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章 作死之人(上)
    &bp;&bp;&bp;&bp;大兴县衙如此大张旗鼓地把立下的三十条法令宣传得满城皆知,很快就被半个京城的百姓官员们知道了个清清楚楚。对此,多数有些身份的人都很是不屑一顾,这儿可是北京城,岂是一个小小的县衙能立规矩的?

    &bp;&bp;&bp;&bp;不过虽然心里不屑,他们却也没有表露出要与县衙对抗的意思来。因为这三十条法令几乎都是正正当当,和朝廷一贯以来立下的规矩相契合的,所以别说他们,就是那些专挑人毛病的言官御史们,对此也说不出半个错字来。

    &bp;&bp;&bp;&bp;当然,在一些明眼人看来,大兴县如此行径显然会给自己招来不小的麻烦,这北京城里心高气傲的人可着实不少,有背景有身份的人更多,一旦这些人真个在大兴县境内触犯了这些法令,势必会让县衙,尤其是提出这一系列法令的县令很是难办。

    &bp;&bp;&bp;&bp;若是照着上面所写的法令公事公办,他一个县衙能有几多权力敢对那些达官显贵下手?可要是对此睁只眼闭只眼,那便是在打自己的脸了,到时别说无法服众,就是那些言官们都不会放过他。这些言官御史便是在鸡蛋里都能挑出骨头来,现在有这么个疏漏,他们自然不会错过了。

    &bp;&bp;&bp;&bp;其实不光旁观者清,就是县衙里的不少人对此也是很不乐观的,曾光他们甚至还苦劝过卢真莫要把话说满。奈何陆县令这次却是铁了心,任谁劝也不听,最终只得照着他的意思对此大肆宣扬了。

    &bp;&bp;&bp;&bp;好在现在大家都知道正是他陆县令新上任可放三把火的时候,这法令又是新出的,所以暂时还没有人敢以身试法触这个霉头。但想必过上一段时间,就自会发生些变故了。

    &bp;&bp;&bp;&bp;不过很明显,因为县衙这次把事情闹得实在有些大,还打出了无论贵贱一视同仁的口号,已让好些人心生不满,欲要为难一下这个大兴县了。

    &bp;&bp;&bp;&bp;

    &bp;&bp;&bp;&bp;暖香阁里,几名衣着华贵的年轻公子正各自搂了一名阁中红牌推杯换盏,不时间,还有人把手在那娇躯上游走挑动,直惹来美人儿的一阵轻嗔薄怒娇声不依,春色盈-满了整个房间。

    &bp;&bp;&bp;&bp;在几杯酒下肚,又有女人再侧,这几位公子哥儿的口气就渐渐变得大了起来,纷纷把自己个儿的老子拿出来显摆,直说自己在京中地位有多么的显贵,就没有自己家里办不成的事情。

    &bp;&bp;&bp;&bp;在一番互相的吹嘘之后,一名模样俊秀的青年看着众人呵地笑道:“咱们几个在此说这些大话可没什么意思,怎么的也得干点事情出来才能让人信了咱们哪。”

    &bp;&bp;&bp;&bp;“李兄你又有了什么主意?”一名脸色有些苍白,一看就知道酒色过度的公子笑着问道:“平日里就数你主意最多,快说来听听。”

    &bp;&bp;&bp;&bp;“寻常斗富也好,办些小事也罢,咱们都是能做到的,比了也没甚意思。所以要我看哪,要比就比点有意思的。比如说最近京城里一直传得沸沸扬扬的大兴县所立三十条法令一事,咱们便可以拿这比上一比。”那李姓公子笑着提议道

    &bp;&bp;&bp;&bp;“这个怎么比?”众人喝多了几杯,头脑转得自然没有过去那么快了。

    &bp;&bp;&bp;&bp;李公子抿了一口酒,还拿手在怀中美人的胸口掏摸了两把,惹来一阵娇嗔之后,方才继续道:“这个简单,就比比咱们谁的身份够高,在坏了他县衙法令后,能让那县衙的人不敢拿人。”

    &bp;&bp;&bp;&bp;听到这一提议,众人纷纷摇头:“这没甚可比的,就咱们几个,便是五城兵马司的人见了也只有点头哈腰的份,他一个大兴县衙门敢对我们下手么?”

    &bp;&bp;&bp;&bp;“就是,比这个根本比不出高下来,还是换一个吧。”

    &bp;&bp;&bp;&bp;“怎么,你们觉着这事很简单?我却不这么看。”李公子眼中闪烁着精光道:“这三十条法令可都是新来的县令提出来的,他要在京城立名头,怎么也得做做样子。现在这法令才出来没两日,若真有人犯了,你们说他会怎么做?”

    &bp;&bp;&bp;&bp;“唔这么说来倒还真有些意思了。”其中一人摸着自己的下巴,露出若有所思的模样来。但随即他又想起了什么,指着其中一人道:“不过这事也有一桩难处,他爹可是大兴县令的顶头上司,顺天府尹,这事儿对他可太有利了。”

    &bp;&bp;&bp;&bp;“不错,黄兄的身份摆在这儿确实不是太方便,那就请他做个仲裁吧,就咱们四个比上一比。”李公子又提议道。

    &bp;&bp;&bp;&bp;“那咱们比什么呢?三十条法令,咱们总不能一条条的都去触犯吧?”

