人袭杀的。”岳离秋如实说道。

    &bp;&bp;&bp;&bp;顿了一下,他又继续道:“这一疑点其实下官当时就曾留了心,只是后来案子迅速交去了顺天府,与我县衙再不相干,这才被抛到了脑后。可现在想想,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蹊跷问题的。”

    &bp;&bp;&bp;&bp;陆缜点头:“应该是有人拦住了冯长春的亲友,不让他们来衙门把事情扩大。只是谁有这个能力做到这一切?他的目的又在哪儿呢?”

    &bp;&bp;&bp;&bp;岳离秋没有回答陆缜的这两个问题,他也答不出来,只是继续说道:“另外,就记载的仵作验尸来看,冯长春虽然身中数刀,但其实致命的一刀却在咽喉,而且以老兆多年的经验来看,这咽喉上的一刀是他中的第一刀。换句话说,他是被人一刀就断喉而亡,之后身上的伤口根本就是掩饰。对了,老兆便是我县衙多年的仵作,在勘验尸体上乃是个中高手,从未走过眼。”

    &bp;&bp;&bp;&bp;陆缜点了点头表示了解,而脸上的疑惑之意却是更重了。一刀就能把人断喉杀死,足可见凶手是个中老手了。而多添的那几刀,到底是为了掩饰,还是为了泄愤,现在却还不好说哪。这个案子的水果然够深,只光案子本身,就已有不少玄机暗藏其中了。

    &bp;&bp;&bp;&bp;“这么说来,凶手应该就是冯长春的对头,而非所谓的劫杀案了?”陆缜沉思之后作出了这么个结论。

    &bp;&bp;&bp;&bp;“应该错不了,只是当我们作出这一判断时,案子已不再是县衙的事了。这一切,我们也都具文写入了卷宗之中,可结果现在送回来的卷宗里却并没有提到这些。”

    &bp;&bp;&bp;&bp;“有人抽走了这些疑点,为的就是让人把这起案子完全当成一起普通的劫杀案,这样一来要封存它也就变得容易多了。”陆缜沉吟着推测道:“对了,你们可查过他为何会出现在陈尸的苦水胡同一带么?那儿都是破败的院落和一座关帝庙,多是乞丐栖身之所,他一个有些身份的富商怎会深夜出现在那儿?就是白天,恐怕他也不会特意过去吧。”

    &bp;&bp;&bp;&bp;“这个却是不知。下官也曾问过相关人等,却没有一个能给出解答的。”岳离秋摇头说道。

    &bp;&bp;&bp;&bp;“当真是扑朔迷离哪。”陆缜拿手轻轻拍着案上的文书,吐了口气道。他觉着自己甚至都不用再看这些县衙留下来的卷宗了,因为这里一定不会有更多的收获。就在这时,曾光也已匆匆赶了过来。

    &bp;&bp;&bp;&bp;见他到来,陆缜便是一笑道:“辛苦曾县丞了,怎么样,你在顺天府可有什么收获么?”

    &bp;&bp;&bp;&bp;曾光脸上满是疑虑之色:“大人,顺天府的推官与下官也曾有过往来,但这一回他却什么都不肯说。”

    &bp;&bp;&bp;&bp;“哦?关于此案他什么都不肯透露么?”陆缜眨了眨眼追问了一句。

    &bp;&bp;&bp;&bp;“是的,他只说此案是半年前的事情,自己早忘得干干净净了。还有意无意地提点说有些案子还是让它过去的好,若硬是要揭起来,只怕会有更大的麻烦。”

    &bp;&bp;&bp;&bp;看着曾光担忧的模样,陆缜不觉苦笑了起来:“他道是我们想要查此案么,还不是刑部派下来的职责。”一顿后,又道:“好了,这种话就不用多说了,你去顺天府这么久总不至于就得到这么个劝告吧?”

