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章 好事多为
    &bp;&bp;&bp;&bp;当陆缜问出这一句自己一直藏在心里的话后,目光便一瞬不瞬地盯在了面前这个娇俏人儿的脸上,这灼灼的目光直让楚云容的心跳更快,感觉自己的脸都快要烧起来了,半晌才嗫嚅似地轻轻说了句什么。

    &bp;&bp;&bp;&bp;两人只隔了一张书案,可陆缜愣是没能听清楚她到底说了句什么,赶忙问道:“你你说的是什么?”

    &bp;&bp;&bp;&bp;楚云容目光低垂,避开了那叫她心跳加速的视线,这才轻轻地说道:“呆子,我说你就是个呆子!”在带了些嗔意地抛下这句话后,她便着急忙慌地退了开去,当她走到门口时,又忍不住回头看了陆缜一眼,这才逃也似地走了。

    &bp;&bp;&bp;&bp;陆缜愣在那儿,思索着她这话和表情的含义,片刻之后,才恍然地笑了起来,忍不住也骂了自己一句:“我还真是个呆子,她都问我是否介意她原来的身份了,这不就是答应我了么?我居然还傻乎乎地去问她的心意”

    &bp;&bp;&bp;&bp;想明白这一层,陆缜只觉着一阵欢喜打从心底深处冒了出来,整个心都似要飞起来一般,楚云容终于答应了自己的追求,自己在这个世界再不是孤身一人了。

    &bp;&bp;&bp;&bp;别看陆缜在穿越到大明朝后不断进取,总是想着为这个时代做些什么。但其实他的内心却是很空虚的,因为这个时代与他而言总是有些距离,这不是那份拳拳的爱国心能弥补得了的。只有找到自己真正想共处一生,想好好疼爱和保护的人儿后,他的心才能有个着落。

    &bp;&bp;&bp;&bp;现在,当楚云容委婉地表达出了自己的心意后,陆缜觉着自己再不孤单,他的心终于有了一个牵挂和依靠。这一心思,让他的精神陡然振作起来,在迅速吃过饭后,再看手头的那些琐碎的文书就再没有之前般的繁难了。

    &bp;&bp;&bp;&bp;正当陆缜满心期待晚上再与楚云容相见时的场面时,又一名衙役走了过来:“大人,这封信刚从驿站那里送来,说是家书。”

    &bp;&bp;&bp;&bp;“嗯?”陆缜微微一愣,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被自己取代的陆县令父母早在他幼年时就已过逝,而且他也没有兄弟姐妹,之前在广灵也从未接过什么家书,怎么现在却来了这么个玩意儿?

    &bp;&bp;&bp;&bp;虽然心下疑惑,但陆缜还是点头命人把书信送过来。直到看到信封上所写的“女儿云容亲启”字样后,他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书信竟不是送与自己的,而是楚云容的家人给她的。

    &bp;&bp;&bp;&bp;可这又让他感到奇怪了,如今大明朝一向重男轻女,讲究个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在没有什么特殊变故的情况下,娘家是不会主动与女儿联系的。怎么这回楚家会突然不远千里地给她送来家书呢?

    &bp;&bp;&bp;&bp;答案只要打开书信便可知晓,但陆缜可不会私拆他人书信,便拿着它转去了后院。

    &bp;&bp;&bp;&bp;此刻,楚云容正愣愣地坐在自己屋子里,面上依然潮红一片。她的心依然跳得很快,同时还有好几种心绪在其中纷杂着。这既有欢喜,也有不安,甚至还带了几许的惭愧。

    &bp;&bp;&bp;&bp;欢喜的,自然就是陆缜终于向自己表明心迹,让她终于可以有了一个依靠。虽然两人一直像夫妻一样生活,但其实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双方不过是寻常朋友的关系罢了。虽然两人早互生好感,但直到彻底捅破这层窗户纸才算让人能够安心。

    &bp;&bp;&bp;&bp;不安则来自对自己身份的不自信。楚云容毕竟之前已为人妇,如今这个年代女子的身份又远比不得男人,所以她很怕陆缜会因此看轻自己。

    &bp;&bp;&bp;&bp;至于惭愧,则是对自己真正夫婿的。他死了才过一年,自己就对另一个男子倾心了。虽然自己和他从未有过真正的感情,可双方毕竟是夫妻,自己这么做实在有违妇道。

    &bp;&bp;&bp;&bp;不过无论如何,欢喜还是占了主要的,她很希望自己能真正成为眼前这个陆缜的妻子!