    &bp;&bp;&bp;&bp;“要比就痛快地比,现在天也晚了,我记着那三十条法令里就有一条夜禁的法令,咱们就试试它吧!”李公子笑吟吟地提出了自己的意思。

    &bp;&bp;&bp;&bp;几人互相看了一眼,随即都点下了头去:“好,就比这个!若是分不出胜负,再比其他。不过既然是比斗,那总是要有个彩头的。”

    &bp;&bp;&bp;&bp;“这好办,只要是被那县衙拿下的,就在明日于此处摆上一桌花酒来请没被捉的,各位以为如何?”李公子忙提议道。

    &bp;&bp;&bp;&bp;“好主意,我倒要看看那大兴县能不能让咱们几个出这笔钱!”说着,其中一人已性急地推开了怀里的女人,迈着有些踉跄的脚步就往外走去:“几位仁兄,小弟我便先走一步了。”

    &bp;&bp;&bp;&bp;见他一动,其他几个也纷纷站起了身来,只有那顺天府尹家的黄公子坐着不动,口中笑道:“各位,我便不送你们了。若是谁真个被捉,又不想惊动家中老爷子的,我自会帮你们。”

    &bp;&bp;&bp;&bp;“去你的,咱们会被这小小的县衙给困住?不就是个宵禁么?那是禁寻常百姓的,小爷几个他根本就禁不了!”在几声笑骂声中,有三个已经快速出门去了。只有那李公子,脚步稍微慢了一些,冲黄公子一点头后,方才跟着他们而去。

    &bp;&bp;&bp;&bp;房里的几名美娇娘却是一脸的无奈,本来今晚自己可以在这几个公子身上得到不少的好处,现在却只能任他们离去了

    &bp;&bp;&bp;&bp;

    &bp;&bp;&bp;&bp;入夜之后,北京城就会进入到宵禁状态,这是自古就传下来的规矩,为的自然是保障京城的安定了。为此,五城兵马司、顺天府等衙门会在立禁后派出不少人手游弋于各处大街小巷之中,但有没带凭证腰牌等物的夜行者,一律都将处以严惩,甚至严重时都可以就地格杀的。

    &bp;&bp;&bp;&bp;当然,这等说法是在大明开国后的几十年里才被贯彻实施的,待到如今,法纪早已松弛。尤其是对那些权贵人家来说,他们要趁夜做些什么根本就不需要拿什么凭证,只消将自家府上的灯笼挂出来,巡夜的官兵就自然只能退避三舍了。

    &bp;&bp;&bp;&bp;毕竟规矩是人立的,自然也有的是人去破坏了。而当一个规矩有太多人来进行破坏之后,它也就形同虚设了。

    &bp;&bp;&bp;&bp;暖香阁外便是一条街道,当四名公子哥儿陆续下楼时,便有一队巡夜的官兵打了火把走过去。虽然瞧见了这几辆马车要趁夜赶路,但他们却也对此视而不见,连过来问个究竟的都没有。

    &bp;&bp;&bp;&bp;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这暖香阁是个什么地方,能在此花销的那都是有身份的人,而且远远看他们的马车就可知其是官宦人家的子弟了,对他们,这些巡夜官兵是万万不敢招惹的,就是见他们犯了宵禁,也只当没有瞧见。

    &bp;&bp;&bp;&bp;其实这一做法在京城里早已不是秘密,可说是满城皆知。可就是那些喜欢挑人毛病的言官们对此也是睁只眼闭只眼,既没有弹劾坏禁的,也没有弹劾那些官府衙门不作为的,因为他们很清楚自己若是真把事情给挑明了会招惹多少麻烦,他们可不想与满朝人等为敌哪。

    &bp;&bp;&bp;&bp;四辆马车打着各自府上的灯笼就这么招摇过市地朝着大兴县一带缓缓驶去,就跟白日里没什么两样。挂着刑部郎中李家灯笼的马车落到最后,李公子李环把玩着手中的一块玉佩,嘴角带了一丝讥诮的笑容。

    &bp;&bp;&bp;&bp;前两日大兴县的人从自家门前经过闹出的动静叫他很是不舒服,所以便有了今夜的这一场赌局。他要用自己的手段给那嚣张的大兴县令一个教训,告诉他知道这京城可不是一个小小的县令就能随意发什么法令的。

    &bp;&bp;&bp;&bp;一路之上,他们遇上了两拨巡夜官兵,照样是对他们只作不见,甚至还避让到了一边,直到他们离去,方才继续向前。

    &bp;&bp;&bp;&bp;这就是如今北京城里的情况了,虽然法令森严,却只是针对寻常穷苦百姓,对他们这些官宦权贵人家,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约束。

    &bp;&bp;&bp;&bp;夜间道路比白天要通畅得多了,只一会儿工夫,几辆马车便已转进了大兴县境内。此时这一点静悄悄黑沉沉的,看着比别处可要安静得多了,也不知是不是那三十条法令在起着作用。

    &bp;&bp;&bp;&bp;几辆马车前行间,迅速在路上碾出了不小的动静。就在这时,前边街头的转角处突然就迎上来了一队十多人的队伍,火把照耀下,赫然是一群皂衣公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