    &bp;&bp;&bp;&bp;曾光笑了一下:“下官当然不可能空手而回,所以便又和其中几个要好的差役私下里见了面,问了问关于此案的细节。而就他们所记得的,就是此案在衙门里留了三日便被送去了刑部封存,都没怎么派人出去查访。”

    &bp;&bp;&bp;&bp;“竟有此事?是什么人做的这一决定?”陆缜奇道。

    &bp;&bp;&bp;&bp;“便是那推官汪齐了。一般顺天府的大小案子,都是他来处断的,这起案子自然也不例外。”

    &bp;&bp;&bp;&bp;“一个推官,居然对一件人命案子如此懈怠,若说没人指使恐怕是谁都不能信的。”陆缜这话很有道理,与县令知府不同,推官的职责就只有断案,而一起出现在其辖内的人命案若是不能得到解决,恐怕他所要担的干系就实在太大了。

    &bp;&bp;&bp;&bp;只有当他也是被人指使不作深查,且背后之人有足够力量保他,甚至给他足够大的好处时,他才敢把这么大一起案子给草草了结。

    &bp;&bp;&bp;&bp;从死者的亲友不来衙门哭求,到原来存在的一些线索的消失,再到后来顺天府衙门的消极态度,种种异样都表明了一点,背后有人在极力淡化这件案子,不希望这案子被人继续追查下去。

    &bp;&bp;&bp;&bp;只这一手遮天的能力,就可看出这位藏在幕后之人的能量有多大了。只是陆缜却猜不出对方与此案到底有没有更深的牵连,或者说此人就是杀害冯长春的元凶。

    &bp;&bp;&bp;&bp;不对!陆缜突然又轻轻摇头,这个阻挠官府查案的幕后之人应该不是凶手,不然以他的能力完全可以让冯长春死得无声无息,压根就不会横尸街头,为人所关注了。

    &bp;&bp;&bp;&bp;那他这么做的目的何在?是为了保护那个凶手呢?还是另有其他用意?

    &bp;&bp;&bp;&bp;想了片刻,陆缜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轻轻摇头。而见他不再沉思,曾光又继续道:“大人,还有一事也颇为蹊跷。”

    &bp;&bp;&bp;&bp;“却是什么?”陆缜看他神色黯然,心陡然就是一紧,自己似乎忘了某一个关键。

    &bp;&bp;&bp;&bp;“那个被县衙找到的人证,也就是夜宿关帝庙的乞丐”说到这儿,他又是一顿。

    &bp;&bp;&bp;&bp;陆缜忙问了一句:“他怎么样了?”一股不祥的感觉袭上了他的心头。

    &bp;&bp;&bp;&bp;略一迟疑,曾光才道:“当日他是被县衙当成案子的证人一并送去的顺天府。可结果,就在当晚,他突然就暴病身亡在了顺天府的牢房之中。”

    &bp;&bp;&bp;&bp;陆缜目光一闪,一句草菅人命,杀人灭口就险些脱口而出。同时他心里更是一阵发寒,这些家伙为了掩盖真相,居然直接把个无辜之人给害死了!

    &bp;&bp;&bp;&bp;顺天府方面冠冕堂皇的说法自然是这个乞丐本就有病了,但这么巧的事情谁会信呢?

    &bp;&bp;&bp;&bp;可是因为他只是个流落街头,无依无靠的乞丐,所以即便是死了,也不会有人为其鸣不平,甚至没人过问一句。若非曾光多方探问,恐怕连这一消息都得不到!

    &bp;&bp;&bp;&bp;这便是如今的盛世天下了,在那些大人物眼里,这等草民不过是蝼蚁一般的存在,随时都能牺牲,一根指头就能捻杀了他们!

    &bp;&bp;&bp;&bp;在听完这一切后,岳离秋苦笑出声:“大人,这么看来这起案子几乎所有线索都断了,我们即便不顾背后的势力想作追查,只怕也不知该从何下手哪。”

    &bp;&bp;&bp;&bp;是啊,案件卷宗只是寥寥概括,物证几乎没有,尸体也早已不在衙门手上。而唯一可以问出点东西来的人证,也早就死了几个月了。这么一起无头案,别说还有人不希望被追查呢,就是人家不过问,也很难找到突破口。

    &bp;&bp;&bp;&bp;但陆缜却笑了起来:“他们越是做这么多,就越是说明这些人有多心虚,只要我们找到一条线索,这黑幕便会被揭开来!无论是为了我们自身,还是为了枉死的两人,我陆缜都要查出事情的真相!”

    &bp;&bp;&bp;&bp;说这番话时,他的神色极其郑重,眼中更有丝丝精光闪动,直让面前两名下属一阵心悸

    &bp;&bp;&bp;&bp;

    &bp;&bp;&bp;&bp;那啥,半夜还有第三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