    &bp;&bp;&bp;&bp;就在她满心烦乱的当口,门突然被人轻轻推开,那个使她心烦意乱的男子居然就这么走了进来。这让楚云容明显愣了一下:“你你怎么这时候来了?最近县衙不是很忙么?”说话的同时,她还显得有些羞涩,以为陆缜是知道自己的心意后来表达了。

    &bp;&bp;&bp;&bp;陆缜看着这个本就美丽的女子因为羞涩而更加美艳,甚至比那花儿更显娇艳的脸庞不禁一痴。直到听她相问,方才想到了自己的来意,忙拿出那封书信来道:“刚从外面送来了书信,似乎是给你的家书。”

    &bp;&bp;&bp;&bp;“啊?”楚云容也是一呆,显然她也没料到自己的家人会送信来京城。但既然来了信,就一定事情不小,所以她还是赶紧走了过来,从陆缜手中接过了书信。也不作避讳,当着他的面,就把信封撕开,取出了里面的信纸看了起来。

    &bp;&bp;&bp;&bp;只一会儿工夫,楚云容本来羞红的面庞便迅速被苍白所替代,而且她的身子也随之发出了轻轻的颤抖,似乎在为书信里的内容感到惊慌与恐惧。

    &bp;&bp;&bp;&bp;陆缜见状,心下也是一动,赶紧上前一步搀扶住了她有些摇晃的身躯,急声问道:“云容,这信里说了什么?你为何如此慌张?”

    &bp;&bp;&bp;&bp;“我我娘突然得了重病,已昏厥好些日子了,怕是我爹爹这才差人送信来,让我回家去”有些抽搭地说出这番话后,她的眼中更流下了两行泪来,当真是我见犹怜。

    &bp;&bp;&bp;&bp;陆缜也愣了一下,果然,这家书突然出现不是什么好事,居然是带来了这么个叫人焦急的坏消息。而看他沉吟,楚云容又有些怯怯地道:“我娘她就我一个女儿,若是我不能赶回去她一定不会安心的,陆陆郎,你肯让我走么?”

    &bp;&bp;&bp;&bp;突然改变的称呼让陆缜有些发愣,但这时候他已顾不上心头的喜悦了,而是一把将面前不断流泪的人儿搂进了怀中,轻声安慰道:“放心,你娘他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不会有事的。你既要回去,我自不会阻拦,不过你一个弱女子要赶几千里路可不安全,我又走不开,所以必须有所安排。你给我两天时间,我作好了安排再送你回去。”

    &bp;&bp;&bp;&bp;听着他的话,感受着他怀抱的温暖与力量,楚云容慌乱的芳心终于安了不少。蓄满了泪水的眼中闪过了几许感激与爱慕,自己果然没有看错人,眼前的这个男人对自己确实出于一片真心,而非只是看上了自己的容貌而已。

    &bp;&bp;&bp;&bp;楚云容柔柔地点了下头:“一切,就听凭陆郎你的安排了。”

    &bp;&bp;&bp;&bp;陆缜郑重地一点头,又伸手轻轻抹去她脸上的泪水:“好了,你先歇息一下,莫要为此感到担心,一切都有我呢。既然我要娶你做我的妻子,就一定不会让你受什么委屈的。”

    &bp;&bp;&bp;&bp;“嗯”再次应了一声后,楚云容竟这么靠在陆缜的怀里睡了过去。在一番大喜与大悲的刺激之下,她的心神显然是承受不住了。

    &bp;&bp;&bp;&bp;在把怀里的人儿抱到床榻上,为其盖上薄被,又叫来翠眉好生看护着之后,陆缜方才转回前衙。直到这时,他才悠悠地叹了口气,都说好事多为,这回他算是明白这句话的含义了。

    &bp;&bp;&bp;&bp;自己才刚和楚云容有了进一步的发展,就突然出了这等变故,两人很快就要分别。而这一别,以如今这个时代的交通来说,可不知何时才能再得相见了。

    &bp;&bp;&bp;&bp;

    &bp;&bp;&bp;&bp;刑部衙门,李固的签押房内。

    &bp;&bp;&bp;&bp;此刻的李郎中比之前看着要苍老了不少,眼神也比以往要显得阴郁了许多。李环在大兴县衙的遭遇不但毁了他自己的前程,也给李固这个当爹的带来了不小的影响。

    &bp;&bp;&bp;&bp;这几日里,李固总能感觉到来自同僚眼中充满了鄙夷和不屑的目光。另外,一些言官也借此事弹劾了他一番,让他好不狼狈。

    &bp;&bp;&bp;&bp;本来,面对如此情况他这个当事人应该乖乖地托病待在家里的。可结果李郎中却依然坚持留在衙门里,只因为他要做一件事情——还击。

    &bp;&bp;&bp;&bp;这一切都拜陆缜这个大兴县令所赐,李固当然不可能咽下这口恶气了。但要报复陆缜却必须走正规的渠道,不然只会给自己带来更多的麻烦。所以当日被他发现的那份即将封存的案件卷宗就成了唯一的途径。

    &bp;&bp;&bp;&bp;不过为了确信这案子足够让陆缜这个县令付出代价,李固还是得对整个案子进行细致的了解。而这一切,显然没有比身在刑部衙门更方便了。

    &bp;&bp;&bp;&bp;几日里,他几乎没有做其他事情,就一直在翻看着与此案相关的卷宗。直到这时,他才把案子的一些内幕全部掌握,而这也让他的心情好了不少。

    &bp;&bp;&bp;&bp;“陆缜,这个案子别说是你一个县令,就是我们刑部也不敢深查。可是这一回,你要是不查,我自会让你身败名裂!可你要是查了,只会遇到更大的麻烦,我看你这一回还能如何脱身!”在心里念叨了几句后,李固啪地把卷宗都给合上了,然后朝外招呼了一声:“来人,把这些送去大兴县,让他们把案子给重新